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思念是一种病

2018年

少年院回来之后,伏黑惠找到五条悟。

“哟,惠,真少见呢,怎么会主动来找我~”伏黑惠敲门进屋的时候,五条悟正在桌前拼乐高。

“想要请教老师关于领域的问题。”

“领域啊,就是利用自己的咒力覆盖周围的环境,领域之内发动的术式具有必中效果。”五条悟继续拼着乐高,头也不抬地回答了伏黑惠的问题。

不满于五条悟的敷衍,伏黑惠走到五条悟跟前,道:“这种书本上写着的内容早就读过了,我想知道的是,怎么做才能展开领域?”

“啊?这个问题太宽泛了,因人而异的事,也需要机缘。”

“你是怎么拥有领域的?”

听到伏黑惠的问题,五条悟正要按下乐高的手忽然停下了。

2007年

夏油杰离开高专之后,五条悟在新宿见到了他最后一面。见面之前,五条悟还抱着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凭自己肯定能把他带回来这样幼稚的想法。但当夏油杰说出“想杀就杀吧,你的选择都有意义”的时候,五条悟才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这个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人一直以来都在想些什么。连理解都算不上,挽回就更是无稽之谈,于是只能眼睁睁看他消失在人群深处。

从新宿回来,五条悟觉得自己从心里已经接受夏油杰离开的事实,但是他的身体却显然没能接受。

他开始产生大量的幻觉!

起初,在有他和夏油杰共同回忆的地方,夏油杰的身影偶尔会冒出来,就像从未离开的那样,跟他一起吃饭、看书、打游戏。
渐渐地,夏油杰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开始出现在以前没出现过的地方。
有一次,五条悟独自去银座新开的甜品店打牙祭,夏油杰却出现在了他的卡座上,甚至还帮他擦了擦嘴角的奶油,那是幻想中的夏油杰第一次跟他有了肢体接触。擦完他的嘴角,夏油杰甚至把那根手指含进自己嘴里吮吸了一口。五条悟看得心里一激灵。

从甜品店回来,硝子终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硝子坚称是女性的直觉,但他心里明白,大概是他对夏油杰离开这件事接受得太好了,表现得越正常,就越反常。

“幻觉?多久了?”硝子问他。

“从新宿回来到现在,算起来大概快3个月?”五条悟问身旁的夏油杰,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转向硝子道:“差不多3个月。”

“你躺下,让我检查一下。”

五条悟顺从地躺下来。

“脑内部没有病变的迹象,但是体内咒力有点紊乱。保险起见我还是给你开点镇定精神的药吧。”硝子只差最后一门考试就可以取得从医执照了,高专已经默许她独立行医。

“嗯。”五条悟一边起身一边答应着,接过了药瓶,揣进兜里,没有当着硝子的面吃下。

当天晚上,五条悟洗完澡,看到夏油杰在浴室门口,穿着宽大的浴袍,露出结实的胸肌,手中正为他递上浴巾。他正要接过,另一个夏油杰忽然从他身后探出手抢先拿走了浴巾,在他身后缓缓展开,温柔地覆在他背上,为他仔细地擦起身体。身前的夏油杰似乎对此并不意外,靠在墙上安静地等另一个夏油杰擦完。

两个杰?对五条悟来说,惊喜多过惊吓。反正是幻觉,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两个夏油杰一前一后地拥着他走到了床边,把全身赤裸的他推到了床上。一个夏油杰俯身到床上吻住他的唇,另一个夏油杰则跪下含住他的下面。

五条悟的发丝上氤氲着升腾的水汽包裹着他的大脑,让他整个人处于一种近乎漂浮的状态,既没有清醒的意识,也没有挣扎的底气,就那么任由两个夏油杰服侍着自己。

夏油杰温暖湿润的嘴唇恰到好处地包裹着他的下体,每一次舔舐都照顾他的每一寸皮肤,连褶皱都仔细舔过,最后用舌尖轻轻抵住马眼,用力嘬一下。五条悟感觉到自己在一寸寸地涨大,几乎要充满夏油杰的整个口腔。

就在他想深深按住夏油杰的头、抵住喉咙的时候,夏油杰却停止了嘴里的动作。五条悟半撑着上身,意犹未尽地望着身下的夏油杰,却见他摩挲了几下五条悟直挺挺的分身,将上面混杂不清的涎水和体液尽数抹到了自己手上,又将沾满黏腻向后探去。五条悟刚要夹紧双腿,就被身前的夏油杰捧起脸吻住,沉沦放松之际,身下的夏油杰已经将两根手指挤进了他的后穴。他抽搐般地猛地缩紧身体,连带把口中夏油杰的舌头也搅得更紧了些。

体内的手指极有耐心地等他充分适应尺寸开始放松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一边旋转着扩张一边在他的穴壁均匀地涂抹着液体,却仿佛故意般始终绕开他最敏感的一点。最想被触碰的地方得不到满足,徒留异物在体内的感觉让五条悟被巨大的欲求折磨着,他开始扭动腰肢想要索求更多。夏油杰适时地将手指退出来,两只手固定住五条悟乱扭的腰胯。

要来了吗?五条悟有些紧张有些期待地想着。

结果比下身先被插入的,是五条悟的嘴。

身前的夏油杰似乎不满五条悟的分心,率先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他的嘴里。五条悟对夏油杰的尺寸其实有所了解,毕竟以前是经常一起洗澡的,但真到实践的关头,才感受到原来是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五条悟的脸被粗鲁地扳成半侧的角度,夏油杰在他旁边半跪着,不停地将肉棒往他嘴里送。五条悟的嘴被撑成一个夸张的O型,嘴角几乎要裂开,涎水随着一次次地抽插汩汩流出,把枕头和床单都洇湿了一片。

就在五条悟集中精神含住口中肉棒的时候,身下的夏油杰掰开他的大腿,将自己的分身挺了进去。由于经历了扩张和润滑,即使是非常不得了的尺寸,仍然一下贯穿到底了!五条悟能感觉到自己的后穴被撑得几乎撕裂,头也一下子顶到了床板,吃痛的他想要大叫,却苦于口中含着巨物,刚发出来的声音只在喉咙打了个转儿,就变成一阵呜咽被吞了回去。

身下的夏油杰似乎更有耐心一些,插进去之后并没有急于行动,而是在原地小幅度地调整着位置,大概是由于五条悟里面实在太紧,让他动弹不得,他磨蹭了好一阵,才终于开始慢慢地移动。起初,也只是慢慢退出来一点,再慢慢深入,但随着每一次深入,五条悟都分泌更多爱液作为反馈,甬道变得越发顺滑,夏油杰的动作也逐渐大开大合起来。五条悟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小腹隆起,形状勾勒出对方的形状,随着对方的动作起起伏伏。

床头的夏油杰与床位的夏油杰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同时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按照同样的节奏,一下一下地填满五条悟身上所有的空隙。五条悟上面和下面的小穴同时收紧,牢牢地包裹着两个夏油杰的分身,两个夏油杰都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越插越深。床头的夏油杰终于顶到了五条悟的喉管,床尾的夏油杰终于顶到了五条悟的结肠口,无论是喉管还是结肠口都有光滑却又细密而紧实的肌肉,像吸盘一样牢牢吸住夏油杰的顶端,夏油杰在五条悟体内胀大、战栗,发狂一般地快速冲击和摩擦五条悟最柔软的深处。五条悟在巨大的刺激中整个人像花儿一样彻底绽放,脚趾尖都爽得翻起,一股温热的白色浊液喷涌而出。

看到五条悟射了,两个夏油杰也加快自己的动作,同时在五条悟身体里射了出来。

五条悟精疲力竭地在床上喘着粗气,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意想不到的是,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无数个夏油杰出现在了房间里,把房间围得水泄不通。看到他醒来,每一个都企图凑到他面前,但空间实在太过狭小,无数个夏油杰扭作一团。五条悟只觉得空气越发稀薄,逐渐无法呼吸,昏厥了过去。

醒来时,空气中安静了许多,硝子的面庞出现在眼前,正拿着一只手电对着他的瞳孔照来照去。

“你果然没有好好吃药。”硝子责备道。

五条悟环顾四周,身边的夏油杰已经缩减到了3个,想必是硝子已经用临时药物进行了控制。他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才发现身上仍然赤裸着,只盖着一条浴巾,浴巾之下,是他红肿的下体。

硝子已经背过身去,给他留足穿好衣裤的时间。他一边胡乱套上衣物,一边简略讲了自己的病症已经发展到可以看到数十个夏油杰的事。

“听起来,你幻想出来的无数种夏油陪伴在你身边的可能性同时出现了,就好像无数个平行宇宙压缩进同一个时空,造成了脑内过载。”

“我之后会好好吃药的。”

听到这句话,夏油杰们好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争先恐后地呼唤起了他的名字。他对他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硝子看到他对空气比“嘘”,问:“你现在周围有几个夏油?”

“3个。”他老老实实地回答。

硝子皱了一下眉头:“还有3个吗,药物已经是最大剂量了,再加就要损害你的神经了,果然还是介入得太晚了吗。”

“没关系啦,3个还勉强应付得来。”

“不行!又会越来越多的,你必须彻底摆脱幻觉,一个都不能留。”

“诶?”听到硝子的话,五条悟为难地看着周围的3个夏油杰,他们都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狭长的眉眼间流露出万分不舍的神情。

硝子见五条悟在3处虚无之间看来看去,叹了一口气。其实她下午就在想,让五条悟主动摆脱夏油杰根本不可能,需要找一个更加适合他的方法。熬大夜翻阅了不少精神学科的书籍的她还真发现了一个方法,当她兴冲冲地赶到五条悟宿舍的时候,恰好撞见了五条悟昏厥的一幕。

硝子找到的方法并不是一个治疗手段,而是一本催眠书里记录的摧毁别人神经的手段。但她想,对于五条悟来说,倒是一个值得一试的以毒攻毒之法。

“还有一个方法,也许你是可行的,”硝子说,“就是创造一个无限大的脑内空间,把你所有的幻想,所有的夏油都装进去,之后严格控制进入这个空间的频率。”

“听起来,像是领域展开?”

硝子看的催眠书里当然不会有关于[领域]的内容,但是她看到那段文字的时候当即明白可以通过[领域]实现,毕竟对于咒术师来说,领域内的任何规则都是可以定义的。

“是的,就是[领域],但是……”

硝子后半句没有说完,五条悟明白,她想说的是,一个咒术师只能拥有一个领域,如果他把自己唯一的领域用来寄存夏油杰,就没有机会提升自己的战斗力了。硝子不确定他能否接受,现世最强咒术师的最强技能,居然是个战斗力为0的渣渣。

其实对于五条悟来说,他已经体会过站在世界之巅的感觉,他已经不在乎有没有领域的加持了。刚成为世界最强的那段时间,他固然很快乐,单纯的、巨大的,支配力量的快乐。但这份快乐,却在夏油杰离开的时候被另外一种心情代替。那是一种钝痛,是一种麻木,就像溺水的人,周身被最轻柔的液体包围着,看似离空气不过咫尺之遥,却一动也动不了,只能静静放任自己的感官消散,再慢慢地下沉。他太想逃出这片水域了。

“不开领域老子也是天下第一。”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五条悟就作出了决定,当下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一个既可以让他的生活回归正常轨道,又可以见到夏油杰的办法!

五条悟不愧是咒术界的天才,无数咒术师穷极一生也没能达到的境界,他用了5天就完成了。只要把咒力发散到外界环境之中,再爆发出来,就可以形成一个布满自身咒力的结界。

他第一次成功展开领域,咒力包裹之下的支配感让他短暂的清醒了一些,能够为自己的这片领域制定规则。

无穷,是五条悟最擅长的术式,也是他所有术式的发源,果然领域也设定成无穷好了,他这样想着。无穷个夏油杰,无穷个五条悟,他们在无穷个平行宇宙里无穷多个可能性,一股脑地被塞进了这个领域里面。
数量级大到能使五条悟脑内过载的信息量,在存储空间为无穷的领域内丝毫不会显得拥挤。五条悟为无穷个夏油杰创造出了无穷个空间,他们在各自的空间内泡茶、读书、练习体术,和各自的五条悟约会、贴贴、做羞羞的事情,全都是幸福的结局。

闹铃响起,那是他和硝子约定的必须从[领域]离开的信号……

2018年

伏黑惠轻轻推了一下陷入沉思的五条悟:“老师?”

“你问我什么来着?”五条悟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伏黑惠似乎对五条悟的不靠谱习以为常,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你是怎么拥有领域的?”

“就是咻的一下、呼的一下,就有了呀~”

“哈?”

“听不懂吗?真是没天分呀~”

大概是接受了今天得不到想听的答案这个事实,伏黑惠把手揣进兜里,转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身后忽然传来五条悟的声音:“领域就是咒术师的灵魂,是最真实的你,和你最真实的渴望。”

13 Likes

最后一句话帅呆了。:confou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