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情书》

我想我应该给你写封情书。

这个想法突然出现,没有别的原因。白天下了点小雨,雨水温温凉凉地打在我脸上,很舒服,是我们都会喜欢的那种舒服。冬天里总是有很多霾,你出门记得戴好口罩。今天去接菜菜子和美美子的路上,我遇到了一只脏兮兮的狸花猫,它就躺在你知道的那家面馆门口,在地上滚来滚去。

瞧,抱歉,又说了这些有的没的。今天我只是想给你写封情书。

我莫名想到我们刚遇见那会儿,第一面你就叫我刘海怪。后来有一次我们接吻,我哑着嗓子问你是什么时候,你迷迷糊糊的说刘海。刘海,刘海,那两个字我们都没说。我想你知道,我想我也知道。

又开始下雨了。我写字的这个桌子,正好对着一颗大檀树,还有非常非常宽敞的木头窗子,有点像我们高专宿舍那个。明明冬天是很少下雨的,今天却总是下,偏偏是今天下。叶子被打湿了,泥土也湿了,都湿了,都湿了。我正在给你写这封情书。

抱歉,第一次写,总是写不来。家里没有多的纸,我接着写,请你不要觉得我烦。

我们年轻那会儿都很闲,任务简单,还每天逃课。有次硝子喝酒,她没喝醉,你喝了两口,倒是醉了。我也喝了酒,那天也不知道是谁提议,说要去看雪山。那时你还没学会瞬移,只有我的虹龙,我说雪山那么远,不想动。那个晚上也是下雨,春末,雨大,我们三个就趴在虹龙背上,浑身上下跟泡在水里没有区别。雨大,你在笑,硝子也笑。她的烟早就湿透了,但是我们还是一人拿了一根,在雨里嚼烟草,又苦又涩,但是回味有点甜。后来我让虹龙飞高一点,我们掠过了厚重的云层,飞到了云上面。你睡着了,硝子也有点困,我们三个并排躺着,满天的星星就挂在头上。我看着星星,我想我也在笑。

后来我们看到了雪山。白色的,金色的紫色的,把我的呼吸都紧紧攥住。太阳从那头升起来,世界的另一边,你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白色的睫毛想天使一样。

我想你就是一个天使,还有你的眼睛。我看到我的灵魂我的心在你的眼睛里颤动,神明的天蓝色。我在绽放,就像我看到岩浆涌出地壳,无与伦比的喷发燃烧,生命的火焰和生命的力量,最后冷却固结。坚硬的黑色岩石。雪山如此形成,我如此形成。

你对着我笑,你眨了眨眼。我闭上眼睛凑了过去。你的嘴唇很软。

后来几年冬天,我去北海道出差的时候,雪很大,也很白。我总是想到那天晚上,那个清晨。听说你也常去北海道出差,还是像高专时一样喜欢在雪天里泡温泉。我们从没有遇到过,可能是因为我不大喜欢温泉,不知道算不算一种缘分。

理子妹妹离开后我们又有一次去看雪山,还是你提的,硝子忙,不在。我那时候心不在焉,你肯定知道。回来的时候我们骑的虹龙,夏初,又是暴雨。雨很大,很大,你突然掏出烟盒问我想不想吸烟。其实你不会吸烟,但那会儿我总爱吸,你不高兴,但还是总带着。烟草全都打湿了,我们一人拿了一根,开始嚼。烟苦,尼古丁苦,舌根连着肺管心脏一同战栗,都很苦。幸好那天你被烟呛的看不清楚,也幸好雨大,幸好烟草呛人,呛的我当时眼睛红。

这是我十年来第一次给你写东西。第一次我坐下来,在窗子面前,好好的思考想给你写点什么。写点什么,写点什么,我应该写点什么。

我们第一次接吻在那座雪山,然后第二次第三次。有的时候我们两个打架,气哄哄地坐在教室两头,你瞪着我我背对着你,然后莫名其妙就又纠缠到了一起。你的嘴软,舌头也软,哼哼唧唧地像只小猫凑过来,舔我刚刚被你打破的嘴角。你真可爱,我知道这么说你肯定要生气。

后来任务多了,我们两个又常常分开走。你凌晨三点推门进我们的公寓。那时我们常到你市中心那个房子里住,一开始是为了方便做爱,后来习惯了。公寓里黑,你外套一脱就钻进我的被窝里。我们两个抱着,有的时候接吻,有的时候只是单纯的拥抱。你的皮肤和我的皮肤,你的灵魂和我的灵魂。我们紧紧地贴在一起,一种巨大的、黑洞般的空虚被渐渐填充,渐渐弥补。你是我灵魂的一部分。那天在雪山上吻你的时候我就意识到,后来我们真正分开了,我才后知后觉这片灵魂的重量。

实在沉重。我就这样任性的将自己的一部分留给你,十分抱歉。

抱歉抱歉,我好像总是在对你说抱歉。以前常说,因为你有时候骄横不讲理,又可爱的要命,让我无法拒绝,所以不管是谁的错总是我在说。床上我少说,事后我又是常说,抱歉,你实在是可爱。后来分开了,我倒是少说,找不到人也找不到事,午夜时分又常常避免自己想到你。今天我又开始说了,抱歉,抱歉。这两个字我总是跟你说不够。

刚刚离开高专的时候我忙,你也忙。我忙着拉拢教徒,收买人心,忙着给菜菜子美美子找合适的学校,盘星教事情一大堆,偏偏猴子多,总惹我心烦。我唯独是忘了忙着躲你,但你也一定忙,我知道。后来总算是略微闲了下来。那天我只是想在海边走走,散散心,不是故意想遇见你惹你不高兴。我喝了酒,我想你也是喝了酒。总之我看见你躺在海滩上,海水沉沉浮浮,柔软细碎的沙粒涌进我的心脏,无法呼吸,无从呼吸。我们两个在沙滩上就滚在了一起,凌晨,混着硌人的沙粒和咸涩的海水。一开始谁都没接吻,没说话。你的生命和我的生命,我们紧紧交融,紧紧纠缠,融化在一起。

那晚月光很美。

后来大概是把你弄疼了,你狠狠咬了我一口,撕下一大片血淋淋的肉。大概是海水太咸,你咬的又实在狠,我吻你的时候也总觉得咸,觉得伤口一突一突跳着疼。

那晚我也该补上一句抱歉,但苦于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后来我们也没再见过。你看,我对你的抱歉总是说不完。抱歉,我忘记了,这不是一封道歉信,这是一封情书。

我给信封贴了邮票,既然是写了信,肯定是要寄给你的。邮差明早来,信件要先在东京中转,才能送到高专去。没关系,明天我也要去高专,遇见你。一切顺利的话你未来几天可能有点忙,所以邮差慢,你也别着急,忙过了肯定看得到。

有些话,可能可以留到明天说,可能我不是很想当面说,可能只是我突然想你了,然后你又不在我身旁。

灰原的忌日快到了,不用我说,你肯定也会记得去扫。小樽的豆腐夏天少吃,容易上火。你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明天是最后一天的季节限定喜久福,别忘了去吃。少惹七海生气,那天远远瞧见他,头发都少了很多。夜蛾是校长了,正式场合给他一点面子,别总是插嘴。最后记得让硝子少抽点烟,虽然她肯定也不会听。

你又要嫌我唠叨了。抱歉,这是一封情书,我老要忘记。

是应该有什么东西把我和你相连的。我、你、我和你。以前年轻的时候没说,因为忙着接吻忙着做爱。后来分开了也没说,可能是知道你听不到,也可能是担心你听到。我没说,你也没提。

那两个字。那一个字。

我不说,你也不提。但我知道,你肯定也知道。

我们都知道。

我想我应该欠你一封情书。

END.

——by锤泡

2024夏油杰生贺。祝夏五永远幸福。

9 Likes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情书写成道歉书

好痛啊,,,:sob:夏杰你不是也留恋着这一切吗,留恋云端的金色雪山和青涩的恋人,可惜当时不明白这就是一生中最好的时光,知道长大成人才开始回味和怀念。明明自己理想中的世界里也有五条,但是却必须成为彼此的宿敌,啊啊夏五酱啊:sob::sob::sob::sob::sob:

啊啊谢谢宝宝的长评!其实在这篇里夏和五在dk和教师时期都没相互说过“喜欢”和“爱”,所以小夏在百鬼夜行的前一天写下这张书信;然而他依然没有真正的写上那句“爱”,因为我觉得他们二者的情感早已超出了爱情的简单定义。希望我在字里行间将他们羁绊的冰山一角写了出来。谢谢你的喜欢!!!

1 Like

情书,感觉其实是遗书吧!:sob::sob::sob:他们两个之间的爱真的太纯粹太真挚了……虽然不需要说出爱也可以感受到,但果然还是要亲口说一次吧,我爱你:cry:他们互相爱着也互相理解,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是这样的结局……:sob::sob:下辈子给我好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