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谓抗争

“悟,要吃吗?”夏油杰摇了摇手,五条悟应声回头过来,看到裹满糖精的山楂条后眼睛瞬间一亮,但在看到是夏油杰赤手拿着后又转为黯淡,变得复杂起来。他点点头,想吃,然后伸手想从一旁的盒中自己拿。夏油杰截住他的手腕,没有直接触碰皮肤而是隔着校服,同时把手里的食物往他嘴边递,意思不言而喻。

被抓住的身体肉眼可见变得僵硬,五条悟挣扎两下,发现对方没有松开的迹象,反而擒得更紧了。施害者动作不容拒绝,眼神却截然相反的恳切,让五条悟决绝的话语闷死在未成形的蛹里。他喉结不安地上下滚动,似乎在经受巨大的挣扎,然后慢慢张开嘴,头低下来的样子像是什么被人从后面强按着,然后飞快地从夏油杰手里咬过果丹皮,留短短一截被依旧捏在对方手中,全程没有碰到夏油杰的皮肤。

“怎么样?”夏油杰询问道,把剩下一截送入自己口中,另一只手也松开。五条悟立马把手抽回去,揉着有些酸麻的手腕,半是委屈半是愤懑地望过来,用眼神无声控诉着。目的达成后夏油杰就收起之前那副真诚的模样,又从袋子里拿出一条雪花山楂条:“还吃吗?”

五条悟头摇得像拨浪鼓,甚至退后了点距离,预备着稍有不对就逃走。看他这样,夏油杰叹了一口气,自己吃掉后擦了擦手。五条悟刚松一口气,夏油杰又抬起头,挪了挪身子原本隔开的那点微不足道的距离缩短。

“悟,还记得你怎么答应的吗?”

嗯,五条悟点点头,要去试着接受杰。他回想上一次成功触碰的案例,尝试着转移注意力,但眼睛转来转去只有夏油杰。

太近了。五条悟屏气凝神,六眼紧盯着夏油杰的一举一动,看着对方的神情隐隐感到不妙。大脑飞快地运转着寻找应对措施,但又在一句别动,沾上了之后丧失所有抵抗能力,身体的控制权被交渡,原本灵敏的身体僵直在原地,甚至连睫毛都忘记了挣扎,只有蓝色的眼睛在过大的眼框里不安地跟着对方抬起的手转动。

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

大脑内在尖啸,检测危险信号的雷达滴滴作响,他眼前似乎出现了红色标识,而对方的手指穿过红色三角框,越过警戒线朝他袭来。螺旋型的指纹,指甲切面的纹理,微微残留的死皮……六眼细致入微地传递着夏油杰即将碰到嘴角手指的情报。

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

他用力地闭上眼睛。

预料中的擦拭没有来到,特级警报暂时撤去。五条悟悄悄放松精神和紧皱的面孔,六眼代替偷看观察情况,夏油杰手指的热成像印在眼皮上,靠的很近,几乎就要碰上。该不会?五条悟急忙调转咒力,发现无下限咒并没有发动,是夏油杰自己停住的。

“不要害怕呀。”夏油杰收回手,朝他抱歉。五条悟悄悄打量他,夏油杰脸上没有什么别的神色,跟没事人一样,这反倒让他有些心虚。他发愣之际,一张单独包装的酒精湿巾被递过来,夏油杰指了指嘴角,又把那袋雪花山楂条推到五条悟的面前让他吃。“我碰过了,悟不介意吧?”

五条悟低下头接过湿巾,摇了摇头,一声真实的不介意底气不足,像极了心虚。

五条悟有洁癖,严重的洁癖,而且是对人比对物的严重很多的那种。对接触的物品要求只是严苛点,对人却是到了碰一下就泛恶心的程度。问及缘由,大概是小时候被当成罕见玩意版送来送去的经历,觉着人比东西脏的多。加之领悟无下限咒后习惯把自己跟别人隔绝开了,这肌肤恐惧症也越来越严重。但索幸掌握咒术的同时也随之掌握了迟来数年的自主选择权,五条悟再也没有什么必须要接触的人,直到他和他的夏油杰相互表明心意成恋人。

夏油杰想触碰他。

两个人做朋友那会,夏油杰对他的洁癖不仅尊重理解还很支持。为了照顾五条悟丢三落四的性格和有备无患,身上常备着酒精凝胶、消毒湿巾和一次性手套。夏油杰体贴得让五条悟如沐春风,忘乎所以,等他又一次习惯性用无下限把夏油杰不小心快挨到的手觉着在身体之外时,对方像是终于任务可忍的样子,叫住浑然不知高高兴兴舔着冰淇淋的他,表示有重要事情要和他说。

“我想触碰悟。”夏油杰把手搭在桌子上,直接了当表明心意。但短短课桌另一头的五条悟反射性把手往后收了一收,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开。

夏油杰露出被伤到的表情,让五条悟本来轻松的大脑神经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起来。这对五条悟而言完全是陌生的领域,他很少去在意别人的心情,也没必要去在意别人的心情。自他出生以来,也不是第一次有人提出想要触碰他的请求,算计的、倾慕的,各有打算,各有目的。但除却如此,五条悟不懂为什么会夏油杰突然也想要触碰他。

“想和喜欢的人牵手、拥抱、接吻和做爱是人之常情吧,这个悟知道的吧?”

五条悟震惊到说不出话,他并不知道。对他而言和另外的人牵手和拥抱已经是难以接受的事情,后面那两个又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东西,单纯想想就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午饭都要吐出来的程度。但是还没等他反驳,夏油杰继续说:“我在这方面也是普通人啊,会有普通的想法。虽然知道悟不喜欢被别人碰,也尽量忍耐了,但不管怎么样每次被你拒绝也是会受伤的,会感觉自己被讨厌。”

“没有!”只有这点五条悟可以立刻确定,“没有讨厌杰。”

“那可以试着接受我吗?”边说,夏油杰的手边往他这靠近。五条悟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克制自己开启无下限或者把对方像对待色狼一样踹飞到千里之外。而夏油杰最后没有直接碰上他的手,而是隔着校服外套搭在他的手上,热度透过薄薄的一层布料传过来。尽管另一个人的触感依旧让人生厌,但没有直接被碰到皮肤让五条悟松了口气。抬头,他看到恋人流露出少见的目光:期颐、诚恳、认真……几乎在没有思考和拒绝的余地,五条悟点了点头。

然后几乎是一场灾难,对足足数年年没有物理意义上接触过人类的五条悟而言要他主动去碰别人还不如杀了他。夏油杰制定的计划是从牵手开始,然后一步步来。两个人坐在五条悟寝室的床上,五条悟张开手指,等待着夏油杰手掌的靠近。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他向对方演示无下限的发动原理也是这样,夏油杰把手伸过去,然后理所当然碰到五条悟恰好时机开启无下限的璧,当时五条悟看到对方震惊的表情洋洋自得。而现在的情况和当时相差无几,心态却截然相反。

不行不行,果然还是受不了。在即将触碰上的时候,五条悟唰得开启了无下限,将对方的手掌隔离在触手可及的距离。夏油杰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尝试着去挤压,试着能不能突破,反而露出受伤的表情,一副看,你不爱我吧的样子。五条悟心里感到抱歉,尝试弥补,让夏油杰张开手别动,他自己去碰。这样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心理压力也相应小一些。

    夏油杰没再说什么,只是张开手瘫在桌面上,等着五条悟靠近。

    这是五条悟第一次主动去触碰一个人,他有些紧张,室温下手心甚至渗出一层薄汗。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连呼吸都是谨小慎微的,安静得连整个房间都成为心腔,砰砰砰的心跳声如雷贯耳。五条悟抬起手,在原地磋磨了一会,慢慢地往前靠近,一点一点缩进距离。最开始是五根手指齐头并进,然后一些手指慢慢退缩蜷起,到最后只剩食指负隅顽抗,却功败垂成,停在一个若即若离的距离。

    他抬眼去看夏油杰,发现夏油杰也在看他。或者,是一直看着他。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动,甚至没有看向五条悟艰难向他前进的手,而是一直盯着他的脸。意料之外的视线盯得五条悟心乱如麻,大脑空空。万籁归寂,连心跳都遗忘在不知名的角落。然后就在这一瞬的恍惚间——

    碰到了。

    夏油杰笑着出声提醒,五条悟低头看向桌面上的手,两个人的指尖不知何时对在一起。五条悟反射性抽开手,觉着那小块皮肤烫得要命,脸也烧得要命,只是碰到了指尖而已,却感觉整个人都扔进热油锅里。

    他还是逃了。五条悟有些自责,但更为他所懊恼的是夏油杰一副这样就足够了的表情。“再试试。”他说,心想再一再二不再三,他堂堂五条悟,今天就算是把手剁下来再挨硝子顿打(不能用手打),也得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

夏油杰本想抬起的手又落回到桌面上,脸上也露出惊讶又欣喜的表情。五条悟心里吹起小号,六眼捕捉到夏油杰手下那块桌面有几块汗印。之前说得那么义正言辞,刚又表现得如此深明大义,不是还是不满足。

    夏油杰掌心向上放在桌面上,五条悟则主动把手掌贴合上去。有了前车之鉴,第二次的尝试要比第一次顺利得多。指尖的触碰也不再滚烫,但是后续也没有那么容易。随着皮肤的接触面积增大,作呕感也渐渐上涌,前进动作变得越来越慢,掌心也慢慢往上抬起尽可能减少接触面积。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看着我,悟。”正当五条悟到达极限,想抽手去洗个十遍八遍的时候,夏油杰的声音终于说话,是不是很失望……五条悟抬头,又一次看到那双专注的眉眼,只看着他,只盯着他,只有他。

    好像找到诀窍,五条悟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从两人逐渐贴合的手转移到夏油杰的脸上,他看着夏油杰,一点点把自己的手贴上去。耗费了很长时间,但这次他完整地体会到了另一个人的热度,不像碳火,也不像热油,一个不高不低,用一个形容词来说是温暖的温度,平静地、温暖地贴着他的掌面,好像贴近了他的灵魂。

 

总体上而言大获成功,但五条悟还沉浸在第一次碰到别人的奇妙感觉中没缓过神来,就遭到夏油杰的乘胜追击。尝到甜头,发现有可行性的夏油杰却一改之前不急不躁,你开心就好的好男人面孔,跟变了人一样,隐藏在好学生外表下的人渣本质暴露无遗。不分场合,不分时间,悟,再来一次,还要五条悟从他手上吃东西。五条悟哪受得了,成功率一降再降,时至今日,两个人已经半个月没有任何肢体接触,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木大哒了。

好在夏油杰没说什么,但就是这幅样子让五条悟看着十分不爽,他在心里悄悄演习,靠近、触碰、然后狠狠握住他的指骨都要攥断。脑内脑得欢快,现实生活平静似水。两个人一起例行出任务,地点某幼稚园,对象某倒霉蛋一级。一级对于两个特级咒术师而言不足为惧,咒灵的本体实力也并不强劲,胜在其领域特殊,是个迷宫,一检测到陌生咒力的波动就会改变出口位置,而且有三个小孩被困在里面。如果是普通的咒术师遇到会十分头疼,但这点把戏在五条悟的六眼面前被扒的连底裤都没有。夏油杰背起被咒力侵染中毒昏迷的一个,一手再各牵着一个小朋友,跟在五条悟后面。

迷宫道路狭窄逼迫,脚下也不是平整的地面,而是像鳞翅目幼虫一样肉壁,柔软但难以行走。

“悟,走慢一点。”

五条悟原本大步流星,回头看到自己的男朋友佝偻着背,努力调节平衡以防背上没有防护的娃娃一头栽下来,一副狼狈的样子。夏油杰没有责怪他,但手里俩小孩不明事实,各顶着一张花猫脸,委委屈屈看着他。五条悟啧了一声,犹豫了一下朝后伸出手。一个小孩就势要牵过来,却被夏油杰一把拽住。

“你们两个一起可不可以?”夏油杰半蹲下身子询问道,“一定要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用管,也一定不要松开彼此的手,我和这个哥哥都会保护你们的。”

亲手把一个小孩的手交到另一个手里后,夏油杰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才伸出手去握一直悬在半空五条悟的手。尽管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另一个人的手心的热度和潮湿还是让五条悟不自觉抖了一下,但是也只有这么一下,下一秒,他紧紧地握住夏油杰的手。

大概又走了个五六分钟,前方出现光亮,似乎发现目标对象即将脱出,周围的墙壁蠕动着开始变化,出口被挤压着迅速缩小,好不容易看见的光亮又即将深不见底的黑暗重新封闭。两个小孩发出带着绝望的哭叫,求生本能让他们向前跑去,却因为脚下同样蠕动的肉壁摔倒在地。被放开手夏油杰伸手扶住他们。与此同时,走在最前方的五条悟止步,稳稳站着,手臂抬起,食指和中指并拢指向前方,一束苍蓝色的,巨大的能量几乎撕破时空般从指尖弹出,前方不断收缩的出口被轰出一个大洞,以此为中点迷宫开始瓦解……

白羽的翅膀像两侧张开,两个小孩在白鹭样咒灵的胸羽中慢慢睁开眼,打量着周围熟悉的场景。一旁待命的辅助监督在领域破除后跑过来,接过夏油杰背上的伤员,带着两个受惊过度的小孩到一旁检查身体、安抚情绪。而不算劫后余生的两个高中生则靠在车上。太阳已经西沉,天边的晚霞像是一副色彩绚丽的油画。

“喂,是时候放开了吧。”

五条悟举起两个人还紧紧牵着的手晃了晃。夏油杰闻言松开手,但只有一瞬,还没等五条悟反应过来那只手又重新握住他,而且是十指相扣的那种。

“你也太得寸进尺了吧!”

“悟不是也没有松开吗?”

“你不放开我怎么松。”

“但是要出来的时候,”夏油杰偏过头看他,“明明可以松手了,悟不是也没有放开吗,反而握得更紧了。”

事实如此,五条悟哑口无言,脸上一阵红白后,像是想起什么,用尽力气攥下去。

—TBC—

7 Likes

恭喜恭喜~ :rof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