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满足您的妻子》

新年始伊,本来是阖家欢乐的一天,五条悟却闷闷不乐。这场御三家的会议仅仅开了半个时辰,却让五条悟有了度日如年的感觉。在商讨完一些无关紧要却又不可避免的例行公事之后,那些冥顽不化的老骨头又将矛头指到五条悟身上。

“悟也到年纪了……”

这句话还没说完五条悟就开始头皮发麻,不用想就知道烂橘子想要说些什么。自从五条悟成年之后,有关成家立业、绵延子嗣一类的话就像是苍蝇一样时刻围绕在他耳边,打着关心晚辈、关心咒术界未来的名誉给五条悟介绍各种婚配对象。直到前年五条悟一意孤行不顾家族反对和夏油杰结婚之后才获得短暂的耳根清净。但不消一年这些老不死的烂橘子又卷土重来,循循善诱谆谆教导五条悟抓紧大好年华,尽快诞下子嗣,延续御三家的荣光,延续咒术界的未来!

说的跟他和夏油杰的孩子是救世主在世一样,五条悟腹诽道。不过两个特级的结合更有可能诞下强大的子嗣,老头子们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但是也未免操之过急了吧,五条悟今年不过34岁,在当前生育率下行的年代没有生育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可落到那群墨守成规的糟老头子眼中反倒成了天大的事情一样。五条悟在眼罩底下翻了好几个白眼,坐姿逐渐放肆,用肢体语言反抗。要不是夏油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要忍耐、不要对长辈无礼,五条悟早就掀桌子走人了——反正他又不是没有干过。

“如此枉顾礼仪,不守祖制,也是主母辅佐不力。夏油这家伙才嫁到五条家一年,不改姓已经是漠视家规,宴会也不参加,哪有半点当家主母的样子……”见五条悟油盐不进,长老们又开始絮絮叨叨起夏油杰的不是来。听到夏油杰,原本支着脑袋左耳进右耳出听着的五条悟拉开眼罩,明晃晃用眼神暗示着再说下去的后果。那群老头子偃旗息鼓,但不过多时又开始念起着世风日下,红颜祸水一类的话。一直捱到小憩,五条悟未作停留,立刻离席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双手合十身影疏忽消失了。而相隔甚远的盘星教主堂内,正在举行新年赐福仪式的夏油杰感受到隔壁的起居室内多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他面不改色地继续为信众赐福,待所有人感谢神明大人的恩赐,感谢教祖的恩泽之后才不急不缓地往起居室走去。

五条悟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他穿着印有五条家家纹的襦袢和深蓝近黑的羽织,整个人显得尊贵无比。但转过来看向夏油杰的脸上却没有王公贵胄一贯桀骜不羁的表情,反倒是一种抱怨的郁闷之情。

“怎么了?今个不高兴。”夏油杰虽这么问道,其实心里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这个时间五条悟会突然到访的原因无过于忍受不了那些长老。不过这个时间点已经比夏油杰最初预想的要好得多,想当年他们两个刚认识的时候五条悟可因为殴打长辈被咒术高专警告过。

“你故意晾我?”五条悟抱着双臂,面带诧异地看着夏油杰。

夏油杰回身关上门,转身眼角含笑地看着五条悟:“妾身怎敢怠慢五条大人。”

听到这个称呼五条悟已经心领神会,夏油杰在用这种方式安抚他。五条悟随即摆出倨傲的表情,微昂着下巴到:“新春佳节,阖家欢宴,夫人不陪侍夫君,不合规矩吧。”

夏油杰挑了一下眉,依言道:“任凭五条大人处置,只要您不告诉我的丈夫。”

五条悟险些没有绷住,两个人相识多年,角色扮演也不是没有玩过。但出于夏油杰这个人占有欲太强的缘故,二人从来没有玩过这种情节。没想到夏油杰竟然主动出击,不过自己是被绿的那个就是了。五条悟施施然坐在椅子上,岔开双腿说到:“取悦我。”

夏油杰到五条悟身旁谦卑地跪坐下去,给五条悟宽衣解带。方才谈话之间五条悟已经硬了,勃起的性器漂亮笔直,尺寸不俗,光看大小的话完全不会让人想到是Omega的性器。

“您的夫人真是让人歆羡啊。”夏油杰感叹着,捧住五条悟的性器贴住脸颊。五条悟几乎是立刻硬了起来。夏油杰捧着五条悟的性器在唇边亲吻了几下,然后撩起额前的头发,张嘴把含了进去。不同以往循序渐进的口交,夏油杰吞得很深,没有给五条悟任何缓和的余地,将它整个吞了下去。刺激太过,五条悟发出呻吟,把夏油杰的头往外拉,但是却被扣住大腿动弹不能。

夏油杰像是飞机杯一样使用着自己的口腔,收紧脸颊的肌肉吮吸的同时舌头上下摩擦着敏感点。五条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榨精一样的对待,没过多时就缴械射了出来。偏浓的精液大半射进夏油杰嘴里,小半撒到他的脸上。夏油杰喉结滚动,把大部分精液吞入口中,又细心搜刮器脸颊上的部分,喂进嘴里。

“大人,妾身做的怎样?”清洁完自己的夏油杰依旧伏在五条悟的膝边。五条悟怔怔看着这一切,恍若夏油杰就是他欲求不满的妻子一样。但是他身后流出的水却唤醒了他的意志,夏油杰恭顺地看着他等他夸奖的同时,手指绕到身后正指奸着他的穴。

“五条大人?”见五条悟没有回应,夏油杰又问了一次,依旧是那副谦卑的模样,宛如一位真正的妻子。

“做的不错。”五条悟声音沙哑地回应道,“继续。”

谢谢您。夏油杰回应道,俯身继续服侍。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关照五条悟的阴茎,而是关照起五条家主后面的穴口。尽管不在发情期,Omega的后穴也足够柔软。早在夏油杰给他口交的时候,接收到伴侣气味的Omega已经开始自行调整身体状态,最好被插入的准备。

手指简单开拓之后夏油杰再次换上唇舌,去舔弄那个汁水淋漓的穴口。与对前端直截了当的侵入不同,此时的抚慰更显得有些劳而无功。多半是在关照外面的柔软,鲜少深入到内里。这种隔靴搔痒式地舔舐很快让五条悟不知足,他主动掰开臀瓣,好让夏油杰更深地才舔进来。

见五条悟这般,夏油杰也不在折磨他,舌头配合着手指长驱直入奸淫五条悟体内熟悉的敏感点。被关照到的五条悟发出爽利的呻吟,双腿缴禁缠住夏油杰的头颅。夏油杰几乎感到窒息,鼻腔里充满五条悟发情的味道。他撤出舌头掠夺着空气,同时增加手指用三根快速抽插着五条悟的后穴。他感受到禁锢刹那收紧,然后放松。一股水从五条悟的穴里飞溅出来,淋到夏油杰的脸和手上。

经历了巨大高潮的五条悟浑身瘫软,摊在椅子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已经彻底发情的五条悟称作起来,看着面前被淫水搞的一塌糊涂的恋人。他现在迫切地渴求着跟对方的集合。五条悟急不可耐,不想再跟夏油杰扮演家主主母的游戏,只想被自己妻子的大几把狠狠操进来。他正想滑下去,掀开那碍事的五条袈裟,去吃近在眼前的性器。但是手刚接触到布料却被夏油杰整个提溜起来重新放回凳子上。

“五条大人。”夏油杰还在用那个该死的称呼,“您怎么能这么不知羞耻地舔男人的鸡巴呢。”

五条悟有些懵了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夏油杰。被Omega的本能搞的脑子发昏的他有些不清楚面前的状况。他不吃夏油杰的阴茎,那还能干什么呢?索性夏油杰没有让他疑惑忧虑太久,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坐在地上,掀开袈裟露出昂扬的性器:“五条大人,请您来满足妾身吧。”

五条悟骑跨在着夏油杰身上,扶着对方的阴茎主动坐下午。发情期Omega的穴口湿滑,好几次打滑出去,搞得五条悟有些急躁。但夏油家没有丝毫帮他的意思,反而甩手在他的屁股上落了两个巴掌。五条悟瞪了眼身下入坐泰山的Alpha,心里咒骂起AO之间的差异——在形式上Alpha总是更留有余裕,然后绷紧腰腹,用咒术师强大的控制力遏制住身体的一切颤抖,一寸一寸把Alpha的阴茎吞吃进去。

和标记对象灵肉结合的感觉太过美妙,五条悟没往下做一点前端的性器就淅淅沥沥地射出一小股精液,等到完全吃进去的时候则达到了一波高潮,吹得夏油杰的腹肌上湿湿嗒嗒全是水迹。但是更为饥渴的后穴却没有达到高潮,急迫地收缴着体内的性器,寻求着更深的刺激。往常这个工作都由夏油杰来完成,Alpha会摆动腰,给予脱力Omega更深层次的满足。但此时此刻夏油杰好整以暇地躺着,把玩着五条悟疲软下去的阴茎,没有提供任何帮助的意思。

混蛋。五条悟又把怒火移向自己的伴侣,没有多做纠缠,等高潮稍微缓解一点就撑着夏油杰的胸肌,吞吐着体内的性器。发泄过的性器也再度勃起,随着起伏的动作拍打在夏油杰的腹肌上。五条悟晃动着身体,用凸起的龟头去攻击体内的敏感点,在夏油杰身上嗯嗯啊啊地呻吟着,很快又释放了一次。

这次高潮让五条悟彻底脱力,趴倒在夏油杰身上。寻求标记的本能让他把脖颈后面的腺体递过去,但是他没有迎来预想中的疼痛带着满足的啃咬,更单纯的疼痛让他意识清醒。夏油杰捏着他脖子上的腺体,像小动物一样把他拎起来。

“你就不能自己草吗?”五条悟龇牙咧嘴。Alpha未释放的阴茎依旧鲜明地杵在体内,夏油杰的意识不言而喻,五条悟远远没有达到“满足”他的要求。满足这个家伙,五条悟腹诽到,长久以来的结合经验告诉他着跟满足一只猴子差不多。但是好心的家主大人还是再一次摆动起腰肢,套弄起体内的性器,服侍自己的妻子。

这次五条悟没有再专门关照自己的敏感点,而是用更节省体力的方式绕过他们,转而去磨起另外一个隐秘的腔口。基于Alpha和Omega结合的原理,生殖腔是肉体标记的媒介,它能让两个不相干的个体实现灵魂捆绑,自然也能让一个迟泄的Alpha高潮。

虽然进入强制发情的状态,在没有Alpha的配合下,Omega的生殖腔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五条悟咬着下唇,忍受着巨大的快感,用夏油杰的性器唤醒着拿到缝隙。他不知道磨了多久,磨到自己前端的性器高潮了一次又一次,已经射不出精液只能流出透明的前液,后面汁水淋漓到差点含不出性器,才终于把拿出撬开一个口子。五条悟没有犹豫,当机立断地让夏油杰的性器插入到自己的生殖腔中。

疼。非常疼。生殖腔的被强迫侵入让五条悟扬起脖颈,发出无声的尖叫。夏油杰的脸色也不见得多好,逼狭地肉道缴紧着他,同时精神上的巨大快感冲击着他的大脑。他想把身上的Omega压在身下,狠狠地侵入到他的体内。呵呵。五条悟发出笑声,额头上密布着汗水。他不是第一次被插生殖腔,但那往往是两个人深度结合时候,生殖腔自然而然开启。向今天这样硬生生地捅开,于五条悟而言也是第一次。但是五条悟的表情无比地快活,他察觉到身下Alpha的冲动,用蛮力限制住夏油杰反客为主的动作,提起身躯,整根拔出又整根埋入,重重地奸淫着Alpha的性器。

如此粗暴的性爱持续了一刻钟,五条悟感受到夏油杰的精液冲刷着他的腔室,几乎满溢的感觉让他发出大声的尖叫。趁着这种发泄的力量,五条悟伏下身,在夏油杰靠近腺体的脖颈处留下一个咬痕,然后气息不匀地笑到:“夫人,您吹我里面了。”

—完—

春节快乐!

147 Likes

孩子快来了,长老就别太着急了:shushing_face:

23 Likes

新年快乐 这下是尊嘟要有宝宝了吧

ヽ( ´¬`)ノ宝宝来了,会产奶吧(。・ω・。)
感谢赐饭,老师新年快乐,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我靠太色了。。我真的很喜欢人妻夏和家主悟: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2 Likes

我天呢,,“您吹我里面了”好色好色。。角色扮演好文明。,

6 Likes

:hot_face: :hot_face:

很行的夏油杰跟很行的五条0家主结合为什么还没诞下婴儿呢。五条长老如是疑惑

5 Likes

好玩!

好香好香!!谢谢妈咪的香香饭:pleading_face::palms_up_together:t2:

香香!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