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 by 全摸鱼小岛

教师 x 家主

 

在高专工作休假很难,能与五条悟一同度假更是难上加难。好不容易凑出来几天假期,家主与教师生怕节外生枝,飞速打包好行李往海边进发,速度之快让人以为他们不是去度假,而是一对私奔的亡命鸳鸯。

 

所以现在夏油杰看着旁边阳伞下闷闷不乐的五条悟有点奇怪。明明昨天还形影不离,明明早上还如胶似漆,怎么喝了两杯饮料的工夫脸就垮下了,浑身的低气压。难道亡命鸳鸯的热乎劲就只有两天?夏油杰看看他杯子里满溢的冰块,看看他额角的薄汗,再看他的花衬衫竟然还系着两颗纽扣没解开,心下更是纳闷。五条悟这人生得金贵,怕冷怕热,夏油杰寻思是不是海边的热浪把他熏坏了,好心问他要不要去水里玩会。那人尖锐地他一眼,没挪身也没说话。莫名其妙甩来的眼刀让夏油杰不明所以,又追问,如果热的话要不要把衬衫脱了。谁知五条悟嘴巴撅得更高,忿忿地把空杯子往桌上一拍,从躺椅上翻起身,叫狗一样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跟过来。

 

夏油杰十分困惑,跟着他一前一后地走着,绕到一处礁石围绕的滩上。五条悟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见四处无人,一把把夏油杰拽到礁石后面。

 

刚站稳脚跟,五条悟便来兴师问罪,小脸横眉冷对,怨恨地说都怪你,我现在没法脱这个衣服!夏油杰很摸不着头脑,自己和衣服有什么联系,硬要说的话,前一天他担心五条悟不方便,亲热的时候还特意松了力,没在身体上留下痕迹。他的无知无异于火上浇油,五条悟对他怒目而视,问道,你看看这个怎么办吧。扣子一解,露出胸口,只见那乳头充血,乳晕饱胀,红艳艳地衬在白皙乳肉上,对于一个男人而言醒目得过分。夏油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昨天没法对其他地方的嫩肉下嘴,不自觉地对着胸脯用力过猛,欺负狠了肿胀消不下去。五条悟虽然寡廉鲜耻,可怎么说也是咒术界第一帅哥,决不能因为奶子有问题被人嘲笑。他恨恨地说,你明知道反转术式没用,你看我这样脱了外衣不就像女人一样了吗?夏油杰瞧着那嫣红的两点忍不住笑出声,说怎么会,悟的这里比女人还色情。这人毫无同理心,还幸灾乐祸,五条悟气恼地打出一套组合拳,发誓要让这罪魁祸首感受一下这切肤之痛。夏油杰可不想胸口惨遭不测,一边躲避一边迅速投降,说要不然我来想想办法吧。

 

想办法啊,我看你怎么办。五条悟破罐子破摔,敞开了衣服等着他将功补过。夏油杰非常机智地建议,找凉的东西敷一下,慢慢就会消肿了。五条悟翻他一个大白眼,你是要我躺在阳伞下胸前顶两袋冰块吗?是不是故意耍我啊。夏油杰赶快解释,不是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谁规定凉的东西必须是冰块呢?比如退热贴也可以。五条悟小嘴一撇,那东西黏糊糊的,我不喜欢。娇贵的少爷自然有点娇生惯养的脾气,夏油杰头脑风暴一秒,脑袋里又有了聪明的新点子,把头发扎紧了,说要不还是我来吧。说罢揽着五条悟的腰,降温似的先朝那儿轻轻吹了吹,随后便探出舌尖舔上一侧的肿胀只是些微的触碰,五条悟猝不及防发出一声甜腻的呻吟,两个人都措手不及地傻在原地

 

五条悟赶紧解释,这是习惯使然,没别的意思……又催着夏油杰赶快再来试。夏油杰瞥见他脸上泛起的一抹红也没吱声,顺从地埋下头,再次卷起舌贴上红肿的乳头。津液湿润凉爽,缓解了几分躁热,五条悟不自觉地把胸口往夏油杰嘴里怼,对来自口腔的温柔照顾有些上瘾。还行,好像有点用。他颇为含蓄地承认道,又体恤夏油杰弯着腰辛苦,体贴建议他坐在沙滩上,然后自己长腿一迈,直接到对方上。

 

骑乘的体位有点不妙,但二人心照不宣都没有开口,专心致志进行嘴巴与胸脯的零距离接触。就好比刚才无意泄露的一声呻吟,习惯使然,夏油杰的舌头也没那么老实温软的唇拢在胸口,下意识就要搞点小动作,舌尖轻柔地绕着乳尖打转,舌面灵巧地舔弄下压,过会儿便演化成了啧啧有声的吮吸。这种方法对消肿有没有疗效不好说,气氛确实变得淫乱了。温热吐息撒在胸口,带来阵阵酥麻,五条悟舒服得直哼哼,他完全无视了夏油杰刚松开的唇边还挂着未断的银丝,忙不迭地把另一边也塞进对方嘴里,还悄悄说再用力一点也可以的。

 

那不就和昨晚一样了吗?夏油杰心想。可这胸部实在诱人得过分,胸部的主人又敏感得要死,尖牙稍加力道磨咬乳头,身体就微微颤抖起来,嘴里开始没把门地跑火车,一会儿说杰你好像在吸奶,一会儿又说成了这样全是杰的错。不过后一句好像也不是胡说的,夏油杰仔细回忆二人刚交往时的情景,发育期的身体远没有这么成熟,胸前只是浅淡的两个小点,头回做爱时自己亲上这处,五条悟还疑惑地问这是在干嘛,男人的这里怎么会爽。性感带都是开发出来的,胸部也不例外,滚了十多年的床单,乳晕胀大了一圈,快和小电影里的女优相提并论了。夏油杰对自己养成的色情胸部爱得不行,也就抛去顾虑,放开了又啃又咬,把整个饱胀柔软的胸脯都含住舔舐吮吸,还回应起五条悟的那些胡话来,大方地认错:放心,我会对悟负责的。

 

虽然这已经沦为渣男的常见话术,可他俩感情好,听起来倒是透着一股子真心诚意的实在,有种奇妙的满足感涌上心头。五条悟兴奋地拱了拱身子,唇舌已经没法满足胸前的渴求他小声问杰能不能摸摸。夏油杰看似正经地警告说他们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可此时此刻此番言论没有什么说服力可言,二人叠坐着,胯下硬挺的小兄弟已经蹭到了一起。五条悟耐不住念想,立刻换上一脸委屈,蓝眼睛状似失落地半垂,眉毛也耷拉下来,简直像是一只刚淋过雨的可怜猫咪。这副模样狠狠往夏油杰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戳了一记。又怎么能在难得的假期里让悟失望呢?他好似勉为其难地改口应了下来。手指小心地抚上胸口,绕着饱胀的乳晕打转,欲擒故纵的手法引得胸脯越送越近,指尖趁其不备轻巧地拨过乳头酥麻的快感让五条悟无意识地一颤,立刻泄出一声柔软的低吟杰,好舒服,还要。五条悟的嗓裹了蜜一般又甜又腻得夏油杰受用得要命,他不再吊人胃口,用覆有薄茧的指腹抵住翘立的尖端细细,丝丝缕缕的刺激便随着时重时轻的摩挲从乳尖快速传遍四肢百骸。那双手甚至没有触碰身体的任何其他部位五条悟已经不自觉地前后摆动臀部,小幅度抵在夏油杰性器上蹭。等夏油杰的五指收缩覆在胸口揉动的时候,人早就化成软绵绵的一滩,捧着夏油杰脸颊与他的舌头胡乱搅合在一起,把他那句想说的“别在这发情”完全堵回了肚子里。

 

夏油杰对那胸部一番把玩,比往常前戏时做的还足,又看着男朋友色情表演一般,白花花的身体在面前扭来扭去,下身难免反应强烈。五条悟看他不为自己一心为人,便很有互助精神地摸了摸他鼓起的裆下,问他要不要帮忙。

 

两个人这些年躲在各种犄角旮旯做爱,脸皮早就熬得比城墙还厚,毫无公德心可言,可夏油杰如今为人师表,身负教育学生与教育男友的双重责任,又念起来这里连个大门都没有,悟,要讲文明……五条悟对他临时上线的师德熟视无睹,在他装模作样的两秒钟时间里,已经扒下他的短裤,把那大玩意解放出来了,手指在茎身上一通乱摸,问他想要怎么做,是用手还是用嘴,或者……五条悟挺了挺胸部,说用这里也可以的。

 

五条悟的胸脯再诱人也是男人的胸脯,胸肌间的一道沟壑还深到能得住东西。见夏油杰怔怔地发呆,五条悟疑惑地问他不会不知道吧?就是蹭这里……他手上比划了一个动作,十足的淫秽下流,看得夏油杰眼睛直。五条悟笑话他怎么越活越纯情了,夏油有点不服气,说还不是悟太色了。总之到了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比谁强到哪儿去,各自明晃晃或暗搓搓地性致勃勃,脑海里那点曾有过或未曾有过的礼义廉耻已经随着海风飘散无踪。他们急不可耐地起身调换了位置,夏油杰找了块石头坐上,念着悟的手和嘴和胸都要哦。五条悟在他身前坐下,笑他贪心,但还是顺从地张开嘴,探出舌尖舔了舔怒张的龟头,手指圈住茎身套弄起来。

 

五条悟的口活不怎么样,少爷脾气使然,衔着小半根肉棒敷衍地吞了两下就吐了出来,嫌那东西含着累,滋味当然也比不上精致可口的甜品。不过手上没含糊,打得又急又快,指腹不时刻意擦过敏感的铃口,很快前液便一滴一滴从勃勃跳动的性器前端往下淌。身边没有润滑,五条悟的前胸只抹了些乳液临时代替,见此也不愿浪费,挺胸上迎,让那些黏腻的水液全挂到自己身上。见淫靡的白稠把肌肤涂得晶莹剔透,夏油杰急吼吼地便把那灼热的一根顶了上去。火急火燎的样子看得五条悟好笑,故意握着那大玩意在乳肉上画圈摩擦,问他喜欢这样吗。

 

能不喜欢吗,几把都快撩着火了。夏油杰摸上五条悟的柔软白发,小力地往前轻推,用肢体语言暗示自己的欲望。五条悟也觉得新奇,像是拿到新玩具的小孩,不知道要怎么玩才最尽兴。他试探性地用滚热的龟头蹭了蹭胸前嫩红的肉粒。两处敏感的地方相接,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二人不约而同地深叹一口气。五条悟得了趣,他托住乳根,尽量把乳肉拢起,另一只手扶住阴茎对准胸前,让那根湿漉漉的硬物紧紧压住绵软的乳肉,缓慢有力地来回刮蹭过乳尖。凶恶的深红与莹润的瓷白对比强烈,视觉冲击不亚于感官刺激,夏油杰坐在那儿脸涨得通红,喘息愈发粗重。见另一侧的乳首被冷落在旁,孤零零颤巍巍地独自翘立,忍不住出手把玩,下意识把那滑腻的肉粒夹在指尖用力揉捻拉扯,激得对方手上一滑,差点没扶住那根硬物,蓝汪汪的眼睛里快速蒙上了一股雾气,嘴里含糊撒娇:好舒服,杰也来动动吧。

 

夏油杰闻言毫不犹豫地挺腰动作。沉甸甸的一根性器被夹在手掌与胸脯间,抵住胸口来回顶弄,柔嫩的那一点被拨弄得上下乱颤,颜色更熟几分,又硬又肿,透出一股可爱的肉感,像颗娇艳可口的湿漉漉的莓果。那份滋味妙不可言,夏油杰兴致高涨,干脆把龟头抵上乳头短促碾动。饱满的肉粒随着挺送不时被夹进精孔里,比刚才手指的挑逗更加猛烈,不断的摩擦拨弄带来强烈的快感和蚀骨的痛痒,五条悟瞬间拔高了呻吟,反弓脊背过电似的颤抖。胸脯被递得更近,恰到好处的丰腴甚至让乳肉随着腰腹挺送而微微弹动,身前晶莹黏腻的浊液被磨出缕缕细丝,整个人看起来色情得一塌糊涂。夏油杰那张利索的嘴除了气喘吁吁之外连句多余的话也说不出,没多久便怼着乳头就放纵地喷射出来,全数溅在胸口上。

 

夏油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去得又快又急,时隔多年竟然又体会了一遍处男毕业时的难以自持。五条悟也没好到哪儿去,浑身酥软靠在自己腰前,肩膀激烈起伏着,浮红的后颈覆着一层薄汗。疲惫的样子看得夏油杰心里软软的,亲亲热热地抚摸他柔软的头发,想要赶快把人搂进怀里温存一番。可五条悟不搭理他的深情呼唤,埋在肚皮上的脸蛋烫得惊人,捧起来一看,只见上面泛着不正常的绯红。夏油杰顿然醒悟,说悟你不会是……五条悟气恼地看他,没好声气地让他别说了。

 

小猫脸比在阳伞下避暑的时候垮得还厉害。夏油杰赶紧把他拽进怀里,安慰说我不也蹭了两下就射了,好久没在外面做过了,太舒服了难免……好言好语哄着,见色回温,手指便慢慢探下去扒开他的泳裤。果然里面黏糊糊的,射得一片斑驳。上身也是精液,下身也是精液,整个人上上下下散发着一股淫靡气息,看起来非常不妙夏油杰觉得再多看一眼胯下又要起立了,赶快脱了外衣把人擦得干干净净,又捡起地上那件花衬衫给他穿好。

 

透过领口还是隐约可以看到胸前的一片红,没法再躺回那片沙滩上了。不过两个人在一起总有许多事情可以做,比如尚未光顾的甜品店,或者晚上要举办的花火大会,或者只是在这海滨小镇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一会儿。没什么能破坏期待已久美好假期,涨红的奶子也不例外。五条悟兴致上来了,蹭了蹭被亲得湿漉漉的脸蛋,欣然接受了夏油杰的各种提案。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件事必须要做。他低头看看身上那条不太卫生的泳裤,自然而然地问,“先回趟酒店吧?”说着牵住了夏油杰的手,目光猫儿般一闪一闪,似乎还含着更多暗示。

 

 

 

 

 

 

 

 

 

 

 

2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