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就看教祖教师强碱变合碱

当然,熟人老友相见,总要有些招呼要打。夏油杰朝他扬起手时,五条悟愣在了原地。他没想到他们的再见如此平庸,不在战场或和谈地点,他手上拿着一只新烤好的可丽饼,而夏油和两个小姑娘待在一起挑选果酱口味。

见到五条,夏油先是低声去对那两个姑娘说了什么,然后拨开人群,一面向他走来,一面朝他挥手,欢快道:“悟。”这家店里客人爆满,除开他俩以外无人有咒力,夏油向他走来时已开始外放咒力,大有如果五条不应,此地的所有人都难逃一劫态势。于是五条停住脚步,扯扯嘴角,僵硬回答:“杰。”

他想不出自己现在叙旧理由,更找不到话题来谈,夏油倒表情平常,一面揽了他的肩膀,一面又向外走。分别如此久,五条依旧没有改掉在夏油面前关闭无下限的习惯,男人的手掌轻松覆在他的肩膀上,带着他向外、向偏僻的地方走。直到商圈边缘一间公共厕所才停下脚步,拖着五条往里面挤。

这间厕所离中心远,少有人来,竟然还保持着公共卫生间少有的洁净。五条被夏油拽进单独的卫生隔间,门被一脚带上,黑发男人伸手向后去,咔哒一声,轻巧地锁紧了门。

“你想干……”五条问,他的下半句话被夏油堵进嘴里,穿着佛教袈裟的男人用手掌捂住他的嘴。高专时期,夏油就比五条要来得强壮,现在也是如此,虽然矮五条几分,但肩背宽厚,拥有成熟男人的体格,五条倒还是那副瘦瘦长长的样子。近身体术战上,五条向来没有指望胜过夏油,这次也是如此。他拉下眼罩,预备就此展开术式,但下一秒夏油的动作让他动用咒力的动作一滞。

——隔着制服长裤,男人正屈着腿,漫不经心地用膝盖抵弄他的腿间。五条近日为学生事务忙得焦头烂额、东奔西走,平时连纾解欲望的自渎都没有过,更别提正儿八经地做些什么。夏油稍顶弄一会儿,他的下身就开始湿润,紧闭的阴唇很快张开,吐出一股一股黏糊湿滑的体液,把内裤与外裤全部打湿了,沾在外阴上,勾勒住它的形状。五条爽得头皮发麻,他和夏油在决裂前做过太多次,夏油了解他的身体比他自己更甚,就连这种寻常的调情动作也处处压到他的敏感点。何况他久未经房事,身体饥渴得很,当即腰就软了下去,几乎是整个骑在夏油的腿上。

夏油还捂着他的嘴,五条试图张口去咬他的手指,舌尖又被两只手指夹住玩弄,直翻搅出些沿着唇角滑落的唾液来。他下身已经湿得离谱,阴蒂也挤出两片阴唇之外,被男人刻意地用膝骨抵住碾弄,逼迫出更多的快感。五条掰着夏油的手试图拉开它,但他现在气力不稳,咒力的运用又因快感被打断,反倒是被捂着嘴越按越紧,整个人只能坐在夏油屈起的膝盖上,被磨得快感浪潮一阵一阵袭来。

五条高潮得很快,他浑身颤抖着,下身雌穴的入口更是痉挛得厉害,潮吹的体液冲出洞口,顺着湿透了的布条滴滴答答掉到地上,又汇成一滩。夏油在他腿间揩了一把,又伸出手指在他眼前张开,展示手指间粘连的白色透明体液,仿佛很好心地问:“悟,你多久没做过了?”说完便去拉他的长裤。一只小巧的咒灵趁机从他指间滑出来,咬开五条腰间皮带扣。五条的下身在脱下裤子后显得更糟糕了,他原本就没太多耻毛,光滑的下阴圆鼓如蜜桃或山丘,中间粉色的缝隙因刚才的高潮变得颜色深了些,不时向外吐着汁水。后者竟然还有些廉耻,拼命想并紧双腿,被单手撑开了,露出摩擦发红的肉唇和从中间挤出的、圆鼓鼓的肉珠。

夏油按着那颗小球揉了几下,五条刚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反抗就又尽数消失,只能抓着他宽大外袍,一面压抑着呼吸,一面低声说:“……放手,不要……”他的意思被故意曲解,夏油说:“哦,你不想我用手摸吗?”

那只小巧的咒灵此刻缩成一个圆球形状,被夏油用手指抵着,一点一点推进了五条的身体。根本用不上润滑,五条方才高潮的体液甚至足够三根手指进入。夏油用指腹碾过五条体内褶皱上敏感的神经,再揉了两下,就当做扩张了。五条瞪着他,他的眼罩在刚才被拉掉了,露出底下一双无比美丽的蓝眼睛来。夏油叹口气,又替他将眼罩拉上去,遮住他的视线。“真是的,悟,不要这么看着我啊。”

他声线温柔地请求,下一秒将自己的阴茎完全地插进了五条的身体里。

那一只咒灵球被推到极深的位置,几乎到了子宫颈口,夏油完全地嵌入五条的身体里,两个人亲密好似一体,他环住五条的腰,仿佛要把对方按在自己怀里。在分开后,五条很少再真正和人做过,少有几次,对方也只是寻常水平,达不到他最深处的那些敏感点。夏油有与身材尺寸相符的性器,他们先前的无数次性爱带给身体默契,足够让五条在被进入的一瞬间被唤醒身体记忆。白发的男人高高仰起头,他因眼罩被竖起的头发在接触到墙壁后仍然软垂下来,可怜巴巴地搭在额头上,倒显得蒙眼的样子像是情趣了。

他上半身还穿着整齐,下半身则赤裸,夏油衣冠楚楚,就是长袍的下摆已经被他喷出来的水打湿了一大块。五条被昔日的旧友托着两条腿,要他夹紧自己的腰,好把他抵在厕所门板上操。那只被推到最深的咒灵球堵住他的宫颈口,仿佛找到很好的位置,便安静地呆在那里不再挪动,夏油每撞一下,它就小小地震动一下。

五条被快感刺激得神志模糊,不再需要夏油的辅助,自己就乖巧地夹住了他的腰,因此夏油空出一只手来,去摸他的嘴唇。他手上还沾着刚才揉五条阴蒂时被淌的淫液,就这么去捏五条的舌尖,也被乖巧温顺地含着吸吮,把自己分泌出来的液体全部吃掉了。夏油清楚他身体内每一个敏感点,也照顾得很好,站立的姿势因体重而让性器进得很深,五条几乎生出自己的身体要被顶破的错觉,他仰起头,小声呻吟:“……杰……”

下一秒,不知夏油操纵了什么,五条体内那只咒灵球开始震动起来。它抵着柔软的宫颈软肉疯狂旋转震动,从未有过的快感袭击了五条的后脑,过电般打过他的脊椎。五条几乎下意识尖叫出声:“不行!……”他的拒绝被夏油捂住,后者还很有兴趣地附在他耳边说:“悟,太大声了,这可不是私人地带。”

一边说,一边又去顶五条的一个敏感点。

五条爽得算是神飞天外,也记不起自己还算是被强迫,扭着腰去迎合夏油抽插的动作。在子宫口震动的咒灵动得他很舒服,又觉得痒,夏油移开捂住他嘴的手,他又嫌不够一般张着嘴,伸出舌头去讨吻。夏油自然应允,刻意的一个湿乎乎深吻过后,五条小腹紧绷,又高潮了一次。

在高潮时夏油也没停下动作,反倒用力挤开不住缩紧的内壁,尽力插得更深,仿佛要让那个咒灵球直接跑进五条的子宫里去一般,阴茎的头部快要抵住子宫口。五条的眼罩又一次在动作里滑下来,但他也无暇去管了,任凭他像一只发情期里被操透了的母猫,眨着湿漉漉的蓝眼睛,用额头去蹭夏油的脸,发出讨好和求饶的呜咽声。

夏油还没射,五条已经去了好几次。子宫口被堵住了,他潮吹的淫液没法喷出来,被堵在小腹里,挤得他小腹微涨,凸出一个柔软的幅度。夏油用手去按他的小腹,刚开始,五条尚能够抵抗,用手去拉夏油的手,过了一会儿就完全顾不上了。单是接纳被操和咒灵在体内的快感、还有抑制住自己的尖叫声,好不吸引来外面的路人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神智。情欲的快感要把他的大脑都彻底搅成浆糊。

夏油射出来时五条几乎高潮到快失去意识,似乎随时都存在的小高潮让他双眼翻白,舌尖外吐,一副被干透了的痴态。夏油把自己拔出来,在五条外套的下摆擦了擦,扶着五条背靠着椅门站好,用手指插进他被开得微张的阴唇里。

五条还在高潮的余韵里,肉壁仍旧痉挛着收缩,包裹吸吮夏油的手指。夏油按了按那几处凸起来的敏感点,玩得五条快昏过去了,才好心地去取出那一只尽职尽责地、还在他子宫口震动的咒灵。这枚小球被打湿,显得油光水滑。随着堵住子宫口的障碍物被取出,五条抖了两下。他先前积攒在体内的、潮吹的体液尽数喷出来,清澈的液体已不能算是淌了,更像是喷,像是五条失禁了一般,在地面上汇聚成一滩。白发的咒术师敏感的身体在最后的释放里还能再享受一下快感,他腿软到站不住,双腿内并,缓缓地坐到了地面上那一片被自己的高潮体液弄出来的水渍里。

夏油捏着那只咒灵球,它比被塞进去之前要胖大一些,一副吸饱了的感觉。他盯着被操得一塌糊涂的五条,微笑着摇头,道:“看来还是对你太过分了嘛,悟。”五条终于从余韵里回过神来,他伸手擦了擦嘴角旁淌出的口水,抬了抬雪白的睫毛,无感情地盯着夏油。

空间被瞬间扭曲了,夏油握着的那只咒灵还来不及被收回,就被径直地拧成了碎片。“我不知道杰到底想干什么,但你肯定不会这么好心的,对吧?”五条干脆靠在墙壁上坐好,笑嘻嘻地看着夏油。

夏油没他想象中的反应,男人只是惊讶地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近而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悟知道我的术式是咒灵操式,不过显然不知道它的另外一个用途。”

“在我所驱使的咒灵被绞杀后,我随即就会拥有它原本的术式。你想知道这个咒灵的术式是什么吗?”他在五条面前蹲下来,漫不经心地分开五条颤抖的赤裸双腿。“它基本没什么攻击力,因此收服它非常容易。……不过它的术式倒还是挺有用的。”

他的手指继续向上,抚摸上五条赤裸的小腹。那里扁平、白皙而光滑。夏油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在上面勾勒,指尖发出一点奇妙的光彩。随着他的描画,五条的小腹上逐渐浮现出一副子宫样式的复杂图案,它呈现出一种美妙的粉色,在末尾处以一把锁收尾。

“我们一起看过的漫画里,把它叫做‘淫纹’。所以我也将它这么命名了——淫纹。这样就不用我向你解释用途了。”夏油在五条憎恶的眼神里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这一款很好用,它的用处大概是这样:施术者对被施术者在性上有绝对的权威,被施术者会无比渴求施术者的抚摸、亲吻和插入,越是忍耐,暗示就越强烈,发作之后如果要强行压制冲动的话,说不定最后会丧失神智?”

五条恢复了一点体力,挣扎着一拳打了过来,被夏油轻松地把拳头握住了,又低头去秦五条的脸。他们接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缠绵的吻,五条的舌尖被夏油咬到红肿才分开,扯出一条银色丝线。

“其实悟只要在刚才用术式绞杀我,这一切都可以重新回你的掌握了。”夏油说,露出可惜的表情。他一边握着五条的手腕,将他的两只手都抓在一起,一边用另一只手在五条的小腹上来回摸了摸,最后对准中央的心形,毫不留情地狠狠按了一下。

粉色的光随即包裹了他的手指,有什么东西在五条的身体里被解开、流窜到了四肢百骸。

176 Likes

老师写得特别好!但是麻烦您能不能打一个双性签阿。。(对不起)但是毕竟双性也不是谁都能接受的吧,,或者您预警一下呢:cry:

10 Likes

好的,因为我在wb预警了以为在这边不用了

2 Likes

芜湖起飞,夏油杰你小子真会玩啊!我喜欢www

3 Likes

谢谢老师!!!

1 Like

ヽ( ´¬`)ノ好香,爆了真的爆了ヽ(≧ω≦)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1 Like

好香!好香!好香!(大声尖叫————)一定还有后续的吧:hot_face::hot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1 Like

色炸了……:heart:

1 Like

特别特别好。夏杰你吃这么好的,你真活该感谢我们这些同人女。。。。老师太赞了,礼貌蹲后续吃吃吃。:star_struck:

2 Likes

双性五师香晕我。。。。:pleading_face:

1 Like

好香好香好香 :yum:礼貌蹲后续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 Like

香死了谁懂,老师牛哇牛哇

好香我吃

好香啊謝謝老師

老师您太会写R了…!!这篇还有隔壁dk那篇我真的反复品鉴,香得我想死了 :hot_face:

1 Like

好香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