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渴 by 东洛

※:学生夏×教师五

 


安稳地度过高三,考上京都的大学,毕业后找份体面的工作——这是夏油杰的原定计划。

而姓五条的男人扰乱了一切。

五条悟是从东京调来他们分校的老师。
他戴着细框眼睛,喜欢穿两件套西装,总是笑眯眯地同学生对话。因为总会耐心回答学生们关于东京的提问,还不时提供穿搭上的建议,在女生中很受欢迎。

——换句话说,就是找不到单独聊天的机会。

夏油对女性没有感觉。
而在这种人口稀少的偏远小镇,他很难找到同类。

即便如此,他也不打算对老师出手——那太过危险。
——就当是……安慰剂。

坐在最后排的夏油入神地看着写板书的白发男人。

由于突然的校外采访,校园祭提前了。
夏油经常在学生会办公室待到傍晚。

“这些材料你拿去给五条老师。”
副会长对夏油说。
“……他还在办公室吗?”
“他负责学生工作,当然在了。”

——为缓解空闲时的焦虑而加入学生会真是明智之举。

五条所在的办公室亮着灯。
腾不出手的夏油用小山一般的文件把门推开,看见脖子后仰,正伸着懒腰的五条。
以及白衬衫下某种面积较小的衣物。

“怎么不敲门?”
五条摆出防御姿势。
“忘记了。”
“还有事吗?”
“没有。”
“你叫什么?”
“夏油杰。”
“我记住了。你出去吧。”
“再见,老师。”
夏油刻意把后两个字说得很慢。

五条没什么反应,只是笑着对他挥手。

——他也戴着假面。
夏油想。


“你们见过异装癖的男性吗?”
大人们都喝得差不多时,被表哥硬拉过来凑数的夏油问。

“我在酒吧打工那会见过。”
衬衫上满是褶皱的青年说。
“他们一般很纤细,身体和心灵上都是。很容易被诈骗呢……”
在律师事务所上班的男人叹了口气。
“诈骗?哪种诈骗?”夏油又问。
“如果你不想我说出去的话就——之类的。因为他们羞于启齿,经常会导致严重的经济损失……你问这些做什么?”
“电影里提到了,有点好奇。”
夏油回答。

“老师,我们班是女仆咖啡厅,你来当男侍者吧。”
“对啊,老师来的话我们班一定可以拿最高人气班级!”
“拿了有什么好处吗?”
五条扶了下眼镜。
“校外采访一定会给最高人气班级拍照的!”
“男侍者还不够有冲击力。”五条稍加思考,“我扮女仆吧。”

——……他真的,纤细吗?
目睹全程的夏油持怀疑态度。

五条声称他的加长版女仆装是为去年东京总校的学园祭定做的。
——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是私服。


走廊里很安静。
夏油走进教室,发现地上蹲着一个长发的「女生」。

“你来得好早。”
「她」说。
“……老师,你还准备了假发啊。”
“戴了比较好吧?”
“嗯……请先摘下来。”

蓬松的、有些杂乱的白色短发。
仅露出脚踝及以下的长裙。
没有被镜片遮挡的蓝色瞳孔。

“怎么样?”
“头发放下来更像学生。”夏油边评价边抬起手,“请低头。”

五条比他高——应该说比大多数人都高。
像这样俯视五条的机会实在不多。

——啊,他从这个角度看也很漂亮。

“还不错。那就不戴假发了。”五条对夏油整理过后的发型表示满意。
“老师,可以合影吗?”
“可以哦。”

照片拍糊了。

“夏油同学,你怎么把手放我腰上?”
“老师不喜欢吗?”
“也没有…那再来一张。”

五条按下拍照键时,夏油的左手往上移了几公分。
“穿着呢,老师。”
“你指什么?”
“内衣…你一直穿着吧?”
夏油压低声音。

——好,接下来应该是为了不让我说出去而……嗯?

“我还以为,在这种地方不会碰到的。”

指尖、手背,然后是腕部
“这样才能好好感受哦。”
五条把夏油领到自己胸前。

“来做吗?夏油同学。”

掌心下是温热的皮肤,与跳动的心脏。
夏油切实摸到了表面并不规整的女式内衣。

“……学园祭马上就开始了。”
夏油感知到潜在的危险气息。

“想抛下我逃跑可不行。”
五条提起裙子下摆,用光裸的大腿蹭着夏油的制服裤。
“去职员休息室——我们还有31分钟.”


五条以快到很难不怀疑是熟手的速度确保了休息室的封闭性。
他拉好窗帘并走到床边时,夏油还在解校服衬衫的第二颗扣子。

“先帮我弄背后的拉链啦。”
五条坐在学生的右腿上,圈住对方的脖子。
“啊,好的。”

大腿处的温热、脖颈旁的吐息、撒娇般的话语。
对未经情事的高中生来说,这实在太超过了。

“你怎么笨手笨脚的?”
五条忍不住说。
“我没法集中精神……”
“欸,我还以为你有经验。”
“非常抱歉。”
“那还是我来吧。”

白发教师将女仆装脱下。
此刻,包裹他身体的仅有黑色的蕾丝内衣与藏青色的小腿袜。

“……你居然真空……”
“反正裙子的长度过了膝盖。”
“内衣,要脱吗?”
夏油勾住纤细的肩带。
“解开就行。”
“为什么?”
“因为摩擦的时候很爽。”

——我好像招惹到了极其「危险」的人物。
夏油直愣愣地看着忙于扩张的教师。

“OK——你腿分开点。”
教师命令道。
“这样行吗?”
“嗯。”
五条跳过爱抚与亲吻,直接享用起学生的「全新品」。

——把我当发泄工具吗……
——意料之中。

“我要动了。”
用后穴吞掉整根性器的教师说。
“……请。”
“别讲敬语。”
五条发出轻笑。

放荡地扭着腰的高大男人。
在锻炼充分的白皙身躯前晃荡的三角状内衣。

“哈……我喜欢你的……顶得好深……”
教师抱紧夏油,反复磨蹭。

——工具就工具吧。
夏油撩起黑色的布料。

“再用力点。”
乳尖被碰触的教师微微后仰。

——是你说的。
夏油以百分百会留下痕迹的力道收紧牙关。

“咦?”
剧烈的收缩酿成了「悲剧」。
“……喂,也太快了。”
五条抱怨道。
“对不起。”

——谁让你突然……

“我还没解决呢,臭小鬼。”
五条揉捏学生的脸。
“我——”
“算了,我自己来。”

——得想办法挽回才行。

“我帮您。”
“处男滚开啦。”
“我会小心的!”
“……慢慢来哦。”
五条仍有些担心。

——这边的毛发也是白的啊。
夏油含住形状漂亮的性器。

“对……很好……你的学习能力倒是挺强。”五条梳理对方凌乱的长发,“以后还想做吗?”
“想!”
夏油仰起头。
“下次去我家吧。”
五条吻了学生的刘海。


“五条老师今天好开心哦。”
负责发放传单的女生说。
“他不是一直这样吗?”
班长看了看表。
“他笑得很……怎么说好呢……满足?”
“错觉吧。”班长拦住打算招呼客人的夏油,“该换班了。”

女仆咖啡厅反响热烈,甚至发展到需要提前预约。
——毕竟学园偶像都做到这个地步了。
夏油用余光偷瞄与客人合影的白发女仆。

——他让我去他家,是代表接纳?
——又或者,他只是讨厌压抑声音。

“所有异装癖都性格懦弱?”
再次被带进小酒馆时,夏油询问表哥的律师朋友。
“怎么会。极其迷恋自己的身体,作风张扬的不在少数。”
“被发现了也无所谓?”
“还有可能反过来恐吓发现秘密的人。我的学弟就接到过类似的案子。”
“肯定很辛苦。”
夏油随口附和。
“碰见棘手的事要告诉我,费用从你哥的酒钱里扣。”
律师耳语道。
“别担心,我没遇到麻烦。”

——但如何摆脱「工具」的身份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


“五条老师。”
“嗯?”
“这是垒球部的外出申请表。”
“放那吧。”

——已经过去三天了。
——果然不该把大人的场面话当真。

“夏油,等等。”
“请说。”
“明天有空吗?”
“有。”
“下午四点见。”
五条从抽屉里摸出张小卡片。

——咖啡店的地址……以及私事用的号码。
——字好可爱。

“怎么,没兴趣?”
见夏油不出声,五条问道。
“我会去的。”
“记得穿成熟点。”
“比如……?”
“我在说笑啦。”

——必须学习如何区分清真心话与玩笑。
夏油给自己立下目标。

“我好像恋爱了。”
“哦?对方是怎样的人?”
隔壁班的家入弹着烟灰。
“高个子,脸很漂亮,喜欢甜食。”
“五条老师?”
“……我表现得很明显?”
“你总是有意无意地提起他,傻子都能猜出来。”
“是吗……”

——既然她发觉了,就听听她的想法。

“其实,我们明天约在校外见面。”
夏油把秘密分享给自己的烟友。
“什么嘛,你动作还挺快。”

——提出邀约的是对方。
由于解释起来太过复杂,夏油并未阐明。

“别笑了,有事快讲。”
家入拍拍天台外缘的栏杆。
“他让我穿得成熟点,我追问具体,他又说是玩笑。所以,我该怎么做?”
“你们是师生关系,他自然会在意年龄差。除此之外,你也希望他把你当作有魅力的男性而非邻居家的小孩吧?“
“明白——发型呢?”
“嗯……你先松开……如果只绑这一部分……搞定!”
“谢了。两条烟够吗?”
“够。以及,挑个气氛不错的时间点表白,他大概率会接受。”
“真的?”
“谁叫他一副很缺男人的样子。”
家入耸耸肩。


衣服是前段时间才入手的深绿色工装长裤加上表哥买大了一直没穿的黑色夹克。
发型是家入设计的仅束起上半部分的丸子头。
至于礼物……因为感觉送什么都不合适,所以没买。

——离四点还有十五分钟。
夏油频繁地看向窗外。
——西装应该只是工作用,那么……

“小麻美,下午好!”
“哇,这是昨天发售的新品?”
“对啊,我让总店帮我留了一件。”
“超——适合你!”
“对吧!”

——看来,五条同好会的私服设想还是太过保守。

“等很久了?”
“刚到。”
夏油连忙坐直。
“很帅嘛,运动鞋换成短靴就更好了。”
“我会买的。”
“没有就算啦——我说,怎么感觉你才是老师?”
玉桂狗卫衣配浅蓝牛仔裤的现任教师道。
“明明是老师您叫我穿成熟点……您在学校里为什么穿西装?”
“不穿得正式点会被小看。”
“也是,毕竟脸很有欺骗性。”
“这点我承认。”

“欸,你又勾搭大学生?”
被称作「小麻美」的服务员端来乳酪松饼。
“抱歉,「又」是怎么回事?”
夏油的脑中响起警铃。
“哎呀,客人来了。”
小麻美逃离「战场」。

“她说话比较夸张,你别误会。”
“哦?下午茶后你们便分开了?”
夏油气势未减。
“……嗯。”
“骗子。”
“到家我再跟你解释。”
“你是出于心虚才——”
“我本来就打算带你回家。”
五条轻声说。


大学生模样的青年在银色轿车前站定。
“上车。”
他说。

——这是那种纯电动的进口车吧……
夏油小心地打开车门。

“我记得你开去学校的不是这辆。”
“因为另一辆比较低调嘛。”
对方回答。

——我校仅有的穿西装上课的老师在说什么啊!

“应该……很贵吧?”
夏油对车辆的具体价格有些好奇。
“不清楚,家里人送的。我对汽车无感。”

——这台车如果配备了情感系统,此刻多半在流泪。

车子驶上直道,夏油边操作手机边问:“你经常带人回家?”
“一般都去酒店啦。”
“我是特例?”
正胡乱按着键盘的夏油故作镇定。
“我想把这段关系维持得久一点,因为和你做很舒服。”
职业是教师的五条先生非常诚实。

——或者说,过于诚实了。

“……理由只有这个?”
夏油放下手机。
“嗯……还有你看起来很能保守秘密,而且听我的话。”

——我在他眼里是听话又不多嘴的满分工具啊……
——好想抽根烟……

“对了,我家里有点乱,你走路的时候多注意。”
“好的。”

——是指装饰品遍地?比如瓷器?

“……原来如此。”
月租远超工薪阶层预算的高级公寓内,是堆积成山的纸箱。

——真「壮观」……完全不像能招待客人的样子。

“你搬过来快两周了吧?”
“负责学生工作的话经常忙到很晚,哪有力气收拾啊。”
五条嘟囔道。
“要我帮你吗?”
“收费标准是?”
“免费。有空我就过来。”
“还是算了。你应该多跟同龄人接触。”
“我更想和老师待在一起。”
“……怎么突然……”
“我是认真的。”
“……好吧。来之前通知我。”
五条朝厨房走去。

——他的耳朵,红了。
——直球意外地有效。


室内的气温被调节至20摄氏度。
屋子的主人从冰箱里拿出玻璃瓶装的果味汽水。

“给你。”
“谢谢。”
细小的水珠下是紫色的液体。

——嗯,确实是葡萄味。
——不过开着暖气喝冷饮有种莫名的罪恶感。

“吃零食吗?”
“托甜品的福,我还不饿。”
“你几点必须到家?”
“我和父母说今天在同学家留宿。”
夏油将空玻璃瓶放到桌上。
“那时间还很宽裕……先看几集电视剧?”
“五条老师,我想弥补上次的过失。”
“别太在意啦,初学者经常出现类似的情况。”
“老师,我忍耐很久了。”
夏油抓住对方骨节分明的手。

“欸~是我把你教坏,还是你本来就这样?”
“都是因为老师太色情了。”
“等等,禁止推卸责任!”
“……可以吗?”
“嗯。你最好坚持得久一点。”
五条取掉学生的发绳。

——今天也穿着。
——明明卫衣的图案是卡通角色。
被带进卧室的夏油想。

五条将牛仔裤搭在床尾。
——好像有「如果对方穿了成套的内衣裤,那被睡的是你」的说法。
夏油思索道。

“我选了很久,最后买了这个。”五条扯着纤薄的布料,“木槿紫,很漂亮吧?”
“……你特地为我买的?”
“猜对了。”
五条用戴了发绳的左手撩起学生的长发。

“老师,我有个请求?”
“说来听听。”
“请您脱下内衣。”
“……你不喜欢?”
五条的情绪骤然低落。
“我只是希望老师能集中注意力。”
“咦?”
“仅靠后面到达顶点……您试过吗?”
沿边缘入侵的学生的食指,正缓缓摩擦原本被衣物遮盖的,白发教师的脊椎。

“你想怎么做?”
教师饶有趣味地问。
“请转过去。”
“然后?”
“趴下,用手肘支撑。”
“……这样?”
“老师,麻烦挺起上身。”
“你好严格。”
“拜托。”
“但是……”
“否则我下周一就向理事长报告。”
夏油的性器紧贴教师的大腿内侧。
“你居然是个坏心眼的孩子,老师很伤心。”
“彼此彼此。我也曾被你蒙骗,以为你是天然属性的美人。”
“我不美吗!”
“你不天然。”
“闭嘴,腹黑怪刘海。”
“好啦,把腿分开。”
夏油催促道。

“哈……你记住要按哪里了,老师非常欣慰……夏油君?”
手指忽地抽出,而五条更想要的东西却并未「光临」。
“用名字喊我,我就继续。”
夏油极力克制。
“……你好像陷得太深了。”
“快说。”
“杰,进来吧。”
教师语气温柔。

——如果无法与他交往,至少要成为他最喜欢的「工具」。
夏油怀着沉重的心情将性器埋入对方体内。

“再深一点……没错……你进步真快,我都不想放你走了。”
“悟……好舒服。”
“谁允许你……啊……”
“别卸力。”
夏油出声提醒。

逐渐掌握诀窍的学生尽情蹂躏着身下的教师。
“我已经……”
“一起吧。”
夏油道。

强烈到足以引发晕眩的快感。
回头看着自己的,流出生理性泪水的教师。

——再奢求更多,便太过贪婪。

“……为什么亲我?”
教师出乎意料的举动使夏油困惑。
“不行吗?”
“我们又不是恋人。”
“意外地纯情呢,杰。”
“请别戏弄我。”
“你这迟钝的家伙……我刷购物网站刷了整整两天欸!”
五条挥舞双臂。
“你喜欢我哪里?”
“尺寸。”
“……”
“我在开玩笑啦,怎么一副被击沉的样子。”五条连忙抱住对方,“第一次给你们班上课那天,我就觉得你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你回答问题的声音也很好听。”

“悟,蕾丝内衣非常适合你。”
终于回过神的夏油说。
“以后可以尝试其他款式。”
“以后……”
“嗯,以后。”
“这个,送你。”
夏油扯下校服衬衫的第二颗纽扣。
“谢谢,我会珍藏的。”
五条握紧来自恋人的礼物。

「衬衫的第二颗扣子,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

 

 

1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