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同学》pwp 1-10 by 斯陌

五条悟玩炮机锁着自己手脚咬着钥匙玩炮机。

结果开太猛没咬住钥匙掉门缝外面了……

好同学夏油杰刚回来路过看到了钥匙。

 

一篇没有技术含量的pwp 夏五宿舍

 短篇(应该吧,不太会写结尾) 

双⭐️ 失禁 镜面 捆绑 轻辱 道具 反复处nv膜

灌装伪生子后确怀孕 左口右 止咬器

 (各方面预警什么都想玩呢)

看五怎样带坏杰,再到杰糙坏五。 

就是图个口嗨爽ooc到什么程度我不负责

有前后矛盾也是我的问题申请无视

懒得修正无聊才会修一下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是填空式写文,想到什么好玩的就先写一小段然后再把中间衔接上的。

 

 

 

01

  高专人口数少得可怜,宿舍区也就空的离谱。

五条悟难得休息,在宿舍拆着刚到的快递。刚开门就在玄关迫不及待拆了起来,反正也没想好放在哪个位置。

  一张粉黑色调奇怪的欧风座椅展现在眼前,要说是椅子就太怪了点,椅子中间有个洞,一根透明假鸡巴从中伸出来,是一款座椅式的炮机。

  五条悟跑回房间熟练的从床底下翻出润滑剂。

  把润滑剂倒在了假阴茎上,用手来回套弄直至整根鸡巴都粘上了粘液亮的反光。

下体的女性特征已经开始溢出淫水。

  五条悟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懂事之后下体慢慢破开了一处女穴小小粉粉的不掰开腿都看不到。而且因为过于敏感,内裤摩擦也足以让下体淫水肆溢。所以大部分人见他坐着都在翘二郎腿,其实正在暗戳戳的夹紧了下面流水不止的小嘴。

因为小时候好奇查阅了各种资料,发现自己的女穴也是有处女膜的对于所谓的第一次五条悟居然也有着留给那个人这样的心态,所以从来没进入过,把跳蛋用胶布粘在阴蒂上就足以让自己难耐。

  炮机还附赠了一副X字镣铐可以跟座椅连接起来,五条悟做好了一切准备,把遥控器放在了椅扶手上,拿起了钥匙把自己的手脚拷了起来,双手的手铐是用嘴叼着钥匙锁的,某少爷觉得自己很棒。

虽然平时没有这种被铐的嗜好,既然是一套也不妨试一下。

   五条悟的交际圈人本就不多能让他记住的人就更少了,因此作为最亲近的挚友夏油杰,就顺理成章又莫名其妙成为了五条悟的性幻想对象。毕竟也互看过下体,虽然只是作为DK常有的恶劣厕所游戏,但却让人乐此不疲。

虽说没见过夏油杰的鸡巴勃起但是应该比炮机上的假鸡巴要更加粗大吧五条悟心想。

买这个炮机的初衷也是因为普通玩具已经满足不了自己的肛道,有的时候总觉得老差那么一点。

  双腿岔开在座椅两边慢慢的往下坐了下去,透明鸡巴缓缓插入后穴中发出了粘稠的声音。刚想用手撸动一下前端的性器时,手铐发出的响声让双手动弹不得摸不着前端,他脑内飘过一个想法,看一下这台炮机能不能草射自己。

  说干就干五条悟拿起提早放好在椅子边上的遥控器慢慢的扭动功能键。刚还是冰冷的假鸡巴慢慢的变得温热起来正在缓缓的旋转。

“唔……还会发热,原来是这种感觉”五条悟感叹到嘴里发出了享受的哼哼声。

  以前也不是没看到过会发热的鸡巴但是过不了五条悟的审美,所以可怜的屁股一直都是被冰冷漂亮的假屌草着。当然在五条悟眼里的漂亮就是跟某位挚友下体比较相似的假阴茎,着实难找,总不能直接问他要尺寸去倒模吧。

   档位按钮一直缓缓的往上推,越往上假鸡巴抽动的更厉害,遥控器上还有各种功能,但是忙了几天没慰抚过自己的五条悟决定先让自己爽一次。

  随着炮机的抽动旋转五条悟慢慢开始难耐的扭起了腰可是把自己牢牢地锁在了椅子上想要动的幅度根本不大。假鸡巴每次都从某个点位晾过又离开,让五条悟浑身颤抖的想夹紧腿却又夹不起来,只能把档位越升越高。

恰当合身的白衬衫纽扣都因为挣扎崩落了两颗,乳首没有得到安抚翘挺挺的立起,在衬衫上显出粉色。

02

“嗯嗯嗯嗯太爽了…比自己动手爽多了唔嗯嗯嗯杰好深嗯嗯嗯”炮机上的人儿嘴巴无力的微张牙齿咬着钥匙被捅的上下打着颤,说出来的碎碎念都变得口齿不清。

  前列腺被粗壮的假阴茎快速碾过,又陷入一阵的四壁乱插。“啊……不行还不够啊杰多插插那里啊”

前列腺无法得到高潮的五条悟想要从女穴处得到更多快感,低下头咬着钥匙想解开手上的镣铐,结果手肘一蹭遥控器哒的一下掉在了地上,后穴突然变得刺痛起来,阴茎像长了一根根小针一下一下的刺着肛道。

压根没看说明书的五条悟根本不清楚启动了什么功能。

伸着手想要把掉到地上的遥控器捞起来,弯着半半身发现因为炮机下面需要放置电路而特别高的座椅压根捡不起来。

  刚准备转过头先解开镣铐,后穴猛地一下整根假阴茎带来爆炸性的刺痛感,让五条悟浑身一抽哇的叫了出来嘴里叼着的钥匙也应声甩掉了,眼睁睁看着钥匙从门缝滑了出去。

“完蛋了”五条悟现在满脑子只有这三个字

手脚被铐着用不了术式,遥控器就掉在了边上却捡不到,钥匙掉到了门外,屁眼内一下下的电流细细的刺在肉壁上,时不时整猛地一下齐发根本挽救不了现状。

  后穴慢慢的习惯了,由刺痛感慢慢变得酥麻起来,不知道是被电麻了还是怎么的。居然比之前的抽插更让五条悟舒服,前端粉嫩却不失尺寸的阴茎巍巍颤颤的从马眼渗出了精液,没了钥匙阻碍口中发出阵阵喘息。

  “悟?你在里面吗?”轻轻的叩门声传来。

夏油杰知道五条悟休息提早的结束了今天的任务,刚回到宿舍只见自己好朋友的宿舍门口外,地上躺着一把心形握把的钥匙,挑着眉捡了起来叩响了面前的门。

03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响,五条悟吓得咬紧了牙关,可临近高潮那里控制的住自己身体,生理赛过了理智,身子想往内蜷缩引得镣铐哐哐作响。

“悟?你没事吧什么声音啊?”门外夏油杰一边问道一边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

五条悟宿舍的备用钥匙早就给了夏油杰,一开始还不太理解所以没帮他收着,直到五条悟因为没带钥匙那晚只能在他那边借宿,两个180+大男人挤在他的单人床上,借宿的人儿手脚还贼不老实,抱了他一个晚上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唧唧还老在他手边蹭来蹭去的。

结果就是第二天夏油杰主动问了五条悟要了备用钥匙,而五条悟借机说也帮杰备一条两人由此互换了钥匙。

咔的一下,五条悟刚反应过来门打开了。

“杰!?别……别进来!!!”夏油杰推门的动作定在了那里。

“啊?咋了神神秘秘的”夏油杰的手搭在门把上收也不是放也不是。

“没事!你……你把门关上先别来!”五条悟心里那个紧张啊。

“你怎么喘成这样了啊?”夏油杰迷惑

“老子做运动!啊!”五条悟吼着,结果后穴的触感再次炸开没忍住叫了出来。

“干嘛的,做个运动你能叫的跟个女人似的?”边说着还是打开了门。

“啊……”门开的瞬间夏油杰感觉有什么东西迎面而来,以为又是五条悟的恶作剧。抬起手想挡结果是液体,挡了但是没挡全,直到液体流过嘴角下意识的用舌头舔了一下。

“什么东西啊悟…呃………”说着挪开了挡在眼前的手

“……”

“咚!”夏油杰一个转身回到了门外顺手带上了门。

……

怎么回事啊,悟这是在干什么啊!?!?……。脸红的快到冒出蒸汽的夏油杰同学正站在门口背抵着门去也不是留也不是脑海里全是刚刚劲爆的画面,同窗同性同学正坐在一张椅子上面赤裸裸朝着门口大张双腿射了他一脸,嘴巴里还残留着刚刚舔过嘴角的味道。门内正不断的发出同窗的呻吟还颤着音夹杂着自己的名字。

“夏油杰!咿——你给老子回来!看光了 唔哈…看光了就跑了你算什么男人啊!?”看都被看见了五条悟干脆不要脸的大叫着,恨不得对方进来狠狠的草他一顿爽反正看都看了也不差实际行动一遍啊!

04

  夏油杰觉得最可怕的是听着门里的喊叫声,自己居然硬了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喉结上下滑动……

悟怎么做到叫的比女优骚的啊……

“呃啊——夏油杰!!我知道你没走!你……你倒是先把钥匙给老子!!!操!这个鸡巴要电死我了!!夏!——油!——杰!——!!!!!”

  门里面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射出了精液就算了,下面的女穴不断的在流水,流到了屁眼跟润滑液混在了一起细微的电流通过淫水传到了女穴,本就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跟鸡巴相比过之而不及。

没有接受任何触碰的小穴就这么叫着挚友的名字潮吹了喷了,满玄关都是到处喷的淫水。

结果就是被叫急了的夏油同学的脸受到了五条悟体液的二次强奸。

也不能怪五条悟喷的太准,只能怪这个炮机本来就比较高,玄关又有小阶梯,又或者是五条悟的屁股太翘更高一节的缘故再者就是夏油杰进来的巧。

总之夏油杰同学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石化状态。嘴边本来就没擦掉的精液被淫水混合流了满嘴巴。味道说不上难吃甚至有一丝丝甜味……

啊啊啊啊啊你在想什么啊夏油杰卧槽你被颜射了啊你被一个大男人颜射了啊……还是两次!

头越埋越低脸红的紧绷,背靠着门时候撞散开来的头发正滴着淫水挡住了夏油杰的脸五条悟看不清此刻是什么神情,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喂,杰……”

“……”

“你再生气再震惊能不能先过来,嘶~帮我解开这玩意啊……再也不玩了搞死我了这镣铐唔~”

“……”门边的人就这样捏着钥匙一动不动

“你干嘛呢……看呆了?我知道此刻我很色你要是想操进来也是可以的啊唔,不过前面我还没试过呢,就是你快点帮我解开这个要把我阴唇电麻了!啊~”

夏油杰的脑子已经被淫颜射糊成了一团那里听的进五条悟一直在碎碎念什么啊。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迈开步子。鞋子没来得及脱就这样踏着地上的淫水发出了哒哒哒的声音走了过去。什么话都没说低着头把镣铐都解开之后站起来就转身带上门走了。

五条悟一边撑着身子从炮机上面站起来,抬头看着挚友走掉的背影挑着眉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嘴也没合上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奇怪表情。

“我这是被杰嫌弃了吗?……”

 

05

  不行啊这样下去总得有个解决方法。给自己做好了简单的清洁内裤都没穿随便套上了裤子就去敲了隔壁的门。所谓的清洁压根没用,下面都被电麻了一直都是湿润的甚至还有还顺着大腿在往下流的趋势。

“杰!你开开门”门被反锁了钥匙开不到……

“诶……杰你是不是讨厌我了啊…门都给锁了啊”声音失落的像被遗弃的猫猫,这扇房门第一次把他拒之门外。

  夏油杰坐在玄关小阶梯上低头看着自己胯间一直硬着的性器哪里敢开门啊会被发现吧,对自己男同学勃起了对比起来自己更加变态吧!?悟只是解决正常生理需求啊!

门外没了声音夏油杰才反应过来去平日压根用不上的门镜看看人还在不在。现在哪里能面对悟啊……不过他好像很难过,我也没有讨厌他只是有点没接受过来而已。看了一眼门外已经没有人了。

“杰君~你在看什么呢~”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夏油杰一跳“悟?!你怎么进来的”

“杰的窗没关噢。哇噢~我以为杰在嫌弃我呢,这里是因为我所以硬了吗?”说着戳了一下夏油杰的硬物。

“悟……”

“嗯?”正笑着戳夏油杰鸡巴的五条悟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他的脸上还有被自己增添上的液体。

“悟喜欢我吗?”

“喜欢啊喜欢到一直把你当性幻想对象,想要杰鸡巴插进来把我捅到死一定很爽”五条悟笑吟吟的大方说着求偶似的话语。

几秒钟的对话时间夏油杰几乎思考了接下来的一辈子。

“我可是来高专的时候就认准杰了噢,你看我身边也就你一唔……”做好了决定的夏油杰毫不犹豫的揽住了五条悟的后脑勺,堵住了五条悟絮絮叨叨表白着让人脸红的嘴。

 

 

 

14 Likes

06

“唔……杰~”口水从两人嘴里流出,没有任何接吻技巧的两人凭借着原始的冲动把初吻吻的啧啧作响。

  如果不是两人都不自觉的开始用嘴巴呼吸导致比五条悟稍矮的夏油杰从嘴到锁骨各种液体混合稍显狼狈,还真让人以为都是混迹情场的高手。

“唔哈~杰我们做吧”轻咬了一下追着自己舌头不放的夏油杰,五条悟打直球的说出了一直以来想说的。

“你看我像个和尚吗?”指了一下邦硬的某处笑着。

“还挺像哈哈哈哈哈,被长着一张佛脸的杰嗯嗯!我是不是在亵渎神明啊?”五条悟一边说着一边在夏油杰的耳廓缝,用手指抽插还往下扯了扯。

“神明不一直是你吗?亵渎这个罪名,请求六眼神子亲自加在我头上。”抓住了耳边白皙的手腕,伸出舌尖往手腕内侧轻吻了一下宛如羽毛划过,感受到了手臂主人轻颤了一下。

“杰这是回应表白吗?不愧是好学生说的有理有据的。”

“走!我床大,到我床上操我”任性的五条家大少爷说出了豪橫的骚话。”

“嗯……你怎么又不穿鞋子”

此刻夏油杰才发现来人又没穿鞋子,之前也一直有提醒可是某猫猫压根听不进去觉得无所谓。

现在可不就给了猫猫偷懒的机会。

“都什么时候了!还训人!?杰抱我回去”说着一下子扑倒了夏油杰身上。以防万一夏油杰还扶着最强的屁股往上托了一下。

“杰是色鬼摸我屁股”

“嗯我是色鬼”夏油杰脑子糊糊的也不知道该说啥,眼下馋身子也是真,不如干脆承认。然后打开了房门去了隔壁五条悟打通了几间的宿舍。

此时两人并不知道,夜蛾跟他们的同班同学硝子难得的正在高专监控室内寻找着一瓶硝子不见了的药物。并看见了他们从房间转移的过程。

五条悟裸着上身赤着脚环着夏油杰的腰,被夏油杰像抱孩子一样抱进了五条悟的房门。

“……”夜蛾跟硝子就像约好了一样没了声,最后还是硝子打破了沉默。“谢谢夜蛾老师,我想我已经知道那盒药去哪了”

07

  就开门的时间,两人的唇再次亲上,五条悟的裤子都被夏油杰揉的露出了股沟。

 一进去就是那台作俑的炮机,掉落的衬衫被地上的淫水渗透呈出半透。

  “悟这是……射了多少次啊……精都变清液了。”夏油杰看着衬衫显然没反应过来那是淫水以为是五条悟射多精液边稀了。

“什么啊夏油杰,就两次!今天就两次好不,射了还是都怪你!我已经一个星期没好好休息了!压根没时间玩!而且那不是精液!”五条悟没来由的气鼓鼓,自己平时可没有那么快射,都怪杰。

 “那这些???” 不是清液一个大男人还能喷出什么东西?夏油杰表示不理解。

“你刚刚不是看见了吗!?”五条悟捧着夏油杰的脸跟他来了个对视。

“什么啊……看见什么?”夏油杰脸被五条悟揉着显得整个人呆愣了。

“你跟我来!”挣脱了夏油杰的怀抱,五条悟拽着夏油杰的手就往房间里走,躺在路中间的衬衫还被他一脚踹到了边上。

五条悟的宿舍是着实的大,打通了四间宿舍得来,要不是夜蛾及时阻止怕是要来个五间六间。舒舒服服的大宿舍不待着以前夏油杰也不知道五条悟老往他那边跑干什么,不过也由着他。

拉着夏油杰进到卧室,五条悟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就开始扒拉自己的裤子。夏油杰不知道他要什么,就站在那看着。

拉开裤子的瞬间夏油杰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裤子里的水痕以及拉扯出几根水丝。

因为没穿内裤,蹬了两下腿裤子就掉地上了,手背往后一撑腿成M字,只见一个已经被玩充血的女穴正一下下的收缩着。

“嘶——”看到如此光景夏油杰倒吸一口气眼都瞪的比大一倍了。

“好看嘛?漂亮不?想插吗?”五条悟就这么一句句的问着夏油杰。

“这谁遭的住啊,悟你藏的真够深的。”

“你刚刚还没看见!?”五条悟瞪着眼说到。杰居然第一时间注意到真是的!

“真没看见……就一下子谁看得见那么小的洞啊……一直以为你是个男人的”夏油杰脱口而出就解释着。

“???老子是男人!那么大的把没看见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来!帮我,弄出来。作为你没第一时间看见的惩罚。”五条悟指了指自己的阴茎。

“??悟你认真的嘛?”夏油杰虽说正直气血方刚的年纪,看的片也不少,可是看的都是女人口男人,也没看过gayV,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

“嗯~”五条悟抬了抬双眉用轻挑的语气嗯了一声。“怎么?这就不干啦?”

“干!怎么不干不就是口交吗。”边说边行动,双手摸上了五条悟的双膝帮他双腿开的更大,单膝往床上半跪着。

“自己打开点可别受不了了把我脖子夹断。”右手慢慢的抚过大腿内侧就往阴茎摸去。

  五条悟的阴茎尺寸也相当惊人,因为身体没什么黑色素所以看起来粉粉嫩嫩的,就是个纯纯没开过苞自己也没怎么玩弄的处男茎。

夏油杰刚低下头,五条悟就动了阴茎一下打到了夏油杰的嘴上,跟霸王硬上弓似的。表情像写着,你已经亲到我鸡巴了,你不能反悔了,快快快快继续吧?苍蓝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08

  夏油杰抬眸便看到五条悟那满脸兴奋的欠揍小表情,啧了一声一把握住了五条悟的阴茎张嘴就含了下去。

“!!!!”五条悟激动的满脸通红咬着唇被眼前的一幕色到组织不出话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

 

  夏油杰虽说也是第一次实战,可因为他的术式原因,口活还挺得心应手。不时看一眼五条悟的表情,看着他在自己努力下表情逐渐变化。

五条悟手臂已经开始发软支撑不住了,整个人往后躺去陷进了深蓝色的被子堆里。手臂不自觉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悟,现在装害羞是不是有点迟了啊?嗯?”

“嗤,要命…你怎么那么会啊!?简直……简直爽爆了!”五条悟声音带着一点嘶哑的叫着,夏油杰拽开他捂住眼睛的手,五条悟眼角的泪花映入眼中,哭了!?爽哭了???

  五条悟平时自己玩的最多的就是屁眼。鸡巴都只是纯粹的为了射而撸,哪能知道居然能这么爽。比自己撸爽百倍,不 说是千倍万倍都不过分。

“杰,杰!我不行了,要来了你快起来!啊——”嘴上叫着人起来,双手却不如意一把抓住了夏油杰的头发,双腿卡住了脖颈。这哪能是叫人起来,这快要把人往死里摁了。

夏油杰人生第一次给人口交以被深喉口爆吐想吐都没办法吐出来告终。

妈的,不是让我草他的吗?感情这像是我被草了啊。

09

“哈哈哈哈哈!杰 第一次吞精感觉怎样!”

“我可谢谢你。”我等下弄不死你。人类礼尚往来的传统美德在伺机报复这方面可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趁着五条悟张嘴大笑,把裤子往下拉开,一把拽起五条悟双手,五条悟一声,“诶——唔”。没来得及闭上的嘴巴就被夏油杰略大的龟头堵上。平时看着温温和和的夏油杰顽劣劲可不比五条悟少。

“唔!!!”舌头条件反射的抵在了马眼上嘴里充斥着对方的味道。

“该我了吧?嗯?牙齿松开点,可别硌着我了。”

  虽说算不上恶心还有一点沐浴乳的薄荷气息,可是鸡巴的味道终究不能让养尊处优的大少爷那么快接受。

  龟头跟舌头相互抵抗着,双手一癫,五条悟被撞开舌头“啊嗯”的一下,牙关大开被夏油杰顺势顶进了口腔里。

五条悟嘴不大,可是夏油杰的鸡巴大啊,一整根报复性的一捅到底。

“呕”五条悟瞬间干呕出声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圆。好恶劣,直接都捅进来了。操……他就是报复老子……好难受怎么那么大,这样都还有一节在外面都这样,吞不下了,真的吞不下了。

  会咽处因干呕不断的收缩,像在主动吮吸着性器。正常男人的尺寸可没有这待遇,夏油杰这种明显就不正常,简直大的过份。

“呕”五条悟是被拉着手腕干嘴巴的,头往后仰还能有点跑路空隙,可是耐不住夏油杰不止粗还长。五条悟想过夏油杰勃起之后会十分的惊人但是没想到亲身体验起来真的要命。

  嘴巴里的口水咽不下吐不出,被鸡巴抽插着打出的泡从嘴角溢出一直流到了锁骨处积了个粘稠的小水洼。

  五条悟被操的快要窒息了没有舔过真实鸡巴经验的五条悟又那受得了被这样操进喉咙里,两眼直翻被抓着手腕的手不断挥动着,每根手指都想抠到夏油杰以示抗议。

受不了了不行了要晕过去了求生本命让五条悟想要一口咬向罪灰祸首。

还好夏油杰反应快一把子松开了五条悟的双手。五条悟重新倒回了床上,眼前都冒白光了。

夏油杰倾身按住了五条悟的双肩笑骂着。

“妈的,你刚刚要干啥?还好我反应快,不然是不要要被你咬断了?”

五条悟慢慢缓过神立马反驳“老子都要窒息了,断了活该!到时候拿着自己的鸡巴找硝子治去,操。”

夏油杰手从肩上微挪把唾液从小坑中抹开来,凸起的锁骨被抹的泛起水光。

“那我觉得硝子会把我剁碎,你忍心吗?”

“你恶不恶心,玩口水。”

“你自己的口水在自己身上你还嫌恶心。”

“滚!怪刘海大鸡巴!操!”

10

  “悟的口活该练练了,你看我都没射,还想跟你来个相敬如宾的。”

“妈的你是不是自己偷偷出去找妹妹了。”

“什么啊神经………对了,悟!”

“干嘛!?杰的味好冲!”五条悟没好气的擦掉口水,揉着自己的脸颊,酸的要命,自己用假鸡巴都没含过那么深。

“你穿过女装吗?”

“什么啊???,被硝子发现不得被笑死。倒是你啊杰,长发比我更适合女装吧~”

  夏油杰没有理会五条悟的调侃。现在十分没氛围感,直男都不会这么干,夏油杰干了。低头就去吻五条悟的唇。

想亲,没有理由,就是突然想亲了。

 

  好在五条悟也不像会在意这种东西的人,对于一直只能对着夏油杰臆想进阶到现在这样,五条悟是没想到的。准备带着身体的秘密,等那天就死去了跟他一起消亡,无人知晓。

既然现在被撞破了就不再躲藏,杰也喜欢我,真是太好了。

亲吻的时候人总难免忍不住动手动脚。夏油杰并不知道五条悟喜不喜欢被摸胸部,可还是手已经遵循本能的覆上了,胸肌饱满带着一丝夏油杰以前从没注意过的柔软。乳首也是淡淡的粉色,乳晕不大,乳孔成凹形。让人忍不住用指尖抠动。

“唔哼,杰!。”

五条悟的轻哼把夏油杰理智被唤回“抱歉悟,弄疼你了吗?”

“痒,乳头痒你揉揉!刚刚不见你轻点插现在装什么正人君子啊!!!!————轻点轻点!!!唔!!”

夏油杰听着五条悟嚷嚷着,拇指开始抠挖五条悟的乳孔。

“悟这里……能产奶水吗?”

“什么?你轻点轻点要抠破了混蛋!”夏油杰反手就接住了差点要直击到他后背的脚后跟。

一只扳着五条悟一条腿,另一只拦腰就把五条悟提了起来,呈现半跪坐的在夏油杰身上。两根阴茎在腿间相互挤压着。五条悟的乳首正好对着夏油杰的唇边。

“我不客气了。”

1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