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嘿,要喝下午茶吗

21年旧文搬运

夏油杰存活但并未在高专就业if线

点击即看蛋糕店老板如何诱拐高专老师

(1)

高专门口新开了一家甜品店。

店主留着半长不长的头发,在后脑松松扎着一个丸子。略微偏薄的嘴唇总是含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店名草草的写着“下午茶”三个字,天蓝色的招牌在阳光下会泛着点点的光。

近日来,高专的学生总会在放学后冲到下午茶,买一块甜品或者饮料便在店里消磨几个小时的时光。

除去店主过于帅气和这里的甜品味道的原因,另一个让店里人气火爆的原因则是因为五条悟。

身为高专里最受欢迎的老师,五条悟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众多少女的心。

夏油杰看着店内春心萌动的少女们,无奈的端了一杯草莓芭菲放到五条悟面前:“什么时候才能下班啊?”

五条悟摘下墨镜,双眼放光的看着面前的芭菲:“怎么,我给你店里带生意你不满意吗?”说着,对着身后的少女们挥挥手:“嗨嗨,同学们,早点吃完早点回家啦,不然妈妈们要担心了。”

收获了一片的应和声。

五条悟满意的点点头,跟对自己说再见的学生挥挥手,便低头投入了草莓芭菲的世界。

“是,是,多谢我们五条少爷为小店带来的热度和客人。”

夏油杰麻利的算账收钱,面带笑容的送走少女们:“欢迎下次光临。”送走最后一位顾客,夏油杰捏了捏自己的肩膀,走到门口换下正在营业中的牌子。

转身时,五条悟正站在他的身后,伸除出了手扒在他的肩膀上,试图将自己整个人挂在夏油杰身上:“你又要做新品了吗?”

“是啊,有点新的想法,悟,要不要留下尝尝?”

“当然了,杰的新品,我一定要第一个尝到才可以。再说了,你不是已经把门关了吗?”

夏油杰笑笑,将五条悟的手从自己肩上拿下去,把人塞进吧台里面:“嘛,那你先坐一会吧,我先去后厨。”

“我也想去。”五条悟举起手,一脸期待的看着夏油杰

“你大概已经忘了你上次进我的厨房做了什么。”

五条悟瘪瘪嘴,谁知道鸡蛋不能直接放进微波炉啊,明明他只是想吃一个鸡蛋。

“你还是在这里吃东西等我吧。”夏油杰说着,从小冰柜里面取出一个小盒子:“呐,你前几天想吃的泡芙,今天试着做了一下,按照你的口味,奶油打发的时候加了一些糖,尝一下合口味吗?”

五条悟立马抛弃了想进厨房的想法,一把拿过小盒子就拆了起来:“啊,不愧是我的挚友。”五条悟说着,动作迅速的拿了一个泡芙丢进嘴里:“这么多年了,能拿捏我最喜欢的甜度的只有你一个。”绵软的奶油在嘴里迅速的融化,松软的泡芙皮带着淡淡的甜味在嘴里散开。五条悟舔了舔粘在唇上的奶油:“不愧是你,超好吃的。”

夏油杰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已经把自己埋进泡芙里的五条悟,转身去了厨房里。

夏油杰准备尝试一下千层蛋糕,每一层用上不同甜度的奶油或者水果,悟应该会很喜欢这种口味。

(2)

夏油杰的新品受到了唯一一位品尝官的好评。

五条悟吃的头也不抬,奶油粘在嘴边也懒得擦,像是仓鼠一样低着头吃着蛋糕。不同的水果味道在嘴里融合成特殊的甜味,很好的解了奶油的腻,让五条悟胃口大开。

夏油杰端着一杯咖啡站在吧台里面低头看着他笑。

五条悟的头发很浓密,导致他的发旋也并不明显,但是因为他低着头的原因,一个小小的发旋颤颤巍巍的露了一点出来。

夏油杰没控制住自己,轻轻地按了一下。

五条悟像是被按了开关一样停了下来,抬头谴责的看着夏油杰,像是在控诉他打扰了自己进食。

“抱歉。”夏油杰收回手,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咖啡:“悟的发量真的很浓密,我一直以为你是没有发旋的。”

“怎么可能啊。”五条悟按了按自己的发旋,感觉被夏油杰按过的地方痒痒的。

“杰,你在喝什么?”吃了太多甜食,五条悟看到夏油杰喝东西瞬间也觉得自己渴了。

“咖啡。”夏油杰放低手里的咖啡杯,给五条悟看了看里面黑乎乎的液体:“是你不喜欢喝的味道。”

五条悟撇撇嘴,趁着夏油杰不注意,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大口。

然后便被呛的咳了起来。

夏油杰无奈的拿纸给他:“都说了是你不喜欢的味道。”

五条悟噗噜噗噜的吐吐舌头,皱着眉头挖了大大一口蛋糕填进嘴里,才稍稍压下去一些苦味。

夏油杰一口喝完杯子里面的咖啡,将杯子放进水槽里:“少吃一点,不然你晚上又吃不下饭了。”

“没关系,毕竟甜品是装在另一个胃里。”

五条悟看着往更衣室走的夏油杰,加快了塞蛋糕的速度:“杰——,我晚上想吃寿喜锅!”

“家里没有牛肉了。”

“我陪你一起去买嘛。”三两口吃完剩下的蛋糕,五条悟将手里的盘子一丢便冲向了更衣室。

然后大门在他的眼前被“砰”的一声关上了。

(3)

最后还是一起去买了牛肉。

夏油杰看着盘腿坐在桌边跃跃欲试准备对牛肉下手的五条悟叹了口气。

他实在是太聒噪了。

等到夏油杰收拾完房间,五条悟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夏油杰扒了扒头发,无奈的把人架起来丢进客房。

夏油杰怀疑五条悟已经忘了这里不是自己家。

五条悟已经睡熟的样子,呼吸平稳,哪怕被搬来搬去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睡着的五条悟显得格外的乖巧。松软的枕头显得他的脸格外的小,略显薄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一小节嫩红的舌尖。

夏油杰坐在床边,伸手按了按那双嘴唇。软嫩的触感让夏油杰想到了刚出炉的蛋糕胚,尝起来应该是一样的甜。

夏油杰低头轻轻的在五条悟唇上吻了一下,一触即分:“晚安,悟。”

门扉关上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

五条悟在听到关门声的一瞬间就睁开了眼睛。他抿了抿唇,柔软的,湿热的气息仿佛还缠绕在他嘴边。

鬼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定力才没有在夏油杰亲过来的时候睁开眼睛。他总觉得,如果当时睁开眼睛,他跟夏油杰一定回不到过去了。

但是他为什么要亲我呢?五条悟小小的脑袋里面是大大的问号。

难不成,他喜欢我?

不不不,不可能的吧,毕竟他俩认识这么多年了,如果喜欢的话,他早就应该跟自己告白了吧?可是他没有啊!但是如果不喜欢为什么要亲我啊?

五条悟将自己的脑袋抓成了鸡窝头,如果他跟我表白我该怎么办呢?毕竟,遇到一个合自己心意的挚友不容易。

他不想失去夏油杰。

(4)

今天是个好天气。

阳光暖暖的洒进房间里面。五条悟用手臂挡住刺眼的阳光,青黑的眼圈挂在脸上。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单方面宣布夏油杰是他的一生之敌了。该死的夏油杰,干嘛搞偷亲啊,害的他一晚上都没睡好。一直在思考如果夏油杰跟他告白,他要怎么拒绝才会不伤到他的心。

好死不死的,夏油杰的敲门声响起:“悟,吃饭了。”

“不想吃......”

“做了你想吃的三明治,你确定不要吗?”

五条悟幽魂一样的推开了门,与站在门口的夏油杰擦身而过。夏油杰让开身子,但是门口只有那么大,两个人不可避免的碰到了一起。

五条悟震了一下,看到夏油杰正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薄薄的嘴唇轻启,似乎想说什么。昨夜那湿热的温度似乎又回到了自己唇边,五条悟推了推夏油杰,在他说话之前推门进了卫生间:“那个我好像要迟到了,我先去洗漱,你不用等我啦,先去吃吧。”

夏油杰愣了愣,转身去了厨房。

五条悟用手捂住脸,感觉自己的脸热的已经可以煎鸡蛋了。怎么办,他现在看到夏油杰总是会不自觉地想到那个吻。

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振作起来啊五条悟,怎么能因为一个吻就纠结成这样呢?!他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的倒影,手指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软软的。

昨夜夏油杰也是这么觉得的吗?

发现自己又在不自觉地想夏油杰了,五条悟赶紧摇了摇头,试图将他甩出自己的脑海。

不要再来扰乱我了啊......

(5)

五条悟最近在躲夏油杰。

下午茶也已经有几天没去了。

但是每次路过的时候总会习惯性的转头看一眼。夏油杰依然是站在吧台内,侧脸正对着玻璃大门,他总是低着头微笑着面对顾客。对面的顾客也总是会笑着回应他。

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怎么笑的那么开心。五条悟撇撇嘴,而且吧台那个位置,明明一直都是他在坐,怎么他就几天没去就被别人坐了。

沾花惹草,招蜂引蝶!

五条悟转身就走,气势汹汹的回到学校。

没注意到夏油杰转身看了他好久。

午休的校园格外的安静。五条悟拎着买回来的便当走到天台,自从没去下午茶蹭饭以后,他已经吃了好几天的便当了。

已经凉透了的便当泛着油腻腻的光,五条悟尝了一口后就把便当装进了垃圾袋。

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五条悟想。

都是因为夏油杰把东西做的太好吃了,才让他现在这么挑剔。

五条悟揉了揉太阳穴,这几天的分开让他了解到,原来自己已经这么依赖夏油杰了。从饮食习惯还有日常的生活,夏油杰都在他的生命里面占据了巨大的一块,无法割舍,难以抹去。

但是,夏油杰那个家伙,他这么久没联系他,他居然也只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句,然后就不管他了!

太过分了,一定要狠狠的谴责他才行。

五条悟想着,转身下了天台。

(6)

时隔好几天,五条悟又踏进了下午茶。

已经过了营业时间,夏油杰正在收拾店内,准备关店。看到五条悟进来,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

五条悟觉得很不爽。

明明偷亲人的是你,你怎么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结果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意的不行。

这不就显得他跟小丑一样吗?

搅着自己手里被夏油杰塞进来的圣代,五条悟看着正在清洗水杯的夏油杰。

“你是不是喜欢我。”

夏油杰的手顿了一下,紧接着放下手里的杯子,瞬间店内安静的只能听到两人呼吸的声音。

“嗯。”

“那好吧,允许你追老子了。”五条悟摆了一个酷酷的姿势,微微抬着下巴看着夏油杰。

夏油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喜欢我吗?如果你只是觉得你离不开我......”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一张一合的嘴巴,只觉得一股火直窜上来。

问那么多干嘛,都说了你可以追了。

不想再听到他叽叽喳喳,五条悟抓着夏油杰的领子,一抬头吻了上去。

熟悉的气息缠了上来,他的嘴唇果然跟想的一样柔软。五条悟无师自通的用舌尖舔了舔夏油杰的嘴唇,在夏油杰反应过来以前就推开了。

夏油杰捂着嘴巴看着不好意思的五条悟,缓缓说了一句:“悟,你用劲儿太大了,牙齿撞到嘴唇了。”

低沉的嗓音变得有些低哑,却更加的撩人,夏油杰瞳孔发着炙热的光,好像多看一眼,就会被融化掉。

五条悟恍惚觉得自己正面对着一只猎豹,在阴暗中蛰伏,伺机捕获属于自己的猎物。五条悟嘴唇有些干,心脏砰砰砰直跳。

舌尖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五条悟咳了一声:“我们回去吧,我中午都还没吃.......”

剩下的话被夏油杰吞进嘴里:“我来教教你,什么是真正的接吻。”

双手无力的搭在对方宽阔的肩膀上,五条悟感受着在自己嘴里肆虐的舌头,夏油杰的亲吻很温柔,却又紧紧的纠缠着他,五条悟呼吸不过来,喉间闷闷的发出呜呜声。

五条悟逐渐忘记了思考,整个人软软的靠着夏油杰的身体,手臂更是不自觉地收紧,将两人的距离拉的更近。

一吻结束,五条悟早已喘不过气来。他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急促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不过......五条悟舔舔嘴唇:“杰,你是不是背着我吃马卡龙了?我感觉出来了,你嘴里有甜味!”

(7)

五条悟深刻的感受到了拥有一个男朋友是多么的快乐。

他靠在夏油杰怀里看电影,嘴里吃着男友牌爱心马卡龙,手边还有一杯男友特制奶茶。看到电影里面男女主深情拥吻的片段,他忽然想起来那个晚上的偷吻。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他摸摸下巴:“总觉得你应该喜欢我很久了。”

夏油杰抱着他,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胳膊借给他当枕头:“对,高中就喜欢你了。”

五条悟抬头看他,光线明暗间夏油杰的表情变得似乎不可捉摸:“原来你那时候就对我有不怀好意的心思!”

被夏油杰捏了捏脸上的肉。

“当时看到你笑会很开心,看到你不开心我也很难过。所以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夏油杰回忆着:“但是真的确定喜欢你,大概是那次你在我家睡着了,我扶你的时候看到你的嘴唇,却只想亲你。”

“当时想着,看起来软软的,亲起来会不会也是这样呢?”夏油杰笑笑:“所以就确定自己喜欢你了。只不过你看起来对我不是那种喜欢的样子,所以就一直没说。”

夏油杰顿了顿,伸手转过五条悟的下巴,在他迷惑的眼神中低头亲上去:“你也喜欢我真是太好了,悟。”

(8)

下午茶的生意变得更好了。

因为老板恋爱了。

顾客们都觉得老板娘一定是个很会吃的吃货,才让老板研发出这么多新口味的甜点。

五条悟嘴里塞着甜品,耳朵却竖着听顾客们在说什么。

“老板真的太帅了,又会疼人,谁嫁给他一定很幸福。”

嗯嗯,没错,不过说错了,是老板嫁。五条悟想着。

送走最后一位客人,窗边的风铃叮叮咚咚的撞击着。

“晚上想吃什么?”

“夏天啊,说到夏天的话就是鳗鱼饭!我们去吃鳗鱼饭吧!然后回家我想吃刨冰。”

“夏天马上过去了,不能吃太凉的,驳回。”

“哎————就吃最后一次,杰,最后一次啦。你看我都苦夏了——”

“你哪里苦夏,明明刚吃完一整个蛋糕。”

风铃声叮叮当当,传出去很远。
5 Likes

甜甜的,心融化了ヽ( ´¬`)ノ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