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蛋糕的一百种吃法

21年旧文搬运

前文指路↣《嘿,要吃下午茶吗》

蛋糕play

果然搞瑟瑟使人快乐w

点击即看甜蜜蜜的五条老师w

夏油杰关掉店门时天色已经暗了。夕阳将天边染上粉色,他拎着手里的蛋糕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

今天五条悟出差不在家,所以用不着太早回家做饭。夏油杰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在一起后的第一个生日悟不在他身边,但是想到昨天悟说的回来给他一个大惊喜,夏油杰还是打起了精神。

回家时还是习惯的说了一句:“我回来了。”发觉没有回应时才想起来五条悟今天不在家。手机叮叮咚咚的消息声表达着同一个意思,夏油杰摊在沙发上一个一个回复完了消息,才起身前往厨房。

好像有哪里不对。

夏油杰敏锐的闻到空气中有淡淡的糊味。

可是他今天出门的时候没有在炉灶上放什么东西。

猛地打开灯,昏黄的灯光下,原本整洁的厨房此时已经变得凌乱不堪。锅碗瓢盆用一种诡异的摆放姿势散落在厨房的各个角落,面粉仿佛在地上开了派对一样撒了一地。

头疼的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夏油杰无奈的喊:“五条悟!你在家干嘛了!”

“哎,你知道我在家啊?”五条悟挠着脑袋从卧室走出来,一脸的大为意外。

“除了你,也没人会把家里弄成这样吧。”夏油杰双手抱胸:“你不是在出差?”

“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五条悟摊了摊手:“谁能想到做菜这么难。”他说着把自己藏在卧室的菜端了出来,看着黑乎乎分不清楚原材料是什么的料理,他也有点心虚,弱弱的说了声:“我尽力了。”

夏油杰只能无奈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将看起来就很危险的料理放在桌子上,自己转身去了厨房收拾。

“杰,我只是不熟练,我觉得下次我肯定能做的很好。”

“不,我建议你以后不要进厨房。”夏油杰将餐具放进洗碗池,转身推着五条悟出了厨房:“现在让我来尝尝五条少爷的杰作。”

“我觉得,我们要不还是出去吃吧。”五条悟看了看桌子上一看就没什么食欲的食物,罕见的有些羞愧。

“没事。”夏油杰将自己带回来的蛋糕放在餐桌上,跟五条悟做的菜放在一起,拿着打火机点亮了蜡烛:“跟你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我想就我们两个一起。”

他勾起唇角笑了笑:“我很开心,悟。”

五条悟愣了愣,紧接着一起笑了起来:“那就好,对了,还有一个礼物,你要闭着眼睛,等下我说可以才可以睁开。”

夏油杰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就听到窸窸窣窣的,不知道五条悟在找什么,有购物袋摩擦的声音,持续不断地敲打着耳膜。

感觉到有人拉着自己的手,夏油杰配合的张开手心,就感觉到自己手上放了一个硬硬的小盒子。

“好了,可以睁开了。”

眼睛闭了许久还不太适应光线,夏油杰眨了眨眼睛才发现五条悟在自己手上放了什么。

是一盒冈本的小雨伞。

白底的盒身上,超薄两个大字晃花了夏油杰的眼睛。

“你…”夏油杰一时语塞。

“我们在一起半年了。”五条悟正色:“可以做一些情侣应该做的事情了。”

他红了红脸,想到硝子听到他俩只是接吻以后的表情,心里握了握拳,今天一定要把夏油杰拿下!

夏油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满是缠绵的爱意,微微扯着嘴角笑的样子,看在五条悟眼里格外的性感。

五条悟被撩拨的心脏乱跳,故作镇定的凑过去在夏油杰唇边亲了一下:“快点抱我。”

尾音被吞进嘴里。

夏油杰含住他的唇瓣亲吻上去。狡猾的舌尖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探入齿间,勾起粉嫩的舌尖共舞。若有似无的水渍声在安静的夜里被放大无数倍,缠绵又暧昧。

五条悟不是第一次跟夏油杰接吻,但是被吻到快呼吸不过来还是第一次。他双手无力的搂在夏油杰肩膀上,整个人像是脱水的鱼,除了呼吸,大脑里面一片空白。

等到五条悟的呼吸声音变得急促,夏油杰才退开。

“除了这个,没有别的礼物了吗?”

五条悟闻言震惊的看着他,蓝色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说实话,我有想要的礼物。悟,愿意给我吗?”

“什、什么?”

夏油杰三两下脱了五条悟的衣服,拿起桌子上用来绑蛋糕盒的丝带,在五条悟腰间到胸口的位置缠绕了两圈,绕过脖颈再缠绕回胸口,恰好在胸口处打了一个蝴蝶结。

“现在,我要来拆我的礼物了。”夏油杰将五条悟抱起来放在餐桌上,单手扯下自己的衣服扔到了地上。整个人嵌进五条悟双腿间,一只手捏了捏五条悟红透了的耳垂,又吻了上去。

五条悟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都要被夏油杰吸走。夏油杰这次的吻狂野又霸道,舌尖紧紧的缠绕着他的,五条悟的舌根被吸得发麻,双腿发软,还好是坐在餐桌上,不然一定腿软跪在地上了。五条悟迷迷糊糊的脑子里不合时宜的闪过这个念头。

夏油杰一只手扣住五条悟的后脑勺与他深吻,另一只手缓缓下滑到五条悟腰间,在腰侧的软肉上捏了两把后顺着向上,摸到了已经挺立的乳|头上。五条悟本就有胸肌,被丝带缠绕着,柔软的乳肉被紧紧的勒着,勾勒出两块性感的凸起。

夏油杰的手指偏凉,在接触到乳|头的一瞬间,五条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夏油杰的手指在五条悟胸口红樱上轻轻碾磨着,感受到指下的小东西慢慢变硬,夏油杰停止亲吻,将自己的舌尖退了出来,牵连出一丝丝暧昧的银线。

对着五条悟不解的视线,夏油杰用手指抹去那丝丝银线,勾唇露出一个笑容:“悟,我想吃我的蛋糕了。”

五条悟不解的眨着眼睛,迷蒙的脑子还转不过来:“那我去拿刀。”

“不用。”夏油杰将五条悟推倒,让他躺在桌子上,伸手沾了一点奶油抹在了五条悟的胸口上,紧接着低头舔掉那一点奶油:“这么吃。”

五条悟已经红到了脖子,但是他没有推开夏油杰,反而是顺着夏油杰的力道整个人躺到了餐桌上,任由对方脱去他的裤子,内|裤。浑身光裸的躺在餐桌上。

“是悟你最爱吃的味道。”

夏油杰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舔了舔唇瓣,压抑住自己的欲望,将蛋糕上面的奶油轻轻的抹在五条悟的身上。胸膛上的乳|头已经被奶油遮盖住,在腹肌上用奶油画出纹路,腿间已经挺立的阳|具上也涂上了奶油。最后将一颗樱桃放在五条悟唇间。夏油杰含住五条悟的耳垂在齿间碾磨两下:“悟可别把樱桃吃了,记得留给我。”

五条悟齿间咬住樱桃,又不敢使力咬破表皮,闻言瞪了夏油杰一眼作为回复。

夏油杰直起身看着自己的杰作微微笑了起来:“我明白悟为什么那么爱吃蛋糕了。”

说着便俯下身去用唇舌去品尝:“这是我近几年最满意的作品。”

硬挺的乳尖在奶油下悄悄探出头。夏油杰舌尖轻轻的拍打着,用牙齿叼住乳|头向外拉扯,又迅速放开,用舌尖轻舔安慰。等到一边乳|头已经变得红肿且没有奶油时,夏油杰才抬起头。回味的舔了舔唇瓣,又去舔食另一边的奶油。另一只手也轻轻的拉扯着已经变得红肿的乳|头。

等到两边的奶油都被舔食干净以后,五条悟的乳|头已经肿起一个弧度,随着呼吸的频率随着胸膛起伏。夏油杰又低头去看五条悟,齿间的樱桃早就因为耐不住快|感而被咬破,而五条悟却没吃下去,依然咬在齿间,樱桃的果汁混着含不住的唾液顺着唇瓣开启的弧度从颊边流下,留下一道浅红的痕迹。

“悟,樱桃破了,你怎么赔我?”夏油杰伸手拿出樱桃,五条悟趁机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缓解一下酸痛的下颌。

夏油杰看着有几个牙印的樱桃,伸出舌尖舔掉樱桃上正在滴落的果汁,在五条悟转头看过来的时候,舌尖一卷,将樱桃吃进了嘴里。

五条悟看着消失在夏油杰口中的樱桃,让他产生了一种下一秒就会被对方吞吃入腹的错觉。

夏油杰顺着腹肌亲吻下去,一边舔去奶油一边在腹肌上留下淡淡的红色吻痕。一手顺着身体的曲线往下滑,摸到腿间那处轻轻的抚弄着,一只手自然对着左边的乳|头碾磨着。

在小腹上狠狠的吮吻出几个红痕后,夏油杰终于放过他小腹肌肤。入眼之处尽是斑斑点点的红色痕迹。

“悟的这里,好精神了呢。”夏油杰笑着,轻轻的弹了一下小东西,那处流着泪水,轻轻的颤抖了两下,铃口处又冒出一些腺液。

“那么,我开动了。”夏油杰沉了沉眸子,舌尖舔去最顶端的奶油。

“啊!……”五条悟一时控制不住叫出声来,下一刻又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只留下些微的喘息声。

“叫出来,悟,我想听。”夏油杰抬起一只手扯开五条悟的手,另一只手扶着挺立的那处,舌尖在上面滑动吸吮,将奶油一点一点舔去。时不时的将头部含进口中,调皮的狠狠一吸,引来五条悟的一阵颤动。偶尔又用舌尖在顶端滑动,轻柔的拍打着铃口。也模仿着性|交的动作前后晃着头部,让那处在口中进出。手指也在囊袋处揉捏,将两个已经硬硬的卵蛋放在手掌中搓玩着。

柔嫩的囊袋被轻柔的来回抚触,中指和食指还不时按揉囊袋中间的间隔,时快时慢的刮搔和揉捏让五条悟舒服得在亲吻的间隙,发出小猫被反复抚摸满足时候一样的呜咽声。

见五条悟越来越动情,挺立的地方也开始一跳一跳,夏油杰唇舌迅速离开那处,握紧了根部:“还不能射哦。”

说着手指顺着囊袋滑下去,在会阴|部位按压了两下,引来五条悟不停的轻颤以后,将手指对准了那处粉嫩的小洞洞口。

轻轻的往里面戳了戳,发觉有一些干涩,看了看旁边的蛋糕上的奶油已经所剩无几,夏油杰抬头在厨房里面扫视了两眼,看到了流里台上面裱花袋里面装好的奶油。

拿起裱花袋,将袋嘴对准那个小洞轻轻的戳了进去:“别怕,悟你不是最爱吃蛋糕了吗?。”说着,手上轻轻用力,将奶油推进五条悟的身体里面。推到差不多的时候,夏油杰将裱花袋抽出,小洞收缩着将一丝丝奶油挤出来,白浊的液体顺着小洞开合空隙流下来。夏油杰顿了顿,伸进一根手指进行扩张。

里面已经被奶油润滑过,手指的进出十分容易,夏油杰抽|插了两下,伸进了第二指。

“唔……”五条悟还是不习惯突然的进入,唇间不自禁的流出一丝痛哼,夏油杰停了一下,缓了缓动作,一边凑上前去,含住五条悟的唇瓣啃咬,舌尖探入勾起五条悟的舌尖共舞,一只手也滑到胸口,对着已经红肿的乳|头轻轻的揉捏。

另一只手依然在不停的扩张着,感受到五条悟已经没有那么紧张,夏油杰伸入了第三指。

“呃……”五条悟唇间发出一声闷哼,又很快被夏油杰吻了进去。夏油杰勾住五条悟的舌尖含吮着,唇齿相依之间,丝丝唾液控制不住的流下来,顺着五条悟的脸颊滑下去,留下一道道暧昧的痕迹。

感觉到扩张的差不多了,夏油杰放开五条悟的舌尖,抽出手指的时候,洞口不满的收缩了两下,挤出里面所剩不多的奶油。

夏油杰见状,笑了一下:“悟别急,给你吃你最爱的东西。”一边说着,紧紧的盯着五条悟的眼睛,一只手拿起放在旁边的草莓塞进了穴|口,却不整个顶进去,只将草莓最大的地方卡住穴|口,留出一半在穴|口。

五条悟紧张的收缩着穴|口,也不敢太用力。他只能抓住夏油杰的手臂,语气焦急:“杰,快拿出来……好凉。”

“别着急。”安抚的摸了摸五条悟的头发,夏油杰弯腰将五条悟的腿掰成M字,臀部拖到桌子旁边悬空,将腿挂上自己的肩膀。自己低下头用牙齿去咬穴|口的草莓。

恶意的不直接将草莓吃掉,用舌尖轻轻的将草莓往里顶,感受到抓在手臂上的手指突然用力,才用手拿出草莓放在一边。

五条悟气的一脚踢了过去。轻易地被人在半路截胡。夏油杰用手托着五条悟悬空的臀部,用已经挺立多时的硬挺在臀间磨蹭了几下,一只手拉着五条悟的手向自己下身摸去:“摸摸它,它等你好久了。”

阴|茎是浅红的色泽,粗大、狰狞,暴起的脉络缠绕在阴|茎上,显得格外的凶悍。五条悟包裹住夏油杰的那根,一点点的抚摸,伴随着夏油杰逐渐加重的喘息,掌心的纹路一寸寸的摸过火热的粗大。

五条悟的动作生涩,从龟|头到囊袋不断地揉搓,偶尔用掌心划过敏感的龟|头,但是夏油杰没有一丝想射的迹象。

五条悟瘪了瘪嘴,松手甩了甩自己已经发酸的手腕:“你怎么还不射!”

夏油杰无奈的勾了勾嘴角,在五条悟嘴角轻轻地吻了一下。伸出手在他的腰上流连,眼前的五条悟已经整个人变成粉色,耳朵尖则是更深的红色,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充血的细细的血管,眼睛里像是要流下泪来,鼻翼轻轻的翕动着,鼻尖上再次渗出汗水来。胸口被他吸吮啃噬之后,变得红亮濡湿挺立着的两点挺立着,肚腹上也都是他亲吻时吸吮出的红印。

下|体黏腻的全是奶油和扩张时带出来的淫|水,夏油杰摸了摸鼻子,将硬挺对准穴|口:“悟,我要进去了。”

做了个预告以后,夏油杰手扶着自己的硬挺,缓慢却坚定的将自己的肉根推了进去。

“唔……”五条悟往后仰起脖子,露出优美的颈部曲线,手指紧紧的抓住夏油杰的手臂,无意识的留下几道白痕。

夏油杰喘了口气,一半是爽的,一半是紧的。五条悟的那里紧紧的包裹住他的肉根,里面的嫩肉像一张张小嘴对着肉根吸吮一样。初次承受阳|具的那处夹的紧紧的,夏油杰抽动一下都困难。

他只好安抚的亲吻着五条悟的颈部,一只手套套|弄着五条悟微微软下去的阳|具,那根也轻轻的在穴道中抽动着,偶尔略微的撞击一下敏感点。五条悟很快在夏油杰的动作下放松下来,谷道渐渐放松了对肉根的钳制。

夏油杰明显的感受到了那处的变化,又轻轻的吻了吻五条悟的唇瓣以后,说:“悟,我要动了。”说完,就把自己缓缓地抽出去,再猛地一个挺身将自己那处狠狠的送进五条悟的身体深处。逼出五条悟一声尖叫。

感受到五条悟的挣扎,他紧紧的压住他的腰身将自己抽出再送入。

五条悟被他这种大开大合的动作迅速带入状态,一只手紧紧的掐住夏油杰的胳膊,另一只手也控制不住的摸到了自己的那根,伴随着对方的顶弄抚弄起自己的那处。嘴里也控制不住的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他盯着夏油杰的眼睛,那里面闪着可怕幽微的光,他没见过夏油杰这个表情,哆嗦着抱紧了夏油杰。

夏油杰紧紧捏着五条悟的脚腕,用力一折,将他的腿压在胸前,他跟着下伏,身躯完全压在五条悟身上,埋在湿润谷口的龟|头狠狠往前一顶,带着几分得偿所愿的满足,深深地进入到里面。

好热…

五条悟热的恍惚,体内鲜明的快|感却让他十分清醒。

体内那根进的很深,又热又硬,在深处展示着自己的雄风。而身后的小|穴还一直在流水。五条悟浑身颤抖的接受着夏油杰带给自己的快|感,漂亮的像是水晶玻璃的蓝色眼睛蓄满了泪水,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刺时流下来。

“悟,舒服吗?”夏油杰轻轻地啃着他挺立的乳尖,在五条悟颤抖的时候将自己狠狠的埋了进去。

“嗯…”五条悟向来不吝啬于表达自己的感受,身下被顶的格外的舒坦,这具身体敏感的可怕,只是刚进来时有一些痛处,现在自己能感受到的只有不间断的快|感。

阳|具一插入,夏油杰便被内部的紧致夹得腹肌紧绷,他一层层的破开五条悟体内湿漉漉的软肉,硕大的龟|头刺进又紧又窄的谷道中,只是怕五条悟喊疼,便没有整根进去,但是阳|具挺立进去的节奏毫不迟缓,他的身体像一座山,完全的贴合在五条悟身上,两人的下|体逐渐贴在一起,粗糙的阴|毛扎在五条悟敏感的会阴处,痒的他抖了抖身子。

“唔……啊……啊!……杰……慢一点儿……慢一点儿。”夏油杰猛烈的抽动了几十下以后,缓下了动作,把自己缓慢的送进去,又缓缓地退出来:“悟,我出来的时候,你这里在咬着我不让我出来呢。还有你说慢一点儿……”夏油杰将自己慢慢的送进去,感受了一下柔嫩温暖的内壁对自己肉根的吸吮裹压的快|感以后再缓缓的抽出来:“是这样么?嗯?”

五条悟被大开大合的操干了一会儿以后,对于这样的频率非常不满足,却又羞于启齿让对方加快速度,只能用手肘撑起自己的身子,双臂挂在夏油杰脖颈间,仰头送上自己的唇瓣,撒娇的低语:“杰,我想要你快一点儿。”说着,身下的小|穴也紧紧的夹了一下夏油杰的阳|具。

“嗯……”夏油杰被那一下夹出一声闷哼。他深吸口气缓了一下想要射|精的冲动,依然缓慢的插入抽出:“不急,我还没有找到让你舒服的地方呢。”说着阳|具在肠道内横冲直撞的深入了几下,戳在肠壁上,引来五条悟一阵阵抽动。

“唔……不要……啊……”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点突然被顶住,五条悟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起来,腰部向上挺,却更将自己那处送到阳|具下。肠道也抽搐着,紧紧的包裹住了入侵者扭动挤压。被这阵难以言喻的快|感冲击,五条悟闭上眼睛,从尾椎骨传来的快|感使他浑身酸软无力,只能靠在夏油杰身上。

夏油杰紧了紧小腹,控制住想射的欲望,将自己抽出去以后又狠狠的顶进去。恰好顶在那处敏感:“悟的小|穴,收的好紧,……好舒服。”

一边说着,又恢复了大开大合的操干,只是这次每一次进去都对着那处敏感点狠狠的顶弄,水声和啪啪声不绝于耳。

五条悟觉得自己快死过去,源源不断的快|感冲击着他的头脑,他只能紧紧的抱住夏油杰呻|吟。感觉自己像是水面上无根的浮萍,只能依靠着夏油杰。

夏油杰一把搂住五条悟的腰,将自己更深的送进去,手也在五条悟的臀瓣上揉捏,一会儿拉开臀肉,一会儿又将臀肉挤在一处,更方便自己的进出,大力的将自己一遍又一遍的送进那销魂的身体里面。

五条悟觉得自己已经快融化了,整个人只能无力的攀附在夏油杰身上,所有的快|感都从那与人紧紧相连的小|穴传来,前列腺被不断的刺|激使他说不出话来,他被刺|激的脚趾都蜷曲着,全身的力气都在勾住夏油杰脖颈的手臂上和勾住腰部的腿上。

激烈的运动让两人大汗淋漓。五条悟身上的丝带已经在剧烈的撞击中松开,只松松的缠绕在身上,被嫌弃碍事的夏油杰一把扔到了地上。

五条悟被源源不断的快|感刺|激的厉害,生理性泪水不断地流出来,硕大的阳|具不停插入他被撞到松软的洞口,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掐着他腰的大手一用力,没等到五条悟适应,便将热烫的阳|具狠狠的送了进去,只剩下一小截露在外面。

五条悟仰起头尖叫一声,身前的阳|具没有人的抚弄就已经射了出来,后|穴也夹的紧紧的,被送上了一个小高|潮。

夏油杰也快被穴道内的紧紧包裹给逼疯了,他只能深吸口气,压住快要射|精的冲动,狠狠的撞开了五条悟正在高|潮中的内壁。

他的身体本就处于高|潮的余韵中,湿润汹涌的液体不受控制的从肠道中分泌出来,顺着阳|具进出的动作流出来,又在洞口被拍打出白色的泡沫。

夏油杰的力气很大,不只是掐着他腰身的手,全根进入的阳|具也以一种汹涌的力道不断地顶着谷道内的软肉。完全占有的进出,让五条悟肉|洞深处那股细密的瘙痒越发的浓烈,像是有无数只小虫子爬过,全身的感官似乎都集中在后|穴上。

在体内疯狂抽|插着的阳|具不断地碾压过他的敏感点,肠道便开始一抽一抽的缩紧,像是一张小嘴一样紧紧的贴在夏油杰的阳|具上。他越发用力,保持着高频率的抽|插,几十下不断地撞在谷道内的最深处。

他吻着五条悟的脸颊,在他的唇边洒下细细密密的亲吻,两个人唇瓣厮磨着,五条悟张嘴咬了咬夏油杰的嘴唇,然后又乖巧的贴过去,道歉似的轻轻吻住夏油杰。

他把阳|具探的更深一点,用力交合,肉贴肉的将自己埋进最深处。阳|具完全挤进了穴内,只有两个已经硬到不行的卵蛋贴在外面,交合处没有一丝缝隙。

阳|具在柔嫩的穴内摩擦了几下,如愿听到了五条悟突然变大的喘息声,满意的咬了咬五条悟的舌尖。

他向后退了一步,将五条悟的臀部悬空,只有后背贴在冰凉的桌子上,他抓着五条悟的肉臀,让他只有自己这一个着力点。粗长的阳|具在甬道内抽送着,夏油杰的手臂有力而迅疾,短短十几秒那根阳|具就多次的擦过五条悟的敏感点。

堆积的快|感一直在攀爬,五条悟快要被冲垮,他剧烈的大口喘气,灼热的呼吸在玻璃的桌子上留下一片片哈气。

感受到五条悟肠道收缩的频率又加快,知道他又要上一个高|潮,夏油杰狠狠的顶了两下肠道内敏感的那点,然后将自己深深的埋进去,顶住前列腺开始射|精。

同时,五条悟也再次被艹射了出来,可是因为刚射过没多久,正处于不应期,他的肉根并不算是射出来的,而是像流一样的流出了一股股精精|液。

高|潮过后的两人躺在餐桌上喘气,靠近的胸膛能听到两个人彼此砰砰砰的心跳。夏油杰缓了缓,将自己退出来,低下头看了看小|穴。本来粉嫩的小|穴被艹到红肿,射进去的白浊由于地心引力已经开始缓缓滴落。他伸手将精精|液导出来,无情看着他夏油家的子孙就这么落在地上。

“我抱你去浴室。”夏油杰在五条悟汗湿的额头亲了亲,双臂一用力,便将五条悟抱了起来。五条悟的腿缠在夏油杰腰上,任由对方抱着自己移动,他累坏了。

浴缸里,两个人手足交缠,五条悟向后靠在夏油杰肩膀上:“我就不应该给你什么礼物,最后我也没用上。”

夏油杰闻言笑了笑,轻轻地咬了咬他的耳朵:“如果你想的话,明天还可以试试。”

五条悟拍了拍水,转头看着一脸吃饱喝足的夏油杰,咬牙切齿说了一句:“禽兽。”

“嗯,只对你禽兽。”

21 Likes

ヽ( ´¬)ノヽ( ´¬)ノ猫猫全身肯定都是香香的甜甜的吧,杰,你好福气/(=✪ x ✪=)\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