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非典型恋爱事故

*铁血男同夏油杰x cuntboy五条悟
*艳情喜剧

在很小的时候,夏油杰就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了。事实就是,他对女性的身体丝毫不感兴趣,在同龄人开始懵懂地对着泳装杂志里丰满的大姐姐手冲的同时,他却对着消防日历上有着满身蜜色肌肉的男人有了生理反应。从那开始,夏油杰就开始慢慢探索自己的性向,也接受了自己作为男同性恋的身份。

不过,夏油杰作为男同性恋的生涯进行得并不顺利。首先,众所周知的是在男同性恋的世界里,爱情是样稀罕物,如果你谈起爱情,十个男同性恋里会有八个捧腹大笑,告诉你男人最懂男人,天下乌鸦一般黑,不要对爱情这东西有太多期待,活在当下,及时行乐。剩下的那两个傻逼也许相信爱情,但是他们碰到彼此的几率实在是小得可怜,再加上在这样一个花花世界里,谁也不会傻到为了等待纯爱而守身如玉,到头来他们还是会一头栽进成年人的腐败世界里,管它什么爱不爱的,酒精和荷尔蒙说了才算。

其次,抛去爱情这部分先不谈,约炮对于夏油杰也是个难事。并不是说夏油杰不行,或者说他长得实在差点意思,相反的是夏油杰长得算俊,那事更是非常行。这个行不仅体现在硬件上,还体现在时长、技巧、持久度等等,总之就是全方位的一个大写的行。然而,太行了也不是好事。夏油杰作为一个过分行的top,胯下那柄过于可怖的凶器找不到可以容纳它的刀鞘,以至于炮友们看到那玩意总先是欣喜若狂,即刻后便愁云惨淡,真正上手之后立刻跪地求饶,正事开始不到三分钟就涕泪横流地要求赶紧结束。这样的结果就是,夏油杰在男同性恋市场上过分的overqualified,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市场上再也无人胆敢给他sex offer,生怕自己被操完之后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夏油杰作为一个年轻有为、器大活好、正值当年的优质男同性恋,因为以上原因,被迫开始了长达两年的单身生涯。

苍天有眼,在夏油杰洗心革面,出世离群,日夜与右手相伴两年之久后,他终于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命定的那个人,也就是五条悟。他们的初次见面发生在不怎么纯情的设定和场合里,所以他们也许并不是十个男同性恋里最相信纯爱的那两个——好吧,就算五条悟是纯爱的那个,夏油杰大概是那居心叵测的大黑乌鸦。

夏油杰清晰地记得那天是平安夜,在某个大家都居心叵测的酒局上,夏油杰的一位酒友突然提起他有位大学同学,虽然自称是男同性恋,但是几乎从没造访过酒吧和club,也不怎么混男同圈子,是难得的大情种,至今还在等待自己的one and only,没有变成腐朽的大人。话音刚落,一圈人就咂舌,不相信世间竟有这种人,于是纷纷开始帮忙分析理由——有人说莫不是他太丑了?夏油杰的酒友立刻大叫放你娘的屁,那家伙是但凡长了眼睛就能看得出的好看,你们给我放尊重点!有人又接话,说如果不是太丑了,那是不是那事不行?酒友君差点蹦到桌子上去,他说我用颈上人头发誓,那家伙帅得底掉,又高又壮,绝对不能是阳痿。人群哗然,过了一会儿,夏油杰说那他是不是性格不好?酒友君这次沉默了,他思考一会儿,最后点了点头,说好像是有点吧。

夏油杰好奇,又追问怎么个性格不好法呢?

酒友君默然,想了老半天,最后支支吾吾答不出个所以然,说要不我把人叫来吧,你们自己处处就知道了。

夏油杰早就对这据说长得巨帅的纯爱战士别有用心了,他自然连连点头说ok,随后就臭屁地又在卡座上追加了一瓶黑桃A,跑到洗漱间去迅速整理了刘海喷了香水漱了口。

夏油杰一回来就看到卡座上出现了一个脸蛋漂亮得出奇,身材也好得没说话的男人,他早已被众星拱月般围起来,刚刚原本还对他的存在表示怀疑的一众人都犹如被下蛊了一样,围坐在他身边捧着个笑脸欣赏如此盛世美颜。虽然这种形容实在是很老套,但是夏油杰真的觉得他在看到五条悟的那一秒里,整个世界都静止了。他根本听不到身边的人在说什么,他只是盯着五条悟看着,在那短短的一秒里,那么第一眼里就彻底沦陷了。无论是随后的游戏还是聊天,夏油杰都飘忽地参与着,他当下满心想着的只有五条悟,以至于不慎把纯度的伏特加当成白水喝,喝得脑子也都跟着晕了。终于,在酒劲的驱使下,夏油杰费劲地鼓起勇气要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并相约第二天一起吃个午饭。

看着五条悟纤长的手指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敲打下电话号码,夏油杰沉寂两年之多的兄弟久违地火热起立,生机勃勃地宣告道:我要这个!给我这个!

夏油杰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像是个痴汉或者说变态,但是他得承认他确实严重性饥渴了。枯木逢春,干涸了两年之久的大地迎来了贵如油般的春雨,夏油杰迫切地想要得到五条悟。不过,他更想得到五条悟的心,得到一份真挚的感情,如果对方是那种对待感情非常认真的人,夏油杰也想抓住难得的机会找到可以认真交往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晚并不打算带五条悟回家,而是约了对方明天在清醒的状态下一起共进午餐。

虽然计划得挺好,但非常坏事的是,夏油杰前一晚喝得头晕脑胀,不慎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完全错过了原本约定好一起吃午饭的时间。他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光速闪现到洗漱间刷了牙洗了脸剃了胡子,然后抓着手机准备发道歉信息给五条悟,结果刚好看到对方在酒局结束时发过来的短信——

「午饭的话我估计会起不来哦?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一起吃晚饭好啦!晚上7点钟,木曾路寿喜烧,东京都中央区银座5-8-17 5F。我提前订好位置了,到时候报我的名字就好。很期待见到杰,不准放我的鸽子哦~」

夏油杰悬着的心沉沉地落回了肚子里,他尴尬地吐掉嘴里的牙膏沫,有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非常非常在乎这一次的约会——如果只是面对寻常的暧昧对象,爽约或是放了鸽子,夏油杰最多也就是发几个道歉短信说明情况,最多就是再加以保证会补偿对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从床上翻身而起飞奔去洗漱,然后对着一条短信傻笑许久。

夏油杰扶额苦笑,感觉上帝正在拨开云层,举着扩音喇叭对他大喊道:你完了!你陷入爱情了!

众所周知,人一旦陷入爱情,就会迅速进入傻逼的模式,更何况夏油杰已经多年没有谈过恋爱,多多少少有些技艺生疏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夏油杰在赴约的时候带上了一束过分刺眼的大红玫瑰花、在网红甜品店购买的奶茶和各式蛋糕,活脱就像个第一次约到白月光女神的傻逼直男,被一众军师兄弟们辅佐着选购了一堆不合时宜的礼物。

穿着得过于光鲜亮丽的夏油杰抱着一捧玫瑰花,拎着一堆甜品落坐在小家碧玉的寿喜烧店里,感到有些微微尴尬。他原本以为他对待这次约会过于隆重,很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没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五条悟比他更加夸张地赴了约——对方穿了套白色的西装,甚至还在前襟别了只绣金玫瑰花的胸针,活脱脱就像只开屏求欢的孔雀。

夏油杰目瞪口呆,“抱歉,我不知道这家店有dress code…”

“这家店没有dress code。”五条悟顿了顿,斟酌许久后才开口说,“是我想穿得…正式一点…”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那张有如天神下凡的脸,人话都忘了怎么说,“哦…是…是吗…”

“是啊,因为要见你。”五条悟嘿嘿一笑,“你带了好多东西啊,是送我的吗?”

“啊…对…”夏油杰缓缓回神,“不好意思,玫瑰这么俗气,你一定不喜欢吧…还自顾自买了很多甜的东西…”

“我很喜欢哦。”五条悟打断了夏油杰的话。

“啊?”

“甜的。”五条悟眨眨眼。

“哦!那太好了!”夏油杰不可自持地脸越来越红,“你喜欢就好。”

“说起来,杰喜欢什么?”五条悟掏出袋子里的奶茶喝了起来,“我都没给杰准备礼物,总感觉很抱歉呢,下次见面回赠些你喜欢的东西吧。”

“那悟…”夏油杰磕磕巴巴道,“带上自己就好了。”

“啊?”

“就是我…”夏油杰支支吾吾,“我是说…”

“悟…”夏油杰深吸一口气,决定使用直球攻击,“我喜欢你。”

“我说你啊…”五条悟的脸逐渐泛红了起来,“我们才第二次见面吧?”

“抱歉,因为我太心急了,很迫切地想要拥有悟。”夏油杰坦诚地笑了笑,“所以悟的答案是?”

对面的人红着脸紧咬奶茶杯里的吸管,随后狠狠地点了下头。

好吧,虽然这着实有点傻,但这确实就是五条悟如何成为夏油杰的男朋友的故事。

在夏油杰过完28岁的生日后,他们也交往了快三个月了。俗话说的好,男同性恋之间三个月的交往简直算得上金婚。夏油杰和五条悟这次的交往相当认真,认真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他们至今都没有上垒,最多只是到接吻那一步,然后在对方身上稍微摸一摸,甚至只局限于上半身,手都没往裤裆里面伸过。

在交往初期,五条悟曾经透露他完全没有和人做爱的经验,只用过手和玩具,夏油杰对此大受震撼并倍感压力,所以也对他和五条悟的第一次非常慎重,没有在某一天随便地擦枪走火把事干了。而且,如果五条悟从来没跟同性做过爱的话,他势必也不知道如何灌肠清洁做准备。夏油杰原本还很担心撞号的问题,于是他曾经隐晦地问过五条悟对于被操的想法,五条悟也非常实诚地告诉男朋友他很期待被操,请不要担心这方面的问题,只要夏油杰想要,随时都可以把他给操了,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

只是心理准备明显是不够的,男同性恋还面临着更现实的问题,那就是物理意味上的准备工作。所以在五条悟兴致勃勃地追问“今天要不要操我”的一天里,夏油杰终于忍不住,语重心长地向对方科普了肛交的相关知识,并贴心地表示可以辅助五条悟进行灌肠。

五条悟呆住了,他啊了一声,“一定要用那里吗?”

“对不起…”夏油杰隐忍,“但是做爱的话,果然还是得插那里的…”

五条悟陷入了沉默。

“悟不能接受的话也没关系。”夏油杰有些担忧,“我们可以从一起手冲开始,不一定非要插入式做爱才能爽到。”

“你说的对哦!”五条悟兴奋道,“说起来,我一直不太懂怎么手冲才能爽到,但是杰肯定是懂的,那杰来教教我吧!”

夏油杰笑着叹了口气,环抱着五条悟一起躺倒在了床上。其实他也没有一定要插入的执念,在之前跟同性炮友做那事的时候,他也领悟到了他的几把太大容易把人屁股干烂这件事,他接受了这个事实,在长达两年的单身生涯里也终于妥协了,和自己胯下那部分和解了。所以,如果五条悟不想做到插入的那一步的话,夏油杰也不会怎样,更不会因此就和五条悟分开。他是真心喜爱着五条悟,也是真心想让五条悟爽到,所以无论是服务对方给对方口交还是手淫,夏油杰都会去做。

夏油杰吻了五条悟好一会儿,等到对方的身体都如条蛇一般绵软无骨地融化在他怀里了,夏油杰这才抱着神圣的心情将手往下伸去。他轻轻拨开五条悟的内裤,将手指探入那柔软的耻毛之间,缓缓地向下摸索着。

夏油杰的心脏剧烈地鼓动着,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可是这次远比初体验更让他感到紧张不安。五条悟胯下的耻毛相当稀疏,夏油杰估计对方是体毛不重的那一类人,他轻轻地往对方胯下摸去,恰好摸到一片湿意。但是那里并没有像夏油杰想象的有块凸起,也没有任何棍状物,夏油杰困惑地摸索了一圈,最终忍不住猛地一把将五条悟的裤子和内裤一同抻了下来。

五条悟故意做作地娇喘一声,似乎被夏油杰这粗暴的举动取悦到了。

夏油杰无比困惑和恐惧——他依旧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到的那个东西。五条悟没有硬,更确切的来说,五条悟好像根本就没那玩意——夏油杰感受到自己的手指正被两瓣湿润柔软,犹如牡蛎般滑嫩的肉唇包裹着,同时不属于男性的透明分泌物如同水液般滴滴答答地渗入他的指缝里——

夏油杰低下头,分明看到了五条悟两腿之间有一个属于女人的性器官——更粗俗和通俗来讲的话,那是一个逼。

夏油杰的性欲和兴致完全消失了。他对着那个不属于他人生的东西,那口汁水四溢的逼,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下一秒,夏油杰晕了过去。

夏油杰根本不是自主想醒过来的,他宁愿在睡梦中就此晕死过去,也不想睁开眼睛面对一个逼。上一次他审视自己不算太失败的人生的时候,夏油杰还十分确切自己是个男同性恋——他喜欢男人的几把,虽然他没有被操的兴趣,但是他愿意含男人的几把,愿意给男人撸管,愿意和男人击剑,他喜欢操男人的屁股,而且喜欢得不得了——夏油杰无比确切地知道他就是男同性恋——然而等到他真正找到他人生中的那个one and only的时候,他最爱的那个男人压根没有那部分,留给他的只有一个逼。

夏油杰的人生被毁灭了。他被迫从昏迷中缓缓苏醒,回到现实的第一时间就直堕地狱,原因无它,只因为他的男同性恋几把正陷在一口淫荡多汁的女穴里。五条悟就这么强骑在他的胯上,用紧窄湿滑的阴道要了命似的吸入夏油杰那根委屈的几把,然后使劲地往外榨着原始的交配快感。

夏油杰只是低头看了一眼五条悟的逼,他就差点又翻着白眼晕过去。在过去的28年里,他从未接触过逼,也没有近距离地看过逼,所以他也压根不知道自己会晕逼。夏油杰像一个纯种男同性恋一样,以这种接近于生理反应的方式表达着源自自己身体本能的抗拒。面对夏油杰的拉拉扯扯,五条悟不明所以,气得抬手就给了他两巴掌,把身下的人强制扇醒开机后,五条悟一只手狠狠抓住对方的囊袋拉扯着,用力揉搓着里面的那两颗卵丸迫使性器继续充血变得更硬更大,然后用另一只手蒙住夏油杰的眼睛,又迫使对方扭过脸去把头埋进被子里。

但是不看就不存在吗?夏油杰快他妈的哭出来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那口逼的质感,不同于男人的肛肠,女人的阴道是天然的性器官和几把容器,随随便便就容纳进了原本能捅破别人屁股的硕大阴茎。五条悟很快就用女穴把夏油杰那根凶器全部吞吃了进去,直到龟头都陷入到子宫的那一圈柔软的肉环里。这原本是有如天堂般的体验,然而夏油杰却被吓得脊背直颤,腰都软了,他求饶着大叫,哭着喊着说别再进去了,求求你了!

做个爱搞得像他把夏油杰绑来强制矫正性取向一样,五条悟更来气了。于是他又给了夏油杰两个响亮的耳光,然后死命地上下摇摆着腰臀吞吃对方的那根东西。虽然夏油杰像个傻逼一样被骑得又哭又叫,还在求饶着不让五条悟往下坐得更深,但是他的几把确实非常好用——五条悟一边纵马般驰骋在夏油杰的那根巨物上,一边快速地揉搓着自己的阴蒂,他不善于自慰,却在此时被迫无师自通,自顾自地享受起了最原始的性快感。他根本不听夏油杰说了什么,也根本不关心对方又在说什么蠢话,如果夏油杰叫得太大声了,五条悟就赏给他一耳光。五条悟忙着用女穴紧紧地夹住那根几把吮吸着,随后他轻轻拉扯拨弄了几下红肿的阴蒂,感受到源自深处的潮吹液汹涌地冒出来,淋漓尽致地浇在夏油杰的性器上,再一股脑地全部涌出来洒在对方的大腿上。很快,五条悟开始叫得比夏油杰更吵闹一些,他无法自控地全身剧烈颤抖着,连带着内里的每一寸肉褶都跟着痉挛绷紧,把里面含着的几把也裹到极致,有如在真空环境之中一样。在五条悟高潮迭起的同时,夏油杰也终于忍不住被榨了出来。

这种被强制高潮的感觉好极了,但也坏极了。夏油杰射得几乎两眼翻白,他的性器被对方那口肉鲍饥渴地吸入进到腔道里,再被里面那层层叠叠的媚肉裹着疯狂吸吮,以至于他完全扛不住这种快感,差点把脑浆都给射空了。快感还是快感,但是是陌生的快感,在爽得起飞的同时,夏油杰又本能地抗拒着这异样的感受,矛盾得不知所措。五条悟的肉腔里涌出的潮吹液让夏油杰的大脑停转,他分辨了一会儿这是什么,随后又感到了莫名的恐惧和无助。他知道女性高潮会是持续的,却不知道会有如此多的水液,直到他的大腿都像泡在水里一样。

夏油杰感觉自己快哭出来了。等到五条悟终于意犹未尽地抬起下身,从夏油杰的几把上撤离出来,夏油杰赶紧往后蹭了两步想逃,他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五条悟就又俯身压制住了他——虽然有个逼,但是夏油杰的男朋友还是实打实的一米九三壮汉——夏油杰被迫又躺下了,他哀鸣一声,求饶道:“不做了好不好?我们谈一下,就聊几句好不好?明天再做也行啊!悟——唔呜呜…”

被操干得完全敞开,红肿充血且被各式体液覆盖着的一口嫩逼就这么无情地压在了夏油杰的脸上。五条悟以一种不容反抗的姿势蛮横地跨坐在夏油杰的脸上,他牢牢地把控住男朋友的双手,然后又抬起手猛地扇打了对方那不应期里还疲软着的阴茎一下。五条悟像个决绝的大反派,此时正主宰着夏油杰的一切,并不留情面地践踏了对方作为男同性恋的尊严。五条悟惜字如金,冷漠地说了一声,“舔。”

夏油杰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具尸体,他臣服在五条悟的淫威之下,不敢反抗也无从反抗。他曾经坚信他有条不错的舌头,口活技术也算得上好,夏油杰本来以为他可以靠着自己之前积累的性经验作为优势来服务五条悟,让对方的第一次就享受到天堂般的极乐。然而,他给男人口交的经验通通都付之东流了。此时他面对的是一口逼,一朵完全敞开,往外漏着丝丝淫水,内里层层叠叠有如千百张小嘴的肉花。这口逼盖在他的脸上,随后便随着五条悟的挪动下移到了他的嘴唇上方。夏油杰的鼻梁十分高挺,五条悟刚巧利用这一点能在对方舔逼的同时,利用到对方的鼻梁蹭弄前方的阴蒂。意识到这一点,五条悟愉悦地输出一口气,往下坐得更甚。

夏油杰这边快要窒息了,五条悟的逼把他的口鼻堵了个完全,他呼吸不上来,只能在肉穴和嘴唇之间的缝隙间喘息,然而在张口的同时,逼里含着的水液就这么顺势漏进他的嘴里,带着女人独有淡淡的咸腥味。夏油杰的头都大了,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和逼相处。他和几把相处了二十多年且感情良好,而逼这东西虽好,但着实不是他能享受得来的。只能说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逼实在不是夏油杰的type。然而,现在说这种话也没用了,夏油杰被迫和逼相处良好,且被迫开始学习服务这口逼以及它的主人——五条悟在他的鼻梁上蹭得正欢,淫水好似断闸似的往外喷涌,浇得夏油杰眼睛都睁不开。

夏油杰这个悲愤交加啊,他别无他法,只能奋力地舔弄上方的这口逼。五条悟越叫,夏油杰越想哭,越来越多的潮吹液几乎都快把夏油杰的长发淋湿,他无措地用舌头搅着那口穴,同时感受着身上的人将大腿绷紧了,内里的软肉也开始无规律地收绞,明显是有爽到的样子。很快,五条悟就又骑在他脸上高潮迭起,而夏油杰几乎被对方吹出来的巨量水液呛到。等到五条悟差不多结束后,夏油杰猛地一把推开对方瘫软下来的身体,趴在床边先是往外吐了好几口喝进去的潮吹液,随后便扒着床单忍不住彻底吐了出来。

夏油杰吐了一半就被五条悟拎着衣领拽起来扇巴掌,面对看上去颇为狼狈的夏油杰,五条悟反而怒极:“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

夏油杰快崩溃了,他带着满脸的眼泪唾液和淫水,话都说不明白了,“我是同性恋…”

“我是男人啊!”五条悟反驳道,“只不过长了女人的东西而已!”

而已?夏油杰眼泪汪汪,“我不行啊,我真的不行!”

五条悟气得说不出话来了,面对可怜巴巴的夏油杰,他上去就是一记猛拳直冲面门,给对方彻底捶到了床底下。

他们的第一次就这么混乱不堪地结束了,没有想象中的纯情或是缠绵,而是完完全全的一场闹剧。被夏油杰呕吐的举动而冒犯到的五条悟愤然离开,临走还再次给了对方几个巴掌,而夏油杰无力反抗也无从解释,他昏头转向,躺在地板上不知今夕何夕,脑子里只剩下一个会喷水的逼笼罩在他的世界上方。过了好久之后,夏油杰才缓过来一点,他爬去洗澡,想了又想之后,还是在sns上给五条悟留了言,坦白他真的是男同性恋,而且晕批,对操批不感兴趣,这样下去不是个事,言下之意就是他真的接受不了一辈子操一个男人的逼,要不还是分手吧。

这话不说还好,说完之后,五条悟第二天早上就半路折回,气势汹汹地把夏油杰的房门一脚踹开。夏油杰从睡梦中惊醒,第一时间就本能地抓住了自己的裤子,誓死都不肯妥协,而五条悟也不急,他只是一脚踹翻了夏油杰,然后抓了一把什么东西就往对方嘴里塞。夏油杰牙关紧闭誓死不从,却耐不住五条悟对他下身的种种攻击,被对方死死捏着几把折磨许久的夏油杰最后还是松了牙关,被迫咽下去了一把药片。然后,五条悟笑意盈盈地告诉夏油杰,这是特质的媚药,比伟哥还强劲好几倍,而且刚刚的药量呢,也比成人的建议用量多了两倍。当然了,夏油杰也可以不操他,只不过如果憋着的话,下面会爆掉也说不定。

夏油杰沉默了。媚药还没开始生效,他完全可以现在提着裤子跑路,实在不行还可以打电话报警。可是五条悟却看出了夏油杰的这点小心思,他笑着走过来,说他叫了五条家的保镖在楼下守着,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夏油杰自知双手难敌五条悟的淫威,于是只能默默地接受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面对开始宽衣解带的五条悟,他还是淡淡地问了一句:“能操你后面吗?”

五条悟眨眨眼,“不能。”

“操前面两次,然后换后面一次可以吗?”

“不行。”

“三次。”

“不行。”

夏油杰感觉自己太阳穴两侧的青筋逐渐暴起,“那五次,五次换一次总行了吧?”

五条悟思考了一下,他觉得就算吃了药,夏油杰应该也操不了那么多次。他斟酌一二,还是答应了,“那我去做下准备。”

夏油杰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谢谢你,悟。”

在五条悟灌肠的时间里,夏油杰就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小腹下面开始逐渐积累的燥热,他自暴自弃地脱了裤子开始手淫,同时心中觉得无比烦闷。他还是喜欢五条悟的,也不是不能接受对方特殊的身体构造,只是他确实本能地在生理上排斥与女性的性交,难以对着女性性器官提起兴致。这不是他想就能克服的事情,但是夏油杰也不是不愿意去尝试——更何况他现在也没得选。

于是,媚药的药效发作后,夏油杰直接把五条悟从浴室里拖出来狂暴地操了一通。

五条悟被夏油杰这等粗暴的做爱方式吓了一跳,他连话都来不及说,就又被对方拖到身下,以几近于动物交配般的力度贯穿了阴穴,很快就被干得双眼翻白,不知今夕何夕了。

四个小时后,被爆操了五个回合的五条悟大敞着双腿,中间那口逼像被操烂了一样呈现出红艳的状态,大小阴唇连带着阴蒂都被揉搓得肿起来了。他腿心间的肉核中间被内射了五轮,已经一点精液都夹不住了,正随着五条悟的呼吸频率收缩着往外吐精。他太会吹水了,整条床单都被他吹得湿透了,随便一拧都能拧出一股水来。

看着如此艳情的景色,夏油杰只觉得一阵索然无味。他现在克服了晕批的问题,看到五条悟的那口逼也能保证自己不会双眼一黑晕过去了,但是他已经没有建立起对逼的兴趣和热爱。操了整整五轮,他都只是淡淡的,感觉像是撸了五回交了公粮,而夏油杰真正期待的却只有接下来的那一次——

“要插后面了。”夏油杰扶着自己再度勃起的性器贴在对方的腿根上,轻声对五条悟说道,“悟答应了我的,不能反悔。”

五条悟被操得脑浆都沸腾了,哪还有理智能分辨当下在发生什么,夏油杰要插到哪个洞里。他只是本能地掰开自己的双腿举高了,将腿挂到夏油杰的肩上去,然后喘息着等待对方再一次的侵入。

夏油杰总算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性爱,男人的屁股和他记忆中的那样一样紧致,他叹息着把自己往里面送,一边插着一边说谢谢。五条悟第一次被操到后面去,倒也接受良好,除了饱胀的感觉,倒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痛感或者是不适,于是他也就咬着嘴唇忍耐着,感受着自己身后那个不该用于性爱的穴被撑开填满,然后被前后律动着使用。由于五条悟没有前列腺,他获得的快感并不多,更多是心理上的快感,而他身前的那口女穴此时却不合时宜地饥渴难耐起来。五条悟贪婪地用手指奸着阴穴,还要撅着屁股被夏油杰干穿整根肠子,仿佛腹腔随时随地都要被填得爆开。

夏油杰操得太深了,五条悟几乎疑心自己的肠子都已经被插漏了。他委屈巴巴地趴在床上低低地呻吟着,腿中间的蜜穴因为缺少疼爱而可怜兮兮地翕张着,像是在收缩吸吮着空气。

五条悟的眼泪都快冒出来了,“你快射吧…”

夏油杰还舍不得射出来,他知道一旦这轮结束,他就不能再操到这个紧致诱人的小屁股了。然后再接下来的整整五次里,他都得再度面对对方那口喂不饱的逼穴。想到这里,夏油杰更坚定地缓慢抽动着,同时绷紧了大腿和腰部的肌肉,坚决不肯快速射精。

五条悟要被夏油杰操死在床上了,他由衷地开始后悔自己给对方强喂媚药的这一选择。夏油杰几乎没有不应期,刚刚那五次都是不间断的,以至于五条悟完全没有喘息休息的时间。此时插在他屁股里的阴茎还像个铁棍一样坚硬,完全没有要软下去的意思,再加上夏油杰本就持久,媚药的药效更进一步地延迟了对方的射精时间。五条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他的屁股都被夏油杰顶撞得没知觉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等到夏油杰终于射出来,五条悟已经被干得彻底晕过去了。在夏油杰高潮的同时,五条悟那不知廉耻的女穴竟然也在不加抚慰的情况下吹出水来,潮吹液混着肠液浇了一床,好不精彩。

面对被他操得浑身软烂的男朋友,夏油杰叹了口气,默默坐在床尾给自己点了支烟。

媚药的药效仍旧没有过去,一根烟的时间里,夏油杰的几把又恢复到了梆硬的状态。可是五条悟应允给夏油杰的那一轮肛交已经结束了,夏油杰做不来小人,只好遵守他们之前的约定,再度扶着自己的几把插进了对方那口饥渴难耐的女穴里。

在这次两个人差点都死在床上的性事之后,他们破天荒地没有分手。夏油杰非但没有跟五条悟再提出分手的事情,还搬进了对方的公寓里,似乎是感情更稳定了。俗话说,男同性恋的同居赛金婚,夏油杰的狐朋狗友们纷纷咂舌盛赞,说夏油杰这次确实找到了纯爱天菜,他的one and only,而且五条悟多金又帅气,夏油杰这下算是嫁入豪门了。夏油杰苦笑着点点头,心里有点莫名的忧伤。

他悲痛地想着:你们懂什么啊…你们都不知道我回家要面对什么…我回家可是要面对一个批啊…对不起…我背叛了男同性恋…我在操逼…

168 Likes

爆了,香爆了,真是非典型啊,一见钟情,满心欢喜,惊慌失措,最后这是( =①ω①=)获得真爱ˎ₍•ʚ•₎ˏemmmm感觉少了什么,但是想不出来了
老师写的超级超级好看,好好吃,爱死了(变成猴子)(到处咆哮)(扭曲)(面目狰狞)(爬到老师脚边)老师我爱你!!ヽ(≧ω≦)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5 Likes

边冲边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草批。。。

11 Likes

哈哈哈哈哈怎么这么搞笑,夏杰你个假南通。91劳斯还是这么:cow:

9 Like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怪不得叫恋爱事故呢,恋爱是真纯爱,男铜变cuntboy也是真事故hhhh

7 Likes

笑的想死啊啊啊啊啊啊SOS,夏油杰你怎么晕b啊

9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笑死我了

救命啊笑得想死啊啊啊啊

1 Like

笑晕了

我笑晕了

1 Like

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 Like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我背叛了男同性恋…我在操逼…

5 Likes

我是一个被迫操逼的男同《》

1 Like

也就是说之后每次doi都至少6次了?!!哈哈哈哈夏油杰你小子最好每天都吃腰子:joy::joy::joy::joy:

12 Likes

提问:夏总共挨了几个大逼兜

18 Likes

笑死了要哈哈哈哈背叛了男同性恋哈哈哈哈哈

3 Likes

我要笑死了啊啊啊啊

油杰什么鬼啊你hhhhhhhhhhhh感觉要死了hhhhhhhhh

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我笑得快要死了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