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傑和人鱼悟 by somuchrainbow

 

 

 

海上风平浪静,阳光照射下海面闪着粼粼波光。一艘挂着骷髅旗帜的船飞速行驶着,劈波斩浪,成群海鸥跟在轮船后飞上飞下。一些无所事事的水手拿着面包屑招引海鸥,但它们明显更钟情被轮船激起的浪花打得晕头转向漂浮在水面的小鱼小虾,对那粗糙的面包不屑一顾。于是海盗们谈论起之前在港口附近城市补给食物淡水时的艳遇,互相拍着肩膀大笑。

 

一个披散着长发的人从船舱里出来,高喊道 : “加快速度,务必要在月圆之夜赶到歌拉比湾 ! ”

“是 ! 船长 。”

水手们纷纷行动起来。

 

夏油傑低头摩挲手中泛黄破损的羊皮纸——据那濒死的女巫说,是寻宝图。她以此为报酬,让海盗们在她死后把她埋葬在陆地。

女巫用苍老得不像人的声音告诉他们人鱼的眼泪可以让羊皮纸变为寻宝图。

 

海上流传的最近一次人类见到人鱼是半个世纪前在歌拉比湾。

那些海盗劫持了皇家舰队,缴获许多金银珠宝和优良武器。那晚正是月圆之夜,据幸存者回忆,月光特别明亮,他们坐在一条小船上,为今天的战绩欢歌,突然从水里冒出许多人鱼,将他们拖进水里。

那些人毫无防备,在水中扑腾挣扎。

 

渐渐地挣扎弱了,水中传来一阵阵喘气声和呻吟声,是人鱼在和他们交配。

最终他们被人鱼溺死在海里。

 

海盗们经过十几天的航行,于八月十四日抵达歌拉比湾。

夏油傑作为海盗船的船长,因其英俊的外表,自然而然地加入引诱人鱼的队伍。

是夜,月明星稀,海面上一片寂静,周边嶙峋的岩石在月光照耀下更显诡异。

夏油傑和其他人坐在一条木船上,轻声哼唱着海盗之歌。

 

“大海为我们所拥有

拥有无限力量

随心所欲 四处漂流

唷 吼 

千万双手

把帆高挂

……”

 

海水泛起波澜,像是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游动。

夏油傑向水下看去,木船底下许多黑影。

他伸出手去碰水面,突然水中冒出人影,拉住他的手往水里拖。

瞬间船边涌现出许多人鱼来,扯住海盗们不同部位。

“诶诶,我头发 ! ”

“我新买的衣服喂 ! ”

甚至有两条人鱼争一个人的。

海盗们剧烈挣扎起来,想抓住人鱼纤细的手腕,却因为太滑失了手,不得不用上刀具。

 

夏油傑看见拉住他的人鱼有着白色的头发,浸了水的缘故软趴趴的,一双蓝眼睛像要把人吸进去。

这一愣神,他就被人鱼拖出船,摔进了水里。

人鱼得意地用漂亮的蓝尾巴缠住他的腰身,往水里游。

 

真的是要交配吗?我溺死了还怎么搞?

夏油傑这么想着,一用劲挣脱了人鱼的束缚,双手前后摆动游上去。

人鱼见他逃了,呜咽了一声,发音很奇怪,明明是没听过的语言,夏油傑却能理解他的意思,“跟我走嘛。”

竟然听出了撒娇的味道。

 

夏油傑回答不了他,到海面上呼吸了新鲜空气,又沉进水里,恰好碰到了追上来的人鱼。

他稳稳抓住人鱼的手,带着他往上游,人鱼竟然也没有反抗,收起尖尖的指甲,任他拉上船。

 

跟人鱼打斗得遍体鳞伤的船员们沉默地看着完好无损还牵着一条人鱼的船长。

 

“船长,这条人鱼好乖 !你用了什么办法?”

夏油傑也很懵,以为会跟这条人鱼恶斗一场,“不知道,他自己跟上来了。”

他偏头躲过人鱼凑近的脸,鉴于此人鱼和传说中凶恶的人鱼大不相同,以及他乖巧的行为和绝世的容颜,他不打算采用暴力措施,想起人鱼刚才的发音,他问 : “人鱼,听得懂我说话吗?”

 

那条人鱼咕哩哇啦好一长串,“可以喔~我是不是超~厉害的?还有可以喊我‘悟’喔,不要叫我人鱼,这样我就是独一无二的啦。你叫什么呀?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竟然是一条话很多的人鱼。

“我叫夏油傑,我们需要人鱼的眼泪,悟可以哭一次吗?”

“眼泪?傑要那东西干嘛?我长这么大还没哭过呢 !”五条悟盯着夏油傑衣服被浸湿后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吞了口口水,“傑要和我做吗?听别的人鱼说和人类做会被爽哭诶。”说着手伸出去要摸他的下身。

“……”夏油傑没说话,抓住五条悟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不行嘛傑?为什么?我好喜欢傑。”

五条悟靠近贴着他。

 

船员们听着一人一鱼在撩骚,不是,一条鱼在调戏他们船长,有些震惊地想不愧是船长,连人鱼都为他神魂颠倒 !

“悟,我们想其他办法吧。”

“不要,想做爱。”

 

夏油傑无语地看着他用一脸纯情的表情说出这话,“悟,这种事要和伴侣才能做。”

一个海盗竟然有这么崇高的爱情观,船员们震惊了。看着美丽的人鱼被拒绝后受伤的表情,一个船员跳出来,“我和你做 !”

夏油傑眼神像刀子一样射向那人,五条悟则看着他吐了下舌头,“不要,还没有傑一半好看。”

那人受打击跑了。

 

五条悟的尾巴蹭蹭着围过夏油傑的小腿,“我也可以成为傑的伴侣嘛。”

“悟,你知道伴侣代表什么吗?”

夏油傑抬手将身上的尾巴拂下去,同时跟他拉开距离。

“不就是可以做的关系嘛 !”

五条悟的尾巴狠狠拍了一下船板,负气转身背对着夏油傑。

脑子里就只想着这个吗?

夏油傑不想跟他争论,怕把人鱼气走,只能好言相告,“悟,我们可以先相处一段时间再看合不合适。”

 

原本为人鱼准备的密闭大玻璃缸没派上用场。五条悟坚决不待在里面,嫌里面闷,缠着要和傑在一块,于是他被安置在夏油傑房间的浴桶里。

 

五条悟坐在小小的木质浴桶里,不满地用尾巴拍击水面,溅起很高的水花。

“悟,再拍下去水要没了。”

“这里面好小,没有更大的水池吗?”

“悟将就一下吧,等你哭了就放你回去。”

“什么嘛傑要赶我走。”

五条悟委屈巴巴,郁闷地将整个身体沉到水里。

 

夏油傑走到浴桶边,探头看见里面蜷成一团的人鱼,他喊道,“悟。”

五条悟应一声,抬起头看他。

“没有要赶你走,你想在这里待多久就待多久。”

“好耶 !”五条悟从水里冒起来 ,湿漉漉的双手环过夏油傑的腰,脸在他身上蹭了蹭。

夏油傑拍拍他的头,“悟,我衣服都被你弄湿了。”

五条悟朝他做了个鬼脸,“湿湿的才舒服嘛。”

 

如此过了几天,船员们对这条人鱼很放心,坚信他不跟夏油傑打一炮就不会走。唯一苦恼的是他泪点特别高,给他讲哪怕是船上五大三粗的汉子听了也会落泪的海盗故事,他还有心情吐槽这吐槽那,惹得船上的人一个个都要揍他。

但根本打不过。

何况还有夏油傑护着。

 

五条悟天天嚷嚷着木桶小,夏油傑只好把他带到海里,自己也坐一条小船陪着他。

大船引了条绳子牵着小船,五条悟欢快地绕着小船游来游去。

时不时溅夏油傑一身水。

 

夏油傑好脾气地没有发火,问他,“为什么人鱼要找人类交配?”

“因为人鱼雄性很少嘛,人鱼和人类没有生殖隔离,雌性为了繁衍后代只能找人类了。”

“悟是雄性吧?怎么这么黏着我?”

“说过了嘛,喜欢傑。”

五条悟扒拉着船缘,撑起身子在夏油傑脸上偷了一个吻。

明明是天天说要做爱的人鱼,亲个嘴却羞答答游出去好远。

五条悟远远地潜在水里跟了小船许久,才游近一些,探出头来,“傑不能喜欢我嘛?”

 

夏油傑当然不是拘泥于世俗观念的人,要是互相喜欢,人鱼也不是不行,只是……

“悟知道喜欢是什么吗?”

“看不起我?我当然知道了 !”五条悟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还被小瞧了一番,气呼呼地游走了。

 

海盗船在大海寻了许久,也没找着出逃的人鱼,一些船员不住抱怨,“船长啊,你说一句喜欢那条人鱼能怎么样啊?”

“要再找那么乖的人鱼可太难了。”

 

夏油傑很是懊恼,不仅仅是因为寻找宝藏的地图跑了,更重要的是,没了那条人鱼的吵嚷,他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他不得不承认,他喜欢上五条悟了。

 

找了几天后,船上的人觉得人鱼跑远了,也不可能再回来了,最终决定回歌拉比湾再抓一条人鱼。

 

他们故技重施,历史竟然惊人的相似,五条悟长长的尾巴缠在夏油傑的腰上,上身趴在他背上,双手环过夏油傑的脖子,被带回了船上。

船员们惊掉了下巴,敢情这其实是小情侣间的情趣 ! 

“傑 !好久不见啦,想我没?”

“嗯,想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跑了?”

“这不是回来了嘛。”

“悟去做什么了?”

“嘻嘻嘻~才不告诉你呢。”

 

五条悟回了一趟人鱼国,跟硝子讲述一番他的经历。

硝子听完后,一时竟不知该感慨五条悟的锲而不舍,还是夏油傑的不为所动。

“好自律的海盗。”

硝子告诉他,不要太黏着夏油傑,男人就喜欢求而不得的东西,可以试试勾引船上其他人,看看夏油傑的反应。

 

但是五条悟好久没看到夏油傑,一见面鱼尾就自发地缠了上去,等被带回船上才想起硝子的话。

不要黏着他。

五条悟安静地待在浴桶里,不再发出声音来吸引夏油傑的注意,他想他整天待在傑的房间里面,怎么去勾引其他人呢?

 

敲门声响起,两个船员带来一个被俘虏的人,五条悟看向他。他可以称得上帅气,金黄的头发卷曲,一副西方人立体的面孔,眼瞳是罕见的绿色。

那人感觉到五条悟的视线,也回望过去,瞬间被五条悟惊艳到。

一人一鱼就这么对望,直到被夏油傑冷冷地打断,“谈判是吗?到外面去说。”

 

五条悟忽然灵机一动,用人鱼独特的嗓音唱起歌来,空灵飘逸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使在场的人沉迷,停住了往外走的脚步。

这首歌是五条悟回去后硝子教他的,说是人鱼表达对伴侣喜爱之情的歌,从远古流传至今,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唱完后五条悟朝他们挥手,“卷头发的,记得来找我玩 !”

 

夏油傑怒火中烧,谁都听得出那歌声里面浓浓的爱恋。朝三暮四的人鱼 !见一个爱一个。他不想对五条悟发火,狠狠推了那金头发的一把,架住他往门外去。那人仿佛被五条悟摄了魂,在夏油傑的压制下顽强地回头看他,“一定 !”

 

谈判当然没有成功,夏油傑搜刮走那人船上所有财物,将他们流放到荒岛上,当然也没有答应那人想最后看五条悟一眼的要求。

 

夏油傑憋着一肚子气回到房间。五条悟眼巴巴地望着门,见夏油傑进来,问他,“那个人呢?” 还没有勾引成功呢 !

“悟喜欢他吗?”

“他长得好看 !虽然比我差那么一些 。”

夏油傑逼近他,“人鱼就只看脸吗?”

五条悟完全没有察觉危险的到来,点点头,“不然呢?”

夏油傑沉着脸不作声,跨进浴桶,擒住五条悟因常年浸在水里分外光滑的手,将他压在浴桶边,俯身对着那张淡粉的唇亲下去。

 

五条悟呆呆地任夏油傑啃咬他的嘴唇,在夏油傑想撬开他牙关时毫不犹豫地张开嘴,两条舌头追逐打闹,津液顺着嘴角流下。

五条悟被吻得喘不过气,想往后退才发现退无可退,推也推不开压在身上的那人,只好唔唔地抗议着。

 

夏油傑放开他,手指描摹他被亲得红肿的嘴唇,硬起来的下面顶着他的鱼尾。

五条悟害羞又兴奋,傑怎么突然亲我?喜欢我了吗?

他的眼里泛着水汽,湿漉漉直勾勾地盯着夏油傑,“傑……”

“悟不是一直要让我操吗?现在满足你。”夏油傑带有茧子的手摸上那条滑腻的尾巴,找寻着什么,“在哪里?”

 

五条悟红着脸抓住他的手,引着他往下面,拨开一片软软的鳞片,粉嫩的阴茎颤巍巍地抬起头来,其下是紧闭的穴口。

夏油傑颇为新奇地戳了戳,瞧见那里紧张地收缩起来,觉得有意思极了,戏谑地问,“悟,第一次吗?”

 

五条悟耳朵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小幅度地点点头。那里还从来没被别人看过,没被别人摸过,自己也几乎很少碰,敏感得不行,夏油傑摸了没两下他就呻吟出声,手紧紧抓着夏油傑的手腕,不知是要阻止他的动作还是想要更多触碰。

 

夏油傑把一根手指插进他紧闭的穴口,穴肉紧紧吸附上来,争先恐后地拥着手指。他揉弄着穴肉,不一会儿就觉得有跟水不同触感的液体流出,他浅浅地抽插起来,五条悟颤着身体,尾巴不受控制地摆动,水流激荡,不停在穴口流进流出,他抱住夏油傑,“傑……好爽……”

 

竟然很顺利地插进了三根,手指撑开穴口,不断往里,碰到某处,五条悟呻吟声骤然升高,千娇百媚,人鱼的声音叫起床来特别动听,夏油傑弯起指关节顶那一点,五条悟就哭喊着让他停下,全身都泛起粉红色, 快感在下面集中,不断叠加,夏油傑只是轻轻碰到他的性器,他便弓起身子射出来。精液在水中晕染开。

 

“悟好敏感。”

夏油傑把手指抽出来,换上自己的性器。

龟头才刚进去,穴肉便紧紧吸着,无声催促他更往里,并分泌出黏液润滑。

“真的很适合被操呢。”

夏油傑说着猛一顶,全部插进去,柱身摩擦过穴肉,将穴口里的水挤出去。

 

五条悟的尾巴缠上夏油傑的腰,脸上是失神的表情,张着嘴却没发出声音来。

夏油傑伸手揩去他眼角的泪,“还没开始动呢,这就哭了?”

夏油傑说完干起来,木桶吱呀作响,好像要散开了,许多水飞溅出去,地面上一片水渍。五条悟有些发红的穴肉随着性器的抽插翻出来又被操进去。

 

房间里回荡着水流被冲击的声音,格外激烈。

五条悟的尾巴没了力气,滑落在桶底,尾巴尖跟着夏油傑抽插的频率翘起又落下。

 

夏油傑抓住他的尾巴尖,轻轻捏了捏,五条悟反应极大,穴口紧紧收缩,却无力阻止夏油傑的行为。

“傑……不要弄尾巴……”

五条悟向他求饶,夏油傑果真放开手,却转而去捏他的乳头和耳朵。

都是软软的,触感很好。

“呜……不要碰……”

五条悟哭出声来 ,过强的快感从身体各部分传到大脑,初经性事的他根本不知如何应付,用手捂住胸部却被人摸了尾巴,遍布全身的敏感点遮也遮不住,难逃这个恶趣味的海盗的挑逗。他只好不停地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对傑说慢一点轻一点。

 

夏油傑简直操疯了,听着五条悟的求饶反倒操得更狠,五条悟声音里隐藏不住的哽咽不断拨动他的神经,他低头咬住五条悟的脖颈,吮吸出吻痕来。

 

五条悟被操射好几次后,终于意识到求饶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会让傑更用力,于是咬住手指抑制自己的声音。

 

夏油傑把五条悟的手指拿出来,含住舔舐上面的伤口。

“悟叫出来吧,我很喜欢听。”

“那傑不要……太用力……”

夏油傑猛地往前顶了好几下,揉他生气撅起来的唇,“不行喔,不操用力点悟能叫出来吗?”

五条悟只顾得上呻吟了,没理他。

夏油傑放慢速度,“悟喜欢我吗?”

五条悟瞪了他一眼,赌气地说道 : “讨厌……最讨厌傑了……”

 

夏油傑闻言脸一黑,威胁地用拇指堵住他性器前端的小孔,“悟是说真的吗?”

五条悟正要射,陡然被堵住出口,难受得要命,“傑…混蛋……”他去把夏油傑的手拿开,反被人单手擒住两只手腕举高到头顶。

“悟之前不是说喜欢我吗?”

“没有 !傑是讨厌鬼 !手放开 !”

 

夏油傑顶着他的敏感点,手却不拿走,五条悟颤着身体,后面爽得不行,前面却不能射,好似在天堂地狱之间反复横跳。五条悟咬着唇倔强地撑了一会,屈服了,“呜……傑……”

夏油傑亲他的脸,“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喔。”

“喜欢……傑……”

“那个卷毛呢?悟不要见一个喜欢一个。”

“不是……只喜欢傑一个……”五条悟把头摇成拨浪鼓。

夏油傑满意地笑了,把手移开,揉弄几下,被压抑许久的精液喷射出来,痛楚过后的快感来得过于凶猛,穴肉收缩,绞得夏油傑也射出来。

 

五条悟软在水里好久才回过神来,一个微凉的小瓶子抵在他眼角处,是夏油傑在收集他的眼泪。

五条悟这才发觉他好像从傑刚插进来就没停止哭过。

真的会被操哭啊。

瓶子很快装满,夏油傑盖上瓶塞,亲他的眼睛,“谢谢悟了。”

五条悟觉得丢脸,沉进水里。

 

夏油傑把他拉起来,“悟,休息好了吗?那再来一次。”

“什么 ! ”

夏油傑不给他说拒绝的话,将自己的手指插进他的嘴巴,抚摸他尖尖的牙,模仿性交的动作抽插起来。同时把性器插进被水和精液浸润的很柔软的穴口。

五条悟上面下面都被侵犯,嘴巴流出津液,穴口流出肠液。他靠着木桶的边缘仰头看房间的天花板,思考傑为什么突然这么猛。

 

夏油傑把手指抽出来,被津液润湿的手揉捏五条悟的胸口,指甲轻轻刮过那艳红的乳粒,五条悟被刺激得半个身体弹起来,脑海里闪过什么。

勾引别人……看看他的反应……

硝子害我 !

就是这反应 ! 要被操坏啦 !

等等——

“傑……在吃醋吗?”

“对,我就是吃醋了。所以说你们人鱼都是好色之徒吧。”夏油傑坦白地承认。

“还不是因为傑之前都不理我……”

 

“那时候还没认清自己的心意。”夏油傑执起他的手,在上面落下一个吻,抬起眼睛看他,“悟,我也喜欢你。喜欢的话要对彼此忠诚喔,就是说悟不能喜欢别人了。”

“本来也没有喜欢别的人。”五条悟红着脸转头不看他,把硝子的馊主意告诉了夏油傑。

 

“……悟故意的?”夏油傑略觉无语,“悟以后不要这样了喔,我真的会生气的。”

夏油傑惩罚性地重重顶他,射到他里面很深的地方,双手揉捏他腰间的软肉。

五条悟委屈,“傑不讲理 ! 又不是我的错 ! ”

夏油傑换了干净的温水,帮他清洗身子,“再怎么说悟也确确实实勾引那个卷毛了吧?——不要乱动。”

 

夏油傑将手指探进穴口,把射进去的精液引出来。五条悟难耐地扭着身体,做爱后的余韵还没褪去,精液流出的感觉新鲜刺激,性器又蠢蠢欲动起来。

夏油傑惊奇地看着,“悟还想要?”

“不要不要 ! 傑出去, 我自己弄。”

“这怎么行呢,我帮你吧。”

最终五条悟面色潮红,在夏油傑的套弄下射出来,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了,精液的颜色十分浅淡。

 

夏油傑将人鱼的眼泪滴在羊皮纸上,那些泪珠在纸上游走,弯弯曲曲留下湿痕,竟然也没耗尽,羊皮纸上显出纹路来。

“这应该就是寻宝的路线了。”

夏油傑不说人鱼的眼泪怎么得到的,船上的人也心知肚明,毕竟五条悟像章鱼般缠在他们船长身上,脖子上的吻痕那么明显 ! 

成了呀 !这条人鱼竟然能打动他们常年清心寡欲的船长 ! 真是太不容易了。

 

海盗船沿着地图上的路线驶去,找到了宝藏。打开盒子才明白为什么非要人鱼的眼泪才能使地图显形。

那里面是好几本绘着人类和人鱼交欢的本子。

“什么啊……”

“白费这么多力气 ! ”

船员们唉声叹气,五条悟倒是欣喜地拿过来,津津有味地翻看,“傑 ! 我们以后可以试试这个姿势——傑怎么不高兴?”

 

夏油傑其实觉得这次航行十分值得——遇到了五条悟这么个大宝贝。只是他觉得对不起船员们几个月来的辛勤工作。虽然寻宝的结果总是十有九空,但人鱼的出现无疑增加了宝藏的可信性,因此这次寻宝之旅的失败更加让船员们失落。

 

“因为以为宝藏会是金币珠宝一类的……”

“那些东西?要它们干什么,也就是闪闪的挺好看。我那里好多,傑喜欢的话可以给你一些喔。”

 

海底多有沉船,五条悟在海里游逛时会捡一些他觉得好看的饰品和印着漂亮图案的金币回去,久而久之,也积累了很多。

于是五条悟带着夏油傑回到人鱼国,将捡来的东西展示给夏油傑。

“都是悟喜欢的,算了吧。”夏油傑待在五条悟吹出的气泡中,可以在水中呼吸说话。

 

他让五条悟带他到附近的沉船。

夏油傑对着被腐蚀得不成样的船默哀一会,心里道一声“打扰了”,从船中翻找出两大箱金币。

“什么呀傑喜欢这些,一点也不好看。”

“这些金币在人类社会可以换很多东西。悟收藏的那些都很好看,不舍得换掉。”

“那当然啦,我眼光超好的。”

 

夏油傑将金币分发给船员们,船员欢欣鼓舞,恨不得把五条悟当神供起来。

而五条悟如愿以偿,和夏油傑尝试了本子上各种各样的姿势。

 

 

156 Likes

小情侣甜甜的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好喜欢这篇啊啊啊好甜,时不时就会翻出来看。虽然是小短篇但还是好希望有后续

啊,可爱。:relieved:

美好的童话故事:heart:

萌晕…

可爱死了ヽ( ´¬`)ノ

好幸福…我是在天国吗…

我去这么好吃,怎么没什么人啊

本子怎么不能是宝藏了:rage:没品的海盗(×

6 Likes

其他海盗:我又没有人鱼

1 Like

好吃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