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Last Kiss (百鬼夜行存活IF的一点拉扯,很短)

Last Kiss

“你这是要吻我么?”夏油杰安静地靠在软皮的沙发中,抬起眉眼,冲着面前的人勾唇微笑。
昏暗的地下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此刻他正被绑在皮质的沙发上,一脸笑意地望着面前那人,笑容是前所未见的深情和迷人,若非此刻他正被牢牢绑缚着,浑身上下仍染着血迹,几乎要以为是与最亲密恋人间的缱绻温存。

“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在他面前的白发男人神情冷淡的将那几乎贴到对方的脸稍微后退了些,垂头自上而下地俯视着他。他没有笑,语气冰冷,甚至透着一丝漠然。
闻言,夏油杰却笑得更深了,只听那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响起:“当然…我当然明白。”
“只是没想到…最后会死在你手里…”

“不过若是你现在吻我——
“怎么杀,都随你的意。”
说完,他甚至微微仰起头,深黑色的睫毛垂落,轻轻闭上了眼睛。
这副引颈受戮的模样太过坦然,竟一时分不清他在挑衅,还是真心实意地奉上性命。
而立于他面前的男人显然并不关心这些,只默默地用目光扫视着那个人。从舒展的眼尾,到喉结分明的脖颈,再到那颜色浅淡,却残留着血迹的嘴唇。
下一秒,五条悟迈步向前,一只膝盖抵在对方跟前的一小块沙发上欺身凑近,抬手,用手指捏着夏油杰的下颌微微抬起。
“唔…”
那动作算不上温柔,夏油杰闷哼了一声,闭合的睫毛微微发颤,却非是因为畏惧,反而是难以抑制的兴奋。
“好きにして…”他低哑的嗓音轻声道。
〔注:此处日文大致译为‘请便/做你想做’〕
对方平静的呼吸落在他的鼻尖,却令他几乎要仰起头,无法遏制地去够那瓣嘴唇。
下一秒,只觉呼吸蓦的一滞——那双手从下颌骤然垂落至他的咽喉,虎口用力卡住了脆弱的喉管。

“你是在求我吗?”那声音再一次响起,不同的是,这一次,在那冰封的冷意里,竟是透出一丝有些调侃的兴致。
“求我杀你?”
“当然。如果你想的话…”良久,夏油杰轻声答道,声音低沉而深情。
闻言,半抵在对方面前的五条悟似乎眼中的兴致更盛了些。片刻后,只见他缓缓将钳制着他脖颈的手松开了些,而后微凉的手指触上那处皮肤。这次他没有用力,而是危险而轻柔的,自下而上一点点划过每一节喉管,直到落在那瓣微微颤抖着的嘴唇。
即使闭着眼睛,夏油杰仍能清晰地感受到有温热的气息正逐渐贴近。
他下意识仰起头。
温热柔软的触感转瞬即逝。
半晌,他慢慢半睁开眼睛——
近在咫尺的面容自上而下睥睨着他,唇角带着一丝笑,明明是张漂亮到极致的脸,这笑意却有着说不出的森寒。

“怎么不继续…?”他问。
五条悟没有理会他的问话,看见他睁眼,对上那双目光后他扬了扬眉毛,“啧”了一声,将自己之前随手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的眼罩拿起来缚住那双眼睛。

周围再一次陷入黑暗,与此同时,每一丝声音都分外清晰起来。
一阵轻微的响动。
几秒后,他再次感受到了那只冰凉的手钳住他的下颌,近乎有些粗暴地强迫他张开口。
这一次,双唇在张开的一瞬间被紧紧堵住,随即什么冰凉的东西被对方用舌头强硬地顶入他的口中。
“唔…”他猝不及防地呛了一下,将融化了的冰水咽下,浓烈的酒味一瞬间灌满了整个口腔。
嘴唇仍在被用力啃咬着,那块在口中慢慢融化,来不及吞咽的酒精混着血迹一起从唇角滑落,滴落在胸前。
嘴唇被咬破,酒精刺激着一阵阵刺痛,又很快被冰凉压抑,如过电般的体验令他不由自主发抖。
是疼痛,是兴奋,掺杂了情欲,和不知有几分真的痴恋。
“哈…”他低低喘息着:“原来你喜欢这样…”
“我记得你不是向来不喜欢酒精的吗?”

五条悟并没有理会他,有些危险地眯起那双湛蓝色的眸子,伸手拿起一旁放着的一把手枪,慢慢抬起,从脖颈滑到他的下巴。
“我还是劝你说话当心些,子弹可是已经上了膛了。”
然而,对方却是置若罔闻,甚至冲他灿然一笑,黑色的眼罩掩着双目,只剩下血迹未干的洁白贝齿。
“这样杀么…用猴子的武器?”

“不过若是你的话,倒也好…我求之不得…”说着,他甚至又稍稍抬了些头,主动把最脆弱的喉管往那枪口上抵。
“但恐怕要留心些…”
“别让我的血,溅脏了手和衣裳。”

(这段其实是我一时兴起的产物,大概可能也许不会有后续:pleading_face:…)
(总之没杀,也没放,只能就这样关起来了。)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