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Blind Mouse(盲鼠)

【旧文搬运】

※:警探五与神秘人夏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倒在鞋柜前。

鞋柜里只有一双很旧的球鞋,我不记得我买过这种款式。
实际上,我也不认为这是我家——我对周围的一切感到陌生。

这听起来像酒鬼的疯话,但我没醉。
比那更糟。

我把手伸向耳后,摸不到任何可疑的凸起。
数据接口凭空消失了。

就算那帮人能黑进我的芯片,抹除我还未上传至数据库的记忆,但,让数据接口不复存在,这怎么可能?

他们在移除接口时似乎「好心地」清理了我体内所有的电子线路。
我望着前方,可鼠灰色的操作界面已离我远去。

我在口袋里摸到了钥匙,它的确能打开大门。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是安全屋,而非囚禁所。

我将桌上的抽纸揉成数个纸团,装进空的垃圾袋中。
我打开门,向外走去。

电灯亮了。
走廊十分狭窄,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布局。
我意识到,我也许离开了纽约。

我放下垃圾袋,伸了个懒腰。
我看见写着「五条」的门牌、无人的电梯间及公寓管理委员会的一纸公告。

高级公寓注重隐私,对外来人员的问询亦很细致。
短时间内,我是安全的。

这屋子有段时间没人住,到处都是防尘罩。
我找不到食物,也找不到可联网的电子产品。
可22世纪最伟大的警探之一必须吃点东西。

卧室的抽屉里有叠现金,看起来像日元。
我拿了五张,希望够用。

手肘外侧瘀痕明显,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是时候外出探险了。

老式公寓外的街道也相当复古。
日本人让这片区域的风貌停留在上世纪初,就像保留京都的旧建筑似的。

“嘿,这是书店,不是图书馆。”
见我在报刊区逗留,店员用日语说。

所有新上架的报刊都标着2021年。
顾客使用的手机是仅在纪录片里出现的型号。

所以,斯考特集团的时空穿梭机项目真的成功了。
甚至能根据时代微调我的身体。

问题在于:我是否自愿。

我最终走进了一家回转寿司店。
在我所处的时代,寿司必需的米饭已很难见到,大多数人对日本料理的印象都是「油且咸」(托拉面的福)。

我选得异常认真,其专注度和盯梢时不相上下。
感知能力的提升带来了意外收获:有个食客屡次看向我,像要说些什么。

这家店允许外带。我尽量快地挑好感兴趣的菜品,随后将他引到街上。

“你认识我,对吗?”
我直截了当地说。
“是的。”
他答道。
“能帮我个忙吗?”
“当然。”
“换个地方说话吧,请跟我来。”

长发男人熟门熟路,即使我在十字路口前刻意放慢脚步,他也边回邮件边拐向正确的方位。
他和这个世界的我应是朋友,暂列白名单。

“我想,我失忆了。”
我拿出当卧底时的演技。
“你受伤了?”
他立刻拨开我的头发,寻找伤痕。
“只有手上的一点伤。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这是我家吗?”
“嗯,你叫五条悟。”
“你呢?”
“我叫夏油杰。我们是高中同学。”
“你有照片吗?”
我又问。

夏油从包里拿出一张过塑的相片。
他和「五条悟」穿着校服,动作亲密。

别人都随身携带合照了,我也不好继续怀疑。
毕竟这个世界实在是和平得令我犯困。

“我能留下那张合照吗?我也许会想起些什么。”
“给。”他递来照片及名片,“请随时联系我。”

我透过猫眼注视他的背影。
他折返回来,问:“我明天能来见你吗?”
“欢迎。”
我打开门,比了个OK的手势。

夏油如释重负地离开了。
我合上门,紧盯手里的相片。

我绝对见过这张脸,而且频率不低。
他在我的世界里是广告模特吗?

浴缸里的水就快满了。
可我仍在沉思。

就在刚才,我记起了我的办公室。
记忆中的我四处走动,最后止步于会议室内的一块白板。
所有的文字都被红笔圈住,并指向白板顶部的照片。

这案子相当棘手,但我做得不赖。
局长说我把他逼得太紧,他也许会冒险行凶。
遗憾的是,我太过轻敌。

他很聪明:尾随我到了斯考特集团,逼科研人员让他进入机器,然后在我面前假装无辜。

我很乐意陪他演戏。
也将亲自修改这出戏的结局。

我在这个世界所做的事无法录入数据库。
也就是说,我不必按程序办事。

房内没有尖锐物品。
我只好到附近的商店购买刀具。

我反锁房门,静候清晨。

“悟,你醒了吗?”
时针才过七点,看来他也很心急。
“刚醒。”
其实我五点半就起床洗漱了。

我把他迎进屋,与他聊了几句。

“我去泡茶。”
我借故离开。

“悟,请你冷静。”
架在脖子上的刀使他惊慌。
“我差点就上当了,头号通缉犯夏油先生。”
“你说……通缉犯?”
“别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荒川塔事件的主谋。”
“你没失忆?”
“那是谎言。我本以为你是这个世界的夏油。”
“这个……世界?”
“你要演到什么时候?斯考特集团,还记得吗?”
我有些焦躁。
“警探先生?”
“我在。”
“既然你没失忆,事情就简单多了。”夏油道,“我是来帮你的,我和警局签了合作协议。”
“你要怎么证明?”
我问。
“警局给了我纸质文件,但它已凭空消失。”
“我耳后的接口也是。”
“但谢天谢地,这片药还在。”
夏油小心地从兜里拿出一个方形塑料袋。
“它的作用是?”
“吃下它,我们就能回到未来。”
“这只是普通的药片吧?”
我表示怀疑。
“为了不让这个世界的人起疑,特地做成了药片的形状。”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我昨天没动手,今天没带武器。”

经搜查,他的随身物品确实只有药片、钱和手机。

“好吧。如果有坏事发生,我会在死之前杀了你。”
我依旧握着刀。

“我没有任何感觉。”
十分钟后,我开始无聊。
“耐心点,重建芯片并非易事。”

“已经半小时了,还是没有任何……”
困意突如其来。
“这是正常现象。”
夏油重归平静。
“喂,你给我吃了什么?”
我喊道。

“喹硫平。”
杰夺过我手中的刀。

注1:喹硫平片为常见的精神分裂治疗药物。偏执型精神分裂会出现妄想与幻视症状。

注2:标题出自寓言故事Seven Blind Mice(七只盲鼠),意指只愿相信想要相信之事的五条无法看清世界的全貌。

注解:五条住院调养期间看太多美剧和赛朋背景电影,妄想自己就是赛博世界的警探,甚至出逃(因此手肘有伤)。夏油配合他的妄想,并哄他吃了药(辛苦了!)。

5 Likes

帅帅的设定,: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小五:总之就是要帅!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