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五转世有记忆,年上五领养年下夏)一发完

,

*转世if,五单方面有记忆
*30岁五领养17岁夏
*本质是搞笑文

31 Likes

*转世if,五单方面有记忆

*30岁五领养17岁夏


1.

夏油杰其实一点也不想被五条悟领养。


首先,他已经十七岁了,完全没必要在距离成年临门一脚时喜提监护人,虽然监护人事业有成、家里有矿、声名在外还长得还看,但五条悟才三十出头,想继承巨额遗产起码得再等六十年,更何况夏油杰也不想继承他的巨额遗产。

他就想平平淡淡上个大学找份工作,不知道怎么申请助学金莫名其妙变成领养手续,感觉自己被黑恶势力安排了,五条家权势滔天,一手操纵可怜无助未成年的命运,自己就是那个可怜无助的未成年人。


其次,五条悟的性格难以捉摸。

向五条家基金会申请助学金时,他只觉得这个基金会看起来不太正规,要手续没手续,要员工没员工,感觉是个刚建起来骗投资的纸皮壳子机构,唯独给钱格外大方,唰唰两下就给没钱上学的夏油杰安排了个私立高中,又唰唰两下给父母坐牢、失去经济来源的高中生安排了一大笔奖学金。

夏油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得头晕眼花,引荐给资助人时两眼全是金星,不敢相信面前这位高挑英俊、貌若天神、白发蓝眼的大帅哥还有一副如此慷慨的菩萨心肠。

大帅哥在桌子对面盯了他二十秒。

五条:“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夏油:“……”

夏油:“我会好好学习……?”

五条悟古怪地瞧了他一眼,回去没几天就通知高中生:你被领养了。

真心想好好学习的夏油杰:“……”


最后,他搬去跟新任监护人同居还没一周,就发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秘密:

五条自慰时会叫他的名字。


事情发生得十分偶然。

虽然不知道五条是否真心想资助他的学业,高中生仍然希望不辜负对方可能存在的良苦用心,搬家以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便提前留下礼貌的小纸条,告知监护人自己今天去图书馆学习一整天,早晚两餐都在外面解决。

他不想跟五条打照面,觉得有些尴尬,大清早蹑手蹑脚地离开,才发现少带了一本重要课本,于是打算悄无声息地回去拿上就跑。

回到家中,纸条依旧在桌面上,只是调转角度,似乎被人转过来扫了一眼。不知道哪处传来嗡嗡的电流噪音,夏油担心是自己忘了关哪处电器——他搞不懂这所公寓里乱七八糟的智能家电——循着声音到处找,一直找到主卧房间门口,才发现机械声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同时传来的还有一种闷闷的钝响,像鼓点般节奏鲜明,混合着隐隐约约的水声。空气中还有种很熟悉的味道,并不浓烈,然而是夏油杰经常闻到的。他抽了抽鼻子,还没想出那是什么,就听到五条沙哑的声音在门后响起来:

“杰、杰……”

夏油下意识敲了敲门,回答:“我在,什么事?”

门后一瞬间万籁俱寂。

电流噪音、钝响、水声、低低的呼吸声音都消失了。诡谲的沉默中,他的新任监护人说:“没事,你去学习吧。”

夏油:“……”

夏油:“好的。”

他现在才想起那是什么味道,浑身僵硬,同手同脚地光速离开现场。


2.

综上所述,作为一名见识过社会险恶的青春期男生,夏油杰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他觉得五条悟在包养自己。


以包养的思路看,许多疑惑顿时迎刃而解——第一次见面那二十秒估计在审视他的相貌,基金会只是拉皮条的幌子,领养十七岁的男高中生本身足够可疑,让自己搬进家里的目的昭然若揭。

五条目前只停留在检查功课、问他学校生活上有没有烦恼的阶段,可既然能在自慰时把养子当配菜,说明对他抱有一定的欲望。闷响多半是按摩棒撞击的声音,用不了多久,大概率会把夏油杰叫进房间,命令男高中生代替玩具早上做的那件事情。夏油住他的家、用他的钱,无依无靠,任人鱼肉不过是时间问题。

话虽如此,男高中生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他确实住了五条的家、用了五条的钱,无依无靠而且不具备经济独立能力,唯一能做的只有晚上打飞机时提前看看监护人照片,避免办正事时硬不起来。

值得庆幸的是,五条确实长得出类拔萃,白肤蓝眼十分迷人,还是挺好冲的。夏油沉默地上下套弄肉棒,他发育得比同龄人好,下面这根东西粗壮持久,要满足对方应该……应该是没问题的,只要五条悟的性癖不会太奇怪……

他又想到那张英俊的脸,安慰自己这么好看的人性癖怎么会怪呢?对吧?

对吧?


如此过去一个多月,五条性癖究竟正不正常,夏油杰无缘知道,倒是感觉自己快变成真男同了。监护人的脸不但能冲,而且十分好冲,打败了99.9%的写真杂志,闲下来对着五条冲一发就像呼吸一样简单。

与此同时,对方似乎受上次经历影响不轻,再没让同居人发现任何不寻常的痕迹。

他通常六点左右起床,先去健身,回家洗完澡时刚好能碰上在做早餐的男高中生。夏油往往会主动做两份餐食,几次之后,他已经懂得在给五条的滑蛋里放牛奶和糖,把草莓果酱提前拿出来解冻到室温,任谁来看,都是一名无可挑剔的被领养人。随后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桌前,一边快速填饱肚子,一边细碎地聊些无足轻重的事情,再各自上班上学。

很奇特地,夏油并不觉得这样尴尬,也从未在对话中感到紧绷。与五条聊天和面对其他大人不同,对方待他如同认识已久的老朋友,莫名其妙地轻松、信任,有时甚至需要高中生提点几句,才能想起自己监护人的身份。

例如,五条会向他抱怨本家的长辈,说那些废物都是烂掉的老橘子,声称总有一天要把他们全部埋到土里烧掉。夏油想象了一下,问道:“悟先生吃过烤橘子吗?”

名字是对方的要求,先生则是他自己执意加上的。

五条停下来,“没有,感觉好怪。”

“虽然很奇怪,但烤完甜味会变得很明显,像罐头橘子一样。”

“这样啊……”五条含着筷子说,“我明天想吃这个。”

他吃到喜欢的食物会眼睛发亮,要求得到满足时也经常展露笑容,更加不吝啬对年下的夸奖,因此夏油杰很愿意言听计从,点点头说:“我放学去买水果。”

五条盯着高中生看了会儿,似乎心情忽然好起来,高高兴兴地把早餐全部吃完。


夏油不太明白他在高兴什么,要是有钱人都这么好哄,五条家早该被掏空了。思来想去,只能归结为:可能五条悟就喜欢他这个类型吧。

他也对五条逐渐萌生出一点好感,所以很憧憬对方命令自己到房间去的那一天。


3.

等啊等,等啊等,时间又过去几周,屋檐下仍然半点动静没有。


夏油有点着急了。

不是,花了这么多钱包养男高中生,怎么不睡呢?难道是他听错了?可当时五条也没否认啊?只是随便叫叫?谁特么在自慰时乱报人名?五条怕睡他犯法?没这个必要,他早都超过十六岁了。

夏油本着寻找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认为金主必然没有错,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或许是第一次在门后听到自己名字时不自觉释放出了抗拒的信号,导致五条不愿意强迫他,希望在相处中循序渐进。

他很想告诉对方:不用了,我已经是男同了,可以直接强迫我没关系。退一万步讲循序到今天也该亲亲抱抱什么的,两个人分毫没有逾矩的动作,难道他给五条做早餐时还得主动提供早安吻吗?只能在心中祈祷再逮到一次监护人自慰,把上次尴尬的印象彻底推翻。


另一边,五条也有点着急了。

他想的是:特么的怎么一把炮机拿出来夏油杰就冒出来?


对于这个没有记忆的杰,五条没想那么多,单纯在对方遇到困难时下意识伸出援手。

以他的家族实力而言,很早就通过不公开手段找到了和上辈子一模一样的挚友,只是不知为何,夏油足足比他小了一轮,也没有任何作为普通高中生之外的记忆,五条便认为不需要去打扰,这对正常长大的夏油杰是不公平的。他没有见过夏油杰平平凡凡上学,踏踏实实毕业的样子,所以多少抱有一丝期待。

然而,自己脑子里有跟他藕断丝连十几年的记忆也是真的,许多习惯保持到今天已经很难摆脱,要叫前男友的名字才能兴奋虽然丢脸,但……只是叫叫名字,他又没做什么变态的事情,对吧?如果收集杰的照片也算……可那是用来代餐前男友,并不是对着高中生夏油杰自慰,有什么问题?

对吧?

即使硝子整天吐槽他人到中年包养男高中生,五条本人依旧问心无愧。

他问心无愧地泡在浴缸里,视线扫到男高中生的洗浴用品,忍不住打开闻了一下。两个人对香味的偏好不大相同,五条喜欢花果调,夏油跟记忆中一样,从十几岁开始喜好很儒雅的木调,因此洗发水、沐浴露都是分开购买。

对方选择的味道如同从他脑海中直接飘出来一般,格外真实地萦绕在鼻尖。据说嗅觉记忆比其他感官更强烈,留存时间也更长,五条觉得有一定道理,因为他阖上眼睛闻了一会儿,就渐渐起了反应,把手伸到下面轻柔地套弄起来。

披着黑色中长发、耳垂饱满、眼角狭长的形象一点一滴清晰。五官尚显青涩,仍然能预见将来会多么帅气,笑的时候总爱皱起眉头,吃东西喜欢塞进满满一口再咀嚼,拧果酱瓶时手臂的肌肉形状很性感……嗯,这个是他上辈子当咒术师的挚友,绝对不是高中生夏油杰……

“哈啊、杰……”

在水中没办法给得很快,动作近似于助兴的前戏。很多天没做过了,完全勃起以后想被插入的渴望格外强烈。五条把浴缸里的水放掉,弓起腰用力打了几分钟,还是不够过瘾,决定穿上浴袍溜到房间把自己的天价定制炮机搬出来。

他特地听了下走廊没有动静,一打开门,就被转角处沉默的高中生差点吓痿。

五条:“……”

夏油:“……”

高中生幽幽地看过来,从上到下,那种眼神不知怎么地让他有些心虚。五条咽了口唾沫,听到暧昧得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传过来。

“悟先生,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夏油说。

五条想说你能别在外面走来走去就帮大忙了,委婉道:“没有。”

他又想了想,“你……你帮我去办公室拿个文件吧,我让伊地知联系你。”

好的。夏油乖乖回答。

他往旁边退开半步,生长抽条的身体在顶光下显得轮廓鲜明,已经具备成熟男性的气质。监护人目不斜视地从面前路过时,他忽然说:“玩具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


4.

做?做什么?怎么做?怎么就也能做了?什么怎么为什么就能做了?

五条悟头脑混乱地冲了个爽,结束后,在房间反省自己的教育方针。


虽然他也没教育夏油多少天,但好端端一个男孩子,怎么到他手里就变男同了?夏油中学谈过恋爱、高中在小书店偷偷买泳装杂志、手机锁屏时不时会换成当红女星,这些都是报告书白纸黑字呈上来的事实。五条背地里调查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个私家侦探汇报过夏油杰有喜欢年长男人的迹象。

他翻来覆去地想,觉得大概率是同居第一周那次鬼迷心窍的DIY,给人在屋檐下的高中生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也对,刚空降到陌生资助人家里,对方便在卧室咕啾咕啾地叫自己名字,换成任何人都会吓得不清。况且他们两个有利益往来,夏油会由此揣摩他的目的是能够理解的。

五条问心无愧,认为应当给可怜无助的未成年解开这个误会。

他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等了十来分钟,夏油便拿着文件回到家。五条接过来翻了翻,道过谢,顺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对方在自己旁边坐下。

夏油从善如流地坐在他拍过的地方,一侧身膝盖就能撞到一起。

五条:“……”这张沙发没这么小吧。

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段时间可能有些误会,其实是这样的,我以前的男朋友也叫杰……所以……说的不是你,不要放在心上。”

夏油点点头,一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的表情。

五条:“……”

五条:“我也不是只会用玩具,你知道的就是那个成年人生活还是很丰富的。”

夏油:“嗯嗯。”

五条:“……”

夏油:“……”

五条想你这个小子真是油盐不进啊,干脆挑明:“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高中生嘴巴动了动,上看下看,最终盯着茶几说:“你的前男友……长得跟我很像吗?”

五条:“……”

五条:“……还行吧。”

夏油咕哝道:“那为什么……办公室的抽屉里,有那么多我的照片……”

五条:“……”

五条:“………………”

五条:“行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夏油杰很明显不能把他怎么样,只是可怜兮兮地转过脸,用眼神向监护人控诉。

他试探性地伸出手,放在那丛白发后面,脑后的发茬摸起来轻微扎手,但扫在手指上的发丝十分柔顺,很吸引人用五指插进去揉乱。五条没有喝止,也没有动手拒绝,白色的睫毛轻轻颤动,高中生便大着胆子把嘴唇贴上去。两个人都垂下双眼,交换了一个画面、味道、声音、触感异常清晰的吻。

“想做、你跟前男友做的事情……”夏油小声说。


5.

家入硝子在家看电视,手机忽然叮叮当当一阵响。

大半夜的有什么事?她嘀咕着解锁屏幕一看,五条悟说:「包养男高中生真特么爽啊。」

家入:“……”


家入把他拉黑了。



END

184 Likes

包养男高真tm爽!(笑
非常可爱非常乐非常喜欢感谢太太的饭太好吃了!!!

9 Likes

老师好会写啊啊啊啊他妈的太可爱了我猛猛吃

1 Like

啊啊啊啊啊好可爱ヽ(≧ω≦)ノ好吃:yum:这个饭我能反反复复吃无数遍ヽ( ´¬)ノ男学生这么开窍,猫猫这得吃的多好啊,在床上扭的像个蛆ヽ( ´¬)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4 Likes

真正的dk
就是会自己把自己掰弯!

但是一直很期待的涩涩剧情没有上演…
可恶!按住有点失望的心!

19 Likes

谁懂,我对着这个咕啾咕啾笑了半天啊啊啊啊啊啊,又涩又可爱的!

11 Likes

到五條悟手裡就變男同啦hhhhhhhhhhhhh笑壞我了不不不你們這叫天造地設天作之合佳偶天成珠聯璧合一個被窩裡睡不出兩種男同人渣 :heart:

13 Likes

笑死了,脚趾扣地,傻傻的可爱,杰你真是太行了,就是要这么主动!支愣起来啦
可怜的硝子

啧啧,没记忆的转生都这么会了,带记忆的怕不是没几回合就滚到一块儿去了,硝子表示骂骂咧咧.doge

5 Likes

啊啊啊啊好好笑

啊啊啊啊啊啊简介没有骗我原来真的是搞笑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 Likes

好甜哇啊啊啊啊啊

:包养男高中生真他妈爽啊

又可愛又好笑

是說原本這標題我以為我有肉哈哈哈哈哈

1 Like

男高中生的钻石几儿得把小猫双飞了:relieved:

2 Likes

哎呀好可爱好纯爱………天呢我被萌死了呜呜呜…:sob:

好甜……大家都来看

天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是货真价实的沙雕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