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

迟到的情人节快乐(可算是赶上一次了咳咳咳)
标题很抑郁但内容很甜系列
一堆超级小短篇
前情提要:

假如夏油杰和五条悟是两个纯洁的同居男大学生

1 Like

十五分钟
夜晚10点,夏油杰去阳台上拿毛巾准备洗澡,路过灯火通明的客厅。

“悟,你到底是在看电视还是看手机?”

电视上的女子说着“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五条悟两个手包着手机,指头飞快舞动着,脖子还挂着条毛巾,有水滴落在手机屏幕上。

五条悟估计在打游戏,压根不理他。

唉。

夏油杰叹息一声,去洗澡间了。

水声哗啦哗啦,吹风机声呼呼呼。一切结束时,夏油杰看了眼手表,过去十五分钟了。

他再去阳台上晾晒毛巾,客厅已经黑了。

十五分钟前,这里曾经有温暖的光和灯下温暖的人。

十五分钟后,这些都消失了。阳台的窗帘也闭得很紧,透不过一点月色,就好像天地之间只有他独自一人。

仅仅过去了十五分钟,好像什么也没变,又似乎什么都结束了。

荒诞,这大概就是荒诞吧。熟悉的一切转瞬间面目全非。

夏油杰轻轻地打开五条悟的房门,入眼就是床上的一大坨。

大猫卷着被子,在床上呼噜呼噜着,俨然已经睡着了。

夏油杰心中的荒诞仿佛减弱了少许,他俯下身,对着悟露在外头的白皙耳朵吹了一口气。

五条悟下意识又手挠了挠耳朵,然后擦眼睛叫“杰~”

蓝色的眼睛迷迷瞪瞪地瞧着夏油杰。

“抱我呀~”

夏油杰注视着床上人敞开的胳膊,把自己的手交叉进去,搂住那只撒娇的大猫咪。

跳动的心,落回了他怀里。

那种荒诞感,彻底消逝了。

tbc

4 Likes

关于第一篇十五分钟所谓荒诞的解读:
陌生性:有一刻突然失去了对事物和人赋予的各种形象和图景,世界的这种厚实和这种陌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