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难逃(PWP全文5k+一发完)

短篇PWP(双教师if)

summary:两个人受到咒灵影响被困在了10年前的高专宿舍,结果无意间找到了五条悟的dk制服。
夏油杰好像想到了什么;
五条悟好像猜到了他想到了什么。

【预警:bangbang:】:dirty talk/dk制服&师生play/轻微捆绑/高潮管理/无剧情纯:red_car:

“…”
“真的要这样么…”五条悟手里握着他高专时期的那身dk制服,问道。
“…可以吗?”夏油杰试探着问,似乎显得有些期待。
“…”

可以倒是可以。
无非是换身衣服做罢了。
但是——
难道直接做不行吗…?非要玩这种dk制服play什么的,反正穿上后终归都是又要被扒下来的…莫非夏油杰的xp是纯情男高中生?怎么他以前不知道?
五条悟心里嘀嘀咕咕着,却还是口嫌体正直地乖乖拿起了那身衣裳转身去了卫生间。

这件事情的起因还要追溯到两个小时之前,两个人下班准备回家的时候,在校舍遇到的一只咒灵。因为等级比较低,就没太留意,顺手祓除了。结果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两个人却双双出现在了五条悟的高专宿舍,而且还是10年前的那一间。
危险倒是没有,只是这个影响似乎需要等24小时才能自动解除。
诸番尝试都没有效果之后,五条悟一屁股坐回床上,百无聊赖地躺着。夏油杰则站起来在这间不大的宿舍里四处晃荡。
然而就是这一晃荡不要紧,他拉开床边的衣柜,一不小心就发现了属于高专时期五条悟的这身dk制服。
“啊…”随着夏油杰发出略带惊讶的一声,五条悟闻声从床上抬头朝那边看。

夏油杰正拿着那身衣服,好像想到了什么;
五条悟抬眸对上他的目光,好像猜到他想到了什么。

从卫生间出来,五条悟有些不自在地整了整衣摆和领口。这身衣裳对完全成年后的他来说确实略显小了些,毕竟后来个头又长高了。但穿还是能穿的,就是短了一点。
别说,只看脸的话,说他是高中生还真不算夸张。现在重新穿这一身衣裳,往那里一站简直能以假乱真,除了身高其他都挺像那么回事的。

夏油杰看着他,有些呆呆的,脸颊和耳根却几乎肉眼可见的有些发烫。

什么啊…五条悟上下扫视着夏油杰暗自腹诽,平时也没见他表现出来这方面的独特癖好来着…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在床上偶尔也会玩儿点花样,但平时大多数情况都是下了班回来躺在床上,抱着亲着两个人就都有了反应,顺势就做了。姿势通常也就是常规的面对面,这么多年两个人倒也都没觉得腻,隔三差五就天雷勾地火滚到床上来上一发。

此刻的五条悟没戴眼罩,头发像高中时期一样随意耷拉着,一步步走到夏油杰跟前,歪着头冲他抬了抬下巴:“喏,换好了。”
察觉到对方明显发红的脸颊后,不由得抬手捏住他的下巴,调侃般笑道:“你脸红什么?不还是你要求穿的?”
“那么接下来,准备要怎么做?”
说着,他主动坐到了床上,微微仰起头看着夏油杰,语气略带着挑逗意味,一边伸出一只长腿,去勾夏油杰的脚踝。
“这么心急?”见状,夏油杰顺势朝他走近几步来到床边,站在他两腿中间,笑着抬手抚上五条悟的后颈,“…五条同学?”

“噢?”听到这个称呼,五条悟不禁挑了挑眉。他啧了一声,但却没有反驳,配合的身子又往前凑了些,抬眸对上他的目光:“到底是谁心急?”
说着,一边抬起手从大腿摸向夏油杰的胯间,在那块被硬物顶起的布料上暧昧地揉了揉。
夏油杰没再吭声,而是直接弯下腰去吻他。五条悟配合地张开嘴由着他的舌头探入,辗转着头部回应着这个吻。

没多久,这身白衬衣和外套就如他之前所料的一般,被重新从中间解开,领口半挂不挂在肩膀上。一双温热手掌在他裸露出的皮肤上来回抚摸,在腰间与小腹白皙的皮肤上留下淡红色的指印。灼烫的喘息贴近,在那半露不露的肩膀,锁骨,以及白皙的胸口,落下一串串绵密的咬痕。
五条悟微微眯着眼睛喘息着,任由对方在自己身上啃咬。甚至还在察觉到对方的兴奋时微微偏头,有些玩味般勾唇笑了笑:“好凶啊…”一边说着,他将环在夏油杰腰侧的双腿收紧了些。
“你是要吃了我么?”他垂眸,看到夏油杰身上穿着的那身教师制服。忽然福至心灵般,蓦地凑近他的耳朵,暧昧的声音低声道:“夏油…老师?”
​听到这个称呼,五条悟几乎立即感受到夏油杰的呼吸又加重了几分,肌肉也随之紧绷了些,手指稍一用力,掐着他腰间的软肉。
五条悟得逞一般,伸手去摸夏油杰胯下那根变得更硬的东西。
​“噢…?”他故意拖着长音,佯作惊讶道:“没想到你喜欢这样子的。”
“这么恶趣味…”

“这位同学,请注意你的言辞呢。”夏油杰垂头,略带危险的笑眯眯道。
“我说,”五条悟不仅毫不畏怯,反而不甘示弱地挑眉笑着:“反倒是这位老师更应该注意举止吧…?”
说着,他抓住了夏油杰那只探入他的衣摆,流连于腰侧的手,扬了扬眉毛。
“老师,手怎么还乱摸呢?”
“诶诶?别收回去啊——”他一边说,一边连忙抓着那只手,又往衣服深处带了带,按到自己的胸前:“来摸这儿。”

​下一秒,只见夏油杰双手稍一用力,便将那半掩着的衣服向两边扯开,露出下面一大片白皙的胸膛。他低下头,去咬五条悟的乳头。那乳头又粉又嫩,像两颗成熟的樱桃一样挺立在胸前。夏油杰将其中一颗含在口中,吮吸舔弄着,没多久就被弄得肿胀不堪,可怜兮兮地在胸前挺翘着,泛着湿淋淋的水光。
​“真是涩情啊,五条同学。”良久,夏油杰松口,低头看着面前的香艳景色,重新用指腹捏住他的两颗乳头碾揉着。
“哈啊…”胸前不断传来的快感让五条悟气息紊乱地喘出了声,睁开同样湿漉漉的眸子望向夏油杰:“怎么样…老师难道不喜欢吗?”

两个人就这样一来二去,略带羞耻的同时涌上来的更多确实兴奋,倒真还给演上瘾了。
于是夏油杰从善如流,重新低头吻上他:“喜欢。”

白发的男子高中生顺从地任由着面前的黑发男人将自己的腰带解开,将制服外裤,内裤依次褪下来,柔软的布料堆在纤细膝弯处,随着动作一颤一颤。衬衫衣摆下的性器半遮半掩,不知何时早已硬立起来,故意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夏油杰的小腹。
夏油杰抬手,将他的双腿掰开。他腿又细又长,皮肤还白皙,被整个掰开后双腿之间的风景一览无余,性器是肉粉色的,耻毛和发色一样白,但是稀疏且软的。
他装作纯情与懵懂,一脸无辜地望向夏油杰:“老师要对我做什么,好害怕啊…”
“是吗?”夏油杰低垂着目光,微微一用力,将五条悟从床上抱起来一整个翻了个身,反压在床头的墙面上。
“但五条同学身子好像不是这样说的呢。”说着,暧昧而且带有侵占意味地用手抚摸他的胸膛,小腹,最后握住那根形状好看的性器,用掌心上下撸动,指腹揉按着顶端的小孔摩挲,看着身下的人的身体因刺激而发出一阵阵痉挛,性器整个挺翘着硬立起来,从头端流出几滴稀薄的精液。“看样子很是敏感啊…”
​“嗯啊…”早已食髓知味的身体显然并不满足于只有前端被温热的手掌抚弄,一阵阵酥麻快感沿着脊椎一路攀上,在大脑里噼里啪啦炸裂开,五条悟此刻也顾不得再想那么多,下意识催促着开口:“快,快进来…”
不够。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想要更多。
下身的小穴早就被疼爱了多日的穴肉开合着,饥渴地淌出湿答答的水液。
可偏偏夏油杰不给。像是故意吊着他一样,只肯用手指很浅地进入那穴肉抽插抚慰着,发出沽滋沽滋的水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滑腻的水液顺着臂尖往下流到大腿,沾湿了堆叠在膝盖的长裤。
“没想到五条同学表面看着那么纯情,实际上身子居然这么淫荡。”夏油杰说着,将被浇得湿淋淋的指节抽出来,把那些粘腻的热液涂抹在他雪白的臀瓣上。
“真是该好好惩罚一下。”
“嗯啊——”五条悟的腰肢难耐地扭动着,语气由于对方的放置而显得有些急躁,催促道:“那你…倒是快一点啊!”

终于,夏油杰暂时放过了他,收回手开始解自己的裤子。早已硬挺的粗大性器迫不及待地弹了出来,硕大饱满的头端抵上雪白的臀瓣,沿着股缝缓慢地上下摩擦,最终顶上了那个粉嫩穴口,缓缓插了进去。

“哈啊…”终于得到满足的后穴几乎是立即顺从地包裹上了火热的肉柱,将其整个吞进吮吸着,五条悟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漂亮的眉眼微微拧起,脸上的神色是不知疼痛还是欢愉,毫不掩饰地软着嗓子喘息着。
夏油杰开始挺动腰身,小幅度地在那口不断流出水液的穴肉里搅弄磨蹭,粗硬性器上勃动的青筋一下下地剐蹭着内里每一处皱褶和软肉,将层层叠叠内壁给捣得四散开来,媚肉翻搅着,发出肉体碰撞的淫靡响声。
“舒服吗?”这样插了一会儿,夏油杰显然并不想那么轻易放过五条悟,只见他低头,用嘴唇含住对方粉色的耳垂,暧昧道:“五条同学。”
说着,同时下半身一个用力,硕大的蕈头抵上那处最敏感脆弱的凸起。
五条悟几乎崩溃般仰起脖子,整个人痉挛地颤抖着,扒在墙上的手挣扎着攥紧,似乎想向前去躲,却被身后那双手掌钳制着,与此同时身下流出淅淅沥沥的水液。
夏油杰低头,只见身下的床单早已不知不觉间湿了一大片,他抬手摸向两个的交合处,不出意外地摸了满手湿淋淋的粘腻。
“哈…真是淫荡的身体呢…“他说着,身下仍旧大力捣干着:“是不是早就被人肏过了?”
“没想到五条同学看着这么纯情,实际上小小年纪就已经和人上过床了。”
五条悟想转头骂他,但他此刻正被肏弄着,张开口只能发出断断续续被撞的破碎的呻吟。于是只得用力抠紧夏油杰撑在墙上的手臂,颤抖着咬住下唇不吭声。
夏油杰将他的肩背往下压,性器不断抽送着将每次哪怕被得再开、都很快会重新变得紧窄的小口再次捣松。茎头对着那处敏感点反复研磨顶弄。他似乎铁了心要逼他开口,在察觉到五条悟临近高潮的时候故意放缓了动作,故意不去顶那一点,隔靴搔痒般,若即若离地在临近处挨挨蹭蹭。
欲望无法得到满足,五条悟下意识地抬起腰肢,企图向后将那根东西继续吞入,以使得那处敏感地带继续到抚慰。
夏油杰当然明白他的心思,两个人早就对彼此的身体熟悉无比,知道彼此何时达到极限,又如何让对方得到最大的欢愉。然而此刻夏油杰故意不给他,还要坏心思地握住他的腰,又一次咬着他的耳朵问道:“还没回答老师的问题呢。”
“是不是早就和人睡过了?”

终于,在这露骨的逼问下,五条悟气得爆发了,抬起胳膊用力给了身后人一记肘击:“被狗睡过!”

“啧。”夏油杰将那胳膊稳稳接住,掰到腰后。好在他终于放过了对方,对准那处软肉,几个又深又重的捣干,不多时五条悟就痉挛着射了出来。白色的精液溅在墙壁上,还有一些滴落在黑色的制服裤上,显得格外淫靡不堪。
待到他逐渐平复,感觉归拢,只觉得身后的手腕略微一紧,他转头,只见夏油杰将他随手扔在一旁的眼罩捡了起来,并已经三两下将自己的双手反绑到了身后。
“…”
“喂——”
怎么还带捆绑的?他心里呐喊着,象征性地想挣扎一下。
他简直很难不怀疑,夏油杰想这么玩很久了。
“要乖一点,知道么?”夏油杰握住他的手腕。
​他说着,一边从后面抬起他的下巴,强迫他回头与他接吻。​一只手捞着他的腰,把他的屁股高高抬起来,腰塌成一道极低的弧线。制服裤子上面早已被精液与后穴的肠液滴落得乱七八糟的堆叠着。五条悟双腿分开撅着屁股跪伏在床上,身后滚烫的器物毫不温柔,一寸一寸破开如同流淌着汁液的成熟果实,粗硬的柱身分开了紧实的两瓣臀肉,将细小的粉嫩窄缝直接捅开。

五条悟被结结实实压在墙上,身后捅开水声,破开了最内里的软肉,滚烫的气息侵入了他的四肢百骸,让他骨子里酥麻到无力反抗,肌肉抖抖索索的颤抖着。
太过了…他几乎崩溃地想着。此刻他的双手皆被禁锢在身后,整个上半身被搂在夏油杰的手臂上,胸口贴着面前的墙壁,娇嫩的乳尖被摩擦得泛着红,却得不到安慰,只能可怜兮兮地挺立着。
“啊啊——”他有些崩溃地喘叫着:“太,太深了…”

“轻一点,求求你轻一点…”
他浑身剧烈地发抖,眼泪无声地往下流。一半是生理性,而另一半则是心底难以启齿的一丝羞耻。
“真的吗?”夏油杰用力捅到最深处,硕大的蕈头抵着内壁的一处软肉磨着:“可五条同学下面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呢。“
“这么会吃,我都不舍得抽出来了。”
“还是说你天生就适合被人肏弄,怎么办,离开老师你可怎么活?”
毫无遮拦的话语落在耳畔,或许是穿上了这身dk制服,五条悟只觉得好像此刻的他们真的成一对恬不知耻,淫乱不堪地滚到一起的师生,正用粘腻不堪的后穴欲求不满吞吃着老师的滚烫欲望一样。
这个姿势本来就很难反抗,加上双手此刻背着,便更难挣脱。又被绑住,只能下意识地被迫挣扎,水顺着腿根滴滴答答流下来湿了一大片床褥,大腿痉挛着几乎要跪不住了,却还是被强势地拉起来,身后大力地被捣干着。他几乎怀疑自己要这样被捅穿了。
夏油杰粗硬滚烫的性器色情地刮蹭过一处穴内的皱褶,原本雪白的臀瓣由于不断的撞击而泛起轻微的粉色,格外让人升起欺凌的欲望。五条悟被操得腰身下塌,脊背颤抖着紧绷,承受着强势且满是独占欲地插入,淫靡的水光将交合处弄得全是温热的痕迹。

“啊——”
“要不行了…杰…”五条悟崩溃地喊着:“快轻一点啊啊——”
“杰——!”
此刻他也顾不上什么师生play不师生play,什么称呼不称呼的了,被肏得再没有心思撩拨,只剩下呜呜咽咽的求饶。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在五条悟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夏油杰方才握住他的腰,几个极深的挺送,将一股精液尽数射入了他体内。

良久后,五条悟躺在凌乱不堪的床上,喘息仍旧没有平复,胸膛不断起伏着。从后颈到腰侧,以及手腕上,尽是一片片暧昧的红痕。
他的睫毛仍旧湿漉漉的,粘连在一起,将天蓝色的眸子掩在后面。目光透过睫毛,看着夏油杰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水杯,倒了杯热水走到床边。
“喝点水吧。”
他说着,一边搂着腰将浑身酸软五条悟从床上扶起来搂在怀里,杯口凑近他的嘴唇。
五条悟微微仰起头,就这他的手喝了几口,便颤颤巍巍重新闭上眼睛。

貌似真的玩得太过了…夏油杰心道。

吃饱喝足,吃干抹净,某位教师大人的良心终于发现了。

他将人往怀里重新搂了搂,让他靠得更舒服些,轻轻摸了摸五条悟白皙漂亮的小脸:“诅咒失效大概还有十多个小时,睡一会吧。”
“嗯…”五条同学轻轻哼了一声,大人不记小人过,重新搂住夏油老师的腰,闭上了眼睛。

91 Likes

啧啧啧xql真会玩:smirk:
再多玩点我爱看:heart_eyes::heart_eyes:

1 Like

哇哇哇,城会玩

1 Like

:smirk:嘿嘿

小情侣还玩角色扮演:heart_eyes:好喜欢,咪写的好好:heart:

2 Likes

好会玩:hot_face:

2 Likes

ww谢谢大人!非常开心的:drool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