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语甜言与假冒伪劣 by 晋江小熊趴着说

他闻起来是甜的,夏油杰想。

也许不是他本身的气味,而是这个人总在吃甜的东西,就好像面包师会带着软蓬蓬的香气一样。

可自己怎么会闻到他是甜的呢?在这个满是酒气、嘈杂、尖叫和眼泪的地方,在毕业派对的现场,鼻腔里钻进来多到分不清的冗乱气味,更重要的是——

更重要的是,五条悟并不在他近旁。

五条悟坐在DJ位,尽管并不会操作,营造气氛却是一把好手。夏油杰不是爱凑热闹的人,选了个角落慢悠悠吃水果,周围人群魔乱舞,而他一直看着五条悟。

今天就要毕业了,他想,再让他最后这么放肆一回吧。接下来大家各走各的路,他的志向在京都,而悟呢,五条家多半会送他出国,两个人的人生就像相交的直线一样,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延伸,能够交汇的这三年一眨眼就结束了。

真快啊。入学第一天和五条悟打了一架被夜蛾老师罚站一整天的事,仿佛就在昨天。

“不去跟他喝一杯?”家入硝子晃着酒杯,在他旁边坐下。她今天妆画得齐全,坠了长长的耳链,看起来已经有大人模样了。

“就他那酒量?”夏油杰哼笑,“还是不要欺负他了。”

硝子撇撇嘴:“你平时欺负他欺负得还好吗?当然,他也会还回来就是了。”

“的确。”

“可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居然在毕业晚会上一句话没讲过,你们不对劲啊。”

夏油杰刚想说什么,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或者说全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

五条悟跳到了台上——没错,相当敏捷且轻盈地一跃,就像平时在班级里站上讲台差不多——拿过了话筒,装模作样清清嗓子。

负责灯光的人默契地将光源聚焦在他身上,原本闹哄哄的会场安静了下来。

“哎,他要干嘛。”硝子用手肘撞撞夏油杰。

“不知道啊。”

“你还会不知道?一般这种看起来要干坏事的表情——都是你俩一起谋划好的。”

“有这么夸张吗?”夏油摊摊手,“我真的不知道。”

他没有骗硝子,他是真的不清楚五条悟要做什么。就像姑娘说的,他俩今天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

他也不太想说。若是在毕业那天抱着好友痛哭流涕说我不想让你走,这种糗事会从此在上下三届学生中流芳百世名垂千古遗臭万年吧。

夏油杰不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有些东西放在心里就行了,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何必说出来让人笑话呢?

所以他现在和其他隐匿在黑暗处的同学一样,仰头看着五条悟。

悟真的很适合在聚光灯下,闪亮的,被这世界所珍惜地注视着。

“我现在要宣布一件事。”五条悟说,一脸神秘。

“不会是要对谁表白吧?”夏油杰听见旁边的女生窸窸窣窣讨论起来。

五条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一举一动备受瞩目。如果在毕业的节点上告个白,那可真是……

也许是她们的声音有些大,其他人也纷纷讨论起这个可能性,直到推断它就是事实。

“我要对一个人说——”

他的眼睛在人群中搜寻,大家也都下意识屏住呼吸等待花落谁家。

“夏油学长,”他掐着嗓子,腻歪兮兮地作怪,“爱❤你❤哦❤”

还做了一个搞怪的动作。

全场哄然大笑。

自然不会有人当真,反正夏油和五条这对恶友翻天覆地干出的好事儿,全校师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俩还一起在新年晚会上搭档过节目,被一致认为与其考学不如组合出道当搞笑艺人,一定能火遍全国。

所以即便五条悟在众目睽睽跟他说我爱你,也不会有人当真。

所以夏油杰也不会当真。

五条悟单手撑着台面,姿势潇洒地翻身下来,人群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他助跑一口气跳到夏油杰身上,挺高个人,手长脚长的,树懒一样挂在好友身上。

夏油杰像往常一样稳稳接住他。

挺重的其实。不过他抱得住。

“你一天没跟我说话,就是为了憋这么个大招啊?”

“是啊。”悟歪在他肩头,“感不感动?”

“感动。不过期待你表白的女孩子们可伤心了,她们还以为你真的会告白。”

“可是,”五条悟咬了一下他的耳垂,“我真的很爱你嘛。”

fin

19 Likes

告白当然是真的啦✧٩(ˊωˋ*)و✧只有杰知道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