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酒馆(夏五新年贺文)

终于拿到手机了,平板上的浏览器进不了论坛了,只能拿手机进,明明都是QQ浏览器的说:sob:
是过年时发的,当时发到了微博上,在这里再发一下。
是硝子视角的夏五≧▽≦!
可能会有ooc​:pray::pray::pray:

正文开始:

叮铃铃,门口的风铃响了。

夏油杰和五条悟转头看过去。

是家入硝子,她的眼下依旧带着有些泛紫的黑眼圈,披散着长发。

家入硝子脱下御寒用的大衣,挂在衣帽架上。

“新年快乐,要约你们两个出来一趟可真不容易。”她走到夏油杰身边的位置,坐下,说。

“新年快乐,硝子。”早早就坐在吧台前等候的两人回应。

“诶,明明是我们要约硝子出来一趟很不容易。”夏油杰笑着说,“硝子要喝什么?”

“啊,苏格兰威士忌¹就好。”

嗒。

装着半透明液体的酒杯被放在了家入硝子面前。

“家入小姐,您的酒。”

家入硝子抬头。

“伏黑同学?你怎么在这里当调酒师?”

“啊,五条老师的恶趣味罢了。”伏黑惠无奈。

“诶,小惠怎么能这么说呢?明明老师是叫你爸那家伙来上班的诶!”五条悟趴在吧台上没个正形,眨巴着眼睛,无辜道,“牛奶不够甜哦,小惠再给我加一点糖嘛~”

“哈?可是你明知道他会把我拽过来吧!”伏黑惠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计较,拿出糖袋,往五条悟的杯子里加入了致死量的糖,家入硝子看的眼角直抽。

伏黑惠把糖袋放回去,又低头踢了踢什么东西:“喂,混蛋老爸快起来干活!”

家入硝子微微探头,这才看到吧台后面放了张低矮的小床,有个男人正背对着这边躺在上面。

伏黑甚尔拍了拍被踢到的屁股,翻了个身,眼睛都没睁开,懒洋洋地说:“嗯?反正人也不多,你就自己干呗。我看你干得也挺好,加油,别打扰我睡觉。”

伏黑惠额头冒出个“井”字。

“你再不起来干活,我就告诉妈妈你上班偷懒,还把自己的活全都扔给我干。”

伏黑甚尔这才睁眼,慢吞吞地起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切,只会找夕告状的臭小鬼。”

伏黑惠怼回去:“呵,没出息的妻管严混蛋老爸。”

“嘁。”伏黑甚尔撇嘴,干活去了。

家入硝子看着这对父子,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带着泥炭味的呛辣酒液顺着喉咙滑进胃里,令她略显苍白的脸颊染上了几丝红晕。

“还在坚持你的大义吗?”她问。

“嗯?”夏油杰愣了一下,放下酒杯。

“不了,那已经不重要了吧。”他带着些释然地说,一转头,“悟,不要吃太多糖!”他伸手去拉五条悟。

五条悟正探身越过吧台,试图拿到伏黑惠放在吧台下面抽屉里的糖,被夏油杰这么一拉,他还没拿到糖就一屁股坐回了凳子上。

五条悟要闹了:“哼,老妈子杰!”

“哈?”夏油杰额头蹦出了青筋。

两个31岁的成年人开始跟小学生一样拉扯吵架。

家入硝子感觉有些累,就趴在吧台上,侧头透过酒杯去看两位好友。

两人的身影被酒吧昏黄的灯光折射到杯子里,显得有些扭曲。

这场小学鸡式吵架最终还是以五条悟的撒娇胜利作为结尾。

夏油杰点头哈腰地答应了五条悟的一系列甜品条约,家入硝子在一旁看着,突然想起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到酒吧里了。

第一次是他们高专一年级的时候。

——

“唔哇,是酒吧欸!杰、硝子,我们进去看看吧!”

三人执行完任务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五条悟拒绝了辅助监督的接送,三个精力充沛的未成年选择逛逛,再慢悠悠地走回学校。

恰巧五条大少爷发现了一家酒吧,于是好奇心丰富的他立马提议进去看看。

“喂,悟,未成年是不能进酒吧的!”夏油杰无奈。

幸好这是一家黑吧,未成年也可以进。

五条悟是深闺大少爷,夏油杰是三好学生,只有家入硝子这个“不良少女”以前去过酒吧,所以点单的重任就交给了她。

考虑到五条悟可能没喝过酒,家入硝子就给他点了杯度数很低的果酒,结果大少爷还是一口就趴。

这酒量也太差了吧。

家入硝子和夏油杰面面相觑,最后选择不管五条悟,他们俩一边喝一边聊天。

虽然是家黑吧,但这家酒吧竟意外的气氛悠闲安静,让两人微微放松了神经。

家入硝子喝了几杯度数偏高的酒后,觉得有些累,就趴在吧台上闭目小憩。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衣料摩擦的声音。

是夏油去摆弄五条了吧。

家入硝子想着,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就看见在昏黄的灯光下,她那黑发的丸子头同级生小心翼翼地吻上白发同级生脸颊的一幕。

啧,纯情DK。

她将脸转到一边,惊得夏油杰转头看她,发现她似乎只是因为觉得不舒服换个睡姿的时候才松了口气,将两人扶出酒吧,放到飞行咒灵上,慢悠悠地向高专飞去。

家入硝子趴在软乎乎的咒灵上。
她猜这俩人最多二年级就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

“什么嘛,原来硝子那时候没喝醉啊。”夏油杰也想起来了,那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意的时候。

“怎么可能,我的酒量可比你要好的多。”家入硝子翻了个白眼。

五条悟大呼小叫:“哇哇,原来杰还偷亲过我!”

夏油杰脸色羞红,试图去捂住五条悟的嘴:“悟,别说了!”

一旁的伏黑惠表示大开眼界,没想到夏油先生高专的时候这么纯情。

“嗤,纯情的小鬼,直接A上去不就好了。”伏黑甚尔不知从哪冒出来插嘴。

“闭嘴,不然扣你工资。”夏油杰皮笑肉不笑。

伏黑惠选择拿出手机拨打伏黑夕²的电话号码。

“嘁。”伏黑甚尔撇嘴,转身继续干活去了。

“啊,没了。”家入硝子晃晃空酒杯。

伏黑惠给她添上。

“谢谢。”

“不客气,家入小姐。”伏黑惠微微颔首。

家入硝子喝着酒,看五条悟嘲笑夏油杰,插了句嘴:“别笑夏油了,你也没强到哪去。”

“啊?”五条悟显然没反应过来。

“夏油当年叛逃的时候……”

——

夏油杰当年叛逃的时候走得急,有些衣服落在了宿舍里没有带走。

夜蛾正道本想让和夏油杰关系最好的五条悟去收拾一下,但是没联系到人,只好叫硝子闲下来的时候去收拾收拾。

家入硝子推开夏油杰寝室的门,看到空荡荡的房间时,挑了挑眉,又去打开衣柜,依旧是空的。

她关上门,去敲隔壁五条悟的门。

过了一会儿,五条悟才打开门。

“怎么了,硝子?”他面上潮红,眼角泛着水光,白色的短发有些凌乱,声音有点哑,像是刚睡醒一样。

看起来没什么不对。

家入硝子头一歪,看到了五条悟床上一堆乱糟糟的衣物——很明显是夏油杰的。

她说:“你已经把夏油的东西收拾起来了啊。”

“啊,昨天就收拾了。”五条悟说。

“夜蛾老师联系不到你就让我去收拾来着。既然你已经收拾完了,那我就走了。”家入硝子转身就走。

“哦。”五条悟干巴巴地应了一声,然后关门。

想到刚刚男同学寝室里打开的窗户,鼻间嗅到的还未完全散去的一点微妙的气味,再结合对方开门时的状态,当时的家入硝子毫不怀疑,她敲门的时候,五条悟正对着夏油杰的衣物手冲。

啊,男同。

——

家入硝子说完,夏油杰的脸色有些微妙,伏黑惠听到一半的时候意识到不对就赶紧溜了。

五条悟面色如常——如果忽略那通红的耳尖的话。

“悟,你……”夏油杰一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悟”的表情。

“怎么了怎么了!杰现在吃我的用我的穿我的,老子当年就用你的衣服手冲一下有问题吗?!”五条悟炸毛了,连少年时的口癖都蹦出来了。

“好好好,没问题没问题,悟随便冲……”夏油杰赶紧安抚炸毛的猫猫。

家入硝子听着两人旁若无人地说着少儿不宜的污言秽语,内心十分平静。

当年夏油杰叛逃以后,明面上两人是十年未见,事实上在叛逃的第二年,两人就又搞到一起了,经常借着任务暗地里厮混。

甚至有一次,五条悟顶着一脖子草莓印就大大赖赖地躺在医务室的床上。印记不是消不掉,一个反转术式的事儿,只是他特意留着而已。

家入硝子对着两人的人渣行为已经习惯了。

“说起来,我和杰能在一起多亏了硝子啊。”这边,五条悟被哄好了以后突然感叹。

“哈,你知道就好,五条家的人很不好糊弄的。”家入硝子的酒喝完了,“我当初要瞒过五条家将你俩将搁在一起费了好大劲。”

“啧,那群老橘子,赶紧把位置交给年轻人,退下去养老吧!”五条悟说。

当——

墙上的挂钟响了。

三人抬头去看,从硝子进来到现在,指针已经转过一圈了。

“啊,到时间了,我该走了。”家入硝子把空酒杯放在吧台上,起身走到门口穿衣服。

“硝子下次什么时候来?”夏油杰问。

“唔,下次过年吧。来见你们一次要花我三个月工资呢。”她穿好大衣,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白蜡烛,划出青绿色火焰将其点燃。

“硝子。”

家入硝子转头。

夏油杰和五条悟看着她,伏黑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来了,拉着一脸不情愿的伏黑甚尔。

“再见。”他们说。

“再见。”家入硝子嘴角勾起,突然又想到什么,说,“对了,下次把七海他们也一起叫上吧。”

“OK~”五条悟应道。

家入硝子推门出去。

家入硝子睁眼,手边放着已经燃尽的蜡烛。

她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抬手撤掉帐,回过身轻轻拂了拂那块墓碑。

“走了。”她敲敲刻着“五条悟”和“夏油杰”的地方,便转身离去。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远远地,她便看到了粉发少年向这边跑过来的身影。

“家入医生!”虎杖悠仁跑到她身边,“您是去看五条老师和夏油先生了吗?”

“嗯。”
这是“死灭洄游”结束、正派胜利的第三年。

咒术师与咒灵的存在被公之于众,有人感谢咒术师的守护,也有人恐惧咒术师的力量。

但无论怎么样,世界依旧在不停运转,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

社会秩序在恢复,灾区在重建。

咻——砰!

夜空中绽开了绚烂的烟花,过年的喜悦暂时冲刷了人们心头的苦闷。

“以后一定会变好的,对吧,家入医生?”虎杖悠仁看着烟花问,语气中带着笃定。

“嗯。”家入硝子手插着兜,“会好的。”

注:
¹:苏格兰威士忌有“生命之水”的含义,所以用了它
²:是私设的惠妈名字,以后写同人大概还会用这个名字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