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一句道歉

原著向

夏油杰死后的事

五条悟在等一句道歉。

这句道歉来的毫无道理,家入硝子也很难理解五条悟所说的,夏油杰欠着他的那句道歉是从何而来。五条悟那天只是无缘无故地像强盗一般闯入家入硝子的办公室,愤怒地夺过一张椅子坐下,自然地翘起二郎腿,张嘴就说夏油杰欠他一句道歉。

鉴于大少爷脑子偶尔缺根筋犯病这种事家入硝子已经见怪不怪,她如鱼得水地继续手上的工作,嘴上随意地应付道:“什么道歉?”

“反正就是一句道歉!”五条悟的语气夸张得像是一个被死鬼丈夫抛弃的小婆娘,絮絮叨叨地大骂他嘴中的负心汉,就差翘起兰花指来抹抹眼角的一两滴泪了。

事后家入硝子对自己并没有认真听五条悟抱怨的行为矢口否认,本人原话为“开什么玩笑,我差点就没把耳朵凑到他脑子上去仔细听听他到底在抱怨什么玩意了。”家入硝子也确实给出了当天五条悟到底在说什么玩意的复述,五条悟的等的那句道歉是为了“明明只想吃毛豆味的喜久福但是杰还给我买了草莓味的小蛋糕,但是小蛋糕没有带叉子,所以他又去给我找了一只叉子来”的道歉,同时五条悟极少见地非常像个正常人地表示“怎么会是因为多买了小蛋糕和忘记带叉子,我原本只是想要毛豆味的喜久福诶,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是因为蛋糕也不是因为叉子,”庵歌姬一脸苦大仇深地分析家入硝子带来的八卦,“那是因为什么?总不能是因为夏油杰没有喂给他吃吧。”

家入硝子拆开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回:“谁知道呢。”

五条悟生病了。

小病,过劳加受凉导致的感冒,只是因为少爷生病生得少所以直接窜成了发烧。家入硝子给脸烧得通红但看起来精气神不错的五条悟挂上水,笑着打趣他:“稀客。”

有无下限当然是稀客,五条悟解释。

也没说你有错。

好吧,五条悟选择闭上眼睛结束尬聊,手指不安分地轻轻敲着床板,家入硝子听着五条悟敲的节奏不知不觉地就哼了出来,曲调滑稽但成熟,不像是编曲新手没做好倒像是会音乐的人为了故意捣乱编出来的。

哼着哼着家入硝子突然意识到五条悟的敲击停了下来,她回头看去,五条悟摘下了眼罩,一脸温和地笑着看她。

家入硝子看着五条悟咬咬牙:“这个笑真恶心。”

五条悟哈哈大笑,伸手给家入硝子鼓掌,你比杰唱得好,他非常认真地夸赞,唱得好多了。

家入硝子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歌难听是唱功弥补不了的,她这么回击。

别啊,五条悟继续笑着拍手,我可是很认真地在夸赞你呢。

夏油杰……他喃喃地倒回床上,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我都生病了他也不愿意大声唱一遍。

这首歌是五条悟高专时自己编的,专门用来编出来迫害夏油杰,为了骗到夏油杰他甚至像模像样地配了非常高级的词,什么“即使夏日将去但你的笑脸永驻心中”,什么“如果可以希望我们一起度过四季”,取名叫“盛夏杂记”,看起来是一首像模像样的小情歌,实际上唱出来的调比小丑耍杂技的配乐还要荒诞几许。

他自信满满地拿给夏油杰让他唱,夏油杰粗粗地扫了遍词就清清嗓子开始唱第一个音,然后及时在第二个音前刹住车,将谱子还给五条悟。

“想得美。”夏油杰说,“这种故意捉弄人的谱子我才不会唱。”

结果五条悟第二天就因为六眼使用过度发了高烧被连夜送入医务室,夏油杰听说了连任务都没来得及做完就跑回咒术高专,双眼充血的五条悟闭着眼睛摸索到夏油杰的手,勉勉强强地开口:

“……杰……”

夏油杰急切地回握住他的手:“我在,你说。”

“……我……我想……”

“你说!我一定办!”

“……我想听你唱盛夏杂记。”

夏油杰用了两秒钟回忆起盛夏杂记是五条悟前两天写出来为了捉弄他的谱子,又用了三秒钟去怀疑五条悟病倒是不是一场为了捉弄他的骗局,最后用了五秒钟克服自己的羞耻心从五条悟的裤袋里翻出皱皱巴巴的谱子,小声地一句一句唱起来。

“在夏日之初遇见了你……你的笑容比太阳还要炙热……即使夏日将去但你的笑脸永驻心中……如果可以希望我们一起度过四季……”

一曲终了空气沉寂两秒,接着五条悟闭着眼睛大笑起来,夏油杰气得扔下谱子就要伸手去打他,五条悟在病床上胡乱地挥手,杰!我是真的不舒服!现在不能睁眼!你不许欺负病号!

也没见你病得多厉害!夏油杰一巴掌招呼到他的脸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家入硝子在一旁笑得前俯后仰。

“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这首。”五条悟十指交叉轻置腹上,不动声色地摁了摁,动作幅度很小却还是被家入硝子抓住。她从柜子里取出一块面包扔到五条悟面前:“昨晚没吃饭?”

“有点忙。”五条悟笑着拆开往嘴里送。

家入硝子没有继续追问,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五条悟突然开口:

“硝子。”

“夏油杰欠我的道歉是为了那只猫。”

“猫?”家入硝子无所谓地转着笔,“那只你们偷偷在寝室里养的白猫吗?”

“嗯,前几天死了。”

“又不是夏油杀的,”女医师转过头来,“为什么要他道歉?”

“就要他道歉。”五条悟低着头死死地咬住下嘴唇,“就要他道歉。”

家入硝子目光悲哀地看着他。

五条,和叉子,蛋糕,猫都没有关系,对吧。

就要他道歉。

五条悟固执地说。

就要他道歉。

夏油杰做错了什么吗?

其实什么都没有。

五条悟说他要吃毛豆味的喜久福,夏油杰任务结束后就给他买,不仅买还附赠他一直想要的草莓味小蛋糕。

老板疏忽没有给他带上叉子,五条悟不高兴但什么都没说,夏油杰看出来了还特意用蝠鲼快速地跑回去给他带叉子回来。

夏油杰觉得五条悟像猫,通体雪白的大猫,下雨天他们俩一起捡到了一只通体雪白淋着雨瑟瑟发抖的大白猫,很乖也很听话,脖子上有项圈,看起来是被抛弃了。五条悟不停地摸着这只猫,喜欢得不得了,夏油杰盯着五条悟看了很久,然后先一步开口提出了要收养猫。

夏油杰什么都没有做错。

可是五条悟觉得夏油杰爱他。

实际上五条悟没有想错,而且五条悟不知道的是,夏油杰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爱他。

五条悟有好多好多没有来得及了解的东西,关于小蛋糕的配方,怎么最快速地抓住一只猫,盛夏杂记的词该配什么调,这些东西本应该让他慢慢来学,也许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可是夏油杰只教了他三年就转身离去,连完完整整的爱是什么都不曾告知他。

五条悟知道夏油杰爱他,五条悟也知道自己爱夏油杰。

他喜欢夏油杰的这件事在夏油杰离开的十年里从未变过,有时候麻木到他甚至分不清楚到底他是发自内心地爱着夏油杰还是只想要一个爱的什么的答案,像热血少年漫里的主角一样为了知道爱是什么而踏上征程,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什么答案也没得到,最后在杀死夏油杰的那一刻才恍然大悟原来爱着夏油杰和想要爱的答案两者皆有,浑浑噩噩地陪他走了十年。

可是夏油杰就这么走了,再也没回头。

可是那发紫色的茈杀死了少年们的十六岁。

于是五条悟继续那么踽踽独行,茈杀死过很多东西,夏油杰,咒灵,诅咒师,亦或是他们养的那只小猫,五条悟不会安乐死一只无力回天的猫,所以他让那只喘不动气的白猫连灰都没剩下。

夏油杰在做爱的时候喜欢管五条悟叫猫——他们两做过爱了,但是没有表过白,有时五条悟都怀疑夏油杰是不是只喜欢他的身体——叫得五条悟头昏脑涨心跳加速,叫得五条悟甚至会难能可贵地配合他喵个两声,捡回白猫后五条悟还没来得及叫白猫就会先叫上两声,于是做爱暂停两人哈哈大笑。后来夏油杰死了白猫也死了,五条悟给两个混蛋都立了小小的坟,让他们两睡得安安心心舒舒服服,倒是他自己并不怎么平安顺遂。

夏油杰很喜欢那只白猫,十年里来看过不少次,可惜他来看的一直是猫而不是五条悟,好吧,也有可能是在看猫的同时偷偷地看五条悟。

五条悟杀死那只白猫的时候想如果夏油杰的灵魂在旁边他肯定会生气,因为他甚至找不回白猫的骨灰下葬,让夏油杰那么喜欢的猫死无全尸。

虽然夏油杰也是。

夏油杰什么都没有欠五条悟——照顾,陪伴,做爱——除了一句告白,五条悟等这句告白等了十三年,从夏油杰第一次给他带甜品到夏油杰被他杀死在巷子里,五条悟想,夏油杰死前起码会对他说爱吧,起码不要抱有遗憾死去吧,可是夏油杰就是天生的哑巴,他最后只是闭上眼笑着拥抱死亡。

五条悟在等一句告白,一句夏油杰的告白。

可是夏油杰死了,被他杀死的,所以五条悟选择勉强原谅他,转而等一句道歉吧。

五条悟在等一句道歉。

END.

原本题目是五条悟未来得及了解的一切,后来加呀加变成了一句道歉。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