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情人 by 晋江小熊趴着说

Summary: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而且他好像也这么觉得。

 

五条悟和夏油杰是室友,崭新得锃光瓦亮的大一新生,跨过十八岁那条线,走进大人的世界。

五条悟家境殷实,长相能力都是万里挑一,他是那种不需要什么努力也能过得让所有人艳羡的存在,以后的人生要做什么早就有了明晰的道路,上大学好像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交友,花蝴蝶一样游走于各种场合,收割别人的钦慕,自己却不动心。

夏油杰比起来则普通得多,他出身平凡,有一对爱他、却给不了他太多东西的父母,好在他从小懂事,不跟别人攀比,心如止水,只读圣贤书,想靠自己的力量改变命运。

理论上来说,夏油杰和五条悟应该是处不到一块儿去的,毕竟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五条悟太浪,夏油杰太木,木头和海水相遇只会腐坏。但夏油杰没办法,他像所有人一样被五条悟漂亮的脸蛋所吸引,又被他性格里的真诚和温柔打动,而这部分是光贪恋他外表的人所无法探知的。

五条悟就像个宝藏,越是向里剥开,越是能看见闪闪发光的内核。

可同时夏油杰不可抑制地厌恶着五条悟这种处处留情却不动感情的性格。

他想自己就像个幼稚的小孩,自私地嫉妒着得不到的圣诞礼物,要讲它不好,讲它不值得,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不想要似的。

但五条悟实际上喜欢的就是他。毕竟夏油杰太好了——好到他不知道要怎样用语言来描述——夏油杰就像他寒冬里的火种,荒原上的清泉,暗夜上的星月,就那么恰好地、完整地填补上他所缺失和需要的一切。

风调雨顺一路鲜花坦荡的十九岁少年,还是人生头一回遇到这种难题:他喜欢上一个人,但对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自己喜欢他。

怎么会这样。

好在五条悟有的是耐心,他不动声色,处处为营,神出鬼没地引诱夏油杰,并且成功了——没错,五条悟总能成功。

青春年少,两情相悦,只需要一点酒精,一个隐秘的场所,两三句迷乱的话和一个心动的夜晚,什么都顺理成章。

他们搞在了一起。第二天日光落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揭开了前一夜的雾里看花的秘密。

然而夏油杰却在看见怀中人毫无防备的睡颜时感到冰冷彻骨。他终究还是陷进了泥潭里。

他让自己清醒过来,坚决地提出分割,只做炮友,不谈恋爱。

五条悟眨了眨眼,说,好呀,我都听杰的。

他的语气那么平淡,丝毫没有意外,若不是排演过千百遍,那就是早已预定这样的可能性。夏油杰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但他告诉自己这样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他还是有点儿洁癖,要求五条悟在他们关系期间不和别人有来往。他不能忍受五条悟在别人怀里的样子,稍微想象一下都想捏碎那个不存在的情敌的骨骼。

又或许他们的确存在。

“那当然啦。”五条悟欣然回答,“我的心里只有杰。”

那双蓝眼睛笑起来像月亮的湖泊。

夏油杰告诉自己不能相信。

所以他也不会知道,五条悟是真心的。

他们就开始了这种纠结的、矛盾的、但又抵挡不住对方吸引力的危险关系,以欲为开端,情为收尾。

谁也不跃雷池半步。

“这是个约定吗?”

“当然。”

“你能做到吗?”

“我从不失约。”

“那我们再约定另一件事吧。”

“什么?”

“如果有真正喜欢的人了,就结束这段关系。”

好。五条悟看着他,心里想,等你发现了,不、等你肯相信了,就同你开启另一端新关系。

和你。

只是和你。

进入所有爱欲情思的私人宇宙,同你一起轮回。

放圣诞假时五条悟邀请夏油杰去自己家乡玩,夏油杰才知道五条悟家里还有个弟弟,叫伏黑惠。

少年十五岁,在当地的中学读一年级,和五条悟并不是亲生兄弟,类似于收养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夏油杰起初误会了,以为伏黑惠是五条悟留在家乡的小男友、用弟弟的关系蒙骗,乱吃了一顿醋。

五条悟跟他好好解释,心里又萌生了一点异样的念头:夏油杰既然在乎这个,对自己,大概也不只是炮友的感情吧?众所周知,占有欲是爱情的开端。

然而还不到窃喜的时候。夏油杰总是咬得很紧,不肯将他们的关系换一种代名词,即便他们现在做的所有都是恋人才会做的事。

杰也许是害羞吧,悟想,他再耐心等等好了。

反正他手握那个约定,像握着照亮前路的宝石。

解开误会后,也迎来了最期待的平安夜。爱一个人就要分享过去,打开小小的世界接纳,所以五条悟选择带夏油杰去自己的中学玩。

正好伏黑惠的班级有组织圣诞活动,地点也在学校,就和他俩一同前去。

学校门口那棵巨大的松树被装扮成了圣诞树的模样,五条悟看着它,忽然怔住了,脑海中闪过不久前他来接伏黑惠放学的画面。

那个场景里的男孩还是小小的,背着大大的书包,就站在树下等他。刚和同学打了架,脸上带着伤,稚嫩又倔强。

不对。

五条悟的脑海中出现雪花点。

不对劲。

惠应该只有六岁。回忆中的伏黑惠并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就发生在几天前。而且惠也不是什么他的弟弟,应该是他的被监护……人?

五条悟盯着旁边的伏黑惠,这不是他熟悉的、刚上一年级的小男孩;这个十几岁的少年是谁?

不对。

还是不对。

伏黑惠是谁?

他的人生中根本没有这个孩子的存在,他没见过他,可为什么刚才会有涌入的回忆告诉他这是他收养的孩子?

接惠放学真实地发生过,然而那不是在很久以前,更不是几天前——是在一年以后的未来。

这个本该在一年以后才会遇到的、只有六岁的孩子,现在却以十五岁的形象出现在他身边,还根植入了如此清晰、差点所有人都信以为真的记忆。

五条悟皱起眉,看向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少年:“你根本不是伏黑惠。你是什么人?”

少年冷淡的脸上露出他从未见过的夸张笑容,直到癫狂,然后伏黑惠的身影化作似人非人的丑陋鬼魂,它张开血盆大口,大笑着:“好,很好!不愧是六眼,我以为你已经深信不疑,还是被识破了!”

原本平稳的地面出现裂纹,大地震颤起来,夏油杰还不知道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只是第一反应拉住五条悟。眼前的画面旋转扭曲,他们一同被丢进隔绝的空间。

丑陋的鬼魂咧开嘴:“怎么样,是个不错的梦吧?这可是我精心制作的剧本,只为上演一出好戏!可惜我对那个小鬼的了解太少,还以为你们已经认识,设定错了年龄和时间。特级咒术师,你是不是就因为这个才发现?”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什么咒术师?”夏油杰质问,“你是什么人?我们在哪里?”

剧烈的疼痛率先攫住五条悟,他反手牵住夏油杰,不好的预感海啸一样濒临,他要握住他,好像不这么做的话,下一秒他就会消失。

“我只是好心想给你们看看,你们的未来。”咒灵笑道,“——那个你们永远也抵达不了的未来。”

他们想起来了。

这是17年的年末,没有下雪的圣诞节前夜,特级咒术师夏油杰在从高专叛逃的一年后,以诅咒师的对立身份发动恐怖计划百鬼夜行,被拦截。

曾经放过他一马的特级咒术师五条悟,他的同学,他的挚友,他的旧情人,如今再一次成为他的处刑人。

新世界的计划破灭了,魍魉四散逃亡,他们在无人问津的街角,夏油杰刚刚被茈击中。

虚幻的,花一样的茈,在只属于他们二人的小星球中坍缩。

十八岁、尚能被称作少年的两个人,在这一天正式结束了青春。

那个面目可憎的亡魂,其实就是咒灵。它便是夏油杰临终前所有不甘、怨怼、痛恨、心酸,所有这些由强大术士积攒出的极端情绪,凝聚成了可怖的特级诅咒。

它有了自我智慧,将他们,它的创造者,拽进看似美妙、却疼痛无比的幻境,给了他们一个轻松的虚幻学生时代,让他们以普通人的身份相爱,然后再醒来。

如果五条悟没有那么强,没有识破编造中的纰漏,也许他们永远不会醒来。

向来对他人施以无量空处的最强咒术师也有一天尝到了无数信息涌来的滋味,五条悟迅速地恢复了自己,可强迫大脑运转的痛苦远远比不上方才身边挚友现在敌人的反差。

他们都记起来了。

高专,咒灵,天内理子,伏黑甚尔……

记起来他们是如何一步步从最强搭档,走到如今亲手杀死爱人的地步。

幻境不知不觉消亡,夏油杰靠在墙上,鲜红的血液浸透了苍白的十二月,五条悟看不见其他的色彩,眼里只有这抹红,刺眼的、用心尖沥出的最后一点红。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五条悟敛起了一切感情。

说疼吧。

说爱我吧。

说让我杀你吧。

说让我救你啊——!!!

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夏油杰看破了五条悟那张面具下的真心。

家家户户亮起灯、准备和挚爱团聚的平安夜,他们在冷风里相对,没有温度,没有拥抱,谁也划不了最后一根希望的火柴。

“原本答应了要一起过圣诞的。”他虚弱地笑了。

“下一次,你和我,都不要再失约了。”

 

FIN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