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谢幕

画家夏x戏剧演员五
一见钟情夏:u6709: 猫塑五:u6709: 低技术力建设:u6709:流水账剧情:u6709:

第一次与五条悟相遇,还不是在剧院,而是在学校的剧团。五条悟是戏剧社的,而夏油杰是画社的。

偶然的一次,朋友约夏油杰去戏剧社看表演,表演的节目是大概是什么老掉牙悲情故事。只记得台上的男人,是只在模特素材身上见过的,有着优秀比例的。他的脸不带一丝情绪,素白色的绷带松散地围在眼睛上。他穿着黑色的简朴戏服,面对着舞台上的一副棺材,捧着一束白花,白发与黑色的古朴服装相衬,平静地念着台词。后来舞台的吹风机把披在男人眼睛上的绷带吹了下来,不太适应灯光的眼睛闪烁了下,双瞳是罕见的蔚蓝色,比画室里任何一种颜料都要更澄澈干净。隐隐酝酿地感情在一刹涌现,他无力地扑倒在地,曲长的腿屈着跪在棺材旁,他抚起棺中女人的手,让那只无力的手触摸自己的脸颊,男人啜泣着继续将台词念下去,怜悯的眼泪沾湿了他亮白的睫毛,夏油杰担心泪水是否会冲淡他的瞳色。场内观众都被他绝佳的演技渲染上悲凄的情绪。夏油杰凝视着男人被泪水浸湿的脸,迟迟移不开视线。这是自己梦寐已久的缪斯,他想自己是对这个还不知道姓名的男人一见钟情了。

落幕前五条悟在呼喊着自己名字的声浪中感受到了那道视线往自己的身上停留,他望过去,发现是个有着奇怪刘海、狭长眼眸、扎着丸子头的男人,他在一众女孩子中格外突兀。原来他叫五条悟啊。夏油杰边思考对方的姓名边看着五条悟与刚先截然相反的笑盈盈的脸,对方貌似捕捉到了自己停留过于漫长的目光,朝自己抛媚眼。这个举动引起了台下的一番骚动。夏油杰身旁的女孩子一窝蜂地争论着五条悟的wink到底是属于谁的。

夏油杰正想着到幕后找五条悟,人却不见了踪影。他就这样在大学城里打听了一周关于五条悟的信息。终于在周日这天,正主找上了自己。

嗨,是夏油杰吗?听说你一直在找我哦!穿着宽松白衬衫,黑色紧身裤,戴着黑色墨镜的五条悟出现在自己家门。夏油杰刚睡醒,长发披着肩,朦胧着的眼睛还只来得及察觉到来者那双夺目的蓝瞳,颀长的身影就从自己身旁钻进了屋里。杰,找我是有什么目的吗?五条悟摘掉了墨镜,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躺到沙发上逗着自己家里的长毛白猫。那只猫有着和五条悟一样的瞳色。

确实有求于你……那个,五条,可以做我的绘画模特吗?夏油杰有些尴尬地开口。这和他想象中可能会很冷淡的五条悟天差地别。太热情了吧!五条悟玩猫的动作停了下来,貌似并没有想到对方的目的。

杰,叫我悟就可以啦。至于你的请求嘛……答应你也不是不行,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哦。

悟的条件是什么?
杰愿意收留我的话,就答应你哦。

夏油杰面对出乎意料的答复大脑宕了机。悟是希望和只有一面之缘的自己同居吗?怕被拒绝的五条悟只好把缘由告诉了夏油杰。

五条家的长老们替五条悟选择配偶的事最近又提上了进程,对方是禅院家的小姐。倒不是因为对对方有何不满,不过是不想在这么早就成家的原因,五条悟不断推拒了长老们订婚的要求。为打消长老们催婚的念头,五条悟还向长老们出柜,大肆宣称自己是同性恋,事情传到了禅院家,这件事才告一段落。为了在御三家和其他大家间淡化此事,五条悟不得不搬出本家。

五条悟在夏油杰面前说得声泪俱下,夏油杰觉着自己有求于对方,就心一软,答应了让对方住下。但五条悟其实并不像自己说的那样担心,毕竟自己终于不用和老橘子们住在一个屋檐下,且自己手头上有多个住宅,当然这句话他没有向夏油杰说出来。至于自己为什么要与对方同居,或许唯一的解释是自己在第一眼望向对方时不由产生的未知名的好感。好感的源头是因为对方符合自己审美的长相吗?还是因为夏油杰也和自己一样带着对对方强烈的好奇心吗?五条悟更倾向于后者,总之他想和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人变熟。

夏油杰的屋子更像是一个大型的画室,每个角落都堆砌着画布和颜料。刚住下的五条悟对这些不在自己涉及的领域的东西很好奇,就像夏油杰那只猫猫刚到家的时候,到处乱窜。

夏油杰的家里没有客房,五条悟只能委屈地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有时候夏油杰很晚才回来,这时候他就会鸠占鹊巢抢了夏油杰的床睡觉。面对毫无边界感的大型猫躺在自己的床上,夏油杰倒不忍心叫醒,毕竟这是自己难得可以观赏到静下来的五条悟的机会。而自家的猫猫很黏五条悟,有时夏油杰也能看到平日炸毛的猫会乖乖窝在五条悟怀里睡着,然后抱着猫的五条悟也会随后入眠。夏油杰曾给这两只大猫小猫的睡颜画过一幅画。

每天中午,五条悟都会到画社找夏油杰一起吃饭。一来二去连画社的同学也认识了五条悟,有的大胆的女同学甚至会向夏油杰要五条悟的联系方式。

杰可真受欢迎啊!悟是又炸毛了吗,语气像自己前任曾经吃醋的的口吻。是来要悟的联系方式的,不过我帮你拒绝了呢。

为什么啊!难不成是因为杰喜欢那个女生吗!五条悟佯怒质问对方,获得了“悟不是同性恋吗”的答复。这把五条悟气得差点和他打起来。

当两人都在家的时候,一半的时间是五条悟充当夏油杰的绘画模特,另一半的时间是夏油杰充当五条悟的对戏搭子。

悟今天来当我的手模吧。五条悟被要求摆着不同姿势已经半个小时了。五条悟乏力的手,松松软软地耷拉着,夏油杰只好走过去一遍遍地把他的手摆正再继续画。

悟,换个十指相握的动作。五条悟不耐烦地发起了牢骚,不肯乖乖配合了。不要!杰我要喝波子汽水——快点买给我!五条悟在画室里唉声叹气,不肯乖乖地把手摆好,又垂了下来。夏油杰从木凳上起身,把器材搬到五条悟身边,然后坐了下来。夏油杰把左手扣在五条悟的手腕上,不容反抗的力度迫使他的手不得动弹。夏油杰的指尖顺着他的手的脉搏一直往上爬,直到最后手指扣在了五条悟的指缝中。杰这是干嘛啊喂!夏油杰没有理会身旁毛躁的猫,自顾地拿起铅笔继续绘画。大概是悟不配合的原因吧。五条悟挣扎了两下,没能挣脱开,只好丧气地让对方握住自己的手。时间长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白皙的脸渲染上一抹浅红,为了不让夏油杰发现,他先别开了脸。见一直活蹦乱跳的猫猫没了生气,夏油杰转过脸才发现对方闷闷不乐般脑袋耷了下来,还把脸移开了。夏油杰愣了下,愧疚感油然而生,他松开了手,两只手由于长时间的触碰都出了些汗,出神的五条悟这才把脸扭了过来。

波子汽水会给你买的,悟要什么口味吗?五条悟没想到对方竟然答应了。要桃子味的!看着猫猫又精神奕奕了起来,夏油杰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嗯,我现在就去买,要在这里等我哦。走前夏油杰安抚似的揉了揉五条悟的脑袋,白色的头发被蹂躏得乱乱的。

杰的手心暖暖的……好舒服。五条悟差点溺死在夏油杰留下的余温中。

春天又来了。最近戏剧社又开了部新剧,是俗套的校园恋爱剧目类型。不过还是有大批五条悟的粉丝蜂拥而至,为了不辜负粉丝的期望,五条悟也一直在抓着夏油杰练习。

因为有亲吻的剧目,女主角由五条悟决定。

杰来当我的女主角嘛! 悟果然是同性恋啊。得到了夏油杰这样的调侃,五条悟依然不依不挠地继续哀求着。我不想和不熟的女生亲嘴啊!我宁愿和杰亲嘛!你就答应我吧……夏油杰本想着让五条悟找硝子去,结果看着五条悟的悲伤猫猫头,夏油杰又一次心软了。行吧,不过表演完悟要答应我的一个条件哦,至于条件是什么,悟到时就会知道了。不明所以的要求配合上夏油杰温柔的笑容,五条悟只觉不寒而栗。

导演很快就接受了肆意妄为的人气男主角五条悟提出的让男生来演女主角的事实。

五条悟在练习时,意外地在“我喜欢你”这句台词上NG了多次,倒不是说不出口,但就是感情不到位,有点虚情假意的意思。导演忍无可忍,问了句“五条君是没有恋爱经验吗!”虽然被戳到痛点,但大家都认为“帅哥五条悟怎么可能没有恋爱经验”。夏油杰明显看出了正在回避的对方并不像舆论般的那样,五条悟有些呆了神的没说话。

悟果然没谈过恋爱吧?夏油杰的话语循着热气呼到五条悟的耳畔,熔断了他的思绪。上一秒还从容的猫猫,现在肉眼可见地整个人变红了。“悟真可爱呢”的想法脱口而出,夏油杰来不及收回,也难得的不好意思起来。转过头看到两个主演扭扭捏捏时,大家都开始后悔错过了些什么。

之后的几天,夏油杰也在家里和五条悟对戏,听了对方无数遍的“我喜欢你”,但也还是没能传达出“喜欢”的情感。

悟,试着想象自己喜欢的人,再念这句台词吧。喜欢的人……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人是杰。我不会喜欢上杰了吧?仔细一想,自己对夏油杰的感情好像确实超过了友情。过度的依赖,对方又会宠溺自己的任性,无法离开对方,时不时会有越线的接触……这应该是喜欢的表现吧。看来自己是喜欢上杰了。试着传达这种感情?

杰,我喜欢你。

对就是这种感觉。悟把名字去掉就完美了。夏油杰说话的时候捂住了脸,他想自己应该对悟不过是对白的表白台词脸红了。流露出“喜欢”的感情的悟也太可爱了吧!挡在自己脸上的手被五条悟扒开了。

我喜欢你。

对就是这样。抱歉,悟,我可能得回下房间。五条悟看着夏油杰冲进房间后,木制的房门被关了起来。

好像对只把自己当成挚友的喜欢的人起了反应了……夏油杰看着自己微勃的裆部,对五条悟起了深深的悔意。

夏油杰自从和五条悟住在一起后已经很久没有发泄了。夏油杰的手很大,但仍没办法完全裹住自己的性器。粗糙的茧子摩挲着硕大的性器,快速地撸动反而让它更精神了。夏油杰回味着五条悟的每个一言一行,他在舞台上哭泣的样子,平时和自己相处时开心的样子,害羞的样子,佯怒的样子……悟的每个样子都很可爱,夏油杰都很喜欢。

悟……夏油杰的粗喘在整个房间回荡,所幸这个房子的隔音效果不错,在外边的五条悟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夏油杰的性器在射了一轮后仍然没有软下来,想到五条悟刚刚对自己的表白台词加上了自己的名字,夏油杰又兴奋了起来。这次他不再像第一轮那样毫无规律地抚慰,想着门外的挚友浓稠的精液喷涌在手上。夏油杰用床头的纯白抽纸擦掉了手上粘稠的液体,紧接着进了房间配套的卫浴洗净了手。

杰这几天好像有意地躲着自己。五条悟每个中午去画社找他吃饭都不见了人影,就连时常会去吸烟的天台也找不到人,每晚回家又很晚,就连想睡他的床都找不到机会,因为夏油杰把门锁上了。五条悟在忍耐了两天后,终于是把五金店师傅叫上门把夏油杰的房门撬开了。

夏油杰今晚也很晚才回到家。自己的房门的锁被撬了,走进床边发现大猫睡得酣甜,想转身离开。手却被一股力拉住。

杰又要躲开我了吗?

五条悟的五官很敏感,自从屋子的门锁被钥匙插入扭动后他就警觉起来。他知道自己等的人要回来了。

我没有躲你……悟,我这几天只是有点忙而已。

忙到没时间和我排练吗?五条悟扯着夏油杰的手更加用力了,好像生怕对方又会离开。

五条悟这次好像真的生气了。意识到这点的夏油杰连忙抓回对方的手,给予猫猫安慰。

悟,我不会离开的,不用担心。他看到五条悟的眼底有点泛红,因为皮肤很白所以格外明显。如果可以,夏油杰其实想立刻亲吻对方,但他最后还是忍住了。五条悟把夏油杰拉上床,说要一起睡,否则就不原谅他。为了给猫猫顺毛,夏油杰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而结果就是夏油杰一夜无眠,在五条悟入睡后安静地端视他的面孔。莹白的睫毛微颤,均匀的鼻息呼在夏油杰的脸上。夏油杰在他熟睡之际抚摸他的脸,五条悟的肌肤比任何一种面料都要柔软。夏油杰转过身打算睡时,五条悟却拥住了自己。

不要走……睡梦中的五条悟仍然很不安地呢喃。于是夏油杰本来想移开对方的打算被打消了。

接吻的戏份排练时一直是靠借位。两位主演谁都没有勇气主动亲上去。导演也没办法按着他们的头亲上去,只能由得两位主演。“五条君演的是男主角,再主动一点吧。”导演抓着五条悟苦口婆心地劝着,希望在公演时不要再凭借错位了,会影响观众观感。

吻戏的最后一take,夏油杰想着靠借位再次糊弄过去。两个人的脸愈发靠近,因为排练的场地不通风,都能观察到对方的脸都有些发烫。夏油杰正想侧过的脸被五条悟捧起,淡粉的唇瓣强硬地往自己嘴唇上贴。吻技很拙劣,五条悟只会用自己湿润的双唇蹭在夏油杰有些干裂的唇部。夏油杰听到五条悟与自己将要分开之际,发出的“啾”的一声。

悟和自己亲吻了?疑问拥堵在夏油杰的脑海。夏油杰看着对方接吻时紧闭的眼睛,涨红的脸,夏油杰只觉得很可爱。想延续这个吻,想继续和悟亲吻。于是他就那么做了,主动贴近想要结束这一吻的对方,手搂上五条悟的腰,加深这一吻。夏油杰在亲吻时没有闭眼的习惯,五条悟溺水般的模样被尽收眼底。

最后是五条悟轻轻推开夏油杰,这一吻才结束。五条悟有些缺氧,像发烧一样体温上升,一只手还搭在夏油杰肩上,另一只手就捂着嘴喘气。“好,good take!”导演满意地喊停了这场戏,不过两位主演貌似还沉浸在演出中。

公演当天,夏油杰穿上了剧组专门定制的JK制服。夏油杰的骨架大,身材又比较健实,只不过穿进JK后却意外的适合。贴身的白色衬衣很好地突出夏油杰的胸肌,格子裙下的腿修长。夏油杰不需要戴假发,把盘起的丸子头散下,涂上艳红色的唇釉,一个黑长直学生妹的形象就展现在观众面前。

他们第二次接吻是在公演上,五条悟明显熟练了起来,夏油杰也不再争夺主动权,任由五条悟亲吻着。五条悟的吻很轻,像一缕风拂过,夏油杰涂的唇釉蹭上他的唇瓣仿佛是他们相吻留下的唯一痕迹。

公演很顺利,导演于是请一众演员去居酒屋参加庆功宴。夏油杰本想推脱,但在五条悟热情地答应了邀请后还是跟去了。然后夏油杰就发现了:猫猫是不能喝酒的。日本的清酒度数并不高,而五条悟仅仅是酒过一巡就已经没骨头似的瘫软在木桌上。软趴趴的猫脸撞在坚硬的木桌上让五条悟一吃痛,哽咽般嚎了一声。夏油杰坐在他隔壁,看着五条悟迷迷糊糊地揉搓着脸蛋,于是将五条悟的脑袋搬到自己肩上,好让他枕得舒服点。这边其他人还在向五条悟让酒,夏油杰还没来得及帮五条悟推,五条悟就已经拿着别人递来的一整瓶清酒一干而尽,之后更是倒在夏油杰怀里昏昏睡去。夏油杰担心怀里的人等下酒没醒而又胡闹起来续酒,只能在还未尽兴的众目睽睽下,两位主演一同离开了。

夏油杰是公主抱着五条悟离开的。怀里的人一路上睡眼惺忪,时不时还会胡言乱语两句。好不容易抱着五条悟到家了,身上的人却突然在玄关把自己扑倒了。五条悟的双手还环在夏油杰的身上,带着一身酒味凑近夏油杰的面孔,不断嗅着对方身上的气味。

杰身上的气味和自己一样……五条悟嗅到了气味从对方口腔传出,兴致勃勃地往夏油杰的嘴唇舔舐。粉红的舌尖滑过夏油杰干燥的唇,夏油杰开口喝止,这样两人的舌头却相触了,五条悟更是愈发放肆地钻进对方的口腔,贪婪地想让自己与对方的气味更加融为一体。五条悟坐在夏油杰的身上,纤细的腰肢在亲吻中微微摇动,有意无意地蹭到夏油杰的那处。夏油杰想将黏人的猫猫从自己身上弄下来,因为自己好像被对方挑逗到勃起了。

挂在自己身上粘腻的挚友停下了深吻的动作,趴在夏油杰耳边喃喃细语。杰的女装好漂亮……头发又很柔软,嘴唇也很好亲。夏油杰被说得有些面红,许是酒精作祟。五条悟并没有那么轻易地放过不坦诚的对方。杰的每一个细节我都很喜欢哦。杰,我喜欢你。夏油杰突然宕机了,他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回应,想开口回复些什么,五条悟却抱着自己沉睡了过去。

五条悟在夏油杰的床上醒来,自己的旁边却并没有这张床的主人在睡,他有些失望。五条悟来到客厅,看见夏油杰正坐在沙发上用逗猫棒撩逗着白猫。五条悟走近对方,注意到了对方眼皮底下重重的黑眼圈。杰一晚都没睡吗?嗯。夏油杰没精神地答复道。夏油杰看着对方精神饱满,元气充溢,试探着询问起昨晚的事。

悟还记得昨晚说过的话吗?
不记得了诶,怎么了吗?

嗯,没什么。夏油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一方面希望五条悟不记得这件事,两人可以继续当挚友;另一方面却带有私心地希望五条悟能记忆起对自己的告白,两人也就可以更进一步地发展或连挚友也当不成。而当五条悟真的断片时,夏油杰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很失落。

之后夏油杰也没再提这件事,两人也就继续维持着暧昧的挚友状态。

悟,还记得我可以向你提一个条件吗?嗯哼,当然记得。杰想好要我做什么了吗!五条悟窝在沙发上,抱着夹回来的巨型玩偶,向夏油杰眨着星星眼。悟,把衣服脱了。嗯好……诶!五条悟条件反射地服从夏油杰的要求,衣服脱了一半才意识到不对劲。杰,干嘛要人家脱衣服啊!五条悟扭捏作态地娇羞了起来,不料才脱了一半的衣服就被夏油杰直接扒掉了。五条悟立马抱住公仔挡在自己裸露的身体前,脸埋在毛绒绒的公仔里。

好一会,刚刚才把他衣服脱掉的夏油杰却没了动作,直到五条悟看着对方拿出了画具准备开始素描。悟,可以拿开你的玩偶吗?五条悟这才意识到对方是打算让自己当裸模。他这才叹了口气,却又有点失望。原来杰只打算让自己当模特吗!

要拿开玩偶的话,杰可以过来拿哦。夏油杰揉了揉眉心后,放下了画具走到五条悟身前。夏油杰把手伸进五条悟抱着玩偶的怀里,打算拿开巨型玩偶,对方却不肯罢休死死地抓着。夏油杰的手劲很大,不料没把公仔揪出来,抱着公仔的人却吃了痛,放开了公仔。夏油杰粗糙的手在五条悟白皙的肚腩上留下了掐痕,拿开公仔后,一片雪白展现在夏油杰眼前。五条悟的上半身一丝不挂,漂亮的胴体上赫然出现的红痕更是视觉上的盛宴。夏油杰小心翼翼地摩挲着自己在五条悟身上留下的痕迹。

夏油杰以为五条悟会有着满身的肌肉。当五条悟赤身裸体的在自己眼前时,看到的却是瘦削的身板,微鼓的肚腩摸起来很柔滑,贫乳上的乳首微翘。夏油杰轻抚着五条悟的腰肢,又使力掐捏他的乳头。五条悟愣住了,面对挚友越界的行为不知所措,但第一反应并不是阻止,而纵容了夏油杰的进一步动作。

夏油杰和五条悟都不再说话。一开始只是裸体绘画却有了现在这样的展开……被放任的夏油杰继续着动作,手离开了五条悟的乳头,转而伸进对方宽松的灰色居家裤。带茧的大手抚慰着五条悟的性器,不断地摸索,激起了他的性欲。阴茎的尿道口吐出洇湿的白浊液体,灰色的家居裤被染湿一片,像失禁一般。五条悟看到自己的裤裆后,捂住了自己的脸,不让夏油杰看自己。平日里没脸没皮的挚友如今却难得的不好意思了起来,羞赧的反应很可爱。夏油杰一只手掰开了五条悟捂住自己脸的手,另一只手从五条悟的裤裆里掏出,黏着的精液附着在手上。五条悟的手被掰开后,眼前的人将手上沾有自己的体液尽数舔舐入喉。看着五条悟的反应,夏油杰想自己或许太过分了。

抱歉,悟。夏油杰正想离开,一直被动的五条悟却拉住了自己。杰,把我搞得乱七八糟后,就想不负责任离开了吗?

五条悟把夏油杰拉上沙发,自己则到冰凉的木地板上跪着。五条悟的手很纤细,笨拙地解开着夏油杰的裤链。夏油杰下身的衣物被五条悟脱下后,硕大的性器弹上了五条悟微醺似的脸上。五条悟的脸蛋被夏油杰一手擒住。

不要闹了,悟。夏油杰的警告五条悟好像没听到般,自顾地舔着甩在自己脸上温热的柱身。尺寸可怖的性器被五条悟一口含进大半,陌生的异物入侵口腔的感受并不好受,即使是在任何领域都得心应手的五条悟也在此时遇上泥淖,生理分泌的眼泪强忍着困在眼尾。毫无章法的口技也并没有让夏油杰得到愉悦,对方的舌尖滑过自己性器的每一处,像平日里品尝甜食时一点不剩。五条悟被顶得呜咽着,在口交了一段时间后,夏油杰的那处仍没有什么反应,他的嘴被长时间的扩张有些酸麻。五条悟在没有得到对方自己想要的反应后,只能红着眼尾,嘴缓慢地离开了夏油杰的性器。五条悟有些不甘,舌尖在离开之际仍来回舔舐着铃口,这时夏油杰却起了反应,但五条悟迟钝地结束了口交,红润的舌带着一缕银丝将要回到嘴中。

一股蛮力却将五条悟又推到性器的底部,夏油杰这时的性器已经勃起了,尺寸更是大了一个度,巨物顶到五条悟的上颚,他想开口说话,却只能呜呜地叫着。五条悟有些委屈地抬眼看向夏油杰,却意外地发现这时对方终于被挑起了情欲。在五条悟卖力地撩逗下,浓稠的体液从铃口喷涌而出,灌满了五条悟的口中,有些嘴里装不下的则从嘴角溢出。五条悟学着夏油杰使坏的伎俩,鼓满腮帮的精液被一口咽下后,更是像家里的小猫舔牛奶般,吐出舌头把溢出嘴角的白浊舔食干净。

夏油杰虽然一直默默地容忍着五条悟的肆意妄为,但此时也极近底限。跪着的猫猫被夏油杰从地板上拉起身,紧接着又被抱到房间里去。来到床上的五条悟仍然是跪趴着的,裤子被后方的人脱了下来,结果在凉飕飕地等待后对方都没有反应,他才扭头发现对方在客厅把画具带了进来。五条悟刚想开口询问对方把画具带进来的意图,结果毫无预兆的,一股冰凉的液体就流入了臀间。夏油杰的手指探进五条悟股间的穴口,细长的手指灵活地找到了五条悟的敏感处,但他忽视了身下人逐渐放大的呻吟,继而添加手指,往小穴的更深处抠弄。五条悟从未被开拓的密处此时被挚友的手指侵入着,羞耻感和快感折磨着他。五条悟把脸埋到枕头里去,视觉完全封闭,其他感官变得更加敏感起来,两人间的鼻息和喘息声被无限放大,夏油杰触碰自己的感觉更加具象化。除此之外,五条悟还听到了伴随夏油杰在自己后穴中每搅动一下发出的粘腻水声。

夏油杰秉持着“安全第一”的宗旨,很有耐心地认真给对方扩张着, 但五条悟却有些不满地催促。杰你是不是阳痿啊?很明显五条悟的激将法起了效果,夏油杰把手指从小穴中抽离出来,离开时还发出了“啵”的一声。突然意识到什么的夏油杰停下了动作,还趴在床上的五条悟却指了指床头柜。那里有……夏油杰打开并翻找着床头柜,发现里面躺着一盒不知道五条悟什么时候添置的全新的安全套。

夏油杰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套子,咬开包装袋就把安全套套上。夏油杰扶着自己昂扬的性器就往五条悟微张的穴口进发,阴茎的顶部在蹭了好几下才顺利进入。进入一半后,夏油杰扶着五条悟的身躯,挺腰让性器进入五条悟的更深处。硕大的性器入侵自己下身让五条悟发出了不适的呢喃,夏油杰倒是很体贴地顺着五条悟的头发,希望这能起到安抚的作用。在过了一段时间后五条悟才缓和了后方被进入的异物感,夏油杰见身下的猫猫满意地发出轻哼,这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好不容易适应的感觉一下就被打破了。夏油杰尝试着微微操动刚还云淡风轻的五条悟,结果对方刚还拱起的腰就软塌下床铺上,嘴上吐露出不亚于受伤时发出的喊叫声。吃疼的五条悟意识到对方想要停下动作,于是紧抿着唇不让自己再发出一点声音,不过偶尔还是泄露出几声啜泣的哭喘。夏油杰停下了身下的动作,转而在五条悟的背上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冰凉白皙的背脊感受到他人的体温后红润有起来。五条悟才趁着这个间隙贪婪地大口喘气。

悟,好点了吗?在得到五条悟肯定的回答后,夏油杰才恢复了下身的撞动。夏油杰每一下都不是很快,但都插入得很深,刚好能蹭压到五条悟的另一深处的敏感点。五条悟只是埋在枕头里断断续续地闷哼着,夏油杰想听他不刻意隐藏的叫床声。

叫出来吧悟。悟的声音很好听我很喜欢。夏油杰在五条悟的耳边这么说着,还顺带舔舐了他的耳廓。五条悟被这一下彻底打败了,他自暴自弃般地喘叫着。哈……哈啊……杰、喜欢你。性事过程中,对方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夏油杰更兴奋了。还插在五条悟体内的性器顶端喷涌出一股液体,安全套没有完全兜住,甚至有些从五条悟的穴中流了出来,淌下他白花花的大腿。

一轮过后,五条悟已经适应下来了。他主动翻过身攀上夏油杰的跨上,在对方还精神奕奕的性器上来回挑逗着。五条悟的臀缝假装无意地磨蹭着夏油杰的那处,脑袋伏在夏油杰的肩上,不安份的手指玩弄着夏油杰被汗浸湿披散的发丝。夏油杰拾起放在床沿的画具,径自在对方的背上描绘和对方瞳孔颜色一样的蓝色玫瑰花,房间的落地镜恰好能清晰得映照出五条悟背上的图案,这更好地呈现了进度给绘画者。画刷搔痒着五条悟,致使五条悟小幅度地在夏油杰身上颤动,性器也正好又怼进了后穴中。止不住地颤让夏油杰无法在五条悟身上作画。正准备射精的五条悟于是被拦截下来。画完才可以射。夏油杰不容反对地下达了这个命令,而五条悟也不知为何言听计从地不再颤抖,只是强迫着自己静止,指甲却已经在对方背上留下了一道道刺眼的红痕。漫长的等待消磨了五条悟的精力,在夏油杰绘画完成后,他只是接受奖励般被允许射精后,就筋疲力尽地倚在夏油杰怀里昏睡。

在猫猫昏睡后,夏油杰担心帮五条悟洗澡难免会惊醒他,只得用毛巾浸过热水擦拭着对方汗淋淋的身体。夏油杰在给五条悟披好毛巾被后,才躺在床的另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对方搂在怀里,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吻。

五条悟这一晚睡得很香,但却有些不真实的感觉。直到他在浴室的镜子里看到昨晚夏油杰在自己背上遗留的蓝色玫瑰和身上的痕迹,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五条悟在衣柜中翻找出属于夏油杰的白色浴袍,披上后有些宽松。

五条悟走出卧室后看到一匹白色幕布盖在一块画布上,他走近掀开,发现画的是自己:露出侧脸,雪白的背身上绽开蓝玫瑰。五条悟想见到夏油杰的心情达到了最高点。他在厨房找到了夏油杰,夏油杰在做早餐。于是五条悟从夏油杰身后把对方环住。

杰,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

那我们是在一起了吗?
是啊。

五条悟在听到对方的回应后,直接强势地亲上对方。煎锅上滋滋的响声,五条悟不予理会,最后还是顾虑到安全问题的夏油杰主动结束的。

夏油杰把食物端出去后,才发现坐在对面的人正穿着自己的浴袍。五条悟俯身去拿食物时,浴袍下的光景就被夏油杰一览无余。夏油杰最后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上手把浴袍领口闭合。瞬间领悟到对方这么做的含义的五条悟倒是更放肆地敞开浴袍,餐桌下的脚更是不安分地缠绕上对方。杰是要先吃早餐,还是先吃我呢?面对色诱,夏油杰仍面不改色地回道:吃早餐。随后又附赠对方一个弹额头,五条悟这才肯乖乖地吃早餐。

两人在一起没多久,大学就毕业了。顺理成章地,五条悟在毕业后成为了一名戏剧演员,而夏油杰则当上了一个画家。但是夏油杰仍会抽空去剧院观看五条悟的每一次表演。从最开始只有零星的大学同学和不多的戏剧爱好者来看,到后来积攒了知名度,许多人慕名而来,剧院差点坐不下,票也得抢。不过每一次五条悟都会为夏油杰留一个观众席的最佳观赏位。夏油杰看着五条悟在舞台上,不用镁光灯也依然闪闪发光,他觉得自己离对方愈来愈远。或许有一天他就会离开自己的吧?不安在夏油杰内心的一角默默繁衍。

夏油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染上了烟瘾。五条悟并不喜欢萦绕在自己男朋友身上的苦涩的味道;若是夏油杰在接吻前吸了烟,那么五条悟是会被对方嘴里的烟草味呛出眼水的。五条悟有劝过夏油杰戒烟,但是被拒绝了。因为夏油杰只有在看到对方被自己的烟味呛哭时才能从这段感情中感到真实。

五条悟明显感受到了夏油杰的不安。夏油杰来剧院的频率减少了,他从前绝不缺席自己的任何一场表演的。于是五条悟找到了心思细腻的女性朋友家入硝子。硝子在听完五条悟一匹布长的和自家男友的感情现状后,精准地总结出:夏油不安的来源大概是你和他渐行渐远,所以要让他停止不安首先就要重燃热情,其次就要给他名分之类的可以承诺的东西。

那就和杰去国外结婚吧?

在夏油杰生日当天,五条悟掏出精心准备的钻石戒指就向对方求婚。杰,我们结婚吧!受到惊吓还没缓过来的夏油杰不知如何是好。悟是在开玩笑吗?夏油杰伸出手就摸向五条悟的额头,确认对方是不是发烧了。我很认真的!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夏油杰的手还留在自己的额上,五条悟抬眼凝望着对方,眼神不容置疑。杰可以不用担心我的长辈,也不用担心结婚的手续……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五条悟将夏油杰放在自己额上的手拿下,又操控着那只手抚摸自己的脸颊。所以,不要拒绝我可以吗……五条悟在发颤、抽泣。夏油杰从漂亮的珠宝盒里拿出了那枚戒指戴上,然后把五条悟拥在怀里。我们会结婚的,所以不要再哭了,悟。夏油杰喜欢看五条悟流下生理性泪水的样子,但他并不希望五条悟因为自己哭泣。五条悟把夏油杰还抚着自己背的手抬了起来,戒指在对方的中指上熠熠生辉。

结婚后的两个人又变得像刚交往时的那般粘腻。夏油杰的烟瘾发作得少了,因为五条悟在自己烟瘾犯了的时候总会往自己嘴里塞一根柠檬味棒棒糖。久而久之夏油杰也成功戒了烟。

五条悟在没有夏油杰在场的庆功宴再次喝醉了。同行的硝子熟门熟路地打给了夏油杰,通知对方来把醉成烂泥的五条悟接回家。

夏油杰把人扛到家里的床上后,坐到床沿认真地观赏着这张朝夕相对的漂亮的脸。

悟很狡猾啊……喝醉了就什么都不记得。大学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喝醉了就抓着我乱亲,第二天起来却断了片。如果送你回家的不是我怎么办啊?

我从第一次看你表演就喜欢上你了,但你不会知道也不会记得。

夏油杰在床边看着五条悟说了很多话,畅所欲言。因为对方喝醉睡着了吧,所以无论说什么他都不会知道。

五条悟在第二天醒来后,看到了趴在床沿睡着的夏油杰。昨天对方说的话自己都听到了!感受到床上起身动静的夏油杰也醒了。早上好啊,悟。夏油杰起身打算去洗漱,衣角却被拽住了。

因为是杰。

面对五条悟无端来的一句,夏油杰停下了离开的动作。

昨晚杰说的所有话我都听到了,这次没有断片了哦。因为是你,所以我才跟你回家,我才会和你接吻。虽然是你先喜欢上我的,但我对你的爱不比你对我的少。

夏油杰脸上虽然没什么反应,但耳朵肉眼可见地发红了。

杰在我面前可以更加坦诚的,可以更加地依赖我。五条悟又把刚起身的人拉上床坐着,强迫夏油杰望着自己。

我会更坦诚的了。所以悟今晚可以穿女装做吗?

诶?我们家没有女装啊可是。
我大学那套JK还留着。

居然还留着吗!
因为你说我穿得好看。

我什么时候说过啊!
你大学喝醉的时候说的啊……

我会穿的了。夏油杰你就好好期待现役一线戏剧男演员穿女装,做好大饱眼福的准备吧!

End.

历时接近三个月终于写完了啊……从过年到春节到小夏生日再到情人节,无一例外都错过啦!最后也没能如愿写到夏女装操人有点可惜。。时间跨度大文笔不流畅抱歉……很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TT Thanks for watching!

13 Likes

看标题还以为是虐还好不是wwww

1 Like

是甜甜流水账啦!标题随便起的TT感谢回复和阅读!:kissing_closed_eyes: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