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萤火之森(杰生贺)

*妖怪夏油杰x普通人五条悟
*夏油杰2.3生贺,虽迟但到

1997年的夏日不知为何比之前的夏日热,窗外的蝉似乎也被这炎热的空气裹挟的心烦,在树上它卖力的叫嚣着,好似这样子就能让温度下降些。

下一任的五条家家主——五条悟此时在房间里躺着,他与仆人运来用来让房间降一点温的冰块靠很近,就差没伸手把冰块抱死死的。

“五条少爷,该去上课了,为您请来的教书先生已经在书房等候。”

“嗯,先下去吧,我等会再去。”

躺着的五条悟非旦没起来,反而翻了个身,伸手朝身后的仆人挥挥手示意下去。

他竖起耳朵直至听见仆人开门关门的声音以及脚步声也走远时,才慢慢悠悠坐起,脑袋里复习着自己蓄谋已久的一场逃课计划。

——没错,五条家少爷要逃课。

五条悟从出生就一直待在远离城市喧嚣的山中祖宅,五条悟自从能说话和自我思考后就对此发出诸多不满,但每次家里人都能以别的形式让他在这深山老林里得到他想要的。

他说这里很无聊,没有同龄人。
家主就让家族里的同龄小孩都过来住。

他说这里没有玩的。
家主打了通电话,当天就来了几拨工程队来山里建小孩爱玩的娱乐设施。

他说家里厨师的饭菜吃腻了,想出去吃。
家主隔日就叫来了各国家著名的厨师前来当他们家厨师,为五条悟每日做不同的料理。

他说他要出去见世面和学习,不然会变成笨蛋。
家主立马拍拍手,他身后房门打开后许多教书先生来陆陆续续涌进来,任五条悟挑来上课。

家主勾勾手让五条悟在自家珍宝间里看从五条家成立至今所收藏的物品,说能让他在这间房间里见到外面没有的世面。

反正不管五条悟怎么软磨硬泡,家主就是不让五条悟过多接触外界,美名其曰远离人间红尘好提升自己方方面面。

败下阵来的五条悟索性放弃这条路,不过有一次趁老师被家主叫走谈话,他跑到一个角落逗猫时偷听到了家里那几个脸上皱巴巴的像个老橘子一样的老头在屋内围成一圈说悄悄话。

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所处位置于五条家院中十分偏僻,附近的仆人也都被赶走到别处忙活,五条悟这时候也本来应该在上课,只剩下他们几人,就觉得没人能听到。

“五条少爷总是想要出去,照这个势头下去他不会哪天就自己跑路了吧?”

“这万万不可啊!要是少爷自己溜了那家主不得发怒,明明只要再等几年成年了就可以出去,少爷怎么就是等不了。”

“傻啊你,换你这个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待一个偏僻的山里十八年你乐不乐意。”

“那只能再跟家主商量一下,最近我看少爷他开始不找家主嚷嚷要出去,总感觉他在憋大事。”

“……说不定少爷真能干出来些什么事,走吧走吧,找家主商量这事事不宜迟。”

五条悟靠着墙边偷听他们对话,听到他们要走时连忙缩紧身子将自己隐藏在草丛里,直至老橘子们拖沓着木屐的声音逐渐变小至消失时他才探出头。

既然如此,那五条悟也就放弃闹着要出山的念头,干脆认命在本家好好学着怎么做个优秀的五条家主,等到十八岁出山。

——才不。

出不了山,那他就去大人们都不让他前往的后山溜溜,他本对后山没什么兴趣的,觉得山里都一样无趣。但家里的仆人对那怕的要死,连家里大人每每谈及后山也都会面如土色,除了出山都答应五条悟任何要求的家主对于五条悟之前想去往后山的要求却直接驳回了。

八岁的他叛逆心上来了,出山这事他做不到自己逃出去,但是闯个自家后山还是能办到的。

五条悟直接单手撑在从自己房内直接翻窗出去,手那么一撑,脚那么一蹬,在空中进行一个翻身,完美落地。

五条悟伸手捋好衣服就踏着木屐啪嗒啪嗒的跑去后山,五条祖宅和后山的正面连接处有专门设立一个小房子派几个壮汉看守,那座房子的两侧还延伸出长到看不见尽头且带有刺的铁栏杆,他这么明晃晃从正门进入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从很久之前想要闯后山时,在那之后的每个夜晚翻窗出来拿剪刀或者锋利的东西在离看守房很远的一处铁栏杆磨出一个能让他通过的洞。五条悟现在站在自己历时许久磨出的洞前低头看着这洞发散思维,不禁暗暗吐槽自己磨的这洞真像个狗洞。

不过人都站在这了,那就没有退缩的道理,五条悟深吸一口气,趴下钻进去了禁区后山里。

爬进来后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灰尘就毫不犹豫地往前探索这片未知的山林。

他所挖的这洞离正门很远,进来之后也不是走在正门后五条家修的阶梯上,面前全都是低矮的灌木丛之类的,无奈之下五条悟只好挑根还算粗的树枝将木丛拨开以开辟一条路来走。

五条祖宅所坐落的这座山,五条悟并不知道这山叫什么名字,但后山因多年无人问津,从而展现出一副原始森林的模样,遍地都是五条悟在书上见过几乎要灭绝或者已经灭绝的植物,有些甚至都喊不来什么名字。

指南针什么的五条悟出来的匆忙以至于都没带,现在只好凭借着方向感到处乱走,因为这山是自家的,所以他也不是很担心五条家的人找不到自己。

就这么走了有一会,树林开始变得稀疏,眼前出现一颗缠有注连绳的巨树,树下有一座高至树高一半的鸟居,鸟居后有一座有些破败的神社,神社里的铃铛被风吹的伶仃作响,注连绳上的纸垂随风飘扬着。这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切实际,深山里的破败神社与参天大树却让五条悟感到有些新奇。

他虽对信教这种事物不是很感兴趣,但现如今却很想在此试一试许愿。五条悟按印象里老橘子们教自己的礼仪行动,先在鸟居前鞠躬行礼后走至参道旁的手水舍净身,完成后走到一个快掉渣的钱箱前在身上摸索半天才掏出一枚五日元投入。

二礼二拍手一礼后,五条悟心里暗暗许下早点出山去城市里的愿望,许完愿五条悟离开拜殿前往最里面的本殿看看,他站在本殿围着的瑞垣围栏外朝里望去,这处的本殿也一如他之前拜过的神社本殿一样空空如也。

人们相信神灵安坐于本殿之内,以至于不放置神像、牌位、法器。

看这座神社这么神秘的坐落于深山之内,五条悟还以为这神社会有些不同于其他神社,逛完一圈才发现并没不同,五条悟有些失望的踏出拜殿,正准备沿着参道走出鸟居时背后神社里的铃铛却发出一两声格外突出的铃声。

五条悟应声转头望去,声源处却仍旧空无一人,正当他准备转回头走了的时候,巨树的一处树叶被风刮起露出异样。

那是有个人坐在树枝上倚着树干睡觉吗?五条悟眨眨眼有些不可置信,不,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妖怪,那妖怪头上顶着两个毛茸茸的耳朵,背后似乎还有尾巴,这妖怪正用着尾巴垫头睡觉。

这下好了,重新勾起了五条悟的兴趣,直接转身朝树下走去,木屐走在道上啪嗒啪嗒的声音回荡在这广阔的地方,树上的妖怪却是跟没听到一样继续睡着。

走近了些五条悟才发现这妖怪额前留一撮毛,心里吐槽这刘海真怪。

刚在心里吐槽完,五条悟耳边响起一道声音,“见面就说人家刘海怪,很不礼貌吧?五条家的小孩。”

他盯着树上的妖怪,似乎想要洞穿这个妖怪,按道理来说,人类第一次见到平日里没见过的妖怪是会情绪激动且十分害怕的,五条悟不仅没害怕反而对妖怪产生好奇。

“不愧是五条家的下一任家主啊,无论是刚刚察觉异样的敏锐,还是现在的面对妖怪的冷静都十分的出众。”刚刚那道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五条悟听着这声音不由的觉得很好听。

树上的妖怪朝他侧过头,那一张面容姣好的脸上是很标准的狐狸笑——笑起来眼睛眯起,眼尾上挑,像只一肚子坏水的腹黑狐狸,“谢谢夸奖呢。”

下一秒,妖怪睁开了双眸,顿时有阵风朝五条悟扑去,头发糊了自己一脑门,衣裳被吹的猎猎作响,五条悟半睁着眼睛,在模糊不清的景象中看的最为清晰的是那一双黄金眸。

风停下来时才清楚看到那张颇为妖邪的俊脸,此时狐妖正微眯眼睛看着他,看样子似乎是对刚刚拿风吹自己的行为感到好笑,或者可以说是因为自己现在头发凌乱的样子而感到好笑。

这狐妖吹自己风绝对是报复刚刚自己内心吐槽他是怪刘海的行为,五条悟随意抓抓凌乱的头发,好让他看上去没那么狼狈。

“好久不见,五条悟。”
“你是……?”
“夏油杰。”
“……初次见面,怪刘海。”

两人一上一下对视良久,都默契保持沉默,最后还是夏油杰先噗嗤笑出了声,“哈哈哈五条家的少爷还真是个顽皮。”,然后继续找个舒适的姿势就开始闭目,看样子是想准备再次睡觉。

“你是神吗?还是说你只是妖怪?”五条悟却是继续问问题,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的他未免对此感到好奇。可树上的夏油杰连眼皮都懒得翻开,微微侧过身子不想理人,五条悟撇撇嘴,这狐狸还怪装的,耳朵动来动去的分明听到他说话了。

夏油杰闭着眼睛,耳朵一动一动的听树下的动静,过了一会仍没个声响,他睁开眼去看发现树下空无一人,这片地方恢复成平日里毫无人烟的模样。

他松了口气就想再次睡觉,却耳旁响起一道稚嫩的声音,“喂,怪刘海你没睡,那你怎么不理我?”,夏油杰猛地朝声源处一看,就与那双澄澈的天蓝色眼眸对视。

五条悟蹲在他身侧,伸手就想戳他身上,不戳还好,一戳就不得了,夏油杰连忙后撤,但他们现在在树枝上,同一个树枝上哪有什么地方能躲,他只好起身跳到另一个树枝上。

看夏油杰这么大反应,五条悟挑挑眉,搞不懂这狐狸受什么刺激了,戳一下至于这么大反应吗?总不可能戳一下就消失吧。

“有话好好说,上手就别了,悟。”,夏油杰理了理自己睡觉压的有些乱的衣服,站起来的他这下才让五条悟彻底看清这狐狸有多么的高,五条悟站着时看他得抬着头去看,属实是有些费劲。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亲密的可以叫名字了?怪刘海,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你听到的了。”五条悟站起身来抬头望去,丝毫没有身为年仅八岁儿童的天真烂漫,他对未知事物没有惧怕,反而是无畏地求知。

夏油杰:“我也有问题,你是怎么突然上来的。”

五条悟:“喏,那边不是有个梯子吗?我爬上来的。”

夏油杰:“……那梯子长满藤蔓和苔藓了,这么久都脆的不成样了吧,何况你还穿着木屐,这还能爬上来?”

五条悟:“别管那么多,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会是我家的守护神吧!可我怎么看你这神社破破烂烂的。”

夏油杰表面上笑嘻嘻,实际上颇有些咬牙切齿说,“我只是个狐妖罢了,没那么大能耐呢,少爷。”

五条悟:“我家后山怎么还有妖怪的,那你不跑出来跟中国神话的孙悟空大闹天宫一样大闹天下,或者进行百鬼夜行之类的。”

夏油杰扯起一个苦笑,似在嘲笑着以前自己所做所为:“我现在只是想做一个本本分分的狐妖,那些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了,早做过了。”

五条悟:“那你怎么天天就待在这啊,被我们家困住了?”

夏油杰低眉敛起笑容,语气淡淡:“因为很久之前一个人把我抓住了,说不给我走,还要送生日礼物给我呢,结果他却把我扔在这里,然后我就一直等他到现在。”

说完,夏油杰抬起头望向五条悟,夏油杰眼底是年仅八岁的五条悟看不懂的情绪,他不知道夏油杰怎么了,但他总觉得夏油杰……很悲伤,悲伤到常人足以察觉不到的平静,可五条悟偏偏察觉到了。

脑子一抽,五条悟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那我到时候送你一个生日礼物吧,别难过,杰。”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也才刚认识不到一个钟,不仅对方喊自己名字,就连自己也下意识喊了亲昵的名字,还说要送对方礼物了。

五条悟愣住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夏油杰也愣了愣,但随即他又笑出声来,“好啊,我再相信你一次吧,悟,可别让我再等你那么久了。”

这次夏油杰的笑容比之前皮笑肉不笑、苦笑,更加生动,笑的更真实些,夏油杰他这次是真心实意的笑出来了。

五条悟没仔细思考夏油杰刚刚这话,要是他仔细一想便会发现夏油杰从和他见面说的「好久不见」时就不对劲了,现在的他也只顾着看夏油杰的笑容。

此时,风吹树梢,林中鸟儿唱歌唱的起兴,静好岁月——

“快!要是天黑都没找到少爷的话,你们和我的头都得掉地上!”

“是!你去找那边!我去找这边!还有你去前面那边!分开找,有情况及时在对讲机说!找到少爷的人这个月工资翻倍!”

“是!”

——美好时光总是那么短暂,看样子五条悟的探索后山行动要被打断了。

夏油杰耸耸肩,眼睛往声源处瞟,“人来了,是时候回去了,悟。”

“……嗯,那我们还有下次见面吗?我还要送你礼物来着,怪刘海。”

“只要你想见,那我就会出现,摇响这个铃铛我就会出现。”夏油杰一个瞬移到五条悟面前的空中飘着,从宽大的袖口里掏出一个掉漆的铃铛扔给了五条悟,全程避免着他和五条悟间任何一点的肢体接触。

五条悟拎起铃铛试着摇了几下,发现这破铃铛是坏的,摇起来压根没声响,皱眉问道:“你是存心不想来找我吧?”

“到时候试试就知道了,我摇铃铛的话你那个铃铛也会响,那就说明我会来。好了,他们快要来了,我送你一小段路吧。”

正当五条悟低头鼓捣这铃铛时,只听到夏油杰一个响指,他身旁的景象一直在变化,停下来的那刻,他才发现他已经到了鸟居前,伸头往鸟居里望去,神社还是一如他刚到时的破落,什么都没变化,就连夏油杰这老狐妖也不见了。

将铃铛藏到和服袖口里,准备转头去找五条家派来找他的队伍,身后却有队伍正好找到了他,他一转身,队伍所有人都纷纷单膝跪下以表对少爷的敬意。

五条悟恶趣味的摇了摇袖中的铃铛,想看看夏油杰是否如他所说摇了铃铛就会来,环视一圈发现并没有出现,他有些失望。

他张口想说让下属起来时,他正对的一棵树上凭空出现了夏油杰,这怪刘海狐狸对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夏油杰直接传音到他脑海内,话音刚落,树上的狐狸就不见影了。

看来这破铃铛还是有用的。

五条悟喊他们起身,队伍的领头人上前询问他为何会来此处,五条悟向后面的神社指了指,“我看这里有座神社就过来看看。”

可身旁的领头人朝五条悟所指方向怎么看,都只能看到一片空荡荡的大地,看不到什么神社。

巨树下的一切事物都跟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额……少爷您别开玩笑了,先跟我们回祖宅吧。”

别人听他说的那些话都可能觉得他出现幻觉了,唯有他手中紧握的铃铛告诉他刚刚的所见皆为真实的。

五条悟老老实实的回了祖宅里,他倒是没被家主骂,家主也就是说几句让他专心些学习,照顾他的仆人反而被骂了,五条悟皱眉,他不想在这听老橘子们在那我一言你一语的附和和家主的谩骂,索性自己溜回了房间。

在黑暗中五条悟仅靠从窗外倾洒进来的月光看清手上拎着的铃铛,此时门外有人走过,在他的房门停下,犹豫了一会还是拉开了,是照顾他的仆人——川崎玥。

五条悟:“玥,有什么事吗?”

川崎玥:“我照顾五条少爷您不周,已被老爷调去市里的分家照顾别人,如今来找少爷是想同少爷道别,祝少爷您能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

五条悟借着月光才能看清自己眼前跪坐的仆人,川崎玥是一位颇为年老的妇人,自他三岁左右这妇人就被派遣至他身边照顾他,现在过了五年多,她就要走了。五条悟低眸,心里终归是有些不舍,但无论他还是她,现在都无法抵抗家主的命令。

五条悟坐起来在身侧的柜子里找了一下,找到了一串制作精美的水晶手链递给了川崎玥,她默默接下了五条悟送的手链,二人无言,最后五条悟抱了抱她便招招手,再次目送自己所重视的人离开。

从小到大,只要是五条悟出了什么差错,身边的人都会被送走,因为没人敢骂一个天之骄子、五条家下一任家主。

比如,曾经有一个玩伴跟自己一起玩跳房子,他不小心扭到了脚,第二天他去找那个玩伴一起玩却被告知他们一家人回到了城市不会再来祖宅长驻。

还有一次,他和一个扫地的仆人聊天,仆人跟他讲了后山的一些传说和秘闻,被路过的一个老橘子偷听到了,从此之后五条悟再去那找也没见到那个仆人,这也是他想去后山一探究竟的原因之一。

去后山之前,他还在纠结要不要去,因为这次去后山必然会有人再次离开自己,但是五条悟想了想,如果能让身边人重回城市生活也挺好的,不用和他一起待在这无聊的深山里,于是他踏上了去往后山的路,遇到了夏油杰。

五条悟重新摇晃手中的铃铛,眼前却仍旧无变化,他叹气,只好乖乖躺回被子里睡觉。闭上眼睛后什么都看不到,没了视野,其他感官的感触被放大了数倍,他察觉到身旁突然刮起一阵风,像是有人突然造访。

想到这,他猛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即是刚刚他以为召唤失败的夏油杰。

“杰,你真来了?”

“我说过的,只要你想见我,那我就会出现,悟
大晚上突然叫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就是睡不着。”

“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太过奇幻了吧?还是说因为身边的人一直离开你感到难过了。”

二人坐到五条悟房间连接小庭院的那条木板道上,五条悟晃荡着双腿抬头看夜空,夏油杰在他身侧坐下,双手插在袖口里陪他一起仰望天空。

“嗯……都算吧,其实我都习惯了在这生活,五条家的每任家主就是得各方面都优秀,可在深山里每日重复一样的学习生活我就感到乏味枯燥,关键他们偏偏还不让我出去。”

“他们觉得让你在祖宅里能够摒除外界干扰,学的进去,不过他们的方法未免太过极端了而已。”

五条悟低下头不说话,看着自己晃荡的双脚发呆,他明明也都习惯这一切乏味的生活,夏油杰的出现就如同在一谭沉寂了许久的死水上投下了一颗石头,水面泛起了一圈圈涟漪,他就连现在睡不着都想叫夏油杰来陪陪自己,会不会太打扰夏油杰了。

“悟,别想那么多了,抬起头看看,我给你的一点见面礼。”

五条悟应声抬头,看见庭院中汇聚了从林中四面八方飞来的萤火虫,萤火虫发出星星点点的光形成了一条条光带,就像小型的银河在五条悟身侧环绕,他伸出手就有萤火虫在手上自动组成星星的图案。

“悟,这个见面礼怎么样?好看吧。”萤火虫微弱的光照在夏油杰脸上,显得柔和许多。

“嗯,谢谢你,怪刘海。”

“悟!这时候就不要说破坏气氛的奇怪昵称啊。”

“知道了啊,杰!总归就是谢谢你了!”

“这还差不多。”

……

总之,谢谢杰你愿意陪伴在我身边。

一眨眼,十年过去,年份来到了2007年,十年前比夏油杰矮特别多截的小糯米团子,现如今他已经变成一米九二的高个子,比夏油杰还高了些许。

“雕刻动物要将其神采刻出来,刻出来的动物就是栩栩如生的,而不是死板的木头动物,雕刻时要注入情感……少爷!你在干什么!”

给五条上雕刻课的老师看着五条悟拿着刻刀在对一个木头上下其手时就感到大事不妙,却没想到人这么不妙——五条悟拿着刻刀下手时差点给自己割了一大口子,不过他反应快点,只划出了一道比较浅的口子。

“我去找家庭医生来,少爷要好好听课啊,操作的时候也要注意点,不然容易像这样割到自己。”

老师看见这道口子差点没晕过去,连滚带爬的冲出门去找医生,这边太监急的跑步都要跑出火星子了,那边的皇帝五条悟还不慌不忙地重拿刻刀继续雕刻木头,酣畅淋漓的上演着「皇上不急太监急」。

雕刻课是他最近找家主要来的,他想雕一个小狐狸当作送给夏油杰的礼物,当然,还有许多他挑好的礼物一起和木头狐狸送给夏油杰。

这十年里夏油杰和五条悟一有空就形影不离的待在一块,十年里五条悟多次想伸手去握住夏油杰的手,都被夏油杰巧妙的避开,问他什么原因却闭口不谈,反而在不知不觉中被扯开话题分散注意力。

他们彼此到生日时就会送对方生日礼物,今年五条悟心血来潮想雕刻一个小狐狸给夏油杰,他提前七个月左右就找雕刻老师来教自己,就是想在下一年的冬天二月份能给夏油杰送去一个栩栩如生木头的狐狸。

窗户上挂着风铃,原本随风飘动发出有规律的响声,突然有一声格外突出的声响,提醒着屋内人有狐狸到来了。

“杰,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摇一摇铃铛说你要来。”五条悟眼疾手快地把桌子上雕的歪七扭八的不明生物塞到桌子上的失败品堆里,好让夏油杰看不出来他在雕什么,虽然直接拿给夏油杰看,他还不一定能认得出来五条悟雕的是狐狸。

“悟对我有秘密了?”夏油杰倚靠在门边双手交叉,看着五条悟红着一张脸手忙脚乱藏东西就忍不住想笑,见夏油杰伸手遮住嘴巴偷笑时五条猫猫彻底炸毛了。

“你你你笑什么!我这是在雕刻艺术品,只不过现在雕出来的有点抽象。”

“好好好,如果你说的艺术品是你桌子上一堆歪瓜裂枣的话,那确定是有点抽象,我不懂艺术还望大师指点一二。”

“……夏油杰!别笑话我了,我已经在努力了——”

多年相处下来,五条悟和夏油杰的相处特别融洽、欢乐,五条悟年龄和外表都长大了,心理年龄仍跟个小孩一样。

五条悟像没骨头一样瘫在榻榻米上,侧头看去坐在一旁安静雕刻手中木头的夏油杰问道:“喂——杰——到底为什么我不能碰你啊?总不能我碰一下你就消失了吧?你总是不答复我这个问题。”

不等夏油杰开口回答,门外就响起仆人的窃窃私语。

“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诶呀我哪知道,就瞎听听当个故事呗。”

“那你再仔细说说。”

“就是,我打扫的时候听到家主他们几个喝茶聊天聊到的,他们大概说的是好久之前这后山有妖怪,那时候妖怪们很无法无天的,还是那时期五条家一任家主前往制服的,把后山里头最大的一只狐妖治的死死的,让那个狐妖一直待在后山庇佑五条家呢,有一次家主快死了,还是狐妖救回来的,听说他一直在等那一任家主回去找他呢,但是家主死在战场上了。”

“诶怎么到了少爷上课的地方说话啊,快走快走,不然要被说了。”

“噢好好好,赶紧走赶紧走,你看我这脑袋给说糊涂了。”

门外的脚步声逐渐变小,听起来已经走远了。这下不仅门外安静下来,就连门内也沉默了。

二人良久无言,夏油杰叹了口气先开口打破沉默。

“本来想找个机会说明一切的,没想到这么快。我之前跟你说我等了很久的那个人,其实就是你,上一世的你有一次征战沙场,性命攸关,我施了法术把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取而代之的代价是我不能被人类所触碰,一旦被碰到就会立马消失于世。

其实这个代价对于怪物来说相当于没有代价,只要不接近人类就可以杜绝接触,不过我还是忍不住三百年后再次来到这里找你。”

五条悟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这样啊,那杰是喜欢我吗?你来找我是因为你喜欢上一世的‘我’,还是喜欢这一世的‘我’呢?不顾会消失于世的代价来找‘我’,你到底是为了谁呢?”

夏油杰握住刻刀的手顿住了,随即又自顾自的刻了起来,“我能看见你的灵魂,无论你是什么,都只是你。”似乎是完成了雕刻,他放下了手中的刻刀,转身小心翼翼地将雕刻品放在五条悟手心上,“哪怕你是只爱躺在阳光底下睡午觉的猫我也会好好爱惜着,只要是你,我就会爱着。”

——夏油杰雕刻了一只毛茸茸的猫咪,正抬手舔手上的毛,这猫咪还戴着一副墨镜,简直就是五条悟的猫形态。

五条悟心中阴霾消散,夏油杰果然是喜欢他,一想到这他就开心起来,他从十六七岁时情窦初开,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一个怪刘海老狐妖。那一阵子五条家上下的人都遭罪,五条悟一直找人问恋爱是什么感觉,什么是喜欢的感觉,在一起能干些什么,就差点没问怎么做点床第之事了。

家主还特意开个除了五条悟不在其他人都在的会议,专门讨论少爷这阵子是怎么了。

“我爱你,悟。”夏油杰低头向五条悟凑近,离得再近却不能亲吻身下人。

误会解开后两人卿卿我我的,活似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说错了,他们两就是。

负责照顾五条悟起居的仆人看着自家主子每日要么泡在雕刻室雕一只丑的不成样的狐狸。

要么就是待在房间里趴在桌上盯着一个铃铛发呆,除了正常的吃饭睡觉上课时间能看见少爷,其余时间里少爷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干干净净。

有时候还能撞见少爷对着铃铛嘿嘿笑,那场面可谓是相当的诡异,从小到大锦衣玉食五条悟,每年都有数不胜数的昂贵礼物送到手里,他早对任何物品都不敢兴趣,这破旧的铃铛倒是个例外。

这个仆人和自己的姐妹聊天时说到了少爷最近的异样,姐妹又与别人说,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至了家主耳中,听过这事的人都无不觉得少爷是坠入爱河了。

可这深山老林里除了祖宅上下的所有人,五条悟还会喜欢上谁?

那边闹的热翻天,五条悟这边心里躁动着。

五条悟和夏油杰拿一条白布带系在他们二人手腕上,这是夏油杰用来和五条悟‘牵手’的装置。

夏油杰在前面为五条悟带路——他们正前往妖怪的小祭典,他拗不过五条悟,最终妥协让五条悟扮作妖怪进入祭典,千叮咛万嘱咐五条悟不要到处乱跑乱碰,免得被其他妖怪发现五条悟是人类。

走到后山的深处,他们穿过一个透明的结界,五条悟身上被夏油杰施下了妖怪的气息,这山里的妖怪属夏油杰最强,所以夏油杰在五条悟身上所施下的咒法不会被其他妖怪识破。

进入结界后,五条悟看到了妖怪们在各自的小摊位上卖力叫唤着;路上小妖怪们拎着风筝到处跑,后面的老妖怪追着小妖怪跑,嘴里还喊着慢点啊,小心别摔着;路旁还有妖怪们在表演各种才艺;沿着路走下去,最中央的地方妖怪们在布置今天晚上放烟花的装置。

一切都那么的美好,五条悟很喜欢这种热闹的街市,他不能出山,但是偶尔有几次家主会带着他下到山脚那看他们的祭典,少之又少的机会让五条悟对这些十分感兴趣。

拉着布条将夏油杰扯到各种摊位前买这买那的,过不了几分钟后五条悟手上和夏油杰怀里都是各种各样的东西,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妖怪卖的有些东西五条悟都没见过。

两人逛的不亦乐乎,五条悟也一直没被妖怪发现是人类,就当他们以为能一直这样子下去时,后面那一片摊位变得格外闹哄哄的,五条悟反应过来转身想去看看热闹,夏油杰扯住他,“别去,有异样,先观望,有人类进来了。”

五条悟点点头,待在原地吃着喜久福往那望去,他们离那片不远,能听见一些话,五条悟听到什么“人类小孩”、“山里五条家的小孩”、“快抓住他,别让他乱跑啊,等会把他送回去”、“他好像是那个伏黑小孩”……

伏黑小孩?!

五条悟一个箭步就往那走,他不断扒开围成圈的妖怪的肩膀,向里面挤进去,后面的夏油杰一边给他们道歉一边让五条悟悠着点别暴露了。

快挤到内圈时,前面原本挤在一起的妖怪突然让开了一条道——不,是里面的小孩硬生生从中冲了出来。

五条悟看清了那个小孩,就是前不久他刚从伏黑家买来的小孩——伏黑惠。

还没想通伏黑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五条悟就想伸手将伏黑惠拉过来到怀里,但五条悟身上覆盖了妖怪的气息,加上伏黑惠是低着头向前冲,压根没认出来五条悟,于是他伸出的手被忽略了。

伏黑惠跑出来的时候被坏心眼的妖怪绊了一脚,踉踉跄跄地快要向前方的地方倒去,五条悟连忙跑过去想要接住,可是来不及了。

眼看着他要倒入大地的怀抱时,伏黑惠下意识向身旁两侧的妖怪伸手去抓住衣角以维持平稳,慌乱之中他抓住了还在努力挤进来的夏油杰的手。

夏油杰发觉了手上不一样的柔软触感,低头看去发现居然是伏黑那小子,来不及多想他就施法将伏黑惠传送至祖宅里,随后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从边缘开始溃散成星星点点的荧光飘散于空中。

五条悟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瞪大了眼睛,满眼慌恐,他想上前去抓住要消失的夏油杰,可他害怕这样会加速他的消失。五条悟与夏油杰朝夕相伴的十年间五条悟是多么想抱他、牵他的手、触碰他的唇、想与他厮混于床榻,可一切都不能实现,之前虽然实现不了但夏油杰还在,只要夏油杰还在身边,五条悟就很开心了。

现在却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人在自己眼前逐渐消失,他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他很无力,他多么希望自己也拥有法力,就可以试着去挽回这一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无力的看着。

身边的妖怪开始向四周散去,他们明白,过一会就又有一个妖怪因人类而失去生命。

五条悟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每一步都是沉重的、悲伤的,可手被夏油杰握住用力往他那拉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夏油杰拥吻在怀中,夏油杰抱的很用力,像是想要将五条悟融入他的骨血中。

“别难过,我们肯定还会相遇,我说过了,只要你想见我,摇响铃铛,我就会出现。”

五条悟生涩地回应着夏油杰,他落下了泪水,他从小到大面对多次离别,只有这一次是最刻骨铭心的一次离别,他原以为自己的心早已变的坚硬,却没想到还是如此难过,夏油杰轻轻抹去他的泪水,揉了揉他柔软的白发以示安慰。

这是他们十年间第一次拥抱和拥吻,也是最后一次。

八岁的那一年,摇晃着铃铛,以为有了永远不会离开自己的朋友。

十八岁的今年,第一次吻住了他唇,却是最后一次道别。

最后夏油杰还是彻底消散在五条悟怀中,五条悟亡羊补牢般试着去抓住那些荧光,却像八岁那年夏油杰给他送的萤火虫礼物时,他抓不住萤火虫,指间皆是悄悄从中流逝的荧光。

他摇响了自己那枚破旧的铃铛,却没有熟悉的狐狸再次出现,只剩怀中夏油杰的那枚铃铛在无声晃动。

说好的只要我想见你就会出现呢。

骗子。

夏油杰死前给五条悟身上妖怪气息延长了时间,足够五条悟慢慢地走出妖怪结界,不会被发现。五条悟后来也不记得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祖宅里的,一回到祖宅倒头就睡,醒了随意扒拉几口饭,随即又睡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四天。

家主以为五条悟出了什么事,这几天一直敲五条悟的房门却没被允许进入房内,不过所幸五条悟还愿意吃点饭,他也只好在外焦急地等待。

到了第五天,家主已经在思考是否直接破门而入时房门被拉开了,从中出来的五条悟梳洗干净,出来前应该认真打扮了一下,不过一脸憔悴样还是瞒不住每人的眼睛。

“我没事,都散了吧,家主,明天我就要去往城市生活,好早日接手家族事业。”

“……好。”

五条悟到了十八岁时就要去往城市生活,离自己十二月的生日还有四个月左右,他原已计划好过完生日去往城市就带上夏油杰,让夏油杰编造一个身份待在身边,原已计划好了一切要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临近十二月,夏油杰却失了约。

但没事,五条悟会带着铃铛去一个个看他们曾经想要去看的旅游胜地。

十年再次过去,夏油杰这道旧疤被五条悟粉饰好,别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跟五条家主谈及谈恋爱、结婚时总是闭口不谈,随即又被五条家主说的玩笑吸引了注意。

人们都说这任的五条家主和之前严肃端庄的家主不一样,这任家主虽然表面吊儿郎当,总是说些无厘头的玩笑逗的大家笑。但五条家主一上任就大改整个家族体系事业,那一年可谓是腥风血雨,现在五条集团及其他方面的发展都蒸蒸日上。

现在是2017年的冬日,五条悟时隔多年重新回到了没什么族人住的祖宅里休假。

上高中正在放寒假的伏黑惠被五条悟抓来到公司做他的贴身助理,回到祖宅休假时也让伏黑惠在身旁,五条悟有一搭没一搭的骚扰正在写暑假作业的伏黑惠,“好无聊啊——惠,有没有新鲜的人事物在这啊?”

“……你实在无聊就去打开你新买的游戏机去。”

“不要嘛,一个人打游戏好无聊的,和我聊聊天也好啊。”

“你先把你的梦幻星星眼闭上,你狗血小说看多了吧,正常说话,听说山下那座小学有个也叫夏油杰的小孩,现在估计在祖宅这做帮工吧。”

“嗯?!才小学这么就来打工了?快快快快,叫人带他来见我,不行,要不还是我亲自去找他吧。”说着,五条悟就要起身去找那个小学生夏油杰。

伏黑惠直接把他按住坐在原地,咬牙切齿的说:“你就不能先听我说完吗?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来我们这打工也只是做一些轻松活来挣一点闲钱,他在那个孤儿院经常吃不饱穿不暖。

我是一年前回祖宅拿东西时才知道他的存在,是我那个时候叫他来我们这住下来,他不好意思白住,我就让他在我们这帮点忙,他做工做的很积极。

我知道你要是知道这事的话就会马不停蹄抛弃一切工作来找他,可一年前我们面临工作上的大事,我只好等到现在你放假才跟你说,反正他又跑不了。不用你去找他了,我已经叫人将他带过来,应该快到了,那我先走,你们慢慢聊。”

伏黑惠收拾好作业就慢慢走出房门,要关门时不放心地转过头嘱咐着五条悟,“你正常一点,别抱着他又哭又笑的,容易吓到他,你也不想给他留一个五条家主神经兮兮的印象吧。”

五条悟乖乖跪坐好,点点头,像一个小学生进了家庭宴席一样。

伏黑惠刚走没多久,五条悟等的有些无聊,从袖口中掏出了那两枚破旧铃铛,晃了晃其中一个,另一枚也跟着晃动,两枚铃铛都无声的晃动着。

可能是盯着铃铛陷入过往记忆太深,连房门被拉开都没察觉,还是被一道稚嫩的童声打断。

“你好,我请问一下五条家主在哪间房?我在外部工作,没怎么进来这边,迷路了。还有,你的铃铛好响,晃轻一点,不然容易吵到别人午睡。”

五条悟转过头看到的是一个身高一米五左右的黑发小子,这小子皱着眉盯着自己手里无声晃动的铃铛,似乎好像是他的铃铛响的很大声。

五条悟笑了,这就是夏油杰。

夏油杰曾经说过,这铃铛的响声只有他能听到,所以,只要五条悟想见他,摇响铃铛,他就会出现。

“杰,好久不见,我就是五条家主——五条悟,你可以叫我悟。”

“家主,我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熟到可以叫名字了。”

“杰,别那么生疏嘛,叫我悟。之前有一个人刚和我第一次见面就说我名字的,笑一个。”五条悟将夏油杰拉近了些,伸手把夏油杰的嘴角向上提了提,手动笑容。

“……好。”

“对了,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二月三号。”

“正好是今天诶,杰你等着,我现在给你送个礼物!”五条悟起身在房间左翻翻右翻翻,最后在自己被子下面那块榻榻米的隐藏板找到了那个礼物——十年前五条悟把自己困在房间里雕刻成功的木头狐狸,木头狐狸旁还放着夏油杰给自己刻的猫咪。

五条悟都将它们从丝绒盒子里拿出递给了夏油杰。

“噔噔噔——!祝我们夏油杰小朋友生日快乐!”

杰,生日快乐,这是我迟到了十年才送出的礼物。

“谢谢你……悟。”

To be end.

25 Likes

看到标题的时候我真的已经做好了be的准备(╥_╥)感谢老师让我起死回生。
摊开一纸宁静,书写无尽情绪,

我真的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这一段,无论怎样都是你,我爱的都只有你,无论时光荏苒,无论事态变迁,只是你,只爱你(╥_╥)(╥_╥)
老师写的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好看ヽ(≧ω≦)ノ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2 Likes

ε٩(๑> ₃ <)۶з毕竟是生日嘛,就想着尽可能甜点,不过写刀还是糖都是我一路写下来顺其自然发展的。昨天晚上我还在赶这个生贺,没来得及在昨天发,在赶的时候这一段卡了我超级久!我也很喜欢这段^ω^原以为这个转世问题会无解的,还是我亲友的亲友点了我一下^ω^
谢谢喜欢!୧꒰•̀ᴗ•́꒱୨就是挺少人看的,萎了

3 Likes

谢谢老师救我狗命,吓死了,还以为要be了,老师写的这个文真的很好吃!我疯狂炫!

1 Like

哈哈哈哈^ω^

都等到了,我流泪,不愧是小情侣,想送恋人东西的想法也好一致,能在那么短时间雕出很像五条的小猫,夏油一定也练了很久吧,五条好不容易送出去的礼物也是自己最满意的一个吧:pleading_face:小情侣就应该长长久久:partying_face::partying_face::partying_face:

两个人都为了雕刻好彼此动物形象练了很久了呢!五条送出去的狐狸是他刻了这么久以来最完美的一个 :smiling_face:小情侣永远在一起•ᴗ•

提到萤火之森我就害怕是be,但是想着这是生贺肯定会是糖的吧(ಥ_ಥ),谢谢大大饭饭ฅ(:heart:ơ ₃ơ)ฅ

^o^

1 Like

好好好:sob:现在可以好好拥抱了呢

小情侣要好好拥抱感受彼此温度与心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