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转圈圈

#教祖杰&转世绝症悟
无咒力二周目带记忆涉及
ooc预警#狗血私设

如果自己余下的寿命只有几个月了,那么需要做出怎么样的选择才不会使现在的自己后悔那即将到来的死亡呢?

那个自己也不太认识的五条悟就在像是代表着命运一样的十字路口那里,毅然地用自己的生命去挽救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

先把对方从斑马线上猛地向前一推,再将自己完美地提前送至死神的刀下。无法逃离的那一刻里,五条悟想了挺多,不过不后悔,觉得这样也不赖,虽然他承认自己没活够,虽然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去做,但是没关系呢,早就已经孑然一身的他就这样离去的话,也不会有人留念的吧 。而他所拯救之人,才更有必要为了自己的家人,恋人而更好地活在这世上。

那样的想法真的很天真对吗,额角擦破皮的地方还在朝外渗出血液,染红了银白色的发丝,在更加的猛烈的撞击下,陡然倒地的身体只余下了不可计算的疼痛。

但是头脑却愈发清明,五条悟看着眼前的天空,明亮的太阳光有些刺眼,可是他依旧不肯挪开视线,直到聚集过来的人用身体挡住了那片蓝天。

会这样思考的,死去的那个灵魂算是自己吗。五条悟也说不太清楚,毕竟现在的这个自己,才是真的恨不得的马上去死。

但是,悉数扫过脑海的里的那些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的时候,五条悟看到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庞。一股怨气没有油头的冒了出来。

“杰,我好像又找到你了呢。”被急救人员抬上担架的时候,五条悟的嘴角还噙着笑。他可以感受到周边的人的惊讶,毕竟那种意外之下,能活下可不是靠的侥幸。

疼痛的刺激的神经,让人更能感觉到人类那鲜活无比的生命。

从不熟悉的街道,到陌生无比的急救车内,随后是带有麻醉效果的呼吸面罩。五条悟有点拒绝那个,但是他没有更多的力气逃走,随着意识再度下沉,最后的那点快意也随之消散。

这辈子的五条悟的还是蛮普通的,普通的帅气,普通的优秀。虽然没上辈子那么富裕,没像那时候一样交了很多朋友,认识很多人,但也国的不错。按步照班的成长,失去一些亲密的人后在继续去理解生活,是很好的少年,尽管生活对他不断施加各种不公平的意外,但是他依旧热爱着生活。

是个好孩子,起码过得比自己好。自认为上辈子也过得一般般的五条悟想。

靠着床,盯了一会在不断减少的点滴瓶里的透明液体后在看看关着的窗户。

“需要我帮忙打开窗户吗?”陪床的少女停下正在削苹果的手,小心翼翼地问五条悟。

“不用,嗯,今天的天气也不是很好嘛。”五条悟随心说。

“天气预报说明天会放晴的,但是医生说您现在还是不太适合出门。”少女低着头。

女孩子叫祈本里香,是蛮有印象的名字。这就是五条悟这辈子救下的女孩子,在对方偶尔几次去卫生间接听电话的时候,五条悟还会听到更加熟悉的名字。

很有趣,这辈子的里香似乎也遇到了忧太,果然是命中注定的纯爱呢。五条悟由衷发出对曾经学生的祝福,但是他也在思考对方会不会也是转世的可能性,不只是乙骨忧太,还有最早想到的那个家伙,那个已经在记忆里出现过一次的家伙。

啊,头开始疼了,五条悟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稍微的过度思考的话 ,身体就有点耐受不住了。

但还是很好奇,关于转世这个话题,是否还可以给自己更多的期待呢。

祈本里香看着眼前那个总是在发着呆的“救命恩人”,对方长着很好看的脸,但沉默少言,女孩很少与他对话。

醉酒的肇事司机是个没有家属的无业游民,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家当就是那俩连保险都没有的破车。“救命恩人”身上也就几张薄薄的纸币,过时的手机里连个紧急联系人都没有,这几天的所有费用都是里香支付的,虽然她也知道这是她应该的。

可问题是她也没有钱,她也只是个穷穷的高中生,凑给医院的费用都是她找自己那个家庭条件还不错的男朋友借的。本来不喜欢这样,本来也不喜欢在喜欢的人面前示弱求事,但是真的遇到麻烦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人还是忧太,不是外婆,不是早逝的父母,只是忧太。

忧太忧太忧太…忧太刚打电话说了,他还有半小时就到。

“诶,我觉得我没问题了,可以直接走吗?”五条悟思考了很久,他觉得这具身体反正也没多久好活了,不如先去解决一下未了“旧仇”。

祈本里香仔细在脑袋里重复了一下这句话的含义:“不是,你认真的?”

已经轻车驾熟地开始拔针管的五条悟歪歪头:“没有问题的啦里香酱,我赶时间呢。”

少年身上还是病号服,虽然来查房的医生也说过对方的确已无大碍。但是里香觉得那个三脚猫医生怕是睁眼说瞎话,看着就是营养不良的身架骨和很不健康的皮肤,怎么会没有大碍。

可是也带有自己小心思的少女最终也没有拦住五条悟的任性。属于自己的那套衣服当时就被里香送去了干洗店,昨天就拿回来了,五条悟顺手找了出来换上。

然后再没有什么行李与属于自己的东西了,祈本里香靠着墙,注视着五条悟的离开和那扇被对方重重关上的门。

如果再不走,是不是就会撞上忧太呢,五条悟的确是有这方面的担心。无论对方有没有是转世者可能性 ——实际上同名同姓的情况也不能忽略,但是五条悟想完美的避免这些事故,只是因为丢人。在昔日学生面前,以如此病态与弱小的模样出现,怎么想都会很丢人。

主要是还是复仇吧,还是不要去牵扯什么其他的小朋友了,不然会超级麻烦的。

经过医院的楼梯间的时候,五条悟就已经瞥见了乙骨忧太的身影。曾经的学生似乎与如今的自己在年龄上所差无几,或许自己还是更年前的那个。五条悟连忙上楼,换了安全通道,从那里下楼。

循着脑海里的记忆,五条悟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那间破旧公寓。

虽然已经有了记忆里的模样作为基础,五条悟多少也有点底了,但是等真的打开门进入这里的时候,前世那位在缺也不能缺钱的五条少爷多少为眼前的寒酸而悲痛。

一边心疼自己一边从橱柜里找到剩余的一些膨化食品,看了眼保质期,还差几天就要进垃圾桶了,赶紧趁机消灭。好像是因为省钱吧,也没交电视费,所以家里虽然有个破破的电视机,但是只能放重复的DVD影片。

那就DVD,放个宝可梦也行,反正这个怎么看也不会觉得无聊。五条悟果然在那个已经铺上了薄薄的一层灰的盒子找到了自己要的光碟。看来不管是什么时候的自己,这点无趣的爱好也没有改变呢。

你说是吧,五条悟抬头看着窗户一侧的相框,里面那个臭和尚和看起来才十来岁的自己的合影。

因为车祸吗,导致那些这具身体本身就拥有的记忆也变得破碎起来,变得不再完整了。

不过没关系,小问题。五条悟起身,把相框高高举起,再重重地摔在地上,破碎的玻璃硌到了连袜子也没穿的脚,皮肤被碎片割破,伤口泛红发肿。五条悟捡起那张相片,后面的日期显示是七年前,看背后的景象,不太确定是哪里。

这辈子的父母也是七年前去世的,那时候五条悟才十岁。不过目前的自己,所剩的日子似乎也没有多少了。

五条悟,你还能再蹦跶多久呢?

五条悟没有翻出记忆里的那份医院开具的诊断书,他记得就被放在枕头下面,可是找不到。如果现在的他再去医院一趟,会是相同的结果吗,五条悟不太确定是不是因为是现在的自己更接近转世者的原因,从而导致了肉体也发生了改变呢。

本来还在这样想着,但是鼻腔的一触温热却在警告着五条悟,也许不是这样的,判断有误。猛地跑到镜子面前的五条悟打开水龙头,温水涌出的时候让镜子上蒙了一层水汽,镜子里映射出的那个狼狈不堪半脸血污的白发少年扯着嘴角。

收拾完自己的五条悟从衣柜里扯出那套已经泛黄而且也不暖和的睡衣,连榻榻米一边的零食袋子也不想处理了,倒头就睡。

……

在梦里,五条悟看见的不是自己的那个混蛋挚友,而是这辈子里的自己遇到那个另一个混蛋。

还是一身熟悉的袈裟,那家伙是对五条袈裟有什么执念吗,五条悟腹诽。又或者说,对方难道也是有着前世记忆的转世者?

五条悟站在对面,虽然无法看清自己的模样,但是根据腿长也能看出来,自己就是自己,是原装的。

而那个抱着小猫咪的小五条,半张脸上覆盖着微微发黄的绷带,穿着袈裟的长发男人半蹲在一侧,嘴里好像在说着什么,但是听不清楚。

五条悟想要走进去听清楚,可是尚未抬脚,眼睛便睁开了。

tbc.

12 Likes

很棒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