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夏季风]

,

双向暗恋,灵魂互换梗,最后he,全文2800
是想写高专时候偶然的情动这样的……
然后不包括车写了2000字的别扭DK(捂脸)
所以车我就写了800,,,啊啊啊啊我明明是想写车的啊——
这个这个……慎看,感情戏慢死,写的好痛苦
注:没有真做
DK杰×DK悟
——
夏季,燥热的风拂过脸颊,哪怕是夜晚,也只是稍微有些降温罢了。五条悟睁开眼睛,感到了身上咸湿的汗,好不舒服,五条悟有些皱眉的想。

此时正值夜半,窗外星星点点明明灭灭,他怎么醒了……出乎意料,五条悟发现六眼带来的疲惫感消失无踪,连360度的视角都不见了。

这可有些不太妙,还记得最后的记忆是和杰在宿舍里打游戏,打的游戏不怎么记得了,倒是对方的脸记得很清,现在这是……还在高专的宿舍?

五条悟动了动身体,想先撑坐起来。嘛,虽然没有了六眼,他也笃定自己会是最强,但也要先搞清楚情况才是。

于是他便感受到了有人的一条腿压在了自己腿上,还像八爪鱼一样死死搂着自己不放,这是谁?思来想去,也只能是杰吧。

哈,搞清楚状况后可要好好嘲笑一下他,五条悟愉悦的想。完全没有此人可能是自己的自觉,也丝毫不往灵异的方面去想,也罢,他并不害怕。

五条悟终于撑着坐了起来,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的小夜灯——无他,没有六眼后他就看不太清黑暗中的东西了。

一盏甜品蛋糕状的小夜灯亮了起来——五条悟磨着夏油杰让他买的。犹记得当时对方刚一看到自己使用眼神攻势便败下阵来。

哈,杰可真是“宠”自己啊,想到此处,五条悟不禁略带享受的眯了眯眼睛,像只狡黠的猫。偏偏他本人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明亮的灯光洒向了这一片地方,令人惊异的是,那个扒在自己身上的人————是五条悟?!

什么啊什么啊?!

世界上可是只有一个五条悟的,这个冒牌的……!五条悟刚想将此人拉起来询问,心中就突然划过几道想法

为什么六眼用不了了?
为什么无下限术式感受不到了?
为什么他会现在醒来?

虽然只是凌乱拼凑出来的想法,但莫非……五条悟磕磕绊绊的穿好鞋,几乎是跑进浴室,镜中的面孔回答了他:

那可不就是他的同期兼挚友——夏油杰!

所以,外面的那个“五条悟”正是有着五条悟身体和夏油杰灵魂的这么一个人,灵魂互换?五条悟有些呆愣了

不知道是不是诅咒,啧没有六眼真麻烦。想到此处五条悟就想把还在床上的那个杰拉起来,也不管现在仍是半夜,对方还睡着。

谁知刚想实施,浴室的门便被推开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句话:“悟你这么早起来是要干什么?哈——”随后还拖长音打了一个哈欠。

于是五条悟一望,就看见了一双犹带着水汽且澄澈的苍蓝色眼睛,而对方看着他也愣住了。

想来灵魂互换还不是诅咒的事过于匪夷所思,一时间空气竟然稍显沉默。夏油杰试探着问:“你是……悟?”

“啊……老子当然是,杰你用六眼看一下是不是诅咒之类的”五条悟说,他想着这可太奇怪了,被自己盯着什么的……

他这时候才知道那些以前被他审视过的人,究竟是怎么心里防线崩塌的,毕竟似乎在那双眼睛里,一切污垢都无所遁形。

夏油杰慢吞吞的回答道:“看起来不是……话说悟你平常看见的景象就是这样的吗?”这样诡谲的景象,无所遁形。

恶意都明明白白的袒露在眼前,真令人不好受,悟他,很辛苦吧?夏油杰思维不禁有些偏移,直到五条悟走到他的身边,用他的脸来审视自己,这感觉可真够怪的……

只见对方顶着自己有着怪刘海的脸凑了过来,他凑的很近,好像呼吸都交缠在了一起,夏油杰还没有反应过来,五条悟就已经退开了。

他道:“嘛,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换回去,不过这样也挺有意思的,杰,现在做点什么呢?”

“啊…”夏油杰刚从那种有些晕晕乎乎的状态回过神来,他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是很难睡着的吧?要不看电影?”

夏油杰有些心乱如麻的想,刚才自己都能看到五条悟(虽然是他自己的身体)口腔的里面了,鲜红的舌头……啊啊果然这种想法应该丢掉吧,夏油杰不禁唾弃自己。

不过现在两人在浴室前四目相对也不太好的样子,想到此处,夏油杰提议先回卧室,谁知五条悟并不想就这么算了。

“杰你现在可是在我身体里哦~”五条悟吓死人不偿命的说:“啊难得有这么好的气氛,我要用杰的身体去裸奔!杰不会在意的吧——”

五条悟笑着说道,可能是适应好了便开始作了吧。夏油杰顿时拉住了五条悟,只见那双苍蓝色的眼睛里溢出了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

“啊啦这可是个收集黑历史好机会呢,杰虽然拦着我但自己也是想要的吧?”五条悟怀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说道。

“……”

“我…喜欢悟”忍无可忍,那就破罐子破摔,大约夏油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到这句话的,可能是起身时看见五条悟不在身边的慌乱时;是对方贴近自己感受到狂热的心跳时;是对方张扬着说些什么的时候,就…不禁沦陷了呢。

啊夏季风带着燥热的水蒸气,引发躁动的人心。他们正在室内,但夏油杰仍然感觉到一阵燥热的温度在心底生了根。

但……还是退缩吧。

“啊这段我录音了哦,黑历史”夏油杰不自然的说,说着便想带五条悟离开这,无他,太暧昧了,容易令人的脑袋变得晕乎乎的。

“啊杰刚说——喜欢?”
“喜欢我吗?”

五条悟从来对感情接受的坦荡,他知道那句话大概率是真心的,所以杰期望的是——他可以认真回答,所以他说:

“我也一样,超喜欢杰的哦”

只见那双蓝眼睛不可思议的缩紧了,再然后,五条悟就只记得夏油杰(顶着自己的壳子)靠近了自己。

他献上了一个吻,少年的他们没有任何技巧,只能胡乱的将唇舌贴在一起,略带好奇的开拓着对方的“领地”

只是很快便分开了,无他,虽说鼻子可以用于呼吸,但初尝爱意的两人吻着吻着脑子里就泛起了迷糊,看着对方的眼睛都湿漉漉的,脑子也晕乎乎的。

再然后他就听见了夏油杰模糊的声音:“是吗,那悟就用自己来证明吧。”然后裤子就被不容置疑的脱了下来。

裸露在眼前的是五条悟还没有见过的小夏油杰,然后对面的“自己”也扯下了裤子,只见对方看了一眼自己半硬的下体,就靠近了自己。

啊虽然略微习惯了这种思维和身体不同步的感觉,但看着“自己”走过来帮自己撸,还是很色的一个场景啦。

对方的手上上下下的撸动着,偶尔碰到敏感的龟头,有时也会爱怜似的揉揉他的两个囊袋,初尝情欲滋味的灵魂忍不住喘息起来。

于是粘腻燥热的气氛蔓延开来,五条悟将手环在对方的颈上止不住的喘气,包括呼出的气流都是燥热至极的。

突然,对方将自己抵到了镜子前,微凉的触感激得五条悟一抖,对方的身子以不可阻挡之势包围住了自己,此时只感觉到两人的下体贴着下体,实在是难耐的紧。

对方的阴茎抵着自己的阴茎,两人都勃起了,顶端渗出清液来,正正好润滑了柱身,于是对方的双手包住了这两根炽热的柱体,也像是抓住了他炽热的心跳。

这画面可称得上一句涩情了,但更令五条悟在意的是从下身传来的触感,黏糊糊的,汗湿的两根炽热被握在一起把玩。

五条悟抬起眼睫,看向对面的男人,他的挚友,或者现在该叫做——男朋友?从对方稍微的抖动和喘息来评判,他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淡定。

不过管他呢,快感一层层累加,身后的镜子周围凭空起雾,就在五条悟背靠的镜子都开始回暖时,随着一声低喘,两人不知道谁先射了出来。

粘腻的白浊糊了满手,有些溅到了小腹上,但他们也并不在意,眼前一片白茫茫,五条悟回神时才发现那万恶的六眼视野又回来了。

——
碎碎念:是这样的我今天写不完了,原本还有真做的但真没有精力了抱歉(如果看的人多有可能会写?)

2 Likes

好新颖的设定,好喜欢…期待后续!

谢啦大概是会写的(//∇//)

2
哈哈我还是写了后续哪怕写的磕磕绊绊
——

也许是今晚的震惊属实有些大了,他们在缓了一会后便开始慢吞吞的清理。不知为何,狭小的浴室让呼吸变得格外困难,燥热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毕竟是青春期的高中(高专)生,既然气氛合适,对象合适,那么……要不就干脆的把没做彻底的事做完吧。

于是夏油杰问道:“悟,要不要做?”
五条悟抱怨道:“啊高专的浴缸好小哦…”而后才把目光转移到夏油杰身上:“我无所谓的,杰想的话可以呢”

此时他们正在浴室里清理,五条悟将自己缩在浴缸里泡澡,一米九几的大猫蜷在一个地方,莫名显得委屈极了,正因如此才会吐出上面那句吐槽。

而夏油杰刚冲完澡,正撑着浴缸问出了这句话,听到回答后夏油杰依然无奈的笑,心中暗想这不愧是悟的性格:“那就做吧”

“啊既然杰这么说的话……”五条悟说到此处便依着他的习惯拖长了音,然后便顺理成章的从浴缸中站了起来,大大方方仿若自己家一般。

于是一幅白发猫猫出浴图便印到了夏油杰的视网膜上,五条悟无疑是很好看的,和普通的美丽还有所区别,大约是仿若造物主细心雕琢的美吧。

因为刚从水中出来,五条悟全身湿漉漉的,发梢还淌着水,但这并不影响他明亮的蓝眼睛四处乱动,果然在锁定夏油杰后便也不管身上还有没有水便急不可耐的扑了过去。

夏油杰只感到一只湿了毛发的长毛猫扑到了自己身上,顺便蹭了蹭,大概在五条悟眼里就只是单纯蹭蹭的意思。

夏油杰被可爱到了:“咳咳,悟不是说要做的吗”说着默默抱住了对方的腰肢,将他托举的更稳一点,哪怕他心里很清楚对方根本不可能摔倒。

“杰,你说的做的意思就是说用你的这个……塞进我的这里对吧?”五条悟一边说一边用手把夏油杰的手指牵引到了自己后穴的位置,说罢还再次确认到:“没错吧?”

夏油杰只感觉到一阵热气顺着脊椎攀升,直直侵入大脑,让人晕乎乎的,大概是恋爱的滋味,以及自己的阴茎,居然就这样抬起了头。

真是败给你了,夏油杰想。他接上五条悟的那一句话:“悟说的没错……”然后手便开始不安分的在五条悟身上游走起来。

先是胸前的乳头,五条悟的胸口白皙细腻的要命,因此显得这一小点格外的粉嫩和惹人怜爱,夏油杰用手捏了捏,就听见了悟有些别扭的声音:

“嘶,杰别捏…有点疼”声音好像变了个调子似的,像只白猫,但夏油杰没有放过他胸前的那一小点,有一搭没一搭的揉捏着,直至它们变得红肿挺立。

而五条悟的声音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软了下来,趁此机会,夏油杰的手伸向了五条悟的后穴,那处仍然很青涩。

虽然它前方的阴茎已经诚实的开始分泌前液,但此处却仍然紧闭着,好似不为所动般,夏油杰无法,只能去吻五条悟,想让对方放松下来。

这依然是个十分青涩的吻,虽然比上次游刃有余许多,但依然满含着少年的爱意,夏季的风在夜晚也呼呼的吹着,让气氛升温暧昧起来。

他们的唇瓣依依不舍的分开,带出几滴晶莹的口水,喘息声交叉在一起,从一开始,催化剂就不是风,也不是夏季,而是少年的爱意。

果不其然他们很快滚作一团,虽然双方都是童贞,但刻在身体里的本能告诉了他们应该怎样去做。

夏油杰亲吻过五条悟的发梢,额头,唇瓣,喉结,锁骨,肚脐,手指,阴茎,甚至后穴口。这样的亲吻甚至让五条悟都有些呆了。

他不自在的说:“杰你干什么,不是说要做的吗……哈啊—!”五条悟正在吐槽夏油杰的所作所为,却不想后穴中突然就进来了两根手指,这让他不禁呻吟出声。

“哇那里竟然能进去了吗!刚刚还是不能的,杰你做了什么——啊…”五条悟道,似乎有些不可置信自己的身体变化。

而夏油杰道:“悟你的吐槽让人兴致全无啊,别乱说了”随后附赠一副狐狸微笑面具,外加插入后穴的第三根手指,直到大小足够合适。

“啊大概可以了吧,悟能承受的住的吧?”夏油杰道,抽插几下便把手指抽了出去,换上了一根更粗壮和炽热的东西。

五条悟感受着后穴旁边的触感,很奇妙,他试着收缩肠壁,穴口便呈现出了一张一合的形态,好像在邀请一般。

随后五条悟就感到一根炽热的柱体顶开了柔软高热的内壁,向着五条悟不知道是什么的地方冲去,柱体摩擦过肠壁,带来异样的快感。

而夏油杰此时脑中也只有一个想法了:悟的里面好热…好舒服,不想拿出来了呢,于是更加猛烈的撞击起来,将五条悟的呻吟声撞的更加零碎。

此时的他们像是野兽一般交合,情欲的味道蔓延开来,他们接吻,他们相拥着做爱,五条悟的意识都是迷迷糊糊的,意识在海里沉沉浮浮。

而正在此时夏油杰不知撞到了什么点,只听见五条悟的声音一下子高昂起来,然后那根自他们开始做的时候便没人去管的阴茎抖了抖,就精关大开,射出了一道白浊。

就连夏油杰都有点懵,悟他射了?只凭后穴就…他想着还不放心,把还在高潮中失神的对方抱紧,问道:“悟?”

对方苍蓝色的眼睛眨了眨,然后说道:“杰我没事哦,就是太爽了~”说着还做了个眨眼的卖萌动作,双手搂紧了夏油杰,将自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上面。

俨然一副猫猫吃饱了的模样,夏油杰笑了笑,只是自己还没射呢,要动吗?悟会难受的吧…想到此处夏油杰开始慢慢的把自己拔出来。

他想的是要不自己解决,还在他身上的猫猫就不同意了,身体前倾,刚好把将要出来的阴茎再次吞了回去,还警告道:“杰你还没射呢……”

待在五条悟后穴的感觉确实很好,很爽,唔他确实不想离开的来着,而且悟主动留住自己什么的,夏油杰越想越兴奋,好像阴茎霎时间又涨大了几分。

于是夏油杰再次抽插起来,还恶意的去顶弄那个之前让五条悟高潮的点,抽插顶弄,肉体的拍打声不绝于耳,让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声也不再停下了。

今晚注定是个令这两位少年难忘的一晚,
但也不糟糕就是了。

于是夏季蝉鸣声四起,他们呼吸交叠,终于得以剖开自己的内心来展示这一份真诚与热烈的爱意。

少年的爱意早已蔓延至四处

——end——
碎碎念:这一篇叫夏季风就是因为想写少年时期热烈美好的爱,借一句原文的话“从一开始,催化剂就不是风,也不是夏季,而是少年的爱意。”有点喜欢,总之完结撒花(?明明也没写很多)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