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星夏油杰の特别礼物byRunink_鹆

是夏油杰的生贺文!祝GETO SUGURU生日快乐。
有换妻play(杰师×DK五,Dk夏×五师),R18,祝您食用愉快
以下为注意事项:warning::①☼是高专时期,☽是教师时期②领域场景有参考steam游戏双人成行的画面(跪③五送给夏的手链以及项链有参考网上图片
没有雷点就开始吧。

☼☼☼☼☼
2008 2.1 22:50
“好冷啊。”一股子冷风刮来,五条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裹紧围巾,来防止冷风这可恶的咒灵钻进衣服与脖子唯一的细缝中,像强盗般吸走身上本来就不多的热量。
“明明都快初春了,怎么还这么冷。”家入硝子从口袋里掏了半天,勉强搜刮出一支烟,夏油杰心照不宣地递上打火机。
“谢了。”硝子熟练地引燃烟,淡灰色的烟雾朦朦胧胧为远处的灯火蒙上轻纱。
三人默默走在子夜包裹的路上,五条悟突然冒出句“今天大概是几号来着?”
“2.1”夏油杰翻开手机盖,看了一下。
“2.1,”五条悟想了想,随后,GOJO SATORU终于跟他的名字一样——恍然大悟了。
“哦哦哦哦!后天是杰的生日!”
“哎?这么快的吗?”硝子惊呼。
夏油杰也很惊讶,他对自己的生日抱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事实上,他从初中开始就基本没过过一个正式的生日。
“杰喜欢什么呢?”五条悟在夏油杰周围蹦跶。
“其实都可以,”夏油杰这么说。
撒谎。他内心骂到。其实你收到礼物还是很开心吧,那个缩小版的夏油嘲笑着,特别是悟送的,要是他真送了你估计要乐死了吧。
他透过五条悟的墨镜偷偷观察自己的恋人,白色的睫毛又长又密,可依旧遮不住那白色下冰蓝色的眼眸,它像清澈的北冰洋那般钩住夏油杰,慢慢把他拉进深不见底的漩涡中。
“怎么会没关系?我……杰是我最好的朋友,肯定要送最好的礼物给你。”五条悟一把搂过夏油杰的脑袋,认真地看着他。
夏油杰被盯得脸发烫,他从来没有在冬天感到这么暖和,不由得偏过脑袋。
家入硝子注意到这两位男同学之间微妙的气氛,不经意间往旁边挪了挪,顺带将烟头扔进垃圾桶。
狗男男。她在心里抱怨。夏油五条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硝子抬起胳膊闻了闻衣服,连忙喷了点香水,保险起见她还向五条悟借了瓶荔枝味的口气清新剂(“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种味道”硝子喷完只感觉自己像吃了两斤荔枝,嘴里甜到发腻)
“时间不早了,再不会去夜蛾又会骂我们了。”说着夏油杰释放出一只蝠鲼咒灵,示意他们踏上去。
这绝对是五条悟最奇怪的一次飞行经历,脚下软软的,像焦糖布丁的触感,三个人以极快的速度飞往东咒术高专,为了防止被常人看到他们,夏油杰特意让咒灵往高空飞行,家入好奇往下面望去,看了一眼她就马上把头缩回来,五条悟顺势向下望,建筑,行人,被等比例缩小几百倍,透过清澈的六眼看清那黑夜中一簇又一簇的暖黄色灯火,高空气流将他的发丝吹得到处乱飘,他看向夏油杰,因为他扎着丸子头,所以除了那条怪刘海像赋被予生命在头上舞动,其他没什么变化。
“噗”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夏油杰好像没有听到。
没有听到吗?
杰,我喜欢你。”五条悟轻声吐出这句早就被捂热的话,夏油杰似乎还是没有听到。
杰是大笨蛋!”五条悟锤了他一下。
夏油杰惊了一下,他是坐在蝠鲼上的,被五条悟力度不小锤了一下差点掉下去。
悟你干嘛?
五条悟没有理会他,他叉着腰,活像一个指挥官,“全速向咒术高专,前进!!”
“Okya!”
“你们在抽什么风……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从那个时候开始,家入硝子就讨厌起过山车了。
咒灵如同火车,不,高铁,也不对,应该火箭,开了最大马力向学校冲刺,两个男生乐此不疲,夏油杰操控咒灵,随意得像在商场里的游戏机旁开卡丁车;五条悟呢,两只脚一前一后分开站好,摆了一个帅气的姿势,就仿佛他此刻在海上冲浪。家入硝子的腿直发软,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他们惊险又刺激滑过一座座高楼,风在耳边呼呼的咆哮,到后来硝子看到夏油杰闭上眼睛(也有可能没闭上,夏油他眼睛蛮小的,睁不睁开其实差不多,五条悟曾经这么讲过。)手指在半空滑来滑去,就如同自己平常使用反转术式,呼的一下再咻的一下,蝠鲼咒灵便轻盈地越过一个个障碍物,夏油杰你真他妈当这个是闯关小游戏了吧,硝子暗骂道。没一会他们便到达了学校门口,夏油杰让咒灵落在附近,五条悟最先跳下去,接着是家入硝子,最后是夏油杰,他随即收回蝠鲼,顺便理了理飞起来的头发。
两个人渣,硝子这么说。
“哈?硝子你别扫兴啊”
紧接着,夜蛾急急匆匆冲了出来,(天哪他年纪都这么大了咋还能跑得挺快,五条悟豪不遮掩地问身旁两人。)
“喂,你们三个,怎么大半夜才回来?”
“出去玩。”
“你们出去玩我就不说什么,可是家入同学,”夜蛾恨铁不成钢,他差不多跟夏油杰一样高。五条悟比夜蛾还高,可此刻他被迫垂下脑袋,和夏油杰一起被拎着耳朵,看上去如被牵着鼻子的小动物,颇为可笑。
“老师你是不知道,”五条悟委屈地狡辩道,“硝子她明明很强啊,上次我看到她追一个抢劫犯一巴掌就把别人扇晕了。”
“应该是两巴掌。”左边的夏油杰补充道。
“所以啊夜蛾老师,硝子才不需要保护,反过来应该让她来保护我们呢。”
你们两个,不许给我贫嘴,赶紧滚回去睡觉!”夜蛾大吼着,把两对活宝赶了回去,他转过身又摆出副温柔的样子准备教育校内唯一会反转术式的家入硝子“硝子啊……”却发觉她早就跑了。
略略略,夜蛾老师是双面怪——”五条悟和旁边的夏油杰一起做了个鬼脸,五条那样子像极了故意打翻玻璃杯的猫,而夏油活脱脱一只足智多谋又贱兮兮的狐狸,不等夜蛾爆发,白猫和黑狐哧溜一下逃窜走了,他俩追上了提前跑掉的硝子,白猫豪无分寸扑了上去,吓得硝子爆了句粗口,五条悟笑话原来夜蛾正道眼里的好学生是这样啊,很自然的,五条悟是被家入硝子追进宿舍的。
2008 2.1 23:10
洗漱完躺在床上也基本快12点了,五条悟摘下墨镜,劳累一天的六眼也应该休息了,他翻了个身,看着对面床铺的夏油杰,他黑色如鸦羽的长发散落在枕上,身躯有节奏的起伏着。
杰……真的不在意吗?五条悟回忆夏油杰先前说过的话,翻来覆去睡不着,真的会有人对自己的生日不在乎吗?
杰就是嘴硬,他肯定在意。五条悟信心满满的想。反正明天也不上课,正好去商场给杰挑生日礼物。

☽☽☽☽☽
2018 2.2 15:25
Yo!悠仁做的很棒哦!”看到自己的学生虎杖悠仁拔除了一只咒灵,五条悟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虎杖骄傲得小老虎耳朵都竖了起来,钉崎翻了个白眼。
“虎杖明明是和我一起拔除的,五条老师你也太偏心了吧!”
“你们都很厉害啊!”五条悟摸了摸钉崎野蔷薇的头。
“你们两个,”伏黑惠指着那只咒灵,“它还没死透。”
“不愧是惠惠呢,很强啊。”
“老师您不是有六眼吗,您应该早就发现了吧…还有能不要这么叫我吗……”16岁的男高中生对眼前这位近29岁的教师感到绝望。
伏黑惠快速摆出手势,“玉犬。
“哎哎哎,先等等。”五条悟拦下他。“杰——这里有只咒灵,你要不要过来收下?”
三位学生一起转头,只见一位身材高大(“好像比五条老师矮哎!”虎杖打量着,“笨蛋,怎么看也像是和五条老师一样高啊”钉崎评价道“这个真的是重点吗?”伏黑惠说。)头发分成两半,一半绑成丸子,另一半披着,很快的走到五条悟跟前。
“同学们,这位是夏油杰,他之前在国外出差,最近才回来,并且”五条悟亲昵地搂住夏油杰,头搭着他的肩膀上,“他是我上学的时候最最最最最最好的朋友之一哦!”
“也是我的伴:arrow_upper_right::arrow_lower_right:哦!
“是这样的,”夏油杰面带笑容,“初次见面,我是夏油杰,以后我将担任你们体术课的老师,也算你们半个班主任。”
夏油杰转头,抬起左手,那只咒灵嚎叫着化为一股,慢慢聚集在他的手心,咒灵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黑色散发着诡异光芒的咒灵玉,夏油杰将它塞进嘴里,咕噜一下咽到了肚子里。
“这个就是咒灵操术哦,怎么样?很神奇吧!”
2018 2.1 18:30
将学生们送回学校,夏油杰和五条悟他们也该下班了,他们走在长廊中,五条悟拿着触屏手机刷着,一不小心撞上一个人。
“注意点!”原来是家入硝子。
她毕业后当了咒术高专的校医,这么多年她也变了许多:留起了长发,眼下的黑眼圈更重了。
“好久不见,硝子。”夏油杰打了声招呼。
“哟,夏油你终于回来了?你不在学校的时候,某人可想死你了。”家入硝子掏出一支棒棒糖,拆开袋子含在嘴里。
“没错。”五条悟附和道,“硝子你还有吗?”
“我知道,”夏油杰牵住五条悟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所以我提早结束任务赶回来了。”
“啧”虽然早就见怪不怪,家入硝子还是被从天而降的狗粮砸得头昏,她够累了。
“咱们等下要不去校门口那家奶茶店吧,听说出了新品,在这么冷的天喝杯暖和的不听好吗?”五条悟忍不住冒起星星眼,猫尾巴翘得老高。
“好哦,不过先等我一下。”硝子在门上的表格签上已完成三个潦草的字,她看了看日期,以确保没签错地方。
“2.1号,没错。”她签完把笔塞进口袋,转身说“我们走吧。”
“今天是2.1号了!离杰的生日还有两天啊!”五条悟叫道。
“夏油你回来的还真是及时。”
啊,能早点赶回来和悟一起过生日,真幸福呢。夏油杰想着,但他没有表现出来。
“真是巧呢。”他这么回答。
五条悟罕见地沉默了。他思索给杰送什么礼物。今年杰总算赶回来了,前些年他只能打电话给杰祝贺,实在是委屈杰。
所以,今年一定要送给杰最棒的礼物!

☼☼☼☼☼
2008 2.2 8:00
“可恶!”五条悟烦躁地揉了揉头发,他完全不知道挑什么礼物给杰。挂件?太普通了。手链?太普通了。他上网试图寻找答案,众说纷纭。
Q:马上到暗恋对象的生日了,应该送他什么礼物好?
A1:得看他喜欢什么。
A2:是男生吗?要不送台游戏机。
A3:项链怎么样,美观还能表达你的心意。
A4:祝你好运 坐等后续jpg
额,好像并不怎么靠谱。
2008 2.2 23:07
日子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很快,时钟指向了11点。
“我草我好像也没给杰准备啥特别的礼物。”五条悟在澡堂里暗骂,干,真服了。他脱下的裤子里塞着那个他在商场里精心挑选的项链。

☽☽☽☽☽
2018 2.2 23:08
“什么鬼,怎么都这个点了?”五条悟翻着手机,忍不住抱怨时间怎么快。
“好了悟,”夏油杰散下头发,“也不早了,早点睡吧。”
“可是还有52分钟就是你的生日……”
“……那好吧”

☼☼☼☼☼
2008 2.2 23:55
还有五分钟,五条悟心想,自己一定要熬过这五分钟。

☽☽☽☽☽
2018 2.2 23:59
还有一分钟。五条悟已经看了十几遍手机。他的心怦怦直跳。

2008/2018 2.3 00:00
不知道为什么,五条悟竟然睡着了,他明明很精神啊。怎么回事?
“悟?”夏油杰拍了拍五条悟,他仍然没有回答。
夏油杰注意到了五条悟的手机,发现他打开了与自己经常联系的聊天软件,并且还在备注是“大笨蛋杰”的对话框内输入了“生日快乐”
夏油杰亲了一下五条悟的额头。帮他息了屏幕,顺便掖好了被子,以防他着凉。
悟,我爱你。”夏油杰握住五条悟那双骨节分明的手。

☼☽2.3 00:01
睁开眼睛,五条悟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一个地方,他脚下踩着一块木板,木板下是一片虚空,周围还悬浮着许许多多的木板,由大小不一的玻璃板组成的道路直直通向一块巨大的钟表,路旁还有许多古铜色的齿轮,在不停地工作,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怎么回事?你是谁啊?
没错,五条悟瞪大六眼,对面的木板上竟然还站着一个五条悟,是术式?还是冒牌货?
两个人大眼瞪大眼。(严格来说,五条悟带着墨镜,五条老师带着眼罩,两人都凑不出一双眼睛。)
“我还想问你呢,小子?”对方更是咄咄逼人,他扯下眼罩,露出一只冰蓝色的眼睛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打量对面这个比自己小一号的五条悟。嗯,看来,不是冒牌货。双方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好了,看起来你像是未来的我,对吧?”确认过对面就是自己,五条悟表明了自己的看法。很聪明,五条老师自豪感upup,不愧是我。
“那你应该就是过去的我吧?还在上咒术高专?”
“嗯。”跟自己对话实在是太奇怪了,不过挺好玩的。
“对了,”五条老师先开口问道,“现在是杰的生日吧?”
“嗯?”五条悟都忘了这事,“当然。”
“喏”五条老师往右偏了偏头,那是一个巨大且古老的时钟,放大了几万倍,甚至每根针表,每个刻度都看的清清楚楚。
“滴答”一声巨响,分针往下移动了一点。
“00:02”五条悟读出时间。
“啊,杰的生日已经过去两分钟了。”
“小子,我们去前面看看怎么样?”
正合他意。
两人默契地越过木板,踏上了玻璃桥,脚踩在玻璃发出哒哒的声响,两旁的齿轮还有各种疑似钟表里的玩意仍在不同运转,五条悟光顾着看景色,完全没有注意前面的玻璃台阶。
“哎呦!”
“小心点。”五条老师一把拉住他的衣领。
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过,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呼啦一下,一瞬间,他俩换了个位置。五条老师站在了五条悟的位置,而五条悟则转移到了五条老师所站的地方。
“WTF?!”两人同时喊出这句话。
“怎么回事?”
五条老师观察了一下,然后他对过去的自己说“把手伸出来。”
五条悟很疑惑,但还是照办了。
又是那个声音,两只手贴住的一刹那,他们同时互换了位置。
“原来如此。”GOJO老师恍然大悟。
“五条悟,这个领域大概是可以回溯时间,它启动的方式应该是某个条件,目前我也不清楚,总之不知道什么原因,过去的我,以及未来的你,被吸进这个领域中了。但是,在这个领域,我们可以交换位置,条件就是,”五条老师举起一只手,“我们两个人以任何方式接触。”
“Wow,好神奇。”
“呐,Mr.GOJO”五条老师严肃了起来,“你愿意和我交换时空吗?”
“哎?”
“我们彼此交换一下空间,你去我那个世界,而我,到你那个地方,给亲爱的GETO SUGURU一个超——大的Surprise!怎么样?”
“好耶!”五条悟到底还是孩子,对于这种只会出现在小说电影的事十分感兴趣,他兴奋得周身都能冒出实体的小星星了。
“看好了,前面应该就是出口,进去那瞬间,我们击个掌。”
“Ok!”
Are you ready?”
“Yes!!!!!!”
“Let’s goooooooo!
两只大猫,奔向远处那个水蓝色的漩涡,马上就要到玻璃桥的尽头了,他们后脚一蹬,向前飞去。
”清脆的掌声在五条悟耳边响起并被放大,随后天旋地转,他们也一同听见了齿轮和指针飞速旋转的咔咔声,眼前的场景愈发的模糊,直至最后,化成一片白。

33 Likes

先睡了喵,明天写

1 Like

期待后续!!(小动物的描写也太可爱了吧,很有画面感嗷

1 Like

向大家炫耀伴侣的猫猫老师这边的太可爱了,期待后续发展ヽ(≧ω≦)ノヽ(≧ω≦)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
゚ー゚)ノ(ノ*゚ー゚)ノ

1 Like

谢谢!

1 Like

wwww谢谢,会继续努力的

1 Like



这两张是文中描写领域的原版(之前看的时候就特别喜欢这个场景,感觉还是没有描写好:cry:

5 Likes

2


☼☼☼☼☼
五条悟揉了揉眼睛,自己这是……穿越成功了?他发现身旁的一部手机,解锁屏幕,按理来说,如果穿越成功了,这手机估计是那个自称未来我的人,他随手试了一下自己的生日,靠,还真打开了。五条悟打开日历,翻看着,果然,上面写着今年是2018年2月3日。
五条悟四周打量,这里是哪?不像是自己家,更不可能是学校宿舍,他突然注意到身旁的夏油杰,愣了几秒。
为什么自己像是在杰的家里,还有,真朋友会睡得这么靠近吗?一个兴奋的想法逐渐成型在五条悟的脑海中:真的吗?难道说……未来的自己和杰在一起了?!喜悦感占据他的心头,原来杰也喜欢自己,真的,太棒了啊!不过,五条悟将自己的身子一点点往夏油杰旁边挪,是自己先给杰告白,还是杰先向自己告白的?他仅思考了一秒,嗯,肯定是俺GOJO SATORU先开口的,杰看上去很机灵,实际上脑瓜子就是一块榆木,自己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他都看不出。嗯!肯定是这样,不愧是我。五条悟又一次在内心夸了自己一番。
他又往杰那边移动一点,夏油杰穿着灰蓝色的睡衣,靠近闻可以嗅到淡淡的香味,五条悟脑中任何可以代表美好的词语,阳光,温暖,薰衣草,毛豆生奶油喜久福,这些美好混在一起,合成夏油杰衣服上的味道,它如同边界之交那块土地生长出的罂粟花丛,慢慢把自己拖进深渊,一去不复返。五条悟被这味道勾得神魂颠倒,忍不住伸出手抱住味道的源头,他迷迷糊糊回想到,在高专的时候夏油杰洗衣服,他总是撸起袖子,从一只矿泉水瓶倒出几瓶盖的淡紫色的液体扔进洗衣机,他洗过的衣服总是特别香,于是五条悟好奇问这是什么牌子的,夏油杰挠了挠头说这是从家里带的,五条悟故意把头凑到夏油杰领口,像猫检查自己的食物般抽抽鼻子,接着将整个人随随便便挂在夏油杰身上,像一张巨大的猫猫牌捕兽网,当然是专捕夏油杰的,夏油杰只得站稳脚跟,牢牢接着他,“杰——”那张涂着草莓味唇釉,水嫩嫩透着反光的嘴张开,夹带着懒散的话语,“你好香啊。
夏油杰一瞬间大脑宕机。
“……”家入硝子端着衣服,冷冷地站在旁边,从她的角度来看,两位好友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扭在一起,夏油杰好似五条悟的猫爬架,并且这个猫爬架还有一根逗猫棒——夏油杰的刘海。
“我请问,”她终于开口,“你们腻歪好了吗?夏油杰,我求你,能不能先把衣服拿出来再搞。”
“哦哦”夏油杰赶紧把衣服从洗衣机里拿出来,端着瓶以及五条悟离开了。
五条悟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轻轻取了夏油杰一绺黑发,在指尖绕了几圈。
五条悟没睡几个小时就起了,他悄悄地爬起来,看了一眼手机,才五点多,脚踏上玉桂狗联名毛茸茸的拖鞋,轻手轻脚下了床,刚走一步,手机铃声就尖叫起来。
“我去”
是夏油杰的手机,他睁开眼睛。
“悟?”
“YOOOOOOO!杰你醒了,生日快乐!”他一下子扑了上去。虽然他刚成年,但体重也不算轻,这么撞,马上把夏油杰撞醒了。
“嗯?悟,怎么感觉……你变小了一圈?”夏油杰环住五条悟,才发现分量不对,他低头一看,因为五条悟喜欢把睡衣最上面两粒扣子解开,所以他正好看见五条悟睡衣里的颜色:雪白的皮肤笼在阴影中,胸部并没有以前丰满,粉红的乳头微微凸起。夏油杰马上将目光上移,正好对上白猫鄙夷地神色。
“你到底在看啥?”
“……”
这个时候,那偏大的睡衣不合时宜的从五条悟一侧肩膀掉了下来,肩膀顺势就显现出来,和脸的肤色不一样,五条悟的脸是正常偏白,而身体是雪白,除了四肢因为夏季穿短袖晒黑了些,这反倒给神子这完美的躯体增添了一丝不完美,不过这些也恰恰证明——神子才不是高高在上。而五条悟脸上一副无所谓,只是觉得有些凉意,随手往上拉拉。
他盘着腿,开口道。
“你没看错哦,我是变小了。”
在五条悟详细的解释下,夏油杰无响应的大脑又重新运作。
“所以你是……高专时期的悟?”
“Bingo,答对了。”
“所以,今天,是过去的五条悟当你的男朋友哦!怎么样,这个礼物很棒吧?”他期待地看着夏油杰。
“当然。”
啊嘞?怎么这么平淡,不应该是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吗?
“悟早上想吃什么?”
吃什么?他高专时期基本吃的是食堂的饭,难吃也没办法。
“杰烧什么我就吃什么。”
“好。”
他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觉得今天是杰的生日,应该换套好看的,他打开五条悟的衣柜,额……这些衣服,都好大,看来未来的自己也蛮喜欢宽敞的衣服。
随意挑了一件毛衣,五条悟见夏油杰还站着不动,便说。
“我要换衣服了,杰你……”
谁知道夏油杰一抬手就把睡衣脱了,光手臂活动,后背肌肉线条就很明显了,眼尖的五条悟还在他那宽实的后背观察到一条淡淡的抓痕,像之前借硝子买的bl漫画里那些攻的后背一样。
所以……自己是下面的那个吗?!五条悟如被雷劈了。
但是,看漫画,好像当受也不错,并且是当杰的下位,嗯,也可以接受,五条悟想,自己估计应该会很享受。
“杰,我要换衣服了,你能不能先出去……”
“又不是没见过,怎么,悟你还害羞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才不是!被人盯着换衣服不很奇怪吗?”五条悟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急吼吼地解释,来掩盖自己内心那份奇怪的感情,是害羞吗?怎么可能!
夏油杰轻笑,他套上衣服就离开了。
五条悟套好上衣,准备换裤子时,“喵”他抬头看过去,是一只小黑猫。
他裤子都不穿,光着腿就凑过去,真奇怪,这猫的眼睛真小,跟夏油杰一样。
“咪呜”小猫用毛茸茸的身体蹭了蹭五条悟的腿,因为没穿裤子,所以这触感真的很过,他马上套上裤子,把猫抱起来。
“哟——小家伙,你长得真奇怪。”
“喵”
“悟,吃饭了。”夏油杰喊到,这样子真的像养小孩,不,应该是小动物。
吃完,五条悟又去逗猫了,夏油杰收拾好,换上了皮鞋。
“哎,杰,去哪里玩啊?”
“我们去咒术高专。”
“为什么啊?今天不是周末吗”
“悟,”夏油杰重新帮猫添了点猫粮,“你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老师哦,我们下午才放假。”
“嘁,当大人可真无聊。”五条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是那些老橘子布置的任务吧,不愧是他们。”
他又摸了摸黑猫脑袋,和夏油杰离开了。
“杰,要不我们骑蝠鲼去学校吧?”
“离学校也不远,几分钟就到了。”
什么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杰怎么反倒变得古板了。
五条悟加快了脚步,来到了咒术高专。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啊。五条悟忍不住感慨道。
“哎,五条老师,你今天怎么来的怎么早?”是谁?
“是悠仁啊。”夏油杰跟了上来,他揉了揉虎杖毛茸茸的粉色头发。
“夏油老师!五条老师!”钉崎野蔷薇和伏黑惠姗姗赶来。
“这些……是我的学生吗?”
“哈?五条老师你怎么了?”虎杖窜了过来。
“难道……你失忆了?!Nooooooo!”虎杖悠仁哭丧着脸,使劲摇着比自己大几岁的五条悟。
“额……并不是这样的。”夏油杰把五条悟早上说的话复述了一遍,伏虎钉三人对视一眼,各表现出不同的表情:虎和钉的嘴张的大大的,他俩眼底随即冒起星星大喊着这也太神奇了吧好想体验一下哎,伏黑惠还是那样子,要不是他眨了眼,夏油杰还以为他被冻住了。
“什么发生在五条老师身上都正常。”他这么说。
“这孩子……一直都是这样的吗?”五条悟还是毫不掩饰地问夏油杰。“像个死气沉沉的海胆。”他又补充了一句。

25 Likes

《死气沉沉的海胆》

7 Likes

虎杖气氛担当阿哈哈哈

1 Like

咩咕咪确实很像海胆啦hhh

死氣沉沉的海膽好精闢ww

1 Like

虎杖推动剧情发展(不是)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