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有预谋

只见那惊鸿一瞥误入眉眼欢喜多年。
五条悟最近不太好过。
这来源于他的好朋友夏油杰,他该死的喜欢上他了呀,意识到这点还是几天前,夏油杰一如既往地边看书边摸他的头,五条悟趴在他身边看着这张帅脸越看越入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亲上去了。夏油杰明显瞳孔放大了一下。
年轻的神子尴尬得无地自容,开了个蹩脚的玩笑躲过去了。
刚好错过夏油杰渐深的嘴角。
接下来几天明白自己心意的五条悟变着方式的试探夏油杰的态度。
他分明觉得夏油杰是喜欢他的,平日里会不经意间露出的深情,对他勾手指的动作,还有亲密接触时下意识的靠近。
所以五条悟在这期间对他又是亲亲又是抱抱,夏油杰不拒绝但是也不回应,搞得五条悟很是苦恼。
“硝子,你说该怎么让杰喜欢上我啊!”五条悟趴在窗台上吹泡泡,泡泡在阳光下色散出彩色的光芒,漂亮但易逝就和某个人一样太狡猾了。
硝子趴在另一个窗台上抽烟,听到这,瞥了他一眼:“你别想太多了。”他不可能不喜欢你,当然后面的硝子不可能说出来。
“可是杰他为什么不回应我啊!”五条悟看上去很挫败。
硝子吐了一口烟道:“你直接上啊,喜欢就成了,不喜欢还赚了。”
“如果杰拒绝我怎么办?”五条悟还是很害怕。
“那你想这样不明不白的看着夏油和别的人谈恋爱吗?”
“绝对不可以。”
他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夏油杰只能是他的,于是下定决心今晚表白。
这天晚上五条悟假借一起打游戏的名义来到夏油杰的房间,但是全程都在偷瞟夏油杰,假动作一个接一个,想要往他身上靠,等待一个合适的时间就扑上去吻他,如果杰不同意就一直吻。
夏油杰一直有注意五条悟的小动作,感觉可爱,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露出得意的笑。
该收网了。
夏油杰假装打游戏打累了,闭上眼睛往五条悟那边靠,头枕在五条悟的肩膀上,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某人耳朵都红透了。
突然五条悟放下手中的游戏手柄,捧着夏油杰的脸就吻下来,还因为害羞闭上了眼睛。
夏油杰目睹全程,看着五条悟的脸颊越来越红,放松牙关让五条悟一点一点自己进来,生涩的吻着自己,但是夏油杰就是不回应,他在等,等五条悟自己入网,等五条悟自己甘心从神坛上走下来拥抱他,等五条悟说出那句话。
“杰,我喜欢你。”五条悟停下低着头,不敢去看夏油杰的眼睛“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喜欢了,如果你不想……”
“悟,你看看我。”五条悟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他抬头去看夏油杰的眼睛,撞见一片猩红。
“我爱你。”
紧接着夏油杰向五条悟压过来,带着他在这片欲火中熊熊燃烧。
夏油杰的吻一个比一个深,身下的动作也越来越狠,五条悟在晕过去前想
这个人真是太狡猾了。

夏油杰是什么时候认识五条悟的呢?这远比五条悟认识他早的多。

五条家在离市区不太近也不太远的地方,隔着三山一河的地方就开始立了一个牌子上写着五条家。
那时候市里的小孩子对大人们敬而远之的地方十分好奇,因而抱足劲头去打听。
夏油杰也不意外,不过听来听去无非神魔,级危之地。于是十三岁夏油杰决定亲自去探查一下这个众说飞云的地方。
夏油杰十岁时就十分懂得怎么糊弄自己的父母,在知道自己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时,小小的夏油杰就萌生了一种老子是天命之子的责任感,于是带着这份自信把很多事情做到了极致的优秀,导致了父母很放心这个优秀的小孩。
夏油杰准备充分,选了一天天气很好的休息日,找了个帮同学补课的借口就离开家了。
可是明显他做的准备还不够。
他从靠近五条家的铁路坐起,一路上诅咒越来越多,无意识的朝着一个地方靠近,密密麻麻的诅咒无形中释放着压迫感,夏油杰只能假装看不见,行走在一个诅咒遍布的地方。
黄昏渐至,阳光异常刺眼,却温和的可怕。
他走到五条家牌子的面前,这里的诅咒爬的哪里都是,可是仅限于五条家的牌子面前,牌子的另一边干干净净,一片岁月静好,夏油杰这才意识到里面居住的大概真的是神明。只是没想到这个屏障居然连他也进不进去,那时的夏油杰也有一股犟脾气,活生生的在哪里耗了一个小时沿着屏障左左右右的绕圈,敲打,寻找入口,无一不失败的,周围的诅咒已经把屏障爬得漆黑一片。
天边已经被染上了橘红色很快就要暗下来了。
夏油杰叹了一口气准备放弃了,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周围响起来了此起彼伏的银铃声,和人的脚步声,他们从四面八方靠近压迫感十足,夏油杰赶紧找了个矮坡躲了起来。
他惊奇的发现周围的诅咒随着银铃的靠近一点点的消失。
“拜天地!”
“敬神明!”
随着歌声响起从三面八方排过来的的队伍整齐划一的跪下匍匐,就在他们全部跪下的这一刻,夏油杰看见所以的诅咒都消失了,拨云见雾般所有人都得到治愈。
光驱散黑暗,神明降临人间。
待着正面的一支长队靠近,所有人匍匐的省体简直就要挨着地面了,夏油杰本来就觉得惊奇,可是看清轿上抬着的人,不,神,的时候还是漏了一拍心跳,白发,蓝眸,蚕丝和服,浅色羽织,神子。
像是天光乍破,夏油杰得以窥视神明的一脚,他高高在上,不染烟火,似雪,似风唯独,不似人。
年轻的神子明显发现了一只小老鼠,睨了一眼。
夏油杰与那双眼睛对视一秒,呼吸瞬间屏住,待那神子走远刚才漏掉的心跳要狂补回来似的砰砰直跳。
这惊鸿一瞥,误入眉眼。
夏油杰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到家的了,一到家就开始发烧,一连烧了三天,在这期间夏油杰感觉那段记忆是假非假,一度怀疑是幻觉,那双眼睛那么真切,看向他的那一眼却是想让夏油杰忘掉那段记忆。
可是夏油杰何等人物,不仅没忘,还惦记上了,这一惦记就是好多年。
那时候的夏油杰魔怔了一般,去了很多次五条家,可是在没能见过那神子一眼。
所以再次见到五条悟时,用硝子的话来说,夏油杰当时就像个猎人,眼睛好像发着幽光,虽然转瞬即逝,但是还是吓了硝子一跳。
对此夏油杰莞尔一笑不可置否。
五条悟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他要把那神子拉下神坛,藏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于是夏油杰开始温水煮青蛙似的渗入五条悟的生活,带他出去买甜食,逛超市,看电影,打游戏,无微不至也无孔不入。从一开始我就是你的,而你是我的。
这一切都早有预谋。

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