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漫才的上下手是比婚姻更稳固的关系

是前世今生梗,漫才悟和歌手杰
祝杰哥生日快乐,告别苦夏,天天开心

五条,日本著名的歌舞伎世家,虽子嗣单薄、三代单传,但个个都是歌舞伎界的扛把子,随便哪个跺跺脚整个圈子都能抖三抖。尤其到了这一代,五条悟,天赋异禀不说,单论他那张冰雪可爱、老少通吃的美貌,三岁那年就美出圈,即便放在美人如云的演艺界,也绝对是TOP3的存在。

国人一路看着他长大,不但没长残,孩童的稚嫩纯洁减淡,多了少年人的挺拔和清冷,皎洁如天上月,活脱脱一名贵公子。

关于他的赞颂声就没停过,大家盼呀盼呀,就盼着他长大,继承衣钵,爆出更多美美的照片和精彩的作品。可没想到,少时还时不时流出的演艺片段,等他长大成人反倒悄声匿迹,五条家对此也闭口不言。

有种闭口不言,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谁也料不到自己精心抚养多年的继承人、睡了一觉就决定放弃衣钵,改投漫才事业。

是的,漫才。

不是他们瞧不起漫才这份职业,而是他家清清冷冷、不苟言笑的小少爷,多少得对自己有点合适的认知吧。

他们采取冷处理,等着自己小少爷碰了壁回心转意,没成想等到一份告别书——刚成年的少爷提着把二胡,已然离家出走。

五条悟并不是一时冲动,旁人眼里的睡了一觉,在他的生命里,却是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28年陌生又熟悉的时光在他脑海里播放,光怪陆离的咒术世界,三年绚丽青春时光,以及他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的画面,深深铭刻在他的生命里。

醒来时,眼角已滑下晶莹的泪水。

要为了家族的殷殷期望,将自己框限于既定的轨道中吗?

他的答案很肯定,不要。

不如做个能让别人笑出来的漫才演员,他很轻易的得出这个答案。

至于“离家出走”更是理所应当,试着搜索夏油杰,没想到还真让他找到了——原创写歌人,粉丝数只有203,最新一个视频是宣布报名参加XX选拔赛。

五条悟毫不迟疑,在最后一小时报名成功。此处提一嘴,收到五条悟信息的资深主被“漫才”二字惊到,被迫吃了口大瓜,身体却是诚实的马不停蹄点了通过。

“我是五条悟,”说这话的时候,五条悟的视线锁死在台下的怪刘海身上,“下面我给大家表演一段才艺。”

清凌凌的弦乐犹如叮咚泉水,说不出的欢快与活泼,明明只有两根弦丝,却是出奇的层次丰富,将人拉进个热闹奔腾的异世界。

评委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个端着一柄二胡的人,是歌舞伎世家的少爷,五条悟?

台下更是一片哗然,对那些不明就里的新人来说,与其相信五条悟本人到访,不如猜测这是个蹭热点的冒牌货,你看他带着黑乎乎的墨镜,心虚不心虚。

“嘿!”

夏油杰演唱完离场,在拐角处猝不及防撞上个白脑袋。

“杰!”

夏油杰看着那张国民初恋脸,甚至没注意到他熟稔的称呼,就溺毙在大海似的、只在屏幕和海报上见过的蓝眼睛中,是喜笑颜开、美貌暴击的五条悟本人。

他僵硬的伸手示意。

对面的人就亲切的钻进他的胳膊下,哥俩好的将他的手搭在肩上,近得能闻到洗发水的西柚香: “杰,你住在哪间房,有室友吗,我搬去和你一起住吧。”

“啊……”

等夏油杰晕乎乎的将人带到前台、办好入住,他才想到个极其严重的问题:“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杰想起来了吗,”五条悟弯着眼,“我们上辈子是挚友哦~~”

???

“这辈子也是哦~~”

“啊?”

五条悟直愣愣撞进他的世界,他是天生的发光体,以不容拒绝又不让人讨厌的姿态闯入他平凡且普通的生命,喜欢上他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他们在唱跳训练里挥汗如雨,分享同一对棒冰,他们一起编曲,一起推剧本,为对方伴奏,为对方捧哏,默契的像是互为半身。

五条悟永远能理解他想要表达的情感、明白他未竟的话语,毛绒绒的发梢像拂在他的心尖,拜托人时带着鼻音的撒娇尤为亲昵。

总决赛前夜。

夏油杰忍不住试探道:“悟,你说的上辈子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吗?”

“当然!”

“你觉得我和你认识的那个‘夏油杰’一样吗?”

五条悟想了想:“一样倒谈不上,但是很像啦,长相,性格,口味,声音,尤其是这条怪刘海。”

他说这话的时候,手指自然的拨动着夏油杰额间那绺垂发,望过来的眼睛明净而澄澈。

“我,”夏油杰轻咬舌尖,“我是说,如果上辈子的事情不存在,你还会和我成为挚友吗?”

“我们都不会认识吧。”五条悟笑着说,毕竟没有多出那段莫须有的记忆,他大抵会继续歌舞伎事业,怎么可能和不为人知的小歌手产生联系。

“这样啊……”夏油杰脸上挂着的笑容稍显生硬,“幸好悟记得上辈子的事情,如果我也能想起来就好了。”

五条悟却是摇了摇头:“并不算是特别好的记忆,杰不记得也挺好的。”

“也许,”夏油杰快速转换话题,“悟,我们再对遍你的词本吧,看看怎么改比较合适。”

“关于词本,我想了想,暂时不和杰对词了。”

夏油杰有点茫然:“为什么?”

“提前知道的话就没意思了,想让杰看到成品,被逗得笑得直不起腰来。”

“……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

“嗯?”

夏油杰眸色暗下去:“悟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好的谣言,所以打算和我保持距离。”

五条悟眨眨眼:“什么谣言?”

“关于我们俩过于亲密,可能存在朋友以外的关系……”

“咱俩的关系还不够明显?”五条悟挠挠头,忽然恍然大悟,随即掷地有声,“肯定是你上次拒绝给我带零食被看到了,所以大家才认为我俩关系不好,杰,你可得对我好点!!”

夏油杰轻轻叹了声:“悟真的没听到过……关于我喜欢你的传言……”

“这个啊,”五条悟咧出白牙,“听过啊,身正不怕影子歪,他们爱说什么就说呗,无所谓啊。”

“如果我说我身不正呢?”

“欸?”

夏油杰定定望着他:“本来想忍住的,但是想到明天就是总决赛,可能再也见不到悟了就想告诉你,悟,我喜欢你,是恋人的那种。”

五条悟惊了,上辈子的记忆里也没有这茬啊。

许久没听到答复,夏油杰垂下眼睫,笑着递台阶:“我只是陈述我的想法,悟怎么想、怎么选择都可以,我们还会是朋友……吧。”

五条悟在思考,朋友,恋人,杰,咒术师,歌手……

夏油杰本不充裕的自信在他的沉默中逐渐消退。

他屏住呼吸,站起身拉开距离:“朋友也做不成吗……没关系,我尊重悟的选择……”

“等等!”

五条悟抓住意欲离开的他:“总得给人点考虑时间吧。”

看到胜利的曙光,夏油杰乖巧坐下:“你慢慢想,不急。”

五条悟微抬下颌:“呐,做你男朋友有什么好处吗?”

夏油杰绞尽脑汁,力图找到点远超“挚友”的待遇:“赚的钱交给你,满足你的要求,陪你吃甜品。”

五条悟眼珠子转了一圈:“不够。”

猜到他似乎有所求,夏油杰询问道:“悟想要什么?”

“和我一起成为漫才演员。”

夏油杰不作迟疑:“好。”

这回愣神的倒是五条悟了:“你不是对漫才没有兴趣吗?”

“现在有兴趣了。”夏油杰面不改色,毕竟他完全不愿意自己男朋友和其他人组合出道,据说漫才的上下手是比婚姻更稳固的关系。

“说好了哦,”五条悟弯眼笑道,“男朋友?”

“嗯,”夏油杰也笑起来,“男朋友。”

“悟,我可以行使男朋友的权利吗?”

夏油杰的目光愉悦的扫过五条悟耳根的红晕,俯身吻上心爱的人。

“可以给我看词本了吗?”

在暧昧的水声和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中,五条悟把词本垫在身下:“才,才不要……表演……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不是说好一起当漫才演员吗?我给你审审。”

“可是……提前看了效果就大打折扣……”

“嗯?”

“比起观众……我更希望……杰笑出来……”

……

夏油杰笑起来时,眼睛弯弯的像是沁着温柔的月色。

【本世纪最伟大的漫才组合——曲艺大师五条悟×流行歌王夏油杰】

主持人:“请问你们是怎样相识相遇相爱的?”

夏油杰:“那得从上辈子说起了。”

主持人:“哈哈哈,这是漫才的一种表演手法吗?”

五条悟:“我证明,杰说的是事实哦,上辈子我们是one and only,这辈子才会是only and one!”

主持人:“看上去二位很认真,观众朋友们,你们对这个答案满意吗?”

18 Likes

非常可爱,五条悟:拥有一个男朋友好处多多( =①ω①=)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满意的很,你们把日子过好

2 Likes

上辈子没在一起,这辈子就要好好在一起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