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情人节电车(26夏/16夏x16五。电车play。3P,夹心,触手。)by一条裤子

电车play。3P,夹心,触手。6k3一发完。

————————————————————————

五条悟穿着女装挤在沙丁鱼罐头般的电车里,由于身高变成最显眼的那一条。情人节撞上工作日,电车上的人格外多,成双成对的小情侣们腻在一起挨挨蹭蹭,有的甚至会啃一啃。

他给夏油杰发短信:好挤,但为什么是我女装?

夏油杰:悟明明乐在其中。

他们放弃平日出行惯用的咒灵与的士选择挤电车自然是有原因的。高专发布了任务,导致明明是高中生的小情侣却被迫与失去眼睛高光的社畜一样在情人节这天工作。今天的任务是处理可能从对电车色狼的恐惧中产生的咒灵。五条悟由于皮肤白皙(和夏油杰的私心)被哄着换上了短裙,两条大长腿光裸在外,晃人眼球。

他们暂时还不知道这个咒灵出现的契机,只能进行各种试验。尽管不认为有人会性骚扰一个短发且身形高挑得过了头的女性,五条悟还是在这等着可能的人出现。夏油杰则在电车里搜索咒灵的气息,顺便惩恶扬善——如果有人被性骚扰的话。

电车被塞得满满当当。五条悟面向墙壁站在作为性骚扰高发地带的角落里,无聊的刷着手机。后面的人来回换了好几次,这次终于换成了熟悉的身影。

「杰?」五条悟没有回头,卸了力懒散地靠在身后的恋人身上,「怎么还换了身衣服……」

不对。

他绷紧身体。身后这个虽然也是夏油杰,但体型比自己的恋人更健硕,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气息。这个夏油杰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下自己,接着给他来了个壁咚,从背后将他圈在怀里。

「光傻站着可触发不了契机。」男人刻意在五条悟耳边低语,湿热的气息暧昧地喷洒在五条悟耳根,「要上点肉戏才行。」

「我来帮你们一把好了。」

「……什么?」

五条悟的角落选得很好,周围不是死气沉沉的下班社畜就是热恋期眼中只有对方的小情侣,显然没人有心思关注这边发生了什么。再说男人的身形能将五条悟大致遮住,五条袈裟宽大的袖袍也能拦住一部分视线。从其他人的角度看来,夏油杰只是将女朋友护得很严实。

只有五条悟知道,夏油杰的手虽然在自己眼前,却有东西探入他的裙底摸上他的大腿根。原本坚信自己不会被性骚扰的五条悟一僵,男人适时解释,「之前降伏了一只很有意思的咒灵,多亏了它,我可以操纵八根触手。」

八根触手此时全部都派上了它们的用场。它们缠绕在五条悟的大腿与腰间,束缚他的双手,细细摩挲腿根软肉,若有若无地挑拨他的欲望,伸进内裤按压后穴。在人来人往的电车内,五条悟被捆得结结实实,触手的吸盘吮吸着乳首与肉棒顶端。陌生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男人调笑的声音传来。

「还是稍微忍一下比较好,毕竟是在电车上,你也不想咒术界明天就疯传五条家六眼神子在电车上和人做爱吧。」

五条悟哈了一声,「自己社死就无所谓?」

反正迟早要当诅咒师,也没什么名声可言。「夏油杰」舔咬着五条悟的耳垂,没有说出来扫兴。触手分泌出的粘液将胸部与腰间的白衬衫浸湿成半透明状,勾勒出漂亮的胸肌与腹肌。触手们在身上留下泛着水光的勒痕,男人叹息一声,「可惜不能看到悟的身体被玩弄的场面,这个时候就想感叹有六眼真好。」

「六眼不是拿来干这种——」

「很好看吧?」

五条悟的话被不要脸的询问打断。他闭上嘴,判断这个年长版夏油杰的来历。

……那个满嘴正论的优等生未来怎么会变成这么个轻佻的样子。

显然他们未来做过不知道多少次,对方很了解他的身体,游走过的地方全是他的敏感带,施加的力度也是最能挑起他情欲的。又一根冰凉的触手绕着大腿嵌入臀缝,他下意识想要夹紧,却被触手大力掰开。一前一后都被触手戏弄厮磨,触手上的吸盘在他的皮肤上来来回回地摩擦,囊袋也随着触手在肉棒的动作被挤压揉动,他的股间很快沾满了粘液。

一股股酥麻沿着神经从碰触碰的地方一路窜上头顶,五条悟喘息着,肉棒与乳首都硬了起来。这几日习惯夏油杰玩弄的后穴翕张了一下,似乎迫不及待想要吞咽点什么。和直接吮吸乳首爱抚肉棒、给与最强烈直白刺激的触手们不同,玩弄后穴的触手只是在穴口打转。

五条悟有些难耐地挣扎,「夏油杰」禁锢住他的肩,故意曲解。

「知道你迫不及待了,毕竟现在的我没法同时照顾到你这么多敏感点吧?」

腰间的触手逆着漂亮的肌肉一路向上,堵住五条悟正欲反驳的嘴。这一根被「夏油杰」故意变得更粗,将五条悟嘴巴撑大,让他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虽然很想让它用一下你的嘴,但还是算了,操坏了可不好。毕竟你现在和十年后可不一样。」

此时身后男人的来历已经变成了无关紧要的细节。如今五条悟和夏油杰在一起没多久,还未怎么开发过性爱中的花样。触手的粘液显然暗含催情功效,被它们爬过的地方传来烧灼麻痒感,叫嚣着想要被大力抚摸。照顾乳头的触手将它们吸到艳红,再缩小勒着乳头根部,使得它们变得发硬充血。教祖伸手将它们按进胸肌来回揉搓,感受到手下传来的战栗,他漫不经心地想着,真是被玩得好惨,现在的五条悟应该光是被舔乳头就能叫出声吧。

五条悟此时已经有些站不住,缠绕着他大腿的触手变粗,帮他固定住身形,顺带摩擦着他的鼠蹊部。呻吟声被喉咙里的触手顶了回去,激得还没习惯给夏油杰深喉的五条悟作呕。他喉咙口一缩,吞下触手分泌出的粘液。成功完成一次任务的触手又退了出来,在五条悟的嘴里搅动。吸盘玩弄他的舌头,像是与身后这人激烈地深吻。

五条悟的后穴此时已经水淋淋的,分不清是分泌出的肠液还是触手的粘液,男人舔了一下五条悟的耳廓,在五条悟变乱的呼吸中插入了那根一直玩弄后穴的触手。触手顶部是由细到粗的形状,轻而易举地拓开了五条悟的后穴。玩弄肉棒的触手及时用吸盘堵住马眼,禁止五条悟射出精液。

五条悟的后穴被彻底操开,进入后穴的触手被体贴地控制得与夏油杰肉棒差不多粗,是他习惯的尺寸。只不过夏油杰的欲望顶端可不是这样一个倒三角的形状,在抽插时也不会刻意避开最能让五条悟舒爽的那一点。五条悟被酥麻感侵入全身,恨不得主动引导触手将自己送上高潮。被这么熟练的玩弄着,五条悟的脸上一片带着魅意的迷离。

教祖察觉到五条悟腰部克制地扭动,松开钳制住五条悟手腕的触手。刚开苞没多久性经验不多的五条悟轻而易举地就被他玩到满脑子只剩下欲望。触手从五条悟口中撤离退回五条悟腰间,缠绵的银丝被教祖用手指勾断,送回五条悟口中。他搅弄着五条悟的舌,将头埋进对方颈窝,提醒道,「接下来就要悟自己忍住了……我们可是在周围全是猴子的电车上。」

沉浸在欲望中的五条悟被这句话吊住了理智。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话语中「猴子」暗含的意思,后穴的触手就突然撤离,鲜红的媚肉都被带得翻了出来。后穴只空虚了一瞬,男人那狰狞的前端毫无商量余地地再次破开他的甬道,将褶皱撑开,粘液顺着夏油杰的肉棒滴在他的袈裟上。被碾过G点的那一瞬间,五条悟绞紧后穴,抽搐着双腿迎来了干性高潮。

「你看,衣服都被你弄脏了。」教祖夸张地感慨,「悟拿身体赔我干洗费吧。」

「……十年后杰会是你这样?」五条悟的肉棒并没有随着后穴高潮而软下去,他努力在欲海中维系住那一丝理智,压低声音断断续续嘲讽,「真是令人不可置信。」

这种程度的嘲讽简直就是调情。教祖的回应是顶到最深处,将五条悟的后穴撑到不能再满。刚高潮过的后穴敏感无比,五条悟咬住自己手背,只泄露出小声呜咽。

男人体贴地给他留下习惯的时间,甚至停止了触手的动作。五条悟平复自己的喘息后再度开了口。

「你这么欲求不满的跑来操我,该不会十年后的我嫌你变态不让你上床了吧。」他啧了一声,「好逊。」

「这么激我是想让我赶紧射出来,怕那个夏油杰看到你被其他人操吗?真是令人嫉妒。」教祖倒是如他所愿开始缓慢地动了起来,「他刚刚给你发了短信,得不到你的回复,相信很快就会找来了。」

五条悟被戳中心思也懒得遮掩,他动了动腰,语气不满地催促,「既然知道就快一点,身体不好吗?」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教祖低笑,依旧保持那个速度,细细品味着被五条悟紧裹的感觉。五条悟被玩得浑身发软,还好大腿的触手们兢兢业业地支撑着他,让他还能双手撑墙尽力扭腰,用后穴吞下男人的肉棒。触手们再次配合地玩弄他的身体,吮吸着他的乳头与欲望顶端,在他身上四处游走。五条悟被触手堵住的性器胀痛不堪,后穴烧得难耐,偏生教祖还在慢条斯理地肏他,比直接让他后穴空虚还要更加难耐。

二人在角落里宣淫的时候电车已经停了不知道多少个站,此时终于又到一个新的站台。趁着上下车人流大,没人留意这个角落,五条悟终于出声求饶。

「求你……」他气息紊乱地说,「求你……快点……」

同龄的夏油杰每次被这么一求就遂了他的愿,而十年后的夏油杰显然没法被这种程度的求饶取悦。身后的人还是不为所动,五条悟扭着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强忍羞耻,「求你……狠狠地肏我……」

「我想要被你肏坏……求你了……」

「听到了吗。」身后那个夏油杰扬声开口,却不是对着他,「他在求我肏他。」

电车门在此刻关合。五条悟回过头,看到恋人那张难以置信的脸。

「杰……」被淫欲控制的大脑被泼了一盆冰,理智回笼,他注意到车厢内比之前空旷许多,剩余的普通人都被细小的咒灵缠住,对角落的淫行视若无睹。

教祖的肉棒被后穴紧紧吸咬,他笑着架起五条悟,让五条悟双腿大张正对着夏油杰。肏得红肿的后穴暴露在整车人面前,偏生教祖还在此时又肏了起来。目的达到,教祖再没有收敛肏干的速度,五条悟饱满的臀肉被教祖胯部狠狠地来回撞击着,荡起一片臀浪。肠液被肏得飞溅出来,甚至落到了夏油杰的身上。

五条悟的双手早在夏油杰出现的那一刻又重新被束缚。教祖触手上的粘液显然比普通程度的春药要有效许多,五条悟刚刚稍有疲软的肉棒又硬了起来,被肏得无力反抗的他无法抑制地呻吟出声,墨镜被激烈的性爱撞得掉在地上,露出含着被肏出生理性泪水的漂亮蓝眼。

夏油杰弯身捡起亲手送出的墨镜挂在自己衣领上。他在看到教祖的瞬间就猜出眼下的情形,毕竟如果这位不是夏油杰,五条悟不可能任由他进出那温软的后穴。而五条悟此刻的状态也明显不正常,想来是成年版自己使用了什么手段。

「要不要一起肏?」触手代替手指在已经塞了一根肉棒的后穴周围梭巡,撬开一条缝,「不会坏的,他可是可以一次性吞下我和触手的哦。」只不过是十年后五条悟接受惩罚的时候。

「别碰他。」夏油杰粗暴地抓住那条触手,「没看他后穴都被撑得发白了吗?」

「既然你这么说。」教祖将五条悟的腿拉得更开,「那就看我肏好了。」

「不然我可不保证车上的猴子会怎么样。」

夏油杰被这句话钉在原地。他看着五条悟的嫩穴艰难承受着无情侵犯,被迫将整根肉棒吞到最深。他都舍不得全部肏进去的地方乖巧的含住教祖的粗大,淫靡的水声在车厢回荡。触手们继续它们的工作,这一次触手并没有堵住他的马眼,肉棒随着教祖的进出上下甩动,不时落下几滴精水。

夏油杰无法移开目光。这比之前他对着镜子肏五条悟来得更加直观,五条悟贪婪地夹紧另一个自己的肉棒,穴口被绷得不能再紧。原来他平时肏着五条悟的时候,他的后穴是这样的景象。媚红的肠肉随着抽出的肉棒微微外翻,如同一朵盛开的花。

教祖插得兴起,忽然让触手代替他继续架着五条悟双腿被动接受肏干,表演式地当着夏油杰的面一颗颗解开五条悟的扣子,暴露出被触手缠绕玩弄的上半身,以及它们留下的淡粉色的痕迹。夏油杰很明显地吞咽了下。

「你看,这种时候如果这么力道很重地拉扯玩弄他的乳头,再舔弄他的颈后侧。」教祖演示教学,「他就会像现在这样,发出好听的声音,也咬得更紧。」

五条悟随着教祖动作发出的呻吟证实他所言非虚。尽管六眼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是在公共空间,周围还有正常行动的普通人,如果其中有人摆脱咒灵束缚,就会看到他被肏得汁水四溅的样子,他还是被欲望驱使着,被肏得脑子里只剩下性交,甚至会爽到控制不住声音。

「试试?」教祖扫了一眼夏油杰的腿间,「在自己面前还要装吗?你喜欢这种粗暴的性爱。」

「他也会喜欢的。」

这句话也不算假的,毕竟五条悟未来会被他一步一步诱导着变成与他最合拍的形状。

夏油杰摸上二人交合处,感受着五条悟被插得软烂的穴,再一路向上摸上他的欲望顶端。五条悟此刻腿在打着颤,以他对五条悟的了解来看,五条悟此时已经临近高潮。

夏油杰指尖划过他被触手撸动吮吸的性器,用食指堵住欲望出口。

「杰,不要……」五条悟夹杂着呻吟哀求他,「我不行了,让我射吧……求你……」

「这里有两个杰。」夏油杰明知故问,另一只手雪上加霜地不住抚摸着他的脊背和腰,「你在叫哪个?」

「可能是我吧。」教祖对五条悟的高潮比高专夏油杰更熟悉。他玩弄着五条悟的双乳,发狠顶弄他的G点,快感劈头盖脸地砸向五条悟,碾碎他的理智,让五条悟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在那口穴上,在哭喊中靠着后穴再一次达到干性高潮。

教祖体贴地停下抽插,感受五条悟高潮时疯狂绞吸的后穴。五条悟还从没如此连续地达到过干性高潮,像是前面的肉棒被废掉一样。被肏出的生理性泪水终于从眼眶滚落,如今张开双腿在众人面前任人玩弄的模样淫荡到让他羞愧。被涂满黏液肉棒忍受不住叠加后又不给释放的快感,在夏油杰手下跳了一下,催促他放开手。

「你的恋人还硬着,不要心急啊。」教祖手指探入因为五条悟喘息而张开的唇,用触手将五条悟放下,暗示道。

随着五条悟姿势改变,触手代替夏油杰的手指堵住趁机流出一些精水的性器。五条悟被欲望催促着扶住夏油杰腰胯,将恋人的性器解放出来。触手好心地将五条悟双臂反剪,帮他稳固身形,好让两个夏油杰一前一后享受五条悟的两个穴。

由于咒灵的影响,没有人再进入这节车厢,原本车厢内的人已经陆陆续续走光了。教祖颇为遗憾地问,「真的不考虑双龙吗?这样都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闭嘴。」夏油杰将肉棒抵在恋人唇边,后者丝毫没有犹豫地将它含住,不甚熟练地用唇舌套弄了起来。五条悟舌头包裹住性器顶端进行吮吸,发出淫靡的濡湿声。教祖等五条悟将肉棒含住,迫不及待地整根顶入五条悟的后穴中,而五条悟随着身后教祖的操干,将夏油杰的肉棒一吞到底。因为吞咽过触手分泌的粘液的缘故,这一次的深喉没有引起五条悟的不适。

察觉到夏油杰的惊讶,教祖闭上一只眼,送出一个wink,好心地提示,「在北海道哦,自己找去吧。」

教祖将五条悟敏感的肠道撑得满涨,他卡住五条悟胯部,让自己的肉棒进到最深,两颗饱满的囊袋压在五条悟的股间,不断拍打着他的臀瓣。他的快速挺动导致夏油杰也被迫进行着快速的深喉,

五条悟感觉自己像是被肉棒串了起来,眼里蓄满了生理性眼泪。夏油杰伸手温柔地将泪水拭掉,下身却配合着教祖的节奏,将肉棒插得更深。五条悟的喉管与腹部都被肉棒顶出形状,两位罪魁祸首摸着自己的杰作,似是受到鼓舞,挺动得更加卖力。

高潮过两次的肠道敏感极了,连绵不绝的快感几乎让五条悟痉挛起来。后穴流出的淫液被触手接住,抹在他的腿上,将他的腿蹭得湿淋淋的。玩弄乳头的触手也勒紧他的胸部,挤压肺部空气,让他忍不住收紧喉咙与后穴。

教祖被后穴咬得闷哼一声,接着每一次撞击都恶狠狠插到最深。快感像是潮水一般将五条悟淹没,他完全被肉欲支配,下意识扭动屁股迎合教祖,同时吮吸着口中的肉棒。他又要高潮了。

五条悟后穴一阵紧缩,内壁贪婪地挽留肉棒,累积在性器中的欲望也叫嚣着要找到出口。他被第三次干性高潮的快感折磨得神志不清,疯狂绞住体内的肉棒。在他干性高潮的同时,教祖终于大发慈悲地松开了一直堵住他性器的触手。他浑身痉挛,肌肉绷出漂亮的弧度,喷发出一大股精液。侵犯他领地的性器终于被这连番收缩榨出精液,它像是有生命般动了几下,随即在他的身体内部爆发。夏油杰被这糜烂的场景蛊惑,摁住还在高潮余韵中的五条悟进行最后的冲刺,将精液灌在五条悟的喉管深处。

被淫靡的气息吸引,那个由电车色狼产生的咒灵终于姗姗来迟。教祖甚至都不需要进行攻击,直接将它揉成了咒灵玉。这一次的咒灵玉没有直接进入任何人的喉管,而是被塞进了五条悟被干到红肿、还未完全闭合的穴口。

「夹着我的精液去约会吧。」罪魁祸首笑眯眯,「情人节快乐,这是我送给你们二位的礼物哦。」

「被悟含过的咒灵玉,味道会比之前好呢。」

——END——

206 Likes

ヽ( ´¬)ノヽ( ´¬)ノヽ( ´¬)ノヽ( ´¬)ノ好香,杰这么会玩儿,真受不了,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9 Likes

好香的饭!情人节快乐米娜桑

咒灵玉(已加工)

10 Likes

太香了呜呜呜情人节快乐

这么香!!!但是小五问教祖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还是狠狠自刀了:cry:

7 Likes

感谢招待!!

哇塞 被悟含过的咒灵球”什么的 真的太涩了吧…救命要是每个都被含 妈诶(对不起我在想什么 但是会不会咒灵球就没那么难吃杰就…啊我在说什么总之是好涩啊:pleading_face:

20 Likes

香昏了…

1 Like

饭饭香!好吃,爱吃

太涩了

嘿嘿嘿喜欢就好!

1 Like

多吃点加工后产物(x)

被你发现我藏在里面的玻璃了……!

是 我就是这么想的——给我吃——

仙品我爱:hot_face:但是“ 该不会十年后的我嫌你变态不让你上床了吧。”这句话怎么看着隐藏了玻璃渣啊是我太敏感了吗啊啊啊啊

不是……!恭喜你吃到了我偷偷藏进去的玻璃(

咪每一篇都那么香
小五你未免太…(指指点点)(指指点点)
前后夹击好文明

饭香香

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