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觅良缘

封建人士袭来!!

“真的要勒死了。”
夏油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即使是改良过的最大号女式和服,也很难套在一位成年男性身上。密不透风的软轿晃晃悠悠的载着刚入门到五条家的五条夫人前进。
“哎那就是五条夫人的轿子,也不知道里面坐着的是哪家的小姐。”
“五条少爷可是刚一出生就被确认为下一任五条家主的,这位小姐好福气啊”
“那五条家不声不响的宣布少爷的婚事,又不肯说出是哪家的女子,止不定是个小门小户上不了台面的。”
……
一路上都有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而此时处于议论中心的“五条夫人”还浑然不知外面的情况。盘星教资金运转出现了一个大问题,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资金周转,就会全盘崩溃, 教主大人为此日夜奔走,忧心如焚。
“夫人,到了。”
五条夫人,夏油杰砸吧嘴回味了一下这个词,不禁把自己逗笑了。五条家的少爷不仅有断袖之癖,还娶了一个男人做妻子,不过对外却宣称娶了一位小姐,这大家族的辛秘啊。
这天,连续接见了好几只有钱猴子,一张善于伪装的教祖也难免有些反胃。刚要喝杯茶歇歇,门外教徒来报,说五条家派了人来。
“五条家能有什么事?”
虽然疑惑,但五条家毕竟是御三家的人,不好叫来人多等,夏油杰便挥手让人进来。
门外缓缓走进一队人,身着打扮俨然按照严格的封建家族制度。为首的一人大概是他们的头领,他身后跟着一群低眉顺眼的仆人,两人一组抬着一个大箱子,重重的放在地上,掀开后里面装满了金银珠宝。
"这是?"教祖笑眯眯的问向为首之人。
那人喝了口茶才从容的开口,
"这些都是五条家的聘礼,希望您能嫁给五条家的少爷。”
“…什么?”夏油杰还是那副营业的表情,只是嘴角微微有些绷不住。
“我想您已经听清了,您是我们家长老们一致认定的最优人选,确和我们少爷是天合之作。”
不要一脸淡定地说出这么让人震撼的话啊…
夏油杰看了看地上的箱子,夏油杰抿了一口茶,夏油杰忍了。
“那个,我是说…我…是个男的。”
教祖大人礼貌微笑。
“是男的就对了”
像是看出了夏油杰的犹豫,使者正色道:
"我知道贵教最近资金出了些问题,这些只是一小部分聘礼,全部的礼单一定会让您满意”

“相反的,如果五条家想要截断什么资金也是易如反掌,这点您应该清楚。”
“不过”使者忽然放缓了语气,“您别担心,只要一年就好”
好!赤裸裸的威胁!夏油杰能忍吗?夏油杰忍了。
毕竟他们给的实在大多了(摊手)
还在回忆自己是怎么答应了这桩荒唐的婚事,新晋的五条夫人就被送进了五条家的内宅。一面感叹着五条家的财大气粗,一面并没有将这桩婚事放在心上,只要等到盘星教一切运转正常,不用一年,他就可以用些办法甩掉这个麻烦,至于那五条少爷…
他还没见过他,只听说过什么振兴五条家的希望,六眼神子,百年难遇的天才,对于这早已名声在外的小少爷,夏油杰确是有些好奇,也不知道他长的怎么…样
夏油杰愣住了,只见一群人众星捧月似的簇拥着一个穿着素白羽织狩衣的年轻人,那人本来就生的白,如此一来简直让人不敢呼吸,生怕惊扰了雪地中的神子,轻飘飘的像要抓不住一样,那和服穿在别人身上古板,穿在他身上却这样俊朗,不加遮挡的眼眸仿佛掉在雪地里的蓝宝石,在旁人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熠熠生辉,动人心魄。真是,好看。
大概是等的不耐烦了, 恰巧这小少爷抬头看到了他,两个人的目光交在一起,夏油杰感觉那个小少爷在好奇的打量着他。
“额,没礼貌的小鬼,不要第一次见面就盯着人这么看啊。长的好看也不行”夏油杰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很快,夏油杰和五条悟就一起被请进了内宅,里面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看起来岁数倒都是不小。 怎么这五条家少爷结婚宾客却这样少。
“喂,怪刘海!”
“什么?”夏油杰听到五条悟忽然凑近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等反应过来时,两人已被拉到众人面前准备进行仪式,夏油杰也不好在这里发作,气的他回头去看五条悟,却发现他正一脸得意的冲自己吐舌头。
……
“这真的是传说中百年难得一遇万里无一的天才吗,好想揍他啊。。”
婚礼的过程非常传统,夏油杰被折腾的不轻,穿着不合身的和服站了一天。
这一天的流程下来,夏油杰总算能扯掉这身勒住他的衣服。门外侍从把五条悟扶进来就退了出去,而五条悟本人则直接倒在了床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就这样而已啊”夏油杰松了一口气。
空气里静悄悄的,无聊的夏油杰偷偷的凑近了五条悟,“这么近看还是很好看啊。”夏油杰复杂地看着自己为期十二个月的“丈夫”。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
“哇啊!”五条悟突然睁开眼睛着实把夏油杰吓了一跳。
“你不是睡着了?”
“才没有呢,外面那群人烦的很,俺就装醉回来了。”
“外面?”
“嗯,五条家以少夫人身体不好不宜见人的名义,婚礼就在内宅举行。刚才你看见的都是五条家的老橘子们,其他的都在外面。”
难怪五条家的那人来找他时让他多呆在内宅,不许在外面以面示人,如此费心费力的隐瞒…
不过,“老橘子?噗,这什么称呼,指的是五条家那群老头吧”
看夏油杰半天没动静,五条悟感觉自己被冷落了,不满的用手蹂躏被角,余光却一直在瞟夏油杰。
“你的术式不错,很强啊”
“那就多谢五条少爷赏识了。”是六眼的作用吧…
“听说你是个邪教教主,嫁到五条家之后你的邪教怎么办。”
夏油杰顿时感觉到自己眼角直跳,
“教中自有人管理,不必我操持”这话是真的,教中有人打理,夏油杰一至与其保持联络,即使一段时间不回去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凭他特级的实力想要回去,除了眼前这位也没人能发现。
“不过,悟,你的自称是不是应该改改,这样未免太失礼了,起码也要说僕吧。”
“哈啊?”
“还有,我不是邪教”
….…
“怪刘海,你干嘛从刚才开始就假笑,笑得好难看”
这小少爷真是难缠。而且好像对他格外感兴趣。
“我本来就长这样”
“以及,不许叫我怪刘海”
“嘁。”大概是觉得无聊,小少爷猛的转过身去不理他了。
“喂,我叫五条悟。”被子里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谁还不知道你呀,我的大少爷,夏油杰在心里想着。“嗯,我叫夏油杰”
两个人不再作声,就这样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夜。
在五条家的日子很清闲,习惯之后反而生出几分悠闲的味道,夏油杰凭借标准的骗人笑容成功获取了五条家其他人的信任。年轻的侍女们私下纷纷议论着这个穿着大号和服,梳着发鬓,为人和蔼亲切,新晋的五条“夫人”,她们都是内宅的侍从,深受主人的信任,所以久而久之,有胆子大的便开始和夏油杰开起了玩笑。
夏油杰和侍从们相处的相当愉快,五条悟仍然十分矜持的和他保持一定距离,不过私下里却在偷偷观察夏油杰的行为。夏油杰倒是无所谓,看了还觉得可爱。
真正破冰是在一次,夏油杰偷偷的支开侍女,一个人躲到偏室喝酒。没有人打扰的夏油杰心情美好的打开了一瓶酒,准备享受一下难得的个人时光,刚喝了没一口。身后突然钻出一只大白猫,吓得夏油杰立刻回身反击,两个人自然而然的过了几招,五条悟显然对揭开了夏油杰的真面目十分满意,慢悠悠的坐在了惊魂未定的夏油杰对面。
“杰喝的这是什么,给俺也尝一口哦。”
“随便你”
砰的一声巨响,摆在夏油杰面前的是一只倒在桌上的醉猫。
这是夏油杰今晚第二次惊吓。
不是只喝了一小杯吗??怎么人倒了??
这酒量也太差了,夏油杰摸了摸五条悟发热的脸蛋。
作为一名合格的妻子显然不能放任自己的丈夫不管,夏油杰只能认命的收拾好残局,抱起五条悟回去休息。等到五条悟醒来之后,只看到一个大和抚子坐在自己身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五条悟觉得自己嘴里干巴巴的。
“杰喝的什么东西,好苦啊,俺不要再喝了。”
“悟醒了,可能头会有点痛,喝点醒酒汤会好受一点。”亲手把汤喂给五条悟,又给他擦擦嘴角。看他皱着一张小脸,夏油杰觉得好笑,“悟以前从来没喝过吗?”
“这么苦的东西我才不要喝嘞”
“杰才是吧,一个人偷偷藏起来喝酒。”
夏油杰摆出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以后要带我一起,不过不要喝酒了。”
“好好好,下次带你喝点别的。”
从那以后夏油杰常给五条悟偷渡些甜品饮料,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根本没喝过,新奇的不行。有时候两人共同处理家族事务时,五条悟会直接伸手去夏油杰衣袖里掏掏有没有带给自己的好吃的,丝毫不顾及下属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的眼睛。

呆在五条家无所事事,前不久还忙的团团转的夏油杰突然有些不适应,院子又不让出,索性搬把椅子坐在院中晒太阳。午后的阳光让人止不住的困倦,五条悟猫猫祟祟地蹭过来,有点别扭地躺在夏的旁边,学着他的样子打盹。
“悟”
“干啥?”
夏油杰伸出手一张一合,手中就稳稳的拿住一只凭空出现的黑色咒灵球。
“ 五条家,怎么会出现这种等级的咒灵。”
五条悟被夏油杰手里的咒灵球吸引,目光随着夏油杰的动作动来动去,一下子就把咒灵球抢到手里玩。
“嘛,杰知道的吧,我悬赏很高哦。”
“这种东西连你的身都近不了吧。”
“所以说他们笨嘛”
五条悟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手里来回扒拉着那只球。夏油杰沉默了一会儿,又倏地躺回椅子里。
“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喂,杰是在可怜我吗。”五条悟挑起眉。
“怎么会呢,悟这么厉害。”
“那当然”被夸奖的猫得意洋洋的翘起了尾巴。
五条把咒灵球就递给了夏油杰,“杰吃掉的咒灵都在哪里。”
“这个嘛。”夏油杰打了个响指,凭空撕开了一道裂缝,从里面钻出了一只咒灵。
“哇!”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骑在咒灵身上飞来飞去,脸上不自觉挂上的温柔笑容,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
五条下一任家主形婚燕耳,前来拜访的宾客自然络绎不绝。虽说夏油杰应尽量避免见人,但偶尔还是有难以推辞的情况,不过家眷不宜面见外男,所以夏油杰只需要戴着头纱远远的侍奉在屏风后面就好。
容貌也还算说得过去,只是这一副花花公子哥的样子,根本不配和悟比。直哉早听说五条家的继承人娶了一个妻子,但不肯向外透露一点消息,所以好奇的自己跑过来看看,同为御三家的继承人,差的却不是一星半点,但是直哉却格外欣赏这位禅院仇家未来的继承人,一直想和五条交好,奈何五条悟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禅院直哉左看右看,也只看到一个隐隐绰绰的身形,看不清面容,不过这女子身形宽厚不像普通女子。直哉心下立即了然,必是五条家长老逼迫,悟君才娶了这等货色女子,五条悟心中必然烦闷不已。这不正是他的大好时机!
“悟君怎娶了这般女子,看着是好生养,不过这女子还是纤细些好,懂得伺候人。改日我着人送些中意的来供悟君挑选。”
夏油杰在屏风后面听到这人喋喋不休实在是是令人厌烦,正琢磨着要不要放只咒灵跟着他给他找点麻烦。
这时五条悟不耐烦的揉揉耳朵,“我说啊,我就喜欢壮的。”
“还有,你那些人就留着自己享用吧”
“来人,送客。”
把直哉灰溜溜的赶出去之后,五条悟径直走进屏风后面。这时夏油杰扎着松松垮垮的低丸子头,正端坐在蒲团稳稳的沏茶。五条悟看的呆了,猛的趴到夏油杰身上。
“啊,杰,小悟好辛苦啊,感觉耳朵脏了。”
夏油杰抬手揉了揉五条悟的头发。“确实辛苦悟了。”说着从身后拿出一盘喜久福,他估摸着小少爷也没吃过外面的甜点,所以托人买点拿回来,试试看合不合五的口味。刚才闲来无事时摆好了盘,正好这时端给他吃。
“这是什么,好好吃。”五条悟眼睛都睁大了,嘴角沾满了乳白色的奶油。夏油杰看到,轻轻的用手指抹掉他嘴角的奶油,放进了自己嘴里。
“悟喜欢壮的?”
“啊?啊…”正在暴风吸入的五条悟脸腾的烧了起来。
“那是,那是为了应付禅院的…”
“看来我得更努力点才行了,不然像我这样的粗笨女人,怎么能讨得夫君欢心,最后落了一个被夫君休弃的下场可怎么好。”夏油杰笑得像眯眯眼的坏狐狸。
“我才没有…”五条悟红着脸小声嘀咕。
“那悟是喜欢我了?”
“总,总之是不讨厌!”
“哎呀真是的杰问这个干什么。”
被他糊弄过去了呢……
又一天闲来无事,五条悟躺在躺椅上吃着夏油杰亲手做的甜点,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夏油杰的服务。夏油杰捧起五条悟一只白嫩的脚,捏住圆润的脚趾仔细修剪。五条悟贪凉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绸衣,又不肯好好穿,衣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露出一大片裸露的白净皮肤和精致的锁骨,黑色的束腰勾勒出紧窄的腰身。夏油杰默默盯着被自己紧紧抓在手里的纤细脚踝,五条悟大大咧咧的动作,夏油杰顺着他修长匀称的小腿看下去,大腿根却是有点肉乎乎的感觉,随着主人的动作轻轻的颤动,再往下……夏油杰强迫自己移开了眼睛。
五条悟吃着吃着,眼睛就黏到夏油杰身上,轻轻的用手指卷起夏油杰落在自己身上的长发。
“杰这样真的好像为丈夫服务的妻子啊”
夏油杰瞟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干自己的事。
“悟。”
“嗯?”
“为什么选我嫁进五条家”
“因为杰缺钱啊”
夏油杰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光那样啦,是那群老头子呼天抢地的要我结婚,好像我说一个不字,他们就要把自己的头撞在墙上,所以,我从花名册里,亲自,选了杰哦。”
五条悟说的很认真。
“嘛,谁让杰的刘海那么奇怪,只一眼就被我看中了哦…”
“那,为什么婚期只有一年。”
“时间长了就瞒不住了吧,杰是个男人什么的。”
“不怕我泄密?”
“杰不想被五条家当成通缉犯追杀吧。”
“为什么要选一个男人。”
“哎呀杰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喏我要吃西瓜。”五条悟心虚又生硬的岔开了话题,错过了夏油杰心事重重的眼睛。
“说起来,杰还没有带我去看过你的邪,额,盘星教呢”五条悟一轱辘从椅子里爬起来,双手拍在夏油杰肩膀上。
“杰,你现在就带我去看看吧”
“啊?”
“我知道杰可以自己跑回去哦,要是不带我去玩就告密。”
这熟悉的威胁!夏油杰不禁有些适应了。
终究还是抵不过五条悟的bking大眼攻击,夏油杰放出了自己的蝠鲼,带着五条悟出现在了东京的上空。
鲜少离开五条家的大少爷十分兴奋,忍不住趴在蝠鲼边上向下看。
“杰,为什么不放虹龙出来。”
“悟不想刚出来就被抓回去吧,我可不想背上绑架五条少爷的罪名。”
“好吧,不过这只咒灵也还挺可爱的”五条悟向后整只猫瘫在了蝠鲼的后背。
“悟,前面就是了。”好几个月没有回去的教祖大人不慌不忙的整理了衣物,让蝠鲼降落在盘星教内部。
“教祖大人!”“夏油!”几个人立刻就围上来,看到他们几个月未见的教祖完好无损,甚至神采奕奕的站在他们面前,不由得惊喜的围着他说说笑笑。直到五条悟轻轻咳了一声,这时他们才注意到教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看样子应该就是传说中他们教祖的那个“丈夫”了吧。
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有些尴尬,这时夏油杰站出来解围。“这是悟,我带他来转转,我没事,大家都去忙自己的事吧,辛苦了。”
众人散开,夏油杰领着五条悟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杰,你的那些家人对你都不错啊。”
“嗯,大家都是很好的人。”
五条悟不说话了,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走到一处庭院夏油杰忽然停下,推开门温柔的说:“悟,进来看看。”
院子里很干净,种了很多花草,能看出来被人精心打理过。五条悟推开门,屋里面陈设雅致简洁,还有淡淡的檀香味儿。
“哇哦,杰的床很大嘛!”五条悟兴奋在上面蹦来蹦去,累的气喘吁吁的躺在被褥中间。
其实夏油杰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盘星教早就运转正常,他也不再需要五条家的钱财周转,联系他和五条悟的仅仅是那一纸单薄的婚约,如果一年之后呢……夏油杰看着五条悟,他太白了,躺在黑色的被褥中白的让人晃眼,夏油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恶劣想法,他想把五条悟就关在这里,只给自己一个人看…夏油杰知道他完蛋了,于是情不自禁的问出了,
“悟,你真的喜欢我吗。”

从盘星教回来,五条悟一直没跟他说过话,那个问题也没有回答,夏油杰心里惆怅不已,也许,快到离开的时候了。
这天夏油杰正独自对着窗口发呆,五条悟忽然闯了进来,不由分说的亲上了夏油杰的嘴唇。
“悟?悟!”夏油杰一抬头,撞上了五条悟几乎要哭出来的蓝色眼睛。
“怎么了这是。”夏油杰心一软,十指扣住了五条的手,踮脚亲了回去。
悟的嘴好软好好亲,离得太近,五条悟长长的睫毛因为紧张在夏油杰的脸上扫来扫去。
夏油杰偷偷睁开眼看到五条这可爱的样子,只觉得燥热从大脑一下子窜到小腹,硬的让人难受。于是手忍不住扣住了五条的后脑勺,用舌头撬开了柔软的嘴唇,在里面又亲又舔,来回的搅和无处可躲的软舌。
“唔…唔”五条悟觉得自己快软成一滩水了。
“等等。从刚才起是不是热的有点不对劲了。”明明室内温度不高身上却直冒热汗,热的夏油杰恨不得将浑身的衣服全都脱了。夏油杰赶紧去看五条悟,却发现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已经水光滟滟,像起了海雾。脸上也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偏这人还迷迷糊糊的用脸颊肉去蹭夏油杰。
“悟真的好可爱…好想……”
等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夏油杰一面抱着五条悟,一面去推门窗,却发现门窗全部都被锁死了,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是五条家那群老东西干的,不过是想让他和悟生米煮成熟饭,以此来绊住他罢了。夏油杰心里既愤怒又心疼,也不知道怀里的人被这样推出去过几次,他都要一个人承担面对吗……
这时五条悟稍稍清醒过来了
“杰?”
“悟你怎么样!!还难受吗!我一会抱你出去。”
“……”
“那群老东西大概是下了药,我们先离远一点,等药效过了再说。”
“杰大笨蛋!那群老橘子怎么可能骗过我”几乎是气急败坏说出来的,说完五条悟的脸就腾地红了。
“悟,悟的意思是…”
“杰不想要就算了”五条悟委屈地把脸转过去。
夏油杰赶忙走过来抱起五条悟,细密的吻落在那张微红的漂亮脸蛋上。“不是的,我没有不愿意,我只是怕悟没有爱上我。我怕悟不喜欢男人,在婚约到期时抛弃我去找别人结婚生子。”
“不是的!”五条悟猛地回头
“悟都没有给过我肯定的答复呢”坏狐狸故作可怜的的耸拉下脑袋。
“杰…我很喜欢你,不管你是男人女人,我都想和你在一起。只要和你在一起就会很高兴,碰到你还会止不住的心跳,都怪你,我才变得这么奇怪,你要给我负责!”五条悟的耳朵尖偷偷的红了,和杰凑的太近了呀
“嗯,我会负起责任的,我也爱你,悟”
夏油杰轻笑了一声,“所以悟已经迫不及待了吧” “我才没,唔!”夏油杰的手从衣服下面伸进去。“等下等下”,五条拼命的从夏油杰怀里挣脱出来,在夏油杰贪婪的目光奸淫下,一点一点的脱去了自己的精致昂贵的衣物,把自己完全的呈现在夏油杰面前。
夏油杰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烧坏了,和他想的一样,悟的身体很美。
两粒粉红色的乳头颤巍巍的暴露在空气中,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一番。腰也很细,大概他伸手就能握住,再往下,悟的下体没有什么毛发呢,真可爱。然后…夏油杰呼吸一滞,那里没有男性生殖器,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紧致的肉缝,那分明是一个逼。这就是五条家一直藏着的秘密,五条家的少爷长了一个女人的逼,难怪要娶一个男人,难怪要如此急切的定下这桩婚事。
夏油杰的心不禁被揪痛了,悟他…到底是喜欢自己,还是只是被迫娶了一个根本不认识的男人。
夏油杰不禁想入了神,五条悟见他半晌没有反应,还以为夏油杰嫌他恶心,不想再碰他了。五条悟出生时就因为继承了六眼和无下限术式被确认为了五条家的继承人,可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构造,许多旁系一直认为自己有机可乘,觊觎着这个位置。如此,五条本家的烂橘子们不得不急于给五条找个“妻子”来巩固地位,只要让五条生下孩子,外面便再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五条悟一直知道自己的下面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本人是毫不在意,也没把什么旁系放在眼里。不过老橘子每次一脸痛心疾首万分惋惜的样子,五条悟
“你也觉得很奇怪是嘛,一个男人长了逼一个什么的。”大猫猫的头全部垂下去了,看上去又委屈,又难过,夏油杰心被揪了一下。
“不,不”他赶忙走过来,跪在五条悟前面,轻轻亲了一下那朵肉花。
“悟这样就很好,悟很美,哪里都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我好喜欢。”
五条悟被他突如其来的直球弄得有些脸红。
“那,那你碰碰它”
“遵命,夫君”夏油杰坏笑了一下,用手扒开了五条悟肉肉的大腿,埋头将那口小逼吃了下去,舌头飞速的抽插紧缩的贝肉,把它折磨的不停抽搐,涌出一股股淋漓的汁水,一半洒在了夏油杰脸上,一半被他吞咽下去。“唔,嗯…啊昂”五条悟难耐的扭起了腰,那水蜜桃一样的白嫩肥腻的屁股在夏油杰面前晃来晃去,实在是诱人,夏油杰没忍住,一巴掌拍在五条悟屁股上,荡起一阵阵的肉浪。大少爷还没被人打过,不由得一下子愣住了,眼眶也微微发红。
“抱歉,弄疼你了?”夏油杰在五条悟屁股上摸来摸去,只觉得自己手下的是块触手生温的羊脂玉。
“没关系的,反正很舒服,我还想要更舒服一点,杰。”五条悟用自己的两条长腿夹住夏油杰的脑袋,蹭了蹭他的长发。夏油杰舌头早就发麻,现在又被闷在大腿肉里差点喘不上气。身上这人的水越来越多,浇了一地都是。“悟,我可以进去吗?”
“快点啦,杰好啰嗦。”
得到允许的夏油杰也不再废话,起身把五条悟按在身下,用肉棒在阴屄口磨了磨,饱满的阴唇轻轻颤抖着一张一合,像是在邀请他进去肏干。
“啊啊啊啊、不要、嗯呜!!”私处剧烈的疼痛让五条悟不由得流出生理性泪水,夏油杰一寸一寸的侵犯进去,将窄小的穴口全部填满,穴肉紧紧的吸住肉棒,像有无数张小嘴在吸吮。
等到五条悟稍稍缓过来一些,夏油杰才浅浅的抽插起来。
“嗯啊、要被大鸡巴、嗯唔、顶坏了……
也没有人敢教给未来的家主什么浑话,五条悟只能用少的可怜的词库来求饶,更多的是被顶的说不出话。花核碰撞传来的怪异的酸胀感让五条悟有些不安,他回头看夏油杰,后者正握住他的腰专心致志的肏干,羞人的声音充斥了整个房间。夏油杰看到五条悟回头看他,于是伸手在他乳头上拧了一把。“啊——啊昂、嗯、嗯啊”又麻又痒的感觉让五条悟软了腰,被夏油杰抓在手里挨草。滚烫的肉柱“噗呲噗呲”往骚穴深处顶撞着,雪白肥厚的奶子摇晃起来。夏油杰草了一会。
“悟,第一次就被中出是可以的吗。”
“我要、嗯、嗯啊、杰快点射进来额啊啊啊……我要杰的全部。”说着还把腿勾在夏油杰腰上。
这个勾人的,夏油杰的恶劣因子全部被勾起来了
“如果我射在里面,悟会怀孕吗?嗯?”
“嗯、嗯、嗯啊,不要、不要再顶了、啊~不知道,我不知道,嗯啊。”
“哎呀,要是怀孕了可怎么办呢,五条少爷要大着肚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吗?”
五条悟想象着那个画面,好像自己已经夏油杰被灌大了肚子,穴口不由得又收紧了一些。夏油杰被他夹的难受,一拍他的屁股,“悟,放松点,我都要被你夹射了。”没想到竟然直接把五条悟推上高潮,喷了满床的淫水。
“哎呀,大少爷像母狗一样的被他夫人压在身下操呢。”
“你,你闭嘴。”五条悟沙哑着嗓音,几乎要说不出话。
“好吧”夏油杰不再说话,开始专心致志的干五条悟。他整根没入又整根拔出,丝毫不顾及五条悟是第一次被操干。
要被操烂了,呜~
夏油杰动作越来越快,五条悟整个人都被撞得颠簸起来,发出不由自主的“嗯嗯啊啊”的淫叫。
“嗯、嗯唔、啊、啊、慢、慢点、不行了!”五条悟崩溃的浑身发抖,沉闷的撞击让他不由自主地前后摇晃起来。夏油杰用力抽插了几十下,在五条悟的求饶声中一举插进了窄小的子宫口,前所未有的深度让五条悟觉得自己已经被贯穿,身体痉挛似的一阵一阵抽搐。夏油杰保持深入的姿势闷闷地顶撞了十几下,一股一股的精液射满了五条悟的子宫。
五条悟短暂的晕过去一会儿,夏油杰检查了一下他红肿可怜的穴口,心虚的从宽大的衣袖里拿出自己的手绢帮他擦擦穴里流出来的精液。
没多久五条悟就醒过来了,
“杰?”五条悟被自己的嗓子吓了一跳。
“悟,还好吗”
“哇,屁股超级痛啊,杰真是的”
“是悟先勾引我的吧”
两个人又黏黏糊糊的亲在了一起,亲的难舍难分。
这时门外有人打破了这暧昧的气氛
“家主,人全都抓到了”
“悟?”
五条悟此时腰还软着,说话声也软,“我发现五条本家有内鬼向外勾结,正好这次家里的老橘子想出这个馊主意,他们大概想趁着这个机会闹出丑事,好让别人有可乘之机。所以我就顺着把他们一网打尽了。”
“杰不会怪我没告诉你吧”五条悟连忙冲夏油杰撒娇。
“没关系,我只要确定是悟真的爱我就好了。”
“那当然啦,笨蛋杰。”
大猫咪紧紧的缠住了属于自己的大狐狸。

“哎你听说了吗,那五条少爷娶的是个男人,还是个什么,什么教主。”“那之前那是…?”“嘘,快别提之前的事啦,现在已经是五条家主了,该改口咯。”

恭喜,变成咒术界让人闻风丧胆的恶人夫夫了)

39 Likes

啊啊啊啊好可爱,受不了,咒术界凶恶的猫猫和狐狸,hhhhhヽ(≧ω≦)ノ荤素搭配,营养均衡,这饭,要多吃/(=✪ x ✪=)\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1 Like

好吃!谢谢太太的粮!

2 Likes

太对味了啊啊啊啊啊涩飞

1 Like

老公写的很好,但是,老公双性能不能预警一下。。

2 Likes

哇!好香好香!金屋藏杰!

1 Like

劳斯,cb可以打个tag吗

1 Like

(大口塞饭)(吧唧吧唧)

1 Like

吃好喝好:pleading_face:

大人请吃:face_holding_back_tears:

器大活好的人妻一枚呀~(你)

1 Like

好喜欢这个坏坏的夏哎呦!!!香香香!!

1 Like

茶老师!!(飞扑),我也喜欢使坏的小夏,把猫猫吃干抹净了:face_holding_back_tears:

好香!!

1 Like

咪喜欢就好: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