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彼此彼此(一发完)

五条悟接到窗的情报,有一只外形与他极为相似的白猫近日在社交平台大火,疑似是巫术之类的诅咒方式,命他和七海前去调查。

五条悟对着instagram上戴着圆形墨镜的尖耳白猫看了又看,扭头问旁边的七海:“你觉得它跟我像吗?”

七海严谨地在五条悟和猫猫之间看了几圈,严谨地说:“除了外形,那副欠揍的表情也非常神似。”

“什么嘛,根本一点都不像,我明明那么可爱~”五条悟收起手机,开门上了辅助监督的车。七海正要跟上,却被五条悟一把关在车门外。

“前辈因为这种小事生气了?”

五条悟冲七海做了一个鬼脸,命令辅助监督把车开走了。咒术高层担心这次行动是针对五条悟的,所以特意安排七海同行。但他不让七海跟上,一方面是早对独自出任务习以为常,无论多么危险的事都能独自搞定,另外嘛,就是一种说不清的直觉,让他有强烈的念头,一定要一个人过去。

根据[窗]的情报,这只猫猫的主人住在葛饰区的最东侧,几乎快要离开东京所属的行政区范围,接近千叶县边界了。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界,居然伫立着一个独栋的宅院。宅院围着简单的围栏,能看到里面的庭院种满了花草,饶是种类繁多却依然整整齐齐,每一棵草木都待在恰到好处的位置,显然是主人平日里花了很多心思打理。五条悟用六眼看了一下,此刻屋内没有人,大概是主人外出了,唯一有温度的存在是二层书房内一个幼小的生物体,大约就是社交平台上粉丝一个月之内突破10万的戴墨镜的白猫。

五条悟遣走辅助监督,从围栏跃上二层的窗台。如他推测的一样,住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的人防盗意识十分薄弱,书房的窗子并没有锁,他一拉就开了。进入书房,那只戴墨镜的白猫正敞着肚皮睡在榻榻米的正中心,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靠近。这件书房布置得十分简洁,除了书桌和书柜之外再无他物。墙上挂着三幅书法作品,苍劲有力的大字分别写着[赐强者爱]、[降弱者罚]、[令愚者死]。五条悟从来没听说过这三句古语,估摸着是房子主人自创的座右铭。他又走到书桌前,上面堆满了主人练字的作品,看来是个酷爱书法的。他翻了翻,每张纸上竟然都赫然写着“五条悟”三个大字。

幸好没带七海海来,五条悟叹了一口气,不然他肯定当场就要拔刀祛除诅咒了。从刚进这栋房子,五条悟就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虽然房子主人仔细清理过了咒力残余,但是那股熟悉的檀木香还是暴露了房子主人的身份。五条悟顺着香气找到卧室,拉开衣柜,四个角落都点着那人最喜欢的檀木香,柜子里一叠整整齐齐的五条袈裟更是将房子主人的身份暴露无遗。

“真是个笨蛋……简直就是个代餐王……”

“你有资格说我吗?收藏癖?”不知什么时候返回家中的夏油杰忽然出现在五条悟的身后,他一把拽住了五条悟的手,手腕上黑色的皮筋分外显眼。五条悟想要挣扎,夏油杰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反而紧接着一把扯下了他的制服外套,露出里面的黑色圆领缝边毛衣,并不合身的衣长和肩宽暴露了这件衣服原本并不属于五条悟的事实。

夏油杰顺着五条悟纤白的脖颈和深陷的锁骨往下看,往日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他曾经用自己的唇瓣摩挲过五条悟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那温凉而丝滑的触感至今仍然鲜活,当再次看到五条悟裸露的胸膛,沉睡的记忆全部唤醒,他的身体不可控制地起了反应。

所以分手炮究竟是怎样的滋味呢?

像夏油杰这样一个细腻敏感的人,早就五条悟未说出口的需求了然于心,孤身一人来到自己的住处,穿着自己的旧衣,还不开无下限,任由自己触碰,不是来求分手炮是什么。分开之后他寂寞到天天依靠代餐度日,五条悟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

夏油杰一边想着,一边摸索到了五条悟的毛衣下摆,向上一掀,就将这件毛衣脱了下来,五条悟赤条条地暴露在了夏油杰面前,尽管清瘦,肌肉线条却清晰而纤长。他拥住五条悟的细腰,吻上五条悟的唇,一团绵软在齿尖化开,犹如奶油馅的喜久福,让人深陷其中。五条悟自己解开了腰带,尽快分开多年,他在床上的习惯却不曾改变,仍然坦诚、主动、迫不及待。夏油杰帮他脱下了裤子,又顺手解开了自己的袈裟。两个人倒在床上,胸膛紧紧相贴,夏油杰高半度的体温传到五条悟身上,两个人心口都不由得躁动起来。

夏油杰的手从五条悟的腰间摸下去,摸过屁股,穿过胯下,来到大腿前侧。五条悟欲拒还迎般地抬了一下腿,却被夏油杰按住,掰开成更大的角度。五条悟的下体直直地对着夏油杰,夏油杰伸手握住,在他握住的瞬间,五条悟就从半勃变成了全勃。

“硬得像块石头,你这是忍了多久呀~”
夏油杰磁性的声音在五条悟耳边响起,他温热的气息让五条悟酥酥麻麻,不由得浑身一抖。夏油杰抓住他抖的间隙,用力撸了一下他的下体。五条悟被这一下弄得更加兴奋,充血的下体胀到不行,渴望更多的抚慰,不由地扭动起了腰肢,夏油杰配合着他的节奏一下一下地握紧。随着两个人的节奏越来越快,五条悟终于忍不住射了出来。

他一向不喜欢夏油杰给他打飞机,更喜欢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但是今天这里没有润滑剂,夏油杰的size又大得可怕,不做点准备工作,他一会儿就要下不来床了。

夏油杰用掌心接住了五条悟射出来的液体,熟稔地抹在手指上,探入五条悟的后穴。经历了一次高潮,五条悟的身体很放松,一根手指可以毫不费力进入。夏油杰将手指上的液体均匀地抹在五条悟的内壁上,穴口也不忘照顾到。五条悟没有因为异物的进入感到任何不适,反而配合地张开双腿,索要着更多。夏油杰感到身下之人的饥渴,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索性跳过了两根手指的环节,直接将三根手指一起插了进去。五条悟被撑得难受,发出一声浅浅的呻吟。

“这就不行了?一会儿还有更大的呢~”

夏油杰不等五条悟适应,将手指抽出,架起五条悟的双腿,对准穴口,将自己的分身挺了进去。在精液的润滑下,夏油杰的下体顺利进到了中部,他又俯身掰开五条悟的臀瓣,让后穴张得更开,一点点往前进。尽管五条悟十分配合,但夏油杰的分身实在太过粗壮,为了不弄伤五条悟,只得退退进进,一点点向前摩擦。

对于夏油杰来说,五条悟的后面属实有些太紧,在进入的一瞬间,就爽得几乎要射出来。但他忍住了,退出一点让自己舒缓一下,也顺便摩擦五条悟的穴口,让他分泌更多的液体。
夏油杰能感到,自己每次向前探都比前一下更加顺滑、更加深入,时机已经差不多,他一个用力的挺身,将整根没了进去。五条悟忽然被顶到结肠口,刺激太过强烈,两条腿登的笔直,连脚趾都全部张开,本就紧致的后穴收缩得更加厉害。
夏油杰的下体被骤然包紧,快感直冲大脑,锁住五条悟的腰开始猛烈地抽插起来,五条悟几乎要被硬硕的下体顶穿,刚射过的地方又一次硬挺起来。夏油杰粗硬的下体不停地捣入五条悟身体的最深处,一下一下地刺激着他体内最敏感的那一点。

“唔……唔……”口中控制不住的呻吟声流露出来,却被夏油杰的舌头凶猛地堵住。体内的声音无法释放,五条悟有种窒息的快感,双腿并得更紧。
夏油杰被夹得动弹不得,只得在五条悟后穴身处的褶皱点反复摩擦。五条悟浑身战栗着被顶上高潮,和夏油杰同时射了出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而是在床上静静地拥着彼此,任由日光洒在他们身上,由明转暗。

最后还是戴墨镜的白猫因为到了吃罐头的时间来找主人,一声“喵”才把两个人拉回现实。

五条悟简单冲洗了一下,穿好衣物,蹲到白猫前面。白猫扬了扬头,示意五条悟给他挠下巴。五条悟当然不可能顺从,轻轻敲了一下白猫的头,趁机拿走了它的圆形墨镜。墨镜之下,白猫如天空一般蓝色的双眼疑惑地望着他。五条悟看到那双眼睛,对夏油杰说:“杰,你能不能不要吃代餐了。”

“那你能不能不要搞收藏了?”

五条悟扯下黑色皮筋扔到一边,将光洁的手腕伸到夏油杰面前。夏油杰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放下了正要套上的五条袈裟,握住五条悟的手:“成交!”

24 Likes

吃的亚米亚米

ヽ(≧ω≦)ノ快乐吃饭,杰真是的,还搞吃代餐这一套,看着猫猫穿着自己的衣服,我靠,那场面,不得瞬间充血邦邦硬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2 Likes

感谢喜欢~

哈哈哈,原作向呢,剧场版里他把代餐属性暴露无遗 :crazy_face:

1 Like

都不搞代餐,那要搞正主?:partying_face:

哈哈哈哈哈,搞正主才是正道~

我有个朋友,他想看详细怎么搞正主:point_right::point_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