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小盆友的悟哥哥(长篇连载,0214更新)

*年下(年龄差6)
*收养
*现代
*ooc预警
*长篇不知道什么时候发完

【一】

(一)

葬礼,一种生者埋葬逝者的仪式。雨水,带着生者的思念一通注入地下。

一场不算盛大的葬礼正在雨声中举行,送别逝者的是一位身高不过160cm的少年。伞是用来遮雨的,少年大概不怕雨,没有打伞。

乌压压的黑伞,漆黑的西装,所有的一切都将葬礼的氛围衬托到极致。逝者已斯,生人往矣。

再盛大的典礼都有结束的一刻,葬礼,自然也有

随着人群散去,天空不再漆黑,取而代之的是灰色。灰色,黑色。逝者未能给生者留下什么但是却留下了无尽的思念

一样的黑西装确实不一样的人

稀松的雨无止尽的下落,墓碑相连,少年在雨中垂头。送葬的人都离开的差不多了,墓碑旁只剩下一位黑发少年。

走出葬礼场地,人群向人群走去。墓地边缘的黑色汽车旁站立着两个人,两个即将离开的人。

少有人在雨天呆在墓地,不是吗,谁会在这个鬼天气扫墓

人群散去后,墓地瞬间空旷,雨中的少年显得尤其突兀,大概还是舍不得吧

没人会在墓地久待,尤其是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的墓碑,五条悟也不例外

“少爷,上车吧,该走了。”人群的散去让经验丰富的管家意识到该走了,不远处的管家站在车旁催促着五条悟离开

雨还在下,除了雨滴落的声音和皮鞋踩踏雨水发出的吱吱声,没有一丝声音,空气都寂静了

管家没有得到回应

五条悟撑着伞再次走入了雨帘向着少年所在的方向走近“跟我走。”墓碑旁湿漉漉的少年被五条悟拉住

像是在耍性子的小猫小狗少年毫不客气的甩开了五条悟抓着他的手。没人会跟陌生人回家,起码正常人不会,尤其是一个一头白发身穿黑西装的怪人

他向黑伞下的人示意他不走

大少爷向来没什么耐心“啧!真麻烦!”挡雨的伞被五条悟随意的扔在了理石铺成的的光洁路面上,黑伞被他的主人抛弃了

五条悟扛起少年两人在雨中淋着磅礴的大雨走向了黑色汽车

磅礴的大雨一滴一滴的砸在少年身上“你放开!!!”,挣扎是必然的少年的双手一下一下的捶打着五条悟的后背

“老实点!小心摔下去把脑浆摔出来!”五条悟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少年的臀部

谁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带着这个甘愿淋雨的少年

五条悟也不明白,大概是他自己脑子抽风了吧

雨还在下着,黑色的汽车划破如帘的雨幕不断前行

“少爷,擦一下身上的水吧。”管家从副驾递给了五条悟两条毛巾,再大的雨也可以停,不可以停也可以躲避

“小鬼!自己擦一下!”一条雪白的毛巾伴随着五条悟的声音砸在了少年的英俊的脸上

作为大家族的管家自然知道顺路搭的少年不能带回家“少爷要送这位少年去警局吗?”

“喂!小鬼,你是井上家的孩子吧,我送你回家怎么样?”五条悟停止了擦拭,好心情的转头看着坐在一旁的少年

“我叫夏油杰,您口中的井上是我的外公,我不是他们家的孩子。”夏油杰自顾自的擦着头发

“那你去哪里,我们送你。”五条家的大少爷秉持着帮人帮到的优良品性再次询问

“那也不去,外公走了,我没有家了。”夏油杰也停止了擦拭,微微偏头看向了被雨水打湿的车窗

除了车外淅淅沥沥的雨打在车上发出的哒哒声和雨刷刮过汽车挡风玻璃时发出的刷刷声,剩下所有的声音有陷入了寂静

家族的大少爷可不管那么多条条框框

五条悟放下手中的毛巾思考了一下“既然这样,你跟我回家吧,我养你!”五条悟用自己的毛巾盖住了夏油杰的头并开始双手揉搓

这是不会被允许的,在一个管理森严的大家族

“少爷还是送去警局较好,盲目带回家老爷那边可能会生气。”管家在副驾劝诫着五条悟

“不会,爸不会生我的气。五条家多养他一个又不多。”揉搓停了下来,五条悟鲜少没有恶趣味的看着一个落汤鸡

(二)

夏油杰被五条悟连哄带骗带回了京都本家

“就这么情况,所以,我们收养他吧!”五条悟难得端坐在五条爸妈面前陈述着他捡到夏油杰的故事

雨已经停了,空气中还充斥着淡淡的泥土味,五条家像是海上的灯塔,在这不算明亮的天气里屋子里透出的微光点亮了一片地区,这座华丽的府邸又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周围没有一人

“那,要先跟爷爷说一下这个事情,爷爷现在不在,晚点再说这个事情吧……”忧愁的已经爬上了五条父亲的额头

静谧的小院子在雨后有些泥泞但石板路确被雨水冲刷的格外干净,这是五条爷爷的住处

“对,目前就知道这么多。爸,你怎么看?”五条爸爸向正在阳台喝茶的五条爷爷复述着五条悟说的事实

藤木摇椅上白发的老爷爷微微闭上眼睛问道“那孩子叫……”

“夏油杰。”

沉默在两人中间存在了几秒钟

“是他们家的那个男孩吗?”藤椅上的老爷爷此时已经闭上了双眼,似乎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

“看情况应该是……”愁容再次爬上来了五条父亲的额头

“啊,兜兜转转还是回来了吗。”老人微阖的双目给人慈祥的感觉“悟,不知道那些事情吧……”微风从庭院吹来

“嗯,并不知情。”

“那,找时间过户吧,就按着少爷的标准养……”

五条家对五条悟的宠爱此时展现到了极致,或许吧……

藤椅上的老人倚在了椅背上,抬头看向了苍蓝色的天空,苍蓝色的天空映的老人眼眸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三)

“搞完了?”五条悟坐在长椅上后仰着头看着站在父亲身边的夏油杰

“嗯,搞完了。”

五条悟闻言立刻站起身捏着夏油杰的脸喊道:“呐,小鬼,叫哥哥!”果然,五条悟捡小孩回家是有点私心的

“不要。”夏油杰当机立断的拒绝了五条悟的要求

惊讶已经爬上了五条悟精致的脸“哈?你已经是我们五条家的人了,这是你爸,那是你妈,我是你哥!”五条悟夸张的盯着夏油杰

“悟。”夏油杰微微笑了一下,偏头叫着五条悟的名字

“哈?叫哥哥!”五条悟已经动手捏夏油杰的脸颊了,夏油杰也不示弱反手就要捏五条悟的脸颊,奈何身高不够捏不到

“哈哈哈,小矮子,连你哥一半都不到!”五条悟的恶趣味总算是遮不住了

夏油杰微笑着通过小眼睛看着五条悟笑到扭曲的脸

“哈哈哈,悟,别闹了,一起吃个饭吧,时间也不早了。”五条母亲一向是一个给人温柔的人

听到五条妈妈的提议,五条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喂,小鬼,你吃什么?”优先考虑新成员,不知道是五条家深厚的家教底蕴还是五条悟为了搞怪而进行的铺垫

见夏油杰许久没有回应五条悟拍拍胸脯又补充道“放心,你哥哥有钱,想吃什么哥给你包场!”说完还大手一挥颇有一副要拯救世界的感觉

突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小孩子的思绪

五条父亲示意他去接电话后就走到了不远处“喂,哦,好,没问题。”五条父亲迎合了一下便把电话挂断了

“悟,你带小杰去吃饭吧,我跟妈妈回家处理一点事情,晚上家里要聚餐,爷爷等着你们。”五条父亲已经拉着五条母亲准备离开了

“哈?不去不行吗?”本在调戏夏油杰的五条悟听到要聚餐瞬间面露不满,毕竟那种条条框框的聚餐不适合桀骜不驯的人参加

“不行。”五条父亲没给五条悟留下选择的余地,末了还不忘叮嘱一句“没有很多人,放心。”防止五条悟逃跑

“好吧。”五条悟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顺便把手搭在了夏油杰肩上示意夏油杰吃饭去

“嘛,小鬼,我们去给你买件衣服吧,总不能一直穿着一件吧。”五条悟捏着下巴打量着夏油杰

“嗯?哦,可以。”夏油杰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唉,这件不错,给他试这件!”五条悟在正经的挑选了一堆黑色衬衣和黑色外套后恶趣味的拿起了一件黑丝小裙子

“悟,这些衣服有什么区别嘛,不都是黑的?”夏油杰拉开试衣间的门穿上了他觉得跟上一件没有区别黑色衬衣走了出来

“嘛,那就试一下这个吧!”五条悟拿着黑丝小裙子走到了夏油杰面前

“悟,如你所见,我是个男的……”夏油杰看着五条悟手中的裙子不满写在了额头上

男装店哪里来的女装,成为了夏油杰不愿意再想的问题

“嘛,离晚会还有一段时间,先到我这里呆着吧,打游戏吗,小鬼?”五条悟带着夏油杰到了自己的家里,十分随便的把置办的衣服堆在了沙发上

“好。”夏油杰走到五条悟旁边坐了下来

“哈?小鬼,你还挺厉害,一看就没少偷着玩游戏,哥哥要教训偷玩游戏的不听话小孩!”五条悟输在了比自己小六岁的夏油杰手里,十分不满意的把游戏手柄扔到了地上,转身和夏油杰在客厅扭打了起来

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的争吵

“喂,哦,好。”五条悟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示意夏油杰该出发了“走吧,回家见你爷爷。”

16 Likes

蹲蹲

蹲蹲

可爱的宝宝,其实我蛮想看杰穿黑丝小裙裙的ヽ( ´¬`)ノ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蹲蹲

哈哈哈有空我去画一个 :stuck_out_tongue_winking_eye:

2 Likes

【二】

(一)

聚餐的讨论后果就是五条悟不得不照顾这个比他小六岁且被拐进五条家的小少爷。而夏油杰则被安排进了贵族学校,去完成他那未完成的学业。

五条悟向来讨厌那所学校,用他的话说,连空气都变得恶心了

处于不知道哪里来的责任感,五条悟昨晚睡前向夏油杰提议明天送他去上学

临近夏季太阳都比五条悟早起几小时,此刻客厅已经被阳光照亮,而五条悟的卧室在窗帘的影响下依旧处于黑暗

“悟,起床了,马上要迟到了……”说是五条悟送夏油杰上学,其实倒不如说是五条悟在找借口不上早课,不上早课意味着可以睡懒觉,而此时的五条悟十分完美的诠释了大学生对早课的厌倦

“嘛,天还没亮,五分钟……”话还没说完五条悟再次进入了梦乡,去拥抱梦里的喜久福

好学生夏油杰可不想在作为新生的第一天就迟到,这样会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这可不利于日后在班级里相处。看着还处在梦想中的五条悟,夏油杰思考两秒后他决定自己坐公交去,反正自己也知道地点

等到太阳穿过五条悟卧室一层层的遮光帘到达五条悟的睡床上时,五条悟才堪堪想起床

彻底清醒后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别说早课了,全天唯一一节的正课也被他旷了。想到这里五条悟不但没有感到愧疚反而感到了愉悦,毕竟他才不喜欢上课。

“杰!”难为他睡到晌午还记得要送夏油杰去上学“快快快,迟到了,迟到了!”五条悟着急的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客厅寻找被遗忘的夏油杰,迎接他的时空旷无人的客厅

“哈?这小鬼坐公交去了?”五条悟拿着在客厅找到的小纸条表示不理解,还真有人这么爱上学。

作为逃课大户,五条悟自然不在意全天呆在家里,但是处于家里小孩子学习热情他决定下午去自习室呆着,毕竟总要营造一点良好的家庭氛围

(二)

临近晌午,加上昨晚晚宴吃的少早饭又没吃,五条悟早已饿的饥肠辘辘。中午夏油杰是不回家吃饭的,他在学校解决午饭问题,当然,五条悟才不管他午饭怎么解决,给钱就好,怎么解决是小孩子自己的问题

而作为刚刚决定下午要去上自习的人,五条悟决定中午大吃一顿,毫不犹豫的出了门

无论什么季节正午的太阳都是不怎么招人喜欢,临近夏季树木花草都处在生长季,路边的花花草草都再无止尽的生长着,好大的绿化树为行人遮下了部分阳光,五条悟戴着一副墨镜走在去往商业街的路上。

饭店的吵闹声在吃饭时间尤其明显,吵闹或许是社会生活中不可避免的环节。但五条悟才不在乎别人的吵闹,他只在乎他的饭

手机通知栏里传媒系的家入硝子发的消息一条接一条的堆叠在屏幕上,液晶屏幕保持着亮度提醒主人有人发消息了。不过这些可都不能打扰五条悟享用自己的午饭。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碎了五条悟享受美食的好心情“嘛,大中午的不打扰别人吃饭呀,硝子!”五条悟放下手中的餐具开始了跟同期兼经纪人家入硝子的聊天

“少废话,下午有街拍,你准备好。”不算温柔的女声从听筒传来,听声音对面的人也在享用午饭

室内空调的风随着空调的摆动吹到了五条悟桌前,桌上的饭菜已经有些凉了“哈?我下午要上自习课哎!”五条悟翻着面前的炖菜将抱怨传达给了对面的人

“呦,我们的大少爷竟然还记得上课呢。”看起来对面已经很熟悉五条悟旷课的路数了

饭菜已经凉了,五条悟也差不多吃饱了,该结账离开了“嘛,我们家小孩都去上课了,我作为哥哥怎么能给小孩子制造不良氛围呢。”热浪已经卷席了五条悟,他已经结完账走出了饭店

“哈?你什么时候养上孩子了?你怎么没跟我说?”显然在校大学生养孩子这件事还是有些过激,对面一向冷静的家入硝子已经表达出了自己的惊讶

“哦,昨天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一会见面说吧。”五条悟已经重新带上了墨镜准备去找家入硝子

(三)

五条悟在咖啡厅看到了家入硝子

推门而入边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女同期“下午几点?”五条悟十分随意的坐到了家入硝子对面

“两点到四点。”女同学还在搅拌着咖啡杯里的咖啡,她好像对五条悟家的小朋友格外感兴趣“你们家小孩又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呀,我去参加葬礼,捡的。”咖啡的气味五条悟并不讨厌但是咖啡的味道他巨讨厌,因为十个咖啡八个苦还有两个是酸的,而此时五条悟在疯狂向咖啡里疯狂加糖

“哈?你别干拐卖儿童的事情呀!”女同学显然是被震惊到了,杯子里的咖啡都差点洒了出来

当代大学生参加葬礼捡小孩就已经足够劲爆了,如果再加上#五条家和#当红模特五条悟这几个关键词估计这个词条近三天是不会从热搜榜出来了

五条悟喝了一口加了十倍糖的咖啡“我没有,我是正经收养。”,喝完吐了吐舌头,面露苦色“真难喝,下次换甜品店好了,别找这么难喝的咖啡店了。”说完还把咖啡杯向外推了推

“你根本不符合收养资格吧?”家入硝子仿佛已经看淡了这位男同学的奇葩操作,平淡的问着对面的大少爷

“都说了是哥哥,住在我这里而已。”

(四)

下午三点,太阳还是很毒烈。但是在毒烈的阳光也不能阻拦打工人工作。

五条悟此时正在毒烈的阳光中穿着风衣街拍,这季节穿风衣着实有点热。五条悟热的严重怀疑家入硝子在报复他,冬天拍夏装,夏天拍冬装,他已经跟家入硝子反应好几次这个问题了。

而家入硝子则在一旁打着太阳伞喝奶茶,大少爷买的奶茶这羊毛不薅白不薅

不得不说五条悟有时还是有点情趣的,他会为了自己心情愉悦在不同的季节换不同的铃声,而此时五条的手机再一次响起了,的确有种山庄细水长流的感觉

“五条,你手机响了。”家入硝子趁拍摄间隙将手机递给了五条悟

“哦,不会又是那些老头吧。”五条悟一脱离镜头就急忙将外套脱了下来递给了家入硝子

五条悟接过手机走到不远处迎合了几句额头变成了井字

“硝子,剩下的你处理一下吧,我们家小朋友出了点事,我去一下学校。”五条悟接完电话扔下一句话就跑了,留下家入硝子在原地不明所以

“果然,养孩子的人就是不一样。”

(四)

早上没能送夏油杰上学结果下午被请到了学校,开学第一天就被请家长,就是五条悟也没这么干过

五条悟的不靠谱永远仅限于无事发生的时候,需要他的时候一向靠谱中透露着不靠谱。“杰!”五条悟踹开办公室的门就飞奔到夏油杰身边

“您是夏油的家长吧。”办公椅上的老师见有家长来了便率先开口询问

“是,谁欺负我家小朋友了?”五条悟起身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椅上的老师,随手拉过一把没人坐的办公椅坐了上去

“事情是夏油同学先打了班里另一位同学。”

开学第一天跟同学打架饶是他五条悟也不敢这么玩“哈?你怎么比我还能搞事情?”五条悟有些惊讶的看着理直气壮站在一旁的夏油杰

“家长也先不要生气,对方家长要求也十分简单,夏油同学道个歉这事情就解决了。”

话虽这么说,但五条悟明白,在这个学校里,根本没有解决这一结果,学生的举动会影响学生背后的家庭。

“这样嘛,被打的那个孩子呢?我想看一下。”五条悟想知道真的只是普通打架嘛,夏油杰在入学的时候冠的是五条家的名义,但是五条家没有对外放出夏油杰的消息

(五)

五条悟没有开车放音乐的习惯,汽车内没有一人说话十分安静“是你先欺负别人的吗?”五条悟通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排的夏油杰

“不是。”夏油杰偏头看着车窗外

“那就是别人先欺负你的喽。”五条悟狠狠的将车停在了红绿灯停靠线边缘

“也不是。”没见过这样的小孩,五条悟当年上这个破学校的时候虽然爱搞事情但总能讨要出来个对错方,问了半天,合着既不是人家的错也不是夏油杰的错,鬼知道这小孩在想什么

“那你耍我呢?!”五条悟显然没了好心情,有点生气的开着车,车速快的可以上竞赛场

“没有。”夏油杰依旧平和

再次陷入寂静

“算了,你最好别搞事情,否则爷爷能打断你的腿!”五条悟把车停在楼下示意小朋友自己上楼“刚才撂了拍摄方去接的你,你先回去,我去看一下。”

夏油杰背着书包乖乖上了楼

(六)

好在家入硝子凭借她一张会说的嘴把拍摄方解决了,五条悟向家人硝子道了谢也就返回了

接夏油杰回家的时候太阳还高挂在天空上,等五条悟处理完所有的事情返回家中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残留的余晖将天空渲染成了粉红色

“伟大的悟哥哥回来了!”五条悟带着一袋子食物回到了家“嘛,我还十分体贴的给宝宝杰买了一堆零食吃!”五条悟拿着袋子走进了夏油杰的房间“杰在干嘛呢?”

夏油杰此刻正乖巧的坐在书桌前,他不用回头也知道五条悟此刻就在他的房门旁边“写作业。”很平淡的回答

“哈?你还有作业?我怎么不知道?”五条悟对于夏油杰被拐出学校还有作业这件事情十分不解,毕竟之前五条悟是可以为了躲避作业提前一节课逃课的人

“嗯,预习明天功课。”很平常的乖孩子回答

五条悟走近夏油杰的书桌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书本,“晚饭吃什么?”将零食袋子放在书桌旁的箱子里后五条悟直接躺在了夏油杰的床上。

“都可以。”夏油杰头也没抬地回答了五条悟

“哈?好敷衍,伟大的悟哥哥不辞辛苦的为宝宝杰做饭,宝宝杰就这样敷衍我!”五条悟翻了个身抱住夏油杰床上的长条抱枕抱怨道

“悟都说我是宝宝杰了就多担待一下吧。”夏油杰此刻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笔转身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五条悟

“那,宝宝杰来帮忙洗菜吧。”五条悟扔下抱枕准备去做晚饭

“好。”夏油杰很爽快的答应了

9 Likes

可爱悟哥哥宝宝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