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礼物

舔穴 双性 穿孔 教师教祖 超级无敌别扭的两个人 巨无敌ooc!!!
“今天这么好,是生日福利吗?”夏油杰笑着抬手去摸五条悟的发茬,还偏偏要逆着发根的方向往上捋,像坏心眼的主人拿湿毛巾逆着擦猫毛。
五条悟嘴里含着东西不好说话,闭着眼睛努力将夏油杰的性器往里面又吞了几分。饱满的龟头顶开喉咙带来一阵痉挛,软热的肉道湿哒哒的,挤压着性器,时不时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养尊处优的品种猫口味刁钻,一向不肯好好吃主人给的猫条,平常好好给舔一下已经是大恩大德,很少像今天这样能认认真真吃的,夏油杰眯着眼睛享受着因为自己过于娇纵猫咪而不太熟练的服务,将那双苍蓝色的眼睛从绷带的遮掩下放了出来,居高临下地与五条悟对视。
五条悟吞得辛苦,眯着眼睛防止柔软咸涩的生理泪水落下来。他其实看不清夏油杰的脸,倒是喘息声听得清清楚楚,站着的人像是故意要喘给他听一样,不由得想起来男人平日喘息着压住自己把人顶出呜咽,粗大的性器不留情面地鞭笞最里面的嫩肉,性感地有些过头了。
自己因为呼吸不畅而熏红的面容春情泛滥,自以为平静的眼睛里面也藏不住狼狈相,被夏油杰全数看在眼里。夏油杰坏的不行,今天偏偏想要看五条悟能吞到哪里,又或者说想看五条悟纵容自己的底线在哪,他像抚摸最娇弱的花瓣一样抚摸最强咒术师的脸颊,然后大拇指抵开紧紧吸住自己的那张嘴插了进去。
喉咙这种地方绝对不是用来做这种事情的,搞不好还会被弄伤,但是五条悟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很快接受了夏油杰的手指任其压住自己的下颚,甚至努力伸直自己的舌头防止磕到。饱满的顶端一下比一下进得深,仿佛有棉花顺着喉咙一路塞满整个躯干,被填满的感觉带来一阵令人羞愧又胆战心惊的颤栗。淫秽的快感让五条悟开始流水。
女穴和后穴才是尝过鸡巴次数最多的两张嘴,被好好开发过的熟女肉穴暗暗为了接下来的到访感到期待,只是口交就开始分泌淫水,激动到小腹抽搐。
五条悟被撞得七零八落,两只手紧紧地扒着夏油杰的衣服不放,眼泪像汛期终于撑不住开始泛滥的河水一样开始往外流,最终与口水一起流了一脖子。
夏油杰在这段完全没有技巧全靠感情的口交里爽得可以原谅世间一切3分钟,眯着眼睛把精液射在五条悟舌面上后看着对方咕咚咕咚将东西咽下去,不等五条悟站起来去拿水杯漱口就拉着他接吻。
五条悟眼睛瞪得溜圆伸手想要推阻又被夏油杰亲得软了下来,搭在夏油杰胸口也不知道该不该放下去。早就说吃抹布味的咒灵会破坏味觉,现在已经连自己的精液都不嫌弃了。五条悟一边接吻一边想。
前男友现炮友的关系大概不应该接吻,可是也不知道是哪次滚床单不小心两个人的嘴碰在一起就算是没完没了了起来。夏油杰亲了一会就搂着五条悟往床上躺着继续亲,他尤其喜欢往五条悟口腔稍微里面的地方舔,柔软而敏感的软肉被撞得有些肿了,现在五条悟一被舔这里就在夏油杰手心下细细地发颤,发出堪称可爱的声音。
房间里面暖烘烘的,夏油杰一边亲五条悟的耳朵一边去帮他解扣子,他手掌宽大,刚刚好可以拢住对方的胸乳揉捏,但是今天手下的触感却和平常有些细微的不同,羊脂般滑腻的皮肉中心嵌了对圆球,金属已经被体温捂热了,和凸起的乳尖一起抵着男人的掌心。
这个倒是真的出乎夏油杰的意料了,他忍着自己莫名其妙的不爽拨弄左边那枚乳钉,还没好全的伤口微微的肿起来敏感得不行,五条悟疼得皱眉:“别动,还没好全。”
夏油杰闻言真的不去动伤口了,虎口掐住乳肉下半部分不轻不重地揉。那处的茧磨得五条悟忍不住闷哼,听见夏油杰问自己什么时候打的。
“昨天。”五条悟声音闷闷的,他刚刚给夏油杰口的时候就已经有点想要了,两条长腿缠上男人的腰巴不得对方立刻插进来给自己解解馋,可没想到夏油杰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一样对自己胸前的一对乳钉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又是问谁给他打的又是问为什么要打。
“我想打就打了,哪有什么为什么。”五条悟都有些后悔一冲动就去打乳钉了,本来想着夏油杰生日玩点花样,没想到夏油杰竟然像没注意到自己的腰快被五条悟绞断了一样,仿佛一夜之间对五条悟下面湿漉漉的两个洞失去了兴趣,不依不饶地问:“硝子帮你打的?”
怎么话这么多!五条悟没好气:“她说拒绝帮我做这种事情,我又不想去找穿孔师,只好自己给自己打了。”因为种种原因他已经跟夏油杰两个月没有见面了,逐渐积累的欲望无法被性玩具满足,和夏油杰过于粗壮好用的性器一对比就更加相形见绌,五条悟将自己流水的女穴往夏油杰胯上贴试图引起注意,可惜夏油杰嘴唇只顾着往他新打的乳钉上贴,还拿高挺的鼻尖去抵因为打了钉所以一直兴奋着的乳尖:“我想吃悟的这里。”
“又没有奶!这里不是用来吃的……看看就好,”五条悟试图抗议,微微含着胸为自己下面两个洞的性福据理力争,“而且会发炎。”
夏油杰知道是五条悟自己打的后,心情愉快了不少,但恶劣的独占欲作祟让他还是不肯放过五条悟,非要在未经自己允许的出现的这里留下自己的印记。他“啾、啾”亲了两下五条悟皱起来的眉心,声音低低的,提议道:“悟的反转术式呢?”
闻言五条悟的脸腾一下红了:“你怎么这么烦!”刚想骂几句,他一低头对上夏油杰故作可怜的表情,对方眼巴巴地望向自己的眼睛搬出五条悟无法拒绝的理由:“就当是生日愿望,悟就满足一下我吧。”
五条悟汗毛倒立,他最听不得夏油杰这种声音喊自己,骂骂咧咧地踹了一脚夏油杰,才发动了反转术式。被含进去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叫的这么骚,反应慢半拍地去捂自己的嘴,被夏油杰唇齿开发过的胸部如今因为穿了孔变得更加敏感,快感像霹雳啪啦地流经这副躯壳,将五条悟的腰绷紧拉成一张满弓,没有被含住的一边也被夏油杰的手掌拨弄着好好照顾一番。金属小球被夏油杰含在嘴里又吸又舔,时不时跟牙齿碰在一起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
“杰……”五条悟被舔得几乎快要化了,腿心一片潮湿,齿间溢出的声音甜腻地要拉丝,尽力将自己的胸往夏油杰嘴上凑,“在用力一些。”
被舔胸舔到潮吹这种事情说出去谁会信呢,五条悟失神地躺在床上喘息,汗津津地像是淋了场雨,快要到了的时候他几乎是胡言乱语,为了高潮揪着夏油杰的头发连要喷奶给夏油杰喝都说的出来。他胸前两点被咬得几乎肿大了一倍,油亮亮的被两颗银色的珠子夹着,颜色也从原来的浅色转为深艳的殷红,几道红红的指痕还留在胸上。
夏油杰趁着六眼还在不应期的时间把对方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从自己的床头柜里翻出来两幅皮革束具。
五条悟迷迷糊糊感觉到手腕被圈住才反应过来夏油杰要干什么,话还没说出口就感觉到夏油在他的手腕上落下一吻,安抚着:“没问题的,悟交给我就好。”
五条悟低着头看夏油杰将自己的右边手腕和脚腕束在一起,感觉自己是即将要被送进烤箱的鸡肉,一切由夏油杰安顿好之后两条长腿憋屈地折叠起来,露出腿心的肉花。肉感的阴阜被夏油杰简单拍了拍都忍不住哆嗦,五条悟咬着嘴唇抬胯想暗示夏油杰再多摸些,偷偷将饥渴的阴蒂顶着夏油杰的手心里磨上几个来回。
还没怎么爽到夏油杰就收回了手,他故意往朱红的肉珠处吹了口气。五条悟低闷地叫了一声,听夏油杰半真半假地调笑道:“以后在这里打一个怎么样?”
“我……”五条悟腿心抽搐,不可控制地开始想象夏油杰给自己穿阴蒂钉的情况,比乳尖更加敏感的地方被空心针穿过一定会特别疼,但是快感一定也无法忽视,说不定会被夏油杰按着腿直接吹出来……他的心脏咚咚直跳,想伸手挡住自己被一句话激得更加潮湿的腿心却因为被束缚住而无能为力,好像真的下一秒就要被扎穿蒂尖任人宰割,淫荡的身体都开始期待起来了。
“悟会同意我这样做的吧?”夏油杰低头将额头贴在五条悟的小腹上自顾自接着说,“毕竟悟都可以自己给自己打乳钉了。”他一只手托起五条悟雪白的臀肉,在他腰后垫上个枕头,一般这个动作做完接下来就是本垒了,粗壮的性器会随夏油杰喜欢插进五条悟早就准备好的任意一个肉穴中去,接着狠狠地捣弄最深处的花心一直到把五条悟操得晕头转向失去意识。但今天夏油杰却迟迟不肯从自己裤子里面掏家伙,反而张嘴舔上五条悟的后穴。
“啊!”五条悟拱起腰发出短促的叫声,下意识地想要伸腿把夏油杰蹬得远远的,才明白过来夏油杰今天到底为什么抽风把自己捆起来,这时柔软而温热的舌头已经在他穴口舔上一圈。五条悟甚至可以感受到咒灵操使灵活的舌头仔仔细细地将每一个褶皱都舔过去,他徒劳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试图远离夏油杰造孽的舌头,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死死按住。
五条悟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两条腿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努力乱动然后被夏油杰轻松镇压,五条悟上一秒躺在床上恼怒地大叫夏油杰的名字,下一秒夏油杰那条讨人厌的舌头就舔开穴口往深了去勾,重重地抵着敏感的肠肉磨嗦。
“唔……”过于污秽淫猥的快感让五条悟忍不住剧烈地挣动,努力夹紧不想让夏油杰再继续舔了,可惜今天夏油杰一身反骨,五条悟越挣得厉害舌头越起劲,不管不顾地模仿性器在肉穴中抽插,不行就上牙齿咬五条悟的腿心肉,充耳不闻五条悟愈来愈大声的骂骂咧咧的叫唤,扬手在五条悟蜜桃似的饱满臀肉上来了一巴掌。
清脆的声音几乎要在密闭的房间里产生回声,夏油杰直起身看着五条悟那无辜又可怜的屁股肉抖出几道肉波,下一秒温柔地揉了揉刚刚扇的地方,已经有些红痕浮出来了。
他看着五条悟脸上青红交错,身上烫的像块烧红了的铁板,水泼上去立马就能蒸干。夏油杰脸上的微笑残忍又亲昵,抖露出让五条悟无话可说的事实:“悟真的想拒绝的话就自己挣开脚铐吧,这种小东西真的能把我们的悟怎么样吗?”
夏油杰垂着眼睛摸摸五条悟的脸颊,细细的品鉴五条老师少见的窘迫表情,大发慈悲地伸手帮五条悟挺立的阴茎打了几下,将顶端的腺液涂在五条悟颤抖的小腹上,又搬出今天屡试屡爽百试不厌的借口,吃定了有人不会拒绝自己:“我今天过生日呢……”
三、二、一。
夏油杰舔了舔嘴唇,在心里倒数三个数,果不其然,五条悟移开目光盯着床头柜:“……不许弄太久。”
五条悟盯着天花板开始思考人生,对于人生中重要节点的思考终还是被夏油杰过于高超的口技打败,只想明白了他妈的夏油杰上辈子大概是掌管五条悟性欲的神,灵活的舌头一下下带过要命的敏感带,戏弄一样的蜻蜓点水仅仅只是并不能完全填满五条悟,他甚至觉得最深处的肠道泛起一点点一阵阵的痒麻,被舔到后面,呻吟里还伴着些委屈。
五条悟又开始夹腿,两边大腿用力,夹着夏油杰的脑袋用力到仿佛要把夏油杰就此夹成弱智,夹腿的同时上面的女穴也馋哒哒的随着他的努力张合,里面流出来的水顺着往下流,带着逼特有的味道和肠液一起被夏油杰喝进嘴里。
努力也算是有用,夏油杰总算注意到自己还晾着一口不比后穴少馋一点的肉嘴,在肉嘟嘟的阴唇上落下一吻,拨开花瓣两只手指并拢缓缓插了进去。
酸软的穴一有点东西就欢天喜地的围上去,软糯乖巧地由着夏油杰的手指在里面打转抠挖,夏油杰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又添了一指,五条悟被插得吚吚呜呜地叫,两处的快乐让大脑迷迷糊糊的无法运作,只知道迎合夏油杰的动作讨要性刺激,像个坏掉的水龙头一样流水,反正最后都流进夏油杰的肚子里。
“你到底还要多久……”五条悟觉得自己空虚地肚子都扁进去了,说话间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哭腔:“想要肉棒……”
夏油杰知道自己是真的把人磨得有些过了,爬起来解开铐子,抱着被折腾惨了的人民教师亲吻对方的鼻尖,掐着对方可怜兮兮的阴蒂揉了几下,问道:“悟想要先用那边?”
五条悟一解放就跟八爪鱼一样缠上夏油杰,手脚并用地往对方身上扒拉,几乎是尖叫:“都可以!”
真正被夏油杰填满的时候五条悟几乎是发出了欣喜的啜泣,近乎感激地夹紧夏油杰的肉棒,他搂着夏油杰的脖子呜呜呻吟,像是小狗终于吃到了自己想要吃的肉,囫囵往夏油杰阴茎上坐,为了可以把夏油杰的东西全部吃进去,他特意扒开自己的臀瓣让里面的肉嘴张得更开一些,整个人打着颤发出淫荡的声音,臀肉啪啪打着夏油杰的大腿。
“杰!唔……好烫……我、舒服呃……”五条悟含糊不清地嘀咕,拉着夏油杰的手往自己女穴上放,漂亮眼睛含着眼泪哀求着看着夏油杰,“这里也想要,杰。”
“这么贪心?”夏油杰哭笑不得地去拨弄五条悟因为迟迟没有被满足肿起来的阴蒂,将手指重新埋进湿滑泥泞的穴中狠狠抽动,另一只手捏着乳头高高拉起来,搞得五条悟不得不挺起胸把胸给夏油杰好好把玩,得趣后自己都忍不住伸手覆上没有得到照顾的一边用力拧玩。
尺寸恐怖的阴茎越近越深,五条悟被顶地在夏油杰怀里起起伏伏捂着肚子哭叫,有着红痕的臀瓣被撞得酡红,俞收俞紧的肠道近乎真空,仿佛真的变成了什么会自动出水的飞机杯一样被夏油杰使用,五条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射的精,浓白的精液射的两个人身上都是,被夏油杰刮下来喂进五条悟嘴里。
五条没骑一会就脱了力,没有骨头似的窝在夏油杰身上只顾得上叫床还有用自己的屁股吃夏油杰的阴茎,被夏油杰翻过去按在床上穴口向上摆出雌兽交尾一般的动作,再次被贯穿。
五条悟被按进枕头里,肩胛骨低下去随动夏油杰抽插的动作也一下一下的动,他闭着眼睛去摸自己前面的女穴,咬着牙往自己肉穴里捅,哪里顾得上章法,淫水混着被夏油杰操得流出来的肠液滴滴答答的流了一手。
夏油杰看见他自给自足,抬手在今天挨揍的臀瓣上又抽了一下,五条悟嗯啊地一声发出带着眼泪的尖叫,揪着床单往前爬却被夏油杰掐着腰拉了回来,阴茎狠狠地往最里面顶,操开了五条悟的结肠。
“等、等一下……我……”五条悟眼前一黑,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地抓住夏油杰撑在自己边上的手臂,用力到指尖泛白,明显是被夏油杰这一下操得又疼又爽脑子当机,嘴唇抖着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咿咿呀呀地像个孩子。
夏油杰掰过五条悟的脸慢慢亲过他脸上一道道泪痕,身下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一边说着抱歉一边不断顶弄着最深处转弯点的软肉,那里仿佛是一处无穷无尽的泉眼,凿一下就会有温热的汁液流出来,真空柔软的肉道几乎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夏油杰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摸上五条悟被操得一甩一甩的没用鸡巴,富有技巧地放在手心处把玩揉搓,用无处逃脱的快感牢牢的把五条悟捕获。
五条悟虽然馋但是不经操,像是小死过一回,眼眶里热乎乎的,视线朦胧,结肠带来的巨大快感几乎要让他感到恐惧,每次被操进这里都变得不像自己了,声音也很奇怪,脑子里仿佛只有夏油杰的阴茎了。就算没有东西插着,前面那个吃不饱的女穴也是流水,床单上已经有了斑斑点点的水痕,五条悟只好拽着夏油杰的手去摸自己的女穴,布丁似的熟软阴唇立刻裹着夏油杰的手指,泪眼朦胧的五条悟哑声嘟囔:“这里还什么都没有呢……”
夏油杰伸手轻轻摸着阴蒂,语气柔和:“是呢,好可怜啊。”五条悟以为自己可以用前面的穴换后穴休息一会,忙不迭地点头,塌着腰用那里去蹭夏油杰的手掌推销自己的水逼:“杰插这里吧,也很舒服的……”
结果话还没说完,夏油杰这个阴晴不定的家伙就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逼口,五条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打这里,过于刺激的快感像是烟花一样一簇一簇的在眼前绽放,他尖叫着在床上喷水,肠道不受控制地抽搐,绞着夏油杰的阴茎蠕动吮吸,在接下来的几十下抽插中,每挨一下操就喷出一些水来,夸张的水渍在床单上铺开。
夏油杰低着五条悟肠道最深处射出来的时候五条悟已经晕头转向说不出任何话了,侧躺在床上乖巧得不行,像个柔软的人偶娃娃一样任夏油杰摆弄,阴茎从饱受折磨的肉道中抽出来后肉嘴还暂时无法合拢,留下一个小小的肉红圆洞,微微有些肿了,丝丝淫水从这里流了出来。
夏油杰把五条悟抱起来喂了点热水,对方闭着眼睛歪头靠在夏油杰肩膀上,推开夏油杰喂到嘴边的点心,转头把脸埋在夏油杰肩膀上嘀咕了一句什么。
“嗯?什么?”夏油杰刚刚没有听清,头歪过去试图听清五条悟说了什么。
“我说我想要杰的!”五条悟哎呀一声猛地把脸转回去对着夏油杰大声重复,声音大的差点把夏油杰喊聋,接下来声音又小了下去,满脸通红,幽怨地小声道:“……肉棒……”

我写不动了家人们:broken_heart:

62 Likes

好香好涩好有生日气氛的一顿

1 Like

哦呵呵呵好湿润水好多的一篇,但是但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怜的五批还没吃到,前面的小批馋得都哭了,这可怎么办呀!!!

6 Likes

啊啊啊谢谢!!!主打一个紧扣主题!

夏油杰全责!夏油杰全责!谴责!谴责!

要求马上补偿五批!两口穴要一碗水端平!

5 Likes

爆了色爆了ヽ( ´¬)ノヽ( ´¬)ノ我想看打阴蒂钉(。・ω・。)杰帮猫猫打ヽ(≧ω≦)ノ
杰的专属淫荡小猫,可爱死了,继续快继续,喂饱猫猫
ヽ( ´¬)ノヽ( ´¬)ノ
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感谢赐饭

2 Likes

好香妈咪,再多来一点~教祖是掌管五条猫猫性欲的神:heart:

2 Likes

端!我努力让五批吃上保证不厚此薄彼啊啊啊啊啊

1 Like

谢谢评论!颜文字好可爱!因为我没打过阴蒂钉不太会写:point_right::point_left:等我体验一下再写!

3 Likes

谢谢!!!有机会的话肯定让五批吃上!!!

夹成弱智夹成弱智啊啊啊啊啊啊饥渴到歹毒的五老师啊啊啊

1 Like

是旷了两个月的饥渴肉穴……再不挨操就要把夏杰头旋下来了(不是)

好香的饭!好香的饭啊啊啊啊啊

强烈谴责夏油怎么不喂饱小悟光自己爽可不行(

1 Like

香死我了: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老师太会写了: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好香,好香的饭:drool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