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 by Cashmire

冬日里的高专,昨天还清晰可见宛如在眼前的山峦。今天却完全被雪云遮覆。不时地,所有阳光煌煌地照着,却见雪花纷纷扬扬地在漫天飞舞。当云幕的边缘碰巧刮到山峦的上空时。一眼望去,是连绵不断逶迤南去的一带群山仍旧碧空如洗。而整条山谷却阴霾如晦。一阵阵的暴雪狂风,可须臾间,就又是艳阳高照了。

就是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日,五条悟竟开始养起了花。谁能想到一个为了限定蛋糕能跑遍全日本甜品店的大少爷能沉得下心去养一盆平平无奇还不能吃的花呢...

“这...叫银莲花吧。”拿着两罐可乐走回电视前杰看到了悟养在阳台旁的花。

“是啊,我还纳闷为什么叫银莲,明明是紫色的。算了,杰你快过来,游戏马上开始了。”悟嘴里叼着棒棒糖手里拿着switch看向杰。

而杰,此刻正望着窗外漫天飞舞的大雪。是啊,又是高专普通的一晚,只不过今天是平安夜。大雪在空中留下存在过的痕迹,每片雪花在空中划过各种姿态,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在这一刻,一都是寂寥深沉的。

“杰..杰!!你看什么呢。不会是因为后悔了想回去睡觉吧?不行哦,你已经答应我了要陪我打一通宵的。反悔的话我就诅咒你以后平安夜都一个人过。”

“怎么会,我只是不希望你输了以后哭唧唧的闹脾气罢了。”

“好你个夏油杰,你等着吧,我会让你哭着向我求饶!”

或许是两人实力相较亦或许是因为屋里太冷了。两人打了7、8局就没了兴趣。而此时指针指向11:45。

“杰,我好冷啊。”说着悟便自动向披着毛毯的杰靠过去,整个人钻进杰怀里,享受着巨型暖炉为他提供的温暖。杰看着怀里的猫猫,用手拢了拢毛毯,抱紧了悟。

“悟为什么会想养银莲花呢?”杰在悟耳边轻轻问到。

“说为什么..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觉得紫色很好看罢了。而且花店的小姑娘说它好养活,就买来养了吧……”悟在杰怀里蹭来蹭去,好像怎样都无法缓解他那寒得刺骨的冷。

“这样啊……”杰看了眼窗外。“但悟真的不打算把它放回屋里吗,花瓣上都盖满了雪,再不拿回来明天就枯萎了吧……”

“没事啦,别小看它。而且杰,我不认为花枯萎就是悲剧,花从未盛开才是。花枯萎了可以做成干花,可以放在袋子里。喷上香水放在衣柜里。花也从来不怕枯萎,怕的是枯萎后送花人和收花人都没有了最初的浪漫。你记得花,花就不会枯萎。还有就是...”悟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盆银莲花,后半句淹没在了心里。

“哇,悟什么时候也开始说起正论了,真是难得。”

“想打架吗杰。我可是很期待你明天顶着一脸包 去上课呢。”悟转过身对着杰的脸捏来捏去。正当两人要再一次让高专的警报响起时,12点的钟声敲响。窗外的烟花在大雪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耀眼。12月25日,圣诞节来了。

“看啊杰!”悟松开拽着杰刘海的手指向窗外。激动的打开窗走向阳台。瞬间那种寒的刺骨的冷风打在悟脸上,一片又一片洁白的雪掉落在同为白色的悟头上。分不清那到底是雪还是白色的发丝。

“啊对对,五条家的大少爷难道没见过烟花吗?”杰从地上起来 披上毛毯走向阳台。把与雪融为一体的悟裹到毛毯里。“你头发上沾着雪花了,别着凉了,不然吃不了冰淇淋了。”

“我以前都是一个人看,但现在有杰陪着我不是吗。”边说着悟向杰展露了一个微笑。而这个微笑,夏油杰一生都无法忘却。

杰愣了几秒,看着悟微红的耳朵。不知怎么,在冷到发抖的冬天,居然不觉得冷,而是心跳个不停,燥热从大脑传到手指。杰看着因为烟花绽放而染上颜色的悟。用手搭上了他的肩,把他搂在怀里。

“杰,以后一直陪我过圣诞节好不好,有你在的冬天一定很温暖。”

“诶,可是悟刚才说要诅咒我一个人过节啊,好伤心啊。”

“开玩笑啦,我怎么可能放过你这么大一个暖炉,还是能陪我打游戏的暖炉。”

两人在凌晨时分裹着一条毛毯,站在茫茫大雪中,看着绚烂的烟花。即使雪落到手上,融化后的冰凉也感受不到。因为有什么东西是能抵御寒冷的。两颗心,在雪中,热烈的跳动着。

其实,夏油杰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能让五条悟听见自己胸膛里因他而紊乱的心跳。五条悟只要再勇敢一点,就能说出那句话的后半句。只是.....谁都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罢了…...

两人回到了屋里,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杰把下巴搭在悟头上,说:“又是一个月小光弱的夜晚。只能依稀辨出云缠雾绕的山峦、森林的轮廓。而其余的一切几乎都融入了暗青色的黑暗之中。但我眼中看到的却不是这些东西。我在心里历历可见地将那个初夏的黄昏 我和悟曾一同眺望过的山峦、森林唤醒了来。它们仍完好的保留在我的回忆当中。那一瞬间,我以为我能够一往无前地把我们这份幸福维持到最后。我甚至觉得自己也融入到这凄惨悲凉的回忆中,然后无数次的像这样重温回忆。不知不觉地它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以至于有些时候,我几乎已然看不清这些景物随着季节变化在眼前呈现出的真实姿态了...我的眼前只剩下了残雪犹存的群峰、光秃秃的树丛和冷森森的空气,仿佛唯独它们从梦境中漫出来一样.....”杰自言自语地说完了这一通,却发现悟已经睡着了。有序的呼吸声在安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的不和谐。

“就当我是在瞎说吧。悟,圣诞节快乐。”杰亲了亲悟的发旋,把他抱上了床,离开了悟的屋子。

银莲花摇摆着,忍受着刺骨的寒风带来的刀刮般的痛。记录着两个少年一生中最美好的瞬间。随之,在第二天,便枯萎了。

“杰!!!我的花枯萎了!!”一大早杰便在悟的大叫声中醒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眯着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走向悟的房间。

“昨天就说过了,让你拿进来,你偏不听。”

“可是...可是它是最强的我养的花啊,怎么这么轻易就死了……算了,再买一盆好了。”悟看着那被白雪掩埋的紫色,不知怎的,心里一阵刺痛。

于是过了很久,在五条悟经历了养花,枯萎,再养,再枯萎的重蹈覆辙。他终于放弃了养花。

“悟,你的花呢?”杰试图在房间里寻找那一抹紫,但映入眼帘的只有白的无瑕的墙壁。

“哦,不想养了。”悟眼睛盯着屏幕手上不停的敲打着switch。夏油杰眼底暗了暗,本想追问他怎么处理原来的银莲花,但以五条悟的性格,应该扔了吧……他闭上了张开的嘴,提着蛋糕向五条悟走去。

一天夏天,一只灰色的飞蛾飞到了五条悟的屋子里。它绕着梁上的灯发狂似的旋转个不停。突然,啪嗒一声掉在了地板上,一动不动。五条悟以为它还活着,可能随时扑棱着翅膀飞走。但它只是一动不动,静静的躺在那里。五条悟感到异样的恐惧,不敢伸手去拂走那只灰色的飞蛾。他任它死在洁白的地板上,成为那浓厚的一滴墨,直至浸满整间屋子.....

又过了几年,这天依旧是个平安夜。只不过,当初的两人,都不在那间屋子里簇拥取暖了。细细的雪花仍在不停地飘舞着。经过夏油杰身体的右边时,染上了血一般的红色。阴暗的角落,夏油杰捂着不断渗血的右肩,对面前的人笑了笑。“你来晚了啊,悟。”

“杰,当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窝在一起打游戏呢。我记得我们打了一架,我记得我们裹在一条毛毯里看烟花,我还记得你答应我要一直陪我过圣诞节...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为了随心所欲自行其是罢了。这么想,莫非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有些僭越的,你的爱?是因为你会全心全意的爱我却对我一无所求...”悟颤抖着,眼泪止不住地从那双夏油杰视为珍宝的眼里流出。这时候,夏油杰嘴巴突然动了动,五条悟凑到夏油杰面前,只听见他用几乎听不见微弱声音对他说:“你头发上沾着雪花呢.....”

五条悟靠着夏油杰身边坐下。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感受不到来自夏油杰身上的温暖了。也感受不到当年那颗因为他而紊乱的心跳了。

“你记得花,花就不会枯萎,你记得我,我就在。”五条悟说出来当年他没有勇气说出口的后半句。“杰,你是不是以为,那些花都被我扔了。其实我全部都制成了干花,有些喷上香水挂在衣柜里,有些收了起来。还记得当年的第一盆被白雪淹没的银莲花吗。我把他贴在框着我们合照的相框旁了。你问为什么我想养银莲,只是单纯觉得那种紫色跟你瞳色很像。看着它的时候,像是在望着你一样。我并不觉得花枯萎是悲剧,真正的悲剧是你我都失了当初的浪漫。但还好,我们没有.....”

“砰...砰砰”一朵朵烟花在空中绽放,而那朵紫色的,就像是最初的银莲花。在白雪中盛开,在白雪中辉煌,在白雪中枯萎。

“最后倒是说些诅咒人的话啊。”

“杰,圣诞节快乐。”

雪终于停了,五条悟向着高专的方向走去。一步步向深处走去。不时轰隆一响,枝头上的雪块纷纷掉落,溅得他满身是雪。但他只是宛如失魂落魄般穿行在一片又一片森林中。很久很久,也没有尽头。而身后传来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轻轻的,若有若无.....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