【夏五】从零开始的养老公技巧培训

战后双存活if线,老情人设定,随便写点什么,不固定更新,想到啥写啥,大概是……咒术界最强二人组年过三十周游世界后日渐柔软的吃吃喝喝生活(被飞头蛮刺激到了)(微笑)

4 Likes

大战后,迟到的阳光照耀了咒术界,咒术师的身份被普通人所认知,在各国的敦促下,从前束缚咒术师的简陋条约被废除,日本政府全面接手咒术界监管,一切开始步入正轨。
咒术界最强五条悟,经历未成年忙碌打工、成年24H无缝工作的狂人工作日记后,居然开始有正常的下班时间,虽然下班后也有不懂事的文件发送到邮箱,但相比从前,现在的工作时间简直超赞。嗜甜的大猫不用再从各个任务中抽取时间去排队买蛋糕,而是下班后坐在甜品店悠闲地品尝、脑子放空地看窗户外的人流穿梭,或者打包回家,打开电视听响儿。
然后,开始喂养老情人。
幸运偶尔眷顾好人。死了又活的五条悟领着学生一把扬了老腊肉和他的小冰棍,炖了千年脑花,一番大猫小豹烧饭菜后,咒术界总算平稳下来。留下一个最强的昔日好友的尸体没人敢处理,警察署和咒术界推来推去,任务最后又落到五条悟的手里。
五条悟摸着夏油杰的脑门,叹息,咽下不舍的心情,准备烧了老情人的壳子时,老情人睁眼一笑,迷迷糊糊喊了声悟。那对小眼睛里荡漾的笑意和喊人的语气,百分百是夏油杰本杰。五条悟愣在原地,突然不知道这人是改烧还是不该烧。
咽下的不舍又反刍出来,被弃养多年的大猫还是拎着主人瞬移到高专医务室。面对硝子直指额头的烟头,五条悟蹲在椅子上,拖着腮帮子,挠着脸吞吞吐吐:“那不是…看看还没有救呗。”边说眼睛边移,一双圆溜溜、蓝汪汪的大眼睛藏不住心虚。
硝子夹着烟,窗户开了缝,春季里的风一阵阵吹,吹到最后手指被烟烫得一缩。她嚼着五条悟塞的葡萄味软糖,骂骂咧咧披上外套,“把窗关了,冷得要命,夏油躺靠窗的那张床。”
“好嘞!”五条悟又递了一颗糖,家入硝子看了眼,让五条悟拿走,拒绝被这人齁甜的糖毒害口腔。
女医师上了全套检测,影像一拍,好家伙,二八青壮年脑部重新发育。盯着CT图,非法行医多年的奶妈和不讲科学的反转术式拥有者面面相觑。
“这是长了个羂索还是…”五条悟捏着脑部检查图,不确定地发问。
大战结束不久,咒术师对羂索的阴影还未消散,特别是直面羂索批皮挚友搞出各种颜艺、无下限操作的五条悟,不能用阴影一词来概括其心理,那坨脑花简直是最强心里除了伏黑甚尔外的第二个PTSD。他一想到自家挚友可能留个壳子助力千年脑花再发育,他就瘆得慌。
四眼相对,皆迟疑。家入硝子潇洒一拍单,让五条悟自己决定救不救。
大猫愁眉苦脸,抓得一头白毛东倒西歪,墨镜落到鼻梁中间,他捏着皱巴巴的纸,看着病床上躺着的一团。
轮廓呀,很多年前夏天、冬天、春天和秋天,叼着牙刷、拿着游戏机偶尔会看到早睡的优等生的轮廓。偶尔偶尔太多次,已经是可以微笑说出这是青春期回忆的一个轮廓。
果然还是舍不得。
五条悟用检测图盖住脸,闷闷地说了句,万一呢?然后窝在椅子里侧过身,装作睡着的样子不再说话。
倚在门边重新点了根烟的医师看着手里的烟飘出宛转的白雾,走到五条悟面前,拍肩,伸手,脸色臭臭的,“糖。”
五条悟两手抓满葡萄味的软糖,塞了硝子两个口袋,露出一双满是得逞意味的眼睛。
硝子抬手给人一个爆栗,让五条家的当家人准备好钱包大出血。万恶的有钱人嘴角和太阳肩并肩,握着夏油杰的手,保证五条家和夏油杰的钱以后随便硝子用。
这才像话嘛。家入硝子咬碎了软糖,换上胶质手套开始开颅,边划拉边感叹,有根线就是开得齐整,这脑门开的,简直比软尺比着还直。
五条悟在旁边开着录像,不时和女医生应和几声,手里的茈蓄势待发。他想着,要是这团东西是脑花,那是上茈再开无量空处,还是开无量空处再上茈呢?
神思正漫游着,硝子扬了扬下巴。
“嗯哼?”
五条悟醒神,什么嗯哼?他低下头,哦,一团脑花,没长牙,没咒力。他龇牙一笑,好脑花,不愧是和老子并肩的最强的脑子。
上帝可能不是个合格骑手,幸运都只发一单。这边刚确认夏油杰脑子是正宗的人脑,咒术界那头就给五条悟派发了最后一个任务——日本咒术环境未建成前,五条悟以国际援助的形式前往各国进行咒灵祓除。
这不是就是在赶人走吗?刚醒没多久的钉崎野蔷薇忿忿不平,握着锤子准备给负责人一钉子。两个同期,一个抱腰,一个拽胳膊,才把暴脾气的女同学拉住。家入硝子问五条悟愿不愿意接,反正不接这个任务也没什么。
从窗户放眼望去,高专外面都是绿色的树,很高,几乎刺破天幕。
五条悟坐在夏油杰的床脚,觉得也没什么可以拒绝的。无非就是政府进一步分解御三家,他这个拯救日本的御三家之一的家主,待在日本就是御三家天然的庇护伞,尽管熟知五条悟的人都知道他对本家恶心得不行。
走呗,离开日本,给政府时间收拾咒术界,回来做个高武吉祥物也挺好。他回答道。
但是要带走夏油杰。这是唯一要求。
审核的人同意了,客套地祝五条悟旅行愉快。学生倒是吵了有一会儿,觉得老师走的匆忙。
悠仁眼泪汪汪,握着五条悟的手觉得天崩地裂。惠倒是很冷静,临走让他玩得开心,反正公费。之前反对的野蔷薇倒是突然接受了这件事,一个劲儿让他记得寄点手礼回来。
2.
飞机起飞,第一站,英国约克郡。
白白的云,白白的云,白白的…五条悟按铃,要了一串棉花糖。他侧着脑袋,靠在夏油杰肩膀上。
这人活了二十多年,脑子居然还有重新长出来的机会。五条悟天天在心里烧香拜佛,盼着夏油杰脑子长好点,别那么多大义、那么多责任,多少五条悟得占个百分之百,资本家含着棉花糖如是想到。就是五条悟拜得随心所欲,没香没像,连个玉佩黄符信物也懒得拿,嘴上念几句就是给满天神佛面子。
爱救不救,五条悟觉得自己能把夏油杰的新脑子里装满自己。上一个脑子,没见人都没发力,夏油杰就自顾自装了大半个脑子。这都重开了,五条悟觉得自己最少有个保底。再说,这不是好多了吗?
五条悟摸着夏油杰的指节,在大拇指的指甲上扣来扣去。他觉得咒术界现在好多了,普通人也好多了。夏油杰要是恢复记忆肯定能被猫主子扒拉回来,要是记不得了,也很好。
大概是很好的。
五条悟想和夏油杰都是以后。只是说,以前也有些分量,毕竟夏天的一瓶可乐重达一千三百二十四克,喝了夏油杰三年这么多的汽水,怎么能不让人多记着些。一颗心脏二百五十克,五条悟也不知道要赔上多少颗才能和三年的汽水抵账。
飞得平稳,他胡思乱想,捏着夏油杰还有点肉的手心睡着。
3.
落地第一事,先问任务。
贴心的辅助监督准备了轮椅,五条悟推着轮椅在咖啡店喝下午茶。
约克郡是英国的上帝之郡,名字取挺好,偏偏开膛手的噩梦和上帝贴面礼,不是伦敦那个著名的开膛手杰克,但也是以残酷的手段杀害了起码十三名女性的约克郡开膛手。
造成惨案的罪犯被逮了,但各种传闻已经留下。游客间乱七八糟的讲解、本地人异想天开的臆测和英国胡言乱语的小报,让咒灵开膛手穿过铁筑的牢笼,约克郡的乡下又出现了两例惨案。
本土的咒术师追着咒灵从北约克郡跑到南约克郡,又被溜着从南约克郡回到北约克郡,在紫色石楠花盛开的荒野,大风呼啸的声音如同大耳光子打在了本土咒术师的老脸蛋子,熬夜工作让英国人本就贫瘠的头顶愈发沙漠化,负责这次任务的几个咒术师年过不惑,就被咒灵霍霍得不想活。
好不容易等到了日本的国际援助,虽然说日本也就咒灵这块有点用,几个老绅士脱手任务后蹿得比野兔子还快。
五条悟微妙地看了眼辅助监督,合着轮椅是贿赂?这几个绿眼睛急着脱手的样子和自己愉悦舒适的各国咒灵鉴赏计划可不太符合。
棕毛的辅助监督顶着红彤彤的小雀斑,讨好地笑了笑,掏出英国一月游全报销承诺书。
嚯,好家伙。政府的印章都揣兜里了,之前五条悟还以为辅助监督随身携带拐杖糖哄自己。但是呢,大猫皱了皱眉头,觉得不需要。反正日本政府也会报销,总不能英国报销日本的报销吧,那多不好,给丑橘子和烂木头们一个表现的机会。
于是在辅助监督渴盼的眼神下,猫主子矜持摇头。
“我们可以带您去参观巫师聚会。”辅助监督紧急更改方案。
五条悟眼睛一亮。巫师聚会,霍格沃兹的那种?那可真是找对猫玩具了。
哈利波特日本分特,堂堂救世主,五条悟•五特点头如捣蒜,这活,他接了。不问沃特,因为五特(大嘤版)从不问沃特。
六眼找咒灵找得快,沿着残秽一路跑到乡下荒废的庄园。
“密素斯维特庄园?”五条悟狐疑地盯着辅助监督,“你们英国开膛手喜欢读儿童文学?”
辅助监督傻了眼,看着平地而起的密素斯维特庄园手足无措,在日本咒术最强的眼神挟持下,颤颤悠悠掏出电话问上司。
秃顶上司也很迷惑,密素斯维特庄园?秘密花园?开膛手在秘密花园?秘密花园又是哪建起来的?
五条悟推着轮椅瞬移回街头,管他英国人怎么弄,他只负责砍咒灵,后勤工作不关他的事儿。
4.
约克郡不愧是英国的上帝之郡。
今天的天气还不错,阳光洒在古堡的城墙外,生锈的大铁轮压在草地上,金盏花从旁边斜溢出来。红茶的香气从推开的门内漂出。
五条悟推着夏油杰进了甜点铺。红鼻子的胖老板端出三盘香喷喷的约克郡布丁,热情的招呼这位白发的客人品尝美食。
“试试布丁配上烤牛肉,汁水满满的牛肉和松软咸香的布丁,再配上一杯红茶,实在是下午茶的好点子!”
他弯曲的鬓发随着脚步跳跃成红棕色的风信子,柜台上放着玻璃瓶装的彩色玫瑰糖。一种热闹,温暖得如同金黄色的蜂蜜,静静流淌在空气里。
忙碌紧张的前救世主坐在角落的小桌,面前是一束留有露珠的白玫瑰。柔软的花瓣遮住对面昏睡的人的半张脸。五条悟微笑着,描摹夏油杰舒缓的眉目。
红茶不是很甜,桌上没有糖罐,带着一点涩味和十足的暖意在五条悟的肚子中打转,春天不是很冷,但人总是喜欢暖和的感觉。
吃着烤牛肉和布丁,五条悟觉得夏油杰可能更喜欢这餐饭的搭配。他觉得布丁多加糖可能更合胃口,最好吃的还是玻璃罐里彩色的玫瑰糖,化在嘴里的时候想起了跳舞的朱丽叶,也许古老的罗曼蒂克又悄悄盯上了宿敌。不过,五条悟和夏油杰是挚友。他含着糖,准备给夏油杰喂食。
出国前,硝子让他做好准备,夏油杰脑子长挺快,这会儿不醒,过会儿也会醒,要看紧点,万一这糟心玩意没失忆,拖着这具破身子逃跑,咒术界肯定又要兵荒马乱。
硝子让他直接往夏油杰嘴里怼吃的,完全不担心病人的吞咽功能,她抱着手臂冷笑:“咒术师的身体求生意识比灵魂还强,直接塞,说不定还能刺激夏油早点恢复意识。”
五条悟记下了。路上有好吃的就他一半夏油杰一半,不好吃的他一口夏油杰全部。确实和硝子说的一样,可能咒术师的生命力就是顽强,没意识也能自己咀嚼下咽,简直是医学界未解之谜。五条悟一边腹诽一边将剩下的布丁配烤牛肉塞满夏油杰的嘴。
一次性塞得多了,肉汁从嘴角流到下颌骨,搭配着紧闭的双眼和苍白的面孔,一幅被玩弄的病样。虽然夏油杰满身的肌肉还没退化完全,肚子上的腹肌还在和五条悟投喂的高热量食物做抵抗,但不得不说,五条悟抱着夏油杰的时候,手感确实柔软了很多。
仔细擦拭好爱人的嘴角,五条悟点了杯咖啡,要了一罐糖,在街边小店的午后昏昏欲睡。单车的铃声和巴士路过的声音,风吹过旷野后带着草地的味道奔来小镇,阁楼上的花被吹起裙摆。
辅助监督的夺命连环call被静音的手机阻隔。下午,真是美好又快活。
5.
但是不工作是不可能的。
享受完难得的午后,五条悟推着轮椅又瞬移回密素斯维特庄园。老实的辅助监督蹲在原地满头阴云。
五条悟拍拍他的背,那家伙像一条比格犬蹿出去,扑倒在草地上,惊恐地回头,看到是五条悟,他才送了口气,满脸愁云地解释起密素斯维特庄园。
英国咒灵很少,咒术师也很少,更多的是狼人女巫幽灵这些本地特产,咒灵在巫师的眼中就像个打不死的材料包——可循环利用、好使、可再生。
在喜爱研究的巫师眼中,咒术师就像在抢材料包,还是连根带土全消灭式的抢材料,虽然咒术师这边拼命解释咒灵的来源和危害,但对本土的巫师来说,普通人死了就死了,没有咒灵还有幽灵狼人吸血鬼,谁在乎他们。
至于咒灵的来源,高贵的巫师是想研究这玩意儿的来源吗?是想研究咒灵的应用,比如负面情绪在魔药中的应用什么的。
这次的开膛手咒灵大概是一级咒灵,跑回北约克郡的时候多半被巫师们盯上了。这座密素斯维特庄园,本来是本次巫师聚会的场所,但却提前显现,还困住了一级咒灵。很难不推测是巫师准备捕捉材料来着。
五条悟听着没说话,过了半晌真诚提问:“所以咒灵还祓除吗?”
辅助监督语塞,双手交叠,扭扭捏捏地抬头:“其实能灭的话就更好了。”
五条悟翻了个白眼,咒灵落到巫师手上和死了没差,灭不灭有什么区别?但是巫师聚会还是要去的。
他问:“巫师聚会报销吗?”
辅助监督一噎,巫师聚会怎么报销?五条悟要是一发茈炸了巫师的材料,英国咒术界就是求爷爷告奶奶也补不齐巫师的东西。于是只好扣扣手表示爱莫能助,一切损坏五条悟自负。但是,五条悟是日本政府公费旅游嘛,所以他打坏的东西,日本政府全付。
无成本巫师世界大冒险,猫咪绝对不会错过。推着夏油杰,他兴致冲冲踹开密素斯维特庄园的大门。

技巧第一条——喂食要适量,否则会失去老公的腹肌,收获柔软的小肚腩,但是……好像还不错(低头)(捏捏)(沉思)

25 Likes

好期待杰醒来ヽ(≧ω≦)ノ猫猫心虚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
ヽ( ´¬`)ノ蹲蹲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3 Likes

新型饭搭子,有福同享,有难自当:rofl:

2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的文

其实挺惨的,开脑,昏呼呼被喂食啥的,,但搭配文风却别样搞笑哈,杰快醒啊,腹肌要没啦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