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

就是那个椅子图的梗啦(/ω\)

3 Likes

“咚咚。”

两下叩门声,自带句号般沉稳而笃定。无需房间主人的许可,门把手随即下压,五条总裁办公室厚重的房门被推开。

听到夏油傑特有的敲门信号,五条悟猛然从电脑屏幕后抬起头,那双蓝宝石般的双眼瞬间变得流光溢彩。夏油傑从门后走出,笑眼弯弯:“悟,我回来……”“傑!欢迎回来!!”

五条悟一个箭步冲到夏油傑怀里,那把办公椅都被他猛地起身的力道推开,滑到落地窗边。抱着傑的腰,五条悟歪头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又把脸埋到傑的长发里拱来拱去,喃喃地说:“是惊喜诶……我以为你出差明天才回来。”“改签提前了几个小时,今晚不想在那边过夜了。我还怕你已经下班回家了呢,看见悟才是我的惊喜。”夏油傑一下下轻拍着五条悟的后背,“头发上都是飞机的味道,悟先放我去洗澡啦。”

“才没有!是傑的味道。”五条悟从发丝中抬起头,撅嘴飞夏油傑一记小小的眼刀。夏油傑屈指刮他鼻梁,又在那嘟起来的软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他松开五条悟,递给他一个纸袋:“我去冲个澡,喏,三方六*给你。”

看着夏油傑转身向套间浴室走去的背影,五条悟却突然支吾了一下:“嗯、嗯好……”浴室啊……今天其实犯了错的小猫不由得开始担心,自己的犯案现场会不会露出马脚。傑那么敏锐,估计要发现浴室里的异常,要怎么解释才好……

夏油傑推开浴室门,空气比平常好像要温暖湿润几分,泄露出几分褪不去的燥动和潮热。不是错觉,夏油傑盯着镜子一角还没完全消退的细小水珠,挑了挑眉,拧开了淋浴。

这个时间公司里其他人都已经下班了,所以夏油傑沐浴完,也就穿了一件浴袍出来,任由擦到半干还带着水汽的长发披在肩上。五条悟还坐在那张宽大的黑色总裁椅上盯着屏幕,其实公务已经处理完毕,他只是不停地滑动鼠标滚轮,思考着接下来是采取浑水摸鱼还是坦白从宽的策略。

“这么晚了,傑饿不饿,要么我们回家吧?”看到夏油傑从浴室出来,五条悟主动让出了椅子。他让夏油傑舒服地靠在椅背上,从后面圈住傑的脖子,俯下身用脸颊去蹭他的头发,轻轻叼着傑的耳尖说悄悄话,实则是在通过熄屏的电脑荧幕偷偷观察夏油傑的表情。

“很饿。”

夏油傑捉住开始滑进他浴袍领口的一只猫爪,把人从后面拉到旁边来。他坐在总裁椅上,转了小半圈面向五条悟,一只手支起下巴,另一只手在扶手上点了两下:“鞋子和西裤脱掉。”

所以傑肯定已经发现了!听到对方这句话,五条悟不禁吞咽了一下唾液,乖乖蹬掉皮鞋,脱下裤子堆在地板上。夏油傑只说了这两样衣物,所以五条悟现在还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穿着西装袜站在那里,黑色的衬衫夹还在尽职尽责地履行自己的义务——固定衬衣,以及把那两条雪白修长的匀称大腿勒出肉感的圈痕。

“悟很乖。过来。”

夏油傑对着悟露出一个很温柔的笑,但五条悟发誓自己绝对在那个乖字上听到了阴阳怪气的重音。

五条悟想侧坐到夏油傑腿上,但夏油傑却握住他的腰,让他背对着自己坐下,又捞起悟的小腿摆到自己的腿侧,让他双腿打开成 M 形,跪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这下五条悟便没法轻易离开这张椅子,他扶住办公桌的边缘稳住身形,指尖都因兴奋与不安混杂的心绪而被捏得微微发白。

夏油傑从后面抱住五条悟,精壮的胸肌压在五条悟的背上,隔着两层布料五条悟仿佛都能感受到对方皮肤火烫的温度。夏油傑双手交叉向上爱抚着五条悟的腹胸,准确地摸到了那两颗肉粒,隔着衬衫布料揉搓起来,那里很快就顶起来两个小小的尖尖角。夏油傑手上不停,抬头去亲五条悟的后颈。修长优雅的脖颈从严丝合缝的衣领里伸出,皮肉几乎和衬衫一样雪白,又像天鹅之颈般纤细,一手便可扼住。夏油傑不停地啄吻着五条悟颈后细嫩的皮肤,啄出啾啾的声响,似乎在诉说着分别的思念,让五条悟的心尖震颤而酥麻,口中小声叫着傑的名字。随即纯爱变得情色,夏油傑突然用粗砺的舌面重重地舔过五条悟剃短的后颈发茬,敏感的头皮瞬间如有电流窜过,从后颈一直向下引燃了整条脊髓的热度,又在下面那不可言说的小洞里面引发了一阵细碎的颤抖。五条悟本有些心虚着不敢造次,身体却自发地开始行动,腰肢软下去,屁股向后翘起,边嗯嗯地低吟着边用柔软的臀肉在夏油傑浴袍下逐渐涨大的一团热度上小幅度地前后磨蹭着。

“趴到办公桌上去。”

五条悟闻言,弯腰屈肘在办公桌上趴好,垂着头好像在等待着夏油傑的下一步指令。夏油傑拍拍他的屁股,似乎在提示聪明的小猫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于是五条悟只好像小猫小狗向前爬一般,在桌面上肘行几步。肩背低下去了,屁股却自然而然地抬起,送到夏油傑的面前。虽然还穿着内裤,但夏油傑却在那人的白发下看到一只可疑的泛红的耳尖。

夏油傑把夹在衬衫后侧的两只小夹子一左一右地摘下,勾着五条悟内裤的边缘往下拉,从布料里剥出浑圆雪白的臀肉来。衬衫夹的松紧带没有解开,内裤只能褪到堪堪露出后穴的程度。五条悟高高撅着屁股,臀瓣分开,藏不住那枚美味的小肉洞,摆出一幅任君采撷的姿态。夏油傑盯着那处仔仔细细地看,用目光色情地抚摸着每一寸肉褶。五条悟只好摆出这幅羞耻的姿态,让身后那人把自己最隐秘的私处用视线里里外外强奸个遍,脚趾都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他觉得一秒被拉成五秒那么漫长,又好像一切都被那火烫的目光凝固住一般难耐,他开始错觉着夏油傑的呼吸喷吐在那只自顾自兴奋起来的肉穴上。五条悟甚至感觉不到前面的阴茎已经硬到流水,在内裤上洇开一团湿痕。

“我开动了。”

夏油傑冷不防响起的低沉嗓音吓得五条悟脑子都空白了一瞬,可是所有的意志随即被钉在臀间。夏油傑绷紧舌尖,从五条悟的后腰顺着臀缝一直向下慢慢地舔过去。他的力道极轻,舌头若即若离地掠过皮肤,留下微不可查的一道湿痕,马上被皮肤上火烧火燎的热度蒸发殆尽。五条悟顿觉敏感的后腰上起了一片痒极了的鸡皮疙瘩,嘴里泄出许多呜呜咽咽,而当夏油傑湿漉漉的舌头抵上了那圈颤动的肉环,呜咽随即变调为一声甜腻的喘叫。

夏油傑用厚实而灵活的舌头打着圈地一遍遍舔过那些肉褶,让每一处细小的褶皱都沾满甚至浸泡着亮晶晶的口水,才把舌尖探入那处肉洞里。果然是异于平常地柔软——夏油傑心下了然,大手抓住五条悟的臀肉放肆地揉捏起来,五指都陷进那饱满丰腴的两团软肉里,又揪着皮肉上下左右地大力拉扯,让蜜穴都被拉得张开了,方便了舌头的长驱直入。

谁知道舌头刚刚插入五条悟的后穴里,便是一股骚甜的淫水冲刷过来,和夏油傑舌上挂着的涎液混作一处。他用舌头搅动着那一潭春水,勾起舌尖转圈舔舐过四周的肉壁,施力推开那热乎乎滑溜溜的娇嫩黏膜,又等着它们围上来紧紧贴住同样柔软的舌肉。五条悟听着自己身体内被搅出沉闷而淫靡的水声,感觉着那条舌头如入无人之境般恣意舔弄品味着自己体内的软肉,耻意和兴奋感交织着爆裂开来,让他脑浆都要沸腾了,理智在逐渐灰飞烟灭飘然而去。夏油傑又撤出舌头,在穴口处嘬吸着汩汩流出的淫水,用唇齿叼着那圈肉环细细密密地舔咬着。五条悟根本管不住自己嘴里发出一连串呻吟,尾音绵绵地拖得老长;他也无法关心自己身前被布料束缚得难受极了的性器,难耐地一下下跳动着;他仅存的意志都在控制自己不要试图逃离那淫猥而潮湿的亲吻,以免那人又对他做出什么更变态的事情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夏油傑的舌头换成了两根手指,看似是在为他做常规的扩张,实则只是漫不经心地戳弄着他的敏感点。五条悟被手指顶得身子往前窜,额头碰翻了办公桌上摆的一张合照。他看着照片上夏油傑俊朗的面容,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那个人此时正在自己身后,露出怎样一个恶劣的狐狸般的笑。

“悟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夏油傑微微沙哑的声线从后面顺着脊柱流进了五条悟的耳朵,但意识涣散呼吸也凌乱的人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五条悟嗫嚅着到底要不要坦白,事到如今,好像哪种选择都不会有好结果……他还在胡思乱想,夏油傑却突然捏住衬衫夹的弹力带,在他的大腿上狠狠弹了一下,打出一波颤抖的肉浪。五条悟被惊得短促地尖叫一声,下意识脱口而出:“呃,没有……”

“是吗。”

看来不愿意坦白啊,不过,有的是方法让他说实话。夏油傑轻笑一声,从悟体内撤出了手指。沾满淫水的手穿过五条悟的腋下,手指不由分说地插进他的嘴里搅弄一番,让他好好品尝一下自己的身体有多淫荡。确认了五条悟喘息着被迫吞咽下了许多腥甜黏腻的体液,夏油傑才从后面拽住他的领带让他直起身来,解开领带把悟的双手绑在身后,双臂紧紧环绕着他的腰腹直接起身,抱着猫向着落地窗边的那张巴塞罗那椅走去。

TBC

29 Likes

好涩哦。。期待后续

1 Like

(˵¯͒:wavy_dash:¯͒˵)好吃

主人快把小猫超的喵喵叫

ヽ( ´¬)ノヽ( ´¬)ノヽ( ´¬`)ノ直接爆炒猫猫,炒到软趴趴的只能黏在你身上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蹲蹲

1 Like

五条悟经常坐在那张包豪斯经典设计的椅子上翻阅最新的工作简报,或者边打电话边喝加了许多方糖的咖啡,偶尔也会在椅子上放空或小憩一会。夏油傑抱着悟走到椅子边,把人妥帖地安置好,只不过是以倒置的方式:

他让五条悟两条修长的腿高高抬起搭在椅背上,膝盖刚好卡在靠背上方,小腿垂落下来;双手压在背后,紧紧贴着椅面;头颅则刚好从椅子边缘垂下,雪白的发丝柔软地落下来。五条悟现在是一只被迫露出娇嫩腹部和致命咽喉的小动物了,又像一道经过精心摆盘的美味甜点,将有一柄肉刃剖进那滑软香甜的鲜奶油中。

五条悟睫毛颤动着看夏油傑抽出浴袍的腰带,弯翘着的饱满龟头迫不及待地顶开衣襟,精孔上挂着莹润的一滴,在他翻转的视野中滴落。下坠的痕迹仿佛开了慢速,占据了五条悟全部的心神。他甚至觉得夏油傑向自己走过来的身影有些许不真实,只看到青筋盘绕的粗长阴茎从浴袍下仿佛长刃出鞘般露出,随着夏油傑单膝跪地的动作戳在五条悟的面前,近在咫尺的雄性气味弥散在鼻腔中。

夏油傑垂下眼睛,面无表情地从上方看着自己的龟头在悟的嘴唇上左右滑动着,又扶着阴茎轻拍几下那两片粉唇,啪,啪,仿佛是在警告那张说谎的小嘴。

“悟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呢。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夏油傑边说边挺动着阴茎在五条悟的嘴巴上微微施力,刚一受到压迫,水润暖糯的唇瓣便如同提线木偶一样张开,湿热的口腔不安却无法逃脱地等待着进犯。

头部倒垂,下颌高扬,唇、舌与喉咙几乎连成一条平顺的直线,没有任何障碍会阻挡火热坚硬的肉棒的深喉。这个姿势太危险,夏油傑当然不可能无所顾忌地抽插起来,让悟受伤。他只是慢慢挺动腰腹,让沉甸甸的阴茎顶开滑溜溜的舌,圆涨的龟头慢慢捅进柔软而紧窒的喉管,停留在温热而颤抖的深处。

夏油傑抚摸着五条悟的喉结。他知道这种无声的标记是什么意思——傑的性器已经进到了这个位置。没有凶猛的抽送,仅仅这种宣示主权的行为已经让五条悟快要受不住。嘴巴里被塞得满满的,下颌张到最大,又酸又胀,舌头因为重力软软地耷拉在肉棒上,流个不停的口涎一些向鼻腔里流去,一些从嘴角溢出,和生理性的眼泪水混合起来流到头发里,再滴滴答答地流到地板上。

五条悟为了不让自己真的噎死在那根粗大得不讲理的性器上,小腿使劲勾住巴塞罗那椅的椅背,拼命不让自己滑落下去。但头脑越来越充血,窒息感快要把意识挤出脑海,所以夏油傑刚一把阴茎抽出去,五条悟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

“我说、我说!就玩了、一下下,真的,就一次……对不起……傑,你都不在、家半个月了啊……真的只有……一次…”断断续续地坦白着,五条悟好不容易终于喘过气来。该死,浴室的排风系统该升级了啊!

“唔。”

夏油傑不置可否,却又把阴茎插回五条悟喘着气的微张的嘴唇间,甚至好像还要抽送起来。我都坦白了啊!五条悟试图去瞪夏油傑,可惜他泪眼迷蒙毫无威慑力,只能继续被动地接受漫长的惩罚。他被搞得腰酸腿软,把那根鸡巴越吞越深,傑粗硬卷曲的耻毛拂在他脸上,饱胀地坠着的阴囊几乎就要贴在他的眼睛上。

五条悟含糊地哭喘起来:“呜…老公别、别玩了!傑——”

“悟不会是在想下一次怎么不让我发现吧。”

夏油傑边操着那不停流水也像个小穴似的嘴巴,边慢慢吐出这样一句话。字句像一条蛇,从暗处钻出,一口狠咬住了小猫不安分的尾巴尖。“呜呜呜!”五条悟赶紧要补充,可是嘴巴又被堵得严严实实。夏油傑缓慢地插了几个来回,才施施然把性器从他嘴里拔出来。“没有…没有下一次了呜……按摩棒在衣、柜放内裤的那一格…最里面……”

听到认错,夏油傑这才决定不再欺负可怜巴巴的小猫。他双手捧起悟的头恢复至水平,俯下身去和他接吻,含住悟软软的唇亲昵地吮着他漂亮的唇珠,把它吸得泛红肿起。两个人的方向交错着,更方便夏油傑用舌尖勾出悟的,互相交缠摩擦起来。他舔过悟敏感的上颚,又去拨弄舌下的系带,吻出啧啧的水声,把人吻得融化在椅子上。

缠绵许久,夏油傑终于把五条悟摆成正常些的体位,他解开悟的衬衫夹扯下内裤,让他双腿分开地跪坐在椅子上,上身趴下去撅起屁股。双手还被绑在身后,五条悟只能把脸靠在椅背上作为支撑。

“果然,自己玩过的穴都不用扩张了呢。”

夏油傑边伸手揉捏着悟的囊袋,边把那根被口水染得湿淋淋的肉棒塞到肉洞里去,伴着咕叽咕叽的水声一下子就捅到柔软肉道的深处,威胁般地顶在结肠口。五条悟闻言不由得夹了一下后穴,软热的肉壁紧张地缠住肉棒讨好着,却被夏油傑扬手打在屁股上让他放松,好方便自己大开大合地操进深处。夏油傑死死捏住五条悟腰侧的皮肉,顺着自己挺腰的节奏掐着悟的人鱼线把他往自己的胯下撞,把按摩棒进不到的深处逐渐插得软烂失守。

五条悟被这狂风暴雨般的抽送顶得脑海一片混沌。他满脸潮红地被压在椅背上,脸颊的软肉都被挤成一团,嫣红的舌头一半吐在外面,收不住的口涎在巴塞罗那椅的皮革上拖出清亮的一条蜿蜒。清脆的皮肉拍击声、五条悟爽利的叫床呻吟和丰沛淫液搅动的水声回荡在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间或夹杂着更加响亮的抽打的声音——夏油傑每次把那团布满鲜红指印的臀肉打得震颤不已,就会换来身下人一声媚得尾音发颤的浪叫。

丝绸领带在颠弄中滑溜溜地散开了,五条悟赶紧用被解放的双手扶住椅背,试图减轻些后穴操进来的狂暴力度。夏油傑却十分不满意小猫这种娇气的行为,他欺身上前,紧紧压在五条悟的后背上,把他严丝合缝地狠狠摁在椅子上操。

夏油傑一手勒住五条悟的大腿,一手探进悟的衬衣里握住他饱满的胸肌,用力揉捏着腿根和胸脯两团柔嫩的软肉,又拽着被巴塞罗那椅背上嵌着的纽扣磨得红肿的乳头,随意地拉扯揉搓,把那颗肉粒掐得像颗甜蜜的葡萄。

五条悟快要被无尽的快感浪潮逼疯。虽然之前玩过按摩棒,但那说到底只是乏味单调的震动和望梅止渴、不温不火的高潮,可是现在他却快要被夏油傑引燃的干柴烈火燃烧殆尽。绵软的后穴入口被插得汁水四溅,让夏油傑的耻毛都沾湿成一团。每一寸穴肉都被过分粗大的鸡巴撑开到极致,像被拉扯得太超过的肉套子一样痉挛起来,把深埋其中的肉棒吸得更紧了。每一次夏油傑整根抽出又快速地狠戾插入,极具分量的茎身都会重重碾过前列腺,充血到坚硬如铁的性器把腺体撞得在体内移了位,快感如噼啪作响的电流沿着神经窜动到四肢百骸。而上翘的龟头精准地戳在结肠口,已经把那圈紧小的肉环冲击得松软下来,随时可以被一插到底。不需要阴茎的射精,夏油傑已经在五条悟体内引发了多重高潮,何况还有被指茧摩挲着的腿根与娇嫩会阴,还有被指甲抠挠着的敏感乳缝,还有超格臌胀的胸肌压在他背上,二人情动的薄汗把衬衫浸润得半透明,把紧紧相贴的肌肤染得滑腻而火热……

身下人已经半句话都说不出,只知道啊啊地淫叫着,夏油傑居然还张口把五条悟的耳朵含进嘴里,仔细而动情地舔过耳廓的每一道弯折,叼着羞成樱粉色的耳垂用舌头玩弄着,还要在耳孔入口处用舌尖浅浅地抽插几下。五条悟只听见湿热的水声无限放大,夹杂着低低的粗喘和灼热的吐息,耳蜗都被淫浪的水声淹没。夏油傑好像直接舔在了他的大脑皮层上,用舌头按摩着那些沟沟壑壑,无数的神经末梢被刺激得蜷缩起来,意识被搅得一团乱糟……就这样让人一下子把蛮横的肉棒撞进结肠口,反复拔出来又深深嵌进去,插得整条肉道都不住收缩颤抖着。

“不要射到椅子上,不然总裁大人还怎么坐?”

因为五条悟过高的身量,他跪坐在椅子上,屁股却在外面悬空着,濒临射精的阴茎前端搭在椅面上,已经开始不住地跳动。夏油傑拿过旁边茶几上五条悟爱用的咖啡杯放到地板上,攥着悟的阴茎对准杯口让他射进去,用一种近乎给乳牛挤奶的架势撸动着,榨出不少余精和淅淅沥沥的淫水,在杯子里回荡出阵阵水声,也榨出五条悟一声声高亢的呻吟哭叫。夏油傑同时抵着悟的肉道深处射出一股股的精水,和撒娇耍赖的小猫不一样,出差半月的夏油傑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思纾解欲望,积累下来的又浓又多的一发强力喷射出来,冲刷着还在发着抖的肉壁,足足十几秒后才停下。

夏油傑心满意足地把五条悟在椅子上翻过来,俯身亲亲小猫的鼻头:

“多谢款待。”

他又露出那种狡猾的笑容,甚至餍足地舔舔嘴角。五条悟瘫在椅子上喘息着,被彻底操开了的肉洞含不住满口的精液,浓稠近乎乳白色的浊液从软软的肉环中流淌出来,到底还是弄脏了总裁大人的椅子。五条悟看着可恶的眯眯眼大狐狸,心想自己总算是过了这一关。可紧接着夏油傑从地板上拿起了他的咖啡杯,送到他面前,五条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里面自己射进去的精液夹杂着潮吹液的小半杯白浊。

“悟也饿了渴了吧。”
“牛奶,喝吗?”

17 Likes

*三方六,北海道名店柳月家的牛乳年轮蛋糕,三方六寸长。原著世界中五条悟去北海道出差时绘制了「五条甜品地图」,其中他最喜欢的就是三方六。(BD/DVD 3卷特典广播剧)(超级卡瓦

**所以接下来是

  1. 小猫迫于变态大狐狸的淫威乖乖喝牛奶

还是2. 猫暴起按着夏油傑把那一杯喝下去并附赠一个星期的鲜奶供应

***看到椅子图还是忍不住写了 pwp,祝很色的小情侣情人节快乐。

10 Likes

衍生出来的这个梗太辣了:sob:

好香的饭!!!

所以接下来应该是2!qwq

1 Like

ヽ( ´¬)ノヽ( ´¬)ノヽ( ´¬`)ノ爆了,果然是杰的小猫啊,还会产奶( =①ω①=)那我肯定选2啊ヽ(≧ω≦)ノ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蹲蹲

1 Like

太辣了我选2!

辣飛了我選2!!!!!!

我!选!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