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你这个b为什么一身a味啊?!

*abo小甜饼,白兰地Alpha杰xBeta悟

*前期逃叛,后期回来当老师

*ooc有,猫塑有,不喜欢请点击左上角
————————

最近的五条悟很苦恼,他的挚友夏油杰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有意无意的疏远他,还有高专的其他人看见他转身就走。

在经历第5次被人远离,五条悟终于爆发了,随手便拉下准备躲他远远的灰原雄。

“你们到底回事啊,怎么一个个的都离老子这么远啊?!”

灰原雄一脸疑惑地看着五条悟:“诶,前辈不知道吗?那是因为唔……”

旁边的七海建人直接捂住了他神经大条的同期,闻着眼前人一身A味还不自知的前辈,满脸黑线道:“五条前辈,我们不想掺和到你和夏油前辈之间的事。”

“哈,老子能和杰有什么事啊?他现在还躲着老子呢!”五条悟一脸烦躁的说,那表情就像是不明白自己的铲屎官为什么远离自己,还离自己远远地一样。

七海建人看了看五条悟,又看向旁边着急发言的同期,决定把这个锅抛给靠谱地家入硝子:“可能家入前辈可能知道为什么,前辈问他去就好了。”

看着眼前来回比划发生了什么某人,家入硝子惆怅地点燃了一根烟,真是两个人渣啊。

“所以,你是真的不知道发什么什么嘛,五条。”看着眼前的人终于比划完了,家入硝子问道。

“老子到底要知道什么啊!硝子你怎么也这么说啊!”

家入硝子皱了皱眉:“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啊……”家入硝子把烟掐灭了,看了看眼前带有一身alpha信息素的五条悟,“夏油那家伙真是的啊,果然是两个人渣呢。”

“硝子~你到底再说什么啊,告诉老子呗~”五条悟把墨镜往下拉,露出了那双被遮盖的像天空延展般的眼睛,撒娇的看着家入硝子。

突然家入硝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五条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什么啊。”

“像一只向别人撒娇,想要找到自己的铲屎官的猫。”

“怎么可能呢,老子怎么会想一直猫呢,再怎么看老子都是那种凶猛的野兽,就是像雪豹那类的猛兽一样。”

看着眼前炸毛的五条悟,不由得想到,这家伙真像一只炸毛,被气的喵喵叫的布偶猫呢,完了,我怎么会这样想啊,真是被夏油那个家伙给传染了。家入硝子晃了晃脑袋把刚才的事抛之脑后,伸出一根手指在五条悟面前晃了晃:“五条,帮我带一个月的烟,我就告诉你。”

“没问题硝子,就是两个月都行。”五条悟激动的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现在一身全是夏油信息素的味道哦。”

在去找夏油杰的路上,五条悟脸红红的,脑袋里一直回响的是家入硝子刚说的话,你现在一身全是夏油的信息素哦,在这之后家入硝子又说了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见,连怎么出的医务室都不知道。

什么嘛,原来老子身上一股杰的味道,难怪那些家伙看见我就跑啊,五条悟偷偷闻了闻衣袖的味道,明明什么也闻不到吗,五条悟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是beta闻不到信息素的事。

决定了直接找杰,问清楚杰的信息素是什么。五条悟快步走向夏油杰的寝室,刚刚他问了一圈人,说是没人看见杰,辅助监督也说他没任务,那他肯定就在自己的寝室喽。

“嘿嘿嘿杰老子来找你了!”

然而五条悟的计划落空了,夏油杰现在根本不在他自己的寝室,而是在他的寝室。

此时的夏油杰,正被易感期折磨的难受死了。

夏油杰躺在五条悟的床上,缩在被子里,夏油杰感觉自己被一股甜味包围着。夏油杰迷迷糊糊的想,明明悟是beta明明没有味道啊,那为什么我被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包围着啊,难不成悟是被甜品腌入味了吗……

看着周围悟使用过的东西,夏油杰感到一丝满足,感觉自己像是被自己的omega包围着一样,对,omega,明明自己的挚友明明就像是蓝眼睛的布偶猫一样,漂亮有可爱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在盯着自己的眼睛看。

另一边,五条悟在挚友的寝室找不到夏油杰,就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就发现自己的床上躺了一个人,走过去一看正是不知道去哪了的夏油杰。

杰,这家伙居然在我床上躺着诶,脸这么红是发烧了吗?五条悟盯着眼前不舒服的夏油杰,刚想开口询问就被夏油杰接下来的动作惊到了。

什么啊,是出现幻觉了吗,为什么感觉自己的挚友就在眼前啊,夏油杰搂住五条悟的脖子亲了上去。悟,好漂亮好可爱啊,嘴唇也好软啊……

等等,我好像亲到真的悟了?!夏油杰发誓自己的眼睛从来没有睁开过这么大,直接一把把五条悟推开,自己也猛的坐了起来。

“悟,你听我解释……”

“杰,可以再来一次吗,真的好舒服啊……”五条悟嘴唇也是被亲的亮晶晶的,连耳朵也泛起了一丝红色 。

夏油杰本就因为易感期而不聪明的大脑,现在则是直接宕机了。

“悟,挚友之间是不能亲亲的。”夏油杰试图和现在脑子也不聪明的猫猫讲道理。

“可是,我喜欢杰啊。”五条悟一脸委屈的看着夏油杰,“明明是杰先在我身上留下自己的信息素的,让周围的人都不和我玩了,然后刚刚还亲我,杰难道要始乱终弃吗?”

“不是,我也喜欢悟。”

“那不就完了吗,所以可不可以再来……”

五条悟还没说完,就被夏油杰直接压在床上狠狠的亲了上去。

感觉真的好舒服啊,杰的吻技这么好吗……

夏油杰感觉到身下人逐渐软下去的身体,将手伸向了五条悟的腰侧,狠狠的捏了一把,引的身下人一阵颤栗。

夏油杰松开了五条悟的嘴,看了看被他亲的有些肿的嘴唇,又蹭向了五条悟的脖子,那里很光滑,明明没有腺体,可是他偏偏感觉自己闻到了甜味,甜甜的,感觉像是喜久福的味道。

突然夏油杰眉头一皱,明明我都把悟整个人都染上了我的信息素的味道,怎么悟身上还有别人的味道啊,想到这里,夏油杰狠狠地咬上了五条悟的脖子。

“啊,杰你干什么啊,真的很疼诶!”

“悟,明明悟身上都是我的味道了,怎么还有人不知死活的接近悟啊,我要让悟彻底地染上我的味道……”夏油杰将手逐渐探向了那出神秘花园。

“唔,杰……”

夜还很长,而夏油杰的易感期时间也很长。

后记:

在夏油杰结束了易感期的那天,五条悟感觉自己都要死在了自己的床上。

整整一个星期,夏油杰都贴着五条悟不断耕作,就像是不知道累的打桩机一样。此时的他还没领悟到反转术式,就这样还没死在床上,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体顽强。

在此之后,高专的人们更是远离了这对人渣情侣。对,情侣,这对人在这一个星期不知天地为何物的时候,他们的任务都被高专的其他人分配走了。

但凡是有点脑子的就知道他们在这段时间发生啥,更何况现在的五条悟身上夏油杰信息素的味道更重了,不知道到还以为这是五条悟的信息素呢。

2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