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新春礼物(魅魔夏x还是想当1的五 教室play)by一条裤子

魅魔夏x还是想当1的五条悟 教室play

新春快乐——!实在是很喜欢之前写的生贺设定所以沿用一下让小情侣再do一do(很怀疑情人节会有第三弹)没看那篇也不影响阅读。

(好多口嗨没写但真的黄文苦手……没敢阅读自己写的东西所以如果有错误请尽情地指出……!)
————————————————————————
01.

从夏油杰带来的淫欲地狱逃离后的第四天,五条悟收到了「今天是中国年,大家一起来教室吃火锅吧」的群发邀请。

私聊跳出两条来自夏油杰的消息。

「抱歉,之前做得有些过火,不过发情期已经过了,不会再压着悟做个天昏地暗了啦。」

「买了悟最爱吃的喜久福哦。」

五条悟看着对方头像上那张欠揍的脸,额角爆出青筋。

夏油杰生日当天凌晨,他抱着想操挚友的心应邀去了挚友宿舍,结果反被操也就算了,没想到直接诱发这位童贞魅魔的发情期,他差点被做死在夏油杰宿舍。除了当天凌晨他睡了半个囫囵觉,成功睡到第二天中午,剩下两天基本都是做到晕过去又被做醒,一步都没出过那扇他被压在上面站着后入过的宿舍门。

好消息是这位的发情期只持续了三天,接下来就陷入了沉睡,他还得带着红肿的后穴每天去看一眼确定这人没有精尽人亡。他被做到只要一进宿舍闻到夏油杰散发的味道就会不自觉硬起来,要不是他还算有道德底线,他真想趁着夏油杰昏迷给人上演一出睡奸。

今早他听到隔壁传来声音,正想着不搭理夏油杰,让他在门口好好反省痛哭流涕给他下跪求他原谅,就非常不爽地发现夏油杰醒来后甚至都没来看他,直接就出了门。

夏油杰都这么过分了,总不能他一钓就上钩吧。五条悟正准备收起手机,对方像是看到他已读不回一样,非常挑衅地发来一句——

「悟不会被做到不敢来了吧?」

很显然,虽然鱼被钓不一定会咬钩,但五条悟被夏油杰激一定会。

当晚到的人格外齐。不止是夜蛾硝子,连七海和灰原都在。在听到灰原起哄说「不愧是夏油杰前辈,居然真的搞到茅台酒了」时,五条悟意识到这个聚会可能不是夏油杰一时兴起。

六眼忠诚地反馈情报:在场除了他,只有夜蛾被蒙在鼓里。

这是一个圈套。他一脸不爽地咽下夏油杰从清汤锅捞给他的肥牛片,心死了但嘴没有。他此刻只以为这是夏油杰在睡他前就想好的和好计划,气自己一被钓就沉不住气。

在场人对二人闹别扭习以为常,对夏油杰从头到尾给五条悟服务也熟视无睹。一群不能吃辣的人争相挑战牛油锅,辣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夜蛾最终在被灌了几次酒后向小兔崽子们妥协,不再纠结这群偷喝酒的未成年。夏油杰拿筷子沾了一点酒,笑着凑近五条悟,问他要不要尝一点。

见五条悟没反应,夏油杰手撑在五条悟大腿上,整个人都贴过去,像是依偎在纣王怀里哄纣王吃葡萄的狐狸精。他发情期过后无师自通了如何撒娇,软下声来小声哄:「尝一口嘛,悟。」

五条悟垂下眼,与被辣椒和酒精熏得一脸红晕一副索吻姿态的夏油杰对视,最终没顶住成心勾引的魅魔,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那是夏油杰的筷子。虽然在那三天俩人直接接吻过不知道多少次,但五条悟感受着残留在大腿上的余温,还是心如擂鼓。

「不会吧,舔一口就醉了?」硝子大着舌头,一听就没少喝。

「要你管?」被戳破后五条悟脸红得更厉害,「你连话都说不清了!」

「谁说的?我还能喝!」已经完全是醉鬼逻辑的硝子站起来一口闷了剩下的酒,还倒过杯子给大家证明,得到了七海的劝诫和灰原的叫好。

五条悟这才将注意力从夏油杰身上挪开,意识到大家基本都醉得差不多,只剩夏油杰和他还保持清醒。

「没办法,把这些醉鬼抬回去后再回来收拾教室吧。」夏油杰叹口气,「麻烦悟跟我一起了。」

纵欲过度后再吃辣锅是要付出代价的。

将教室复原后,夏油杰坐在座位上,张开嘴向五条悟展示他喉咙处刚冒出的两个小泡。五条悟看着这人张开喉腔,伸出一小截舌尖,从下往上看过来,身体立刻因为联想到之前被这人口的样子硬了起来。

「看不清的话,要不要摸摸看?」

这是个很明确的邀请。

这才是夏油杰邀请大家来教室吃火锅的用意——

把所有人灌醉,然后来一出教室play。和好甚至只是顺带的。

五条悟伸出右手中指和无名指探入夏油杰喉腔,四处摸索。手指划过夏油杰上颚,再摸到他的舌根。因为探得过于深入,激得夏油杰冒出生理性泪水。五条悟冷嗤一声,加入食指。

「不好意思,两根手指好像找不到地方。不过那么大的咒灵玉都能吞下去,这点对你来说应该不够吧?」

五条悟并没有另一只手限制住夏油杰的行动,夏油杰没有躲开作乱的手指,而是用舌尖勾了勾,弯起的狐狸眼做出了无声的回应。

五条悟低骂一声,单手解开扣子拉下拉链,肉棒迫不及待地弹出,打在夏油杰脸上。

他没有收回手,而是拿肉棒去蹭夏油杰的脸。溢出的前列腺液混着来不及咽下从嘴角流出的涎水被肉棒抹在夏油杰唇边和左脸,将他的脸弄得乱七八糟。五条悟被自己弄出的场景色到,他抽出手指,将涎水擦在夏油杰尚且还算干净的右侧。

「你不会以为一顿饭就能和好吧?拿点诚意出来啊。」

他没等夏油杰回应,按住夏油杰后脑勺,将狰狞的肉棒一插到底。夏油杰的口交技术在那三天又有了进步,即使是被五条悟这样强迫着深喉,口腔深处的软肉也乖顺地包裹住肉棒,甚至没有发出一声呜咽。被夏油杰刚刚展示过的小泡被恶意碾过,夏油杰没有过多的反应,五条悟反而被刺激到了。

魅魔的嘴巴实在是好操,简直被异化成了第二个穴。五条悟很好奇夏油杰操起来会有多舒服,可惜大概率被操的只可能会是他。想到这,他将夏油杰往他肉棒上按,让后者吞得更深。五条悟就着这个深度挺动腰胯,肉棒在喉咙里冲刺。

像是在使用飞机杯一样。这个形容突然出现在五条悟脑海。自觉惩罚到位,他将肉棒退了出来,准备给夏油杰一个说话的机会。后者嘴巴重获自由后却没有第一时间发表感言,而是扶上五条悟的胯,从肉棒低端一直往上舔,最后亲了欲望顶端一下。

「不继续吗?」魅魔诱惑着,露出代表兴奋的尾巴和角,「我可是诚意满满啊。」

「这可是你要求的。」五条悟一手摩挲着夏油杰的角,一手掐住夏油杰下巴,胜负欲上头,用比之前更大的力道将肉棒又插回了喉咙里。

之后的发展像是比赛,但和魅魔比性方面的事明显不是明智的选择。就算喉咙被肉棒长驱直入,被持续不断地连续捅干,夏油杰除了偶尔会有来不及吞咽的涎水之外,并没有其他生理性反应。他的喉道像是天然就是为了纳入肉棒而生的,在这种猛烈的攻势下,甚至能配合地主动挤压吞咽。

这场惩罚以五条悟试图放缓动作延迟射精,反被夏油杰主动加速口出来而告终。

夏油杰再次给五条悟展示口腔——

只是这一次他的喉咙口盛满了五条悟的精液。

怒火随着精液一起灌给了夏油杰,五条悟现在反而消了气,对刚刚发生的激烈深喉和接下来要发生的角色扮演感到不好意思了起来。

夏油杰在扮演老师。他从讲台上走下,用教鞭敲了敲五条悟的桌。

「五条同学,上课走神可不好啊。」他面上一本正经,像是认真教课的好老师发现不听课的坏学生,想要将他拉回正途,说出来的话却不是那么回事,「脸这么红,是在回忆之前被操的经历,还是在意淫被夏油老师操啊?」

「变态教师。」五条悟往后一靠,架起右腿,十分坐没坐相,「哪有老师上课下面硬这么大一块的。」

「因为老师在上生理课啊。」夏油杰的魅魔尾巴绕到前方,在五条悟腿间鼓起处来回逗弄,「五条同学这个状况就叫做勃起哦,站起来,老师教你怎么解决。」

「老师演示给我看就好了。」五条悟没动,挑衅道,「我照着老师的动作学就行。」

夏油杰像是拿这个问题学生没什么办法,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五条同学看好了。」他当着五条悟的面慢悠悠地拉下拉链,五条悟被明显比之前要大的尺寸惊住,今晚头一回有了想逃的冲动。之前那个尺寸就已经可以把他塞得满满当当,现在变得这么大,会把他操裂吧?他还不想因此去见硝子——

「很满意吧?」夏油杰调整了下角度让五条悟看得更清楚,「魅魔就是有这点不好,似乎我的天赋认定肉棒今后会很有用处,所以将其他地方的加成给到了肉棒呢。」

「对了,悟今天被口得是不是很爽?算是特地为悟强化了一下,惊喜吧?」

他膝盖抵住五条悟腿间,暧昧地压了压,「老师来教教你,魅魔肉棒和人类后穴的适配性,怎么样?」

「你只是想性骚扰学生而已吧?夏、油、老、师。」五条悟伸手握住夏油杰的肉棒,比划了一下,「我说真的,这玩意儿进去会死吧……」

「啊,关于这点。」夏油杰外头,魅魔角反射出邪恶的光,「我的前列腺液有催情和修复的功效,而且暂时还没法自主控制。」

「一定会给你操爽的。」

结果最终还是用上了魅魔天赋。经历过发情期的夏油杰终于不会在露出魅魔形态时无意识使用天赋让人发情(这也是为什么那三天五条悟感觉自己要被干死),原本他准备今后都纯靠技术和硬件让五条悟乖乖张腿挨操,哪成想硬件硬过了头,让已经配合他玩角色扮演的五条悟当即撂挑子。

夏油杰单手将五条悟双臂反拧压在课桌上,另一只手熟练的脱下后者的裤子。五条悟的肉棒被夏油杰的尾巴缠住,时不时撸动两下。教鞭陷进他光裸的股间,在敏感带画着圈,冰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收紧菊穴。紧接着,教鞭轻压两下后穴又抽出,似是在品鉴这口穴成色如何。

「逃课怎么行呢,五条同学。」

「要有惩罚。」

教鞭打在穴上,因为角度问题力度并不大,但其中的羞辱意味并未因此减少半分。五条悟发出一声低喘,「逃离变态教师的性骚扰罢了。夏油老师,你的肉棒都硌到我了。」

「老师只是好意教你生理知识。」夏油杰将肉棒抵在五条悟后穴口蹭了蹭,「像现在这样因为尺寸不合就得好好扩张了。」他沾上蹭在菊穴上的液体,将它们仔细涂抹在内壁。五条悟的后穴比他的嘴柔软太多,被这与春药效力等同的前列腺液一涂,夏油杰的手只是搅动了几回,那口穴便被逗弄出了淫荡的水声,夏油杰将手指抽出来的时候甚至有点舍不得。

五条悟并没有出声反驳,毕竟夹杂着呻吟的反驳实在过于没有气势。他紧咬下唇,以免泄露出甜腻的喘息。

「那么,要进去了哦。」夏油杰宣布。

夏油杰肉棒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烈,即使有了很好的扩张,五条悟敏感的内壁也经受不住这么强烈的刺激,立刻一下一下的收缩起来。确实是太大了,五条悟觉得自己被撑得不能再开,甚至能描绘出夏油杰肉棒上每一根交错分布的血管。夏油杰的肉棒一点一点挤入五条悟的后穴,如果在场有第三个人看到这个场景,可能会将挤转换为劈——五条悟像是被夏油杰劈开了。

「不行……真的不行,你这也太超过了……」五条悟放弃压抑自己的声音,「我真的感觉你像是顶到我胃里了。」

夏油杰低头看了眼在外还剩三分之一的肉棒和被撑得发白的后穴,最终还是大发慈悲没有点破五条悟的肉棒一点软下来迹象都没有的事实,停下了进一步开拓领地的脚步。等到五条悟终于适应,或者说他分泌出的液体终于起效,开始小幅度蹭他肉棒缓解后穴瘙痒时,他才缓慢地动了起来。

他的肉棒被五条悟的穴吸得几乎怀疑其实后者才是魅魔,他绷紧了腰身,逐渐开始加速,最后疯狂抽动起来。硬挺的肉棒一次次出入五条悟的后穴,将原本发白的后穴操得红艳起来。紧窄温暖的肉道一次又一次地被捅开,原本算深的敏感点被轻而易举的照顾到,五条悟随着夏油杰的进出溢出呻吟。

早在五条悟开始享受的时候他就放开了对五条悟的钳制,五条悟双手撑着课桌,两人身体碰撞使桌子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明显。

「慢点……杰、杰,慢一点……我不行……」他被快感压得喘不过气,双腿打着颤,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干射了。

夏油杰用堵住五条悟马眼的尾巴做出回答。他倒是知道这样有些过分,侧过五条悟的头跟他交换了一个吻。

还是要赶紧射出来才行……夏油杰抱起因为不能射精而本能的难耐皱眉的五条悟的双腿,面向窗外,示意五条悟看窗户上的倒影。五条悟反手抱住夏油杰,似乎连意识都被操得只能听从夏油杰的指令,明明拥有六眼,却像此时才后知后觉注意到倒影般夹紧了后穴,发出一声惊喘。

「你说如果现在有人好奇为什么深夜教室开着灯,他们会不会看到你大张着腿被我干的景象?」

五条悟想象着那个画面,在夏油杰身上留下一道红痕。夏油杰狠狠地贯穿后穴,进到更深的地方,将齐扩张、填充、蹂躏。分泌出的前列腺液是自带春药的润滑剂,五条悟在前端被封的情况下,仍旧忍不住扭腰迎合这激烈的操干。

「……真是作弊……啊……」

听到五条悟变了调的抗议,夏油杰轻笑一下,「谢谢夸奖。」

身体里的肉棒操得更狠,将五条悟整个顶起,操到前所未有的深度。它在反复蹂躏那一处数次,激得身体主人最终发出抑制不住的呻吟后,终于满足地在里面射了精。肠道受到刺激,快感成倍卷上五条悟的脑海,夏油杰松开钳制五条悟肉棒的尾巴,让它哆哆嗦嗦射了精。

他打横抱起还在高潮余韵中回不过神的五条悟,对着被精液和淫液弄得一片狼藉的桌子静了静。想到这是他的桌子,下周一还要继续坐这上课,刚刚平复的欲望又有些抬头。

室外play果然令人上瘾。

「新春快乐。」

「今年我们再收一条龙,在龙身上做吧。」

71 Likes

:hot_face: :hot_face:涩涩
虽然中途有过纵欲过度后再吃辣锅是要付出代价的(指得痔疮

6 Likes

……还好纸片人的世界没有痔疮……!

13 Likes

啊,好色,虽然但是起泡真的很痛苦:persevere:

2 Likes

好好吃啊!!(尖叫)(怒看五遍)

1 Like

没关系夏油杰进化了 他喜欢x

谢谢………!我这就去炖新的(?

ヽ( ´¬)ノ这不是小钩子了,是大钩子,专门钩可爱的猫猫的,钩到之后直接就是一个飞天大草,我吃肉吃的很欢ヽ( ´¬)ノヽ( ´¬`)ノ
(灰熊是灰原雄吗?)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1 Like

魅魔好有本领

1 Like

是的……!草 写的时候把平时口嗨的习惯给带上了 进行一个汗流浃背的改()感谢!!!!

1 Like

魅魔:你用我的嘴我用你后面 很公平吧(

咪的这一篇也好香…魅魔夏呵呵可太好了
大人请让我追随你!!!魅魔夏花魁夏护士夏东方龙夏,大人简直在我xp上跳舞,好爱…太nm有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