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冬日的红豆年糕汤

*是甜甜的双教师小短打吖!
ps:再不发冬天就要过去了(紧急发掉

————————————————————
summary:冬天太冷了,来碗红豆年糕汤吧!
————————————————————

“我回来了!杰,给你带了伴手礼……”

五条悟刚开推门就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配合着室内的暖气给人一种暖融融的感觉,他鼻头微抽着又闻了闻,对于一个究极甜品控来说要分辨出这股香味的来源根本算不上什么难事。大猫的眼前一亮,丢下带的特产就冲进室内,直接撞进走出厨房迎接爱人回家的夏油杰怀里:

“悟,欢迎回来……呜啊好冷!”

但五条悟此时已经被甜蜜的香气迷了魂,完全不在乎自己一身冷气冻着了只穿睡衣的家庭煮夫,他一脸期待地摘下眼罩,勾着夏油杰就往厨房里闯:

“哇,好香!杰你在煮红豆年糕汤?”

灶台上一大锅豆沙色的液体正在咕嘟嘟冒着泡,煮到微微爆开的小豆子上下翻腾,带起一丝细腻的泡沫,诱人的甜香不断随着水汽飘出,扩散在屋子里让一切都沾上这股温馨幸福的气息。旁边的料理台上放着一个臼,里面盛着如雪般洁白无瑕的年糕,一看就知道是刚做好的,还在微微冒着热气,软软糯糯的质地不用上手也清晰可见。这两个组合在一起就算是不爱吃甜品的人估计也不会太抗拒,更不用说把甜品当饭吃的高专教师了,此时他双眼发光,手臂卡住爱人的脖子就想让他进去给自己盛一碗。夏油杰被迫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这种程度倒不至于让他摔倒,只是属实被勒得不舒服,他翻了个白眼拍拍五条悟的手臂示意他放开。

被红豆和年糕蒙了心的猫后知后觉地松开了手,但视线还是没有离开那一锅还在火上熬的美味液体,完全变成馋猫了。一只猫爪蠢蠢欲动想拿过一旁的汤勺偷一点喝,却被正在整理围裙的人眼疾手快地打了下来:

“别动!还没好呢!”

刚刚那一记力道不轻,直接给白到发光的手上添了一道红印,澄澈如蓝天般的眼中顿时蓄起一汪泪水,五条悟转头盯着夏油杰委屈巴巴地喊道:

“杰!好痛!”

面对恋人的眼泪大法夏油杰不为所动,心如顽石,经年累月打磨出来的完美肉体当然没有这么脆弱,除了床上这个人的眼泪基本都不能信,这是他通过和五条悟相处十几年的经验总结出的真理。

冷酷的眼神让鸡掰猫猫装哭的势头一顿,他撇了撇嘴,干脆耍赖:

“杰~给我尝一尝嘛~就一口~”

手指还悄悄捏住夏油杰的衣角晃了晃。

“不行!还没有煮好,而且悟不冷吗?先去洗个澡,洗完就能吃了,稍微忍耐一下。”

看着被拒绝后迅速消沉下去的大猫,夏油杰一阵好笑,这可真是,每次看都觉得可爱到犯规,他都忍不住要心软了呢!眼中已经幻视恋人头上拉拢下去的猫耳了。

看似任性的最强咒术师听到后半句迅速回血,嘟嘟囔囔地跑去浴室洗澡了。

夏油杰隐隐约约听到他在说什么——“要是我出来没吃到就杀了你哦!”,一个不错的威胁,他笑了笑,转身拿起汤勺继续搅拌锅中的红豆汤,毕竟不做好可是要被最强盯上的!

当五条悟擦着半干的头发,带着一身热腾腾的水汽走出浴室时,夏油杰正在把一口砂锅放在被炉上,虽然室内开了暖气很暖和,但是日本人冬天想坐在被炉里就跟东北人冬天想躺炕上一样,是种本能啦!

刚洗完澡浑身热乎乎香喷喷的人民教师看到浮着好多年糕团子的红豆汤,立马被俘获,一个滑铲钻进被炉里死死盯住桌上的锅,动作之流畅自然让夏油杰都忍不住赞叹,要是他们俩用体术过招的时候五条悟来上这么一下,就不会次次都是棋差一招被夏油杰按倒在地上了。

不过平时应该没这个动力吧?夏油杰想着,走进厨房放下用来包把手的布,外面五条悟还在急切地催他:

“杰!快点快点!”

他一边应和着一边拿起碗筷放到桌子上,然后坐进被炉里。

好暖和!他默默感慨着,冬天还是要用被炉啊!那边的白色大猫更离谱,就他进厨房这么一分钟已经舒舒服服地缩进里面乖乖趴着,只露出胳膊头和因为太高缩不进去的小腿。一长条大白猫舒展着四肢,懒洋洋地瞥了一眼夏油杰,拍了拍身下的垫子,示意自己的铲屎官上供美食。

黑发男人哭笑不得,但还是顺从地舀了满满一碗端过去,虽然已经习惯了,但还是忍不住不轻不重地抱怨一句:

“悟,偶尔也自己做点什么啊!”

“杰不还是每次都帮我做好?”

完全是恃宠而骄的猫猫满不在乎地回了一句,此时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面前的小碗上。

木质的碗中满满地盛着煮到融化的红豆、些许红豆粒和白白胖胖的年糕,轻轻一嗅甘甜的香气就直冲鼻腔,让人食欲大开的同时也抚慰着过度使用了好几天的大脑。白发教师光是看着就能口水直流,迫不及待地拿起木勺舀了一堆红豆,轻吹了两下就往嘴里塞……

“好烫!”

结果显而易见,最强拥有一条猫舌头。一般来说人疼了会躲,但吃到嘴里的东西就算烫到也不想吐,特别是对于五条悟来说,甜品和嘴可是只进不出的关系!大白猫拼命用手往嘴里扇风,还往外吹气,哈呼哈呼,烫得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时五条悟余光里出现一杯水,他直接接过就往嘴里灌,七分满的一杯水瞬间空了,他长舒一口气,活过来了!

“悟,慢点吃也行的,没人跟你抢。”

夏油杰无奈地提醒他,这些年下来他对此类场景经验丰富,每次都提醒五条悟,但他每次都抛之脑后,夏油杰这么有耐心的人都基本放弃了纠正五条悟这个坏习惯,倒是他自己逐渐养成了一个吃热东西时先倒一杯冰水的习惯。

所以到底是谁先宠着他的?

啊,是我自己啊……

夏油杰想清楚了不由得一拍额头,搞到最后罪魁祸首还是他自己。

但是悟被烫到也不肯松口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脑内出现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危险发言,夏油杰盯着五条悟吃得一鼓一鼓的腮帮子,好像小仓鼠,真可爱……他眼中的五条悟逐渐浮现出一对仓鼠耳,还在一动一动,果然很可爱!

观察了一会儿爱人可爱的吃相,吸饱五条悟能量的夏油杰满足地端起自己那份,用筷子挑起一小团年糕,年糕顿时像融化的初雪一样从筷子上流了下去,拉出长长一条丝,不枉费他辛辛苦苦锤了好久,打年糕的健身效果简直比他在健身房待俩小时还好。

裹满红豆沙还粘着红豆颗粒的年糕口感软糯的同时也很劲道,一入口就爆开恰到好处的甘甜,细腻的红豆沙轻轻一抿就融化在嘴里,和着汁液划过食道。就算身处温暖的被炉里,夏油杰也能清晰感知到一道暖流从喉咙一路流入期待已久的胃里,他忍不住闭上眼细细品味……

“杰!再来一碗!”

刚升起的如梦感瞬间被一声吆喝打破,夏油杰睁开眼狠狠瞪了一眼不解风情的大猫。五条悟很自如地反瞪回去,小腿一摆一摆,完全没有任何压力地承受着咒灵操使的毁灭视线。最终咒灵操使还是败在六眼的魔力下,纯净的眼神杀伤力太强大,实在是比不过。

夏油杰认命地接过木碗又给他盛了满满一碗,报复似的把汤盛到快要溢出。五条悟稳稳接过对象满满的爱,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刚才当然是故意的啦!逗弄男朋友可是麻辣教师日常最棒的娱乐项目!五条悟向来乐此不疲。

两人在温暖的屋内饱食了一肚子年糕和红豆后都有点懒洋洋的,不约而同地缩在被炉里享受午后的宁静,此时特级咒术师的财力就显得很有用了,客厅里超大的落地窗提供了充足的采光,灿烂的阳光热烈地洒下,温柔地抚过被炉中疲惫的孩子们。

“內杰,晚饭吃什么?”

五条悟突然发问。

“红豆年糕汤没吃饱吗?”

“晚饭是别的胃~”

“有时真的好羡慕悟的胃口啊…”

“诶~就算这样夸我我也没办法把胃口分给杰的哦!”

夏油杰翻了个白眼,认真想了想。

“唔……寿喜烧吃吗?我记得之前本家送来的牛肉还剩一点……”

“嗯——寿喜烧!不错!”

五条悟想到那甜甜的酱汁和口感绝佳的牛肉,吸饱了汤汁的豆腐、魔芋丝和各种蔬菜无疑也是绝佳搭配,冬天是该吃这种热乎乎的锅物的时期,回忆中的滋味让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句话脱口而出:

“要不现在就吃吧!”

“不行!悟你绝对吃不下的吧?”

夏油杰表示强烈反对,就算他俩体型大消耗大,分着吃完一整锅红豆年糕汤也该撑一段时间,记得以前有一次五条悟一时兴起买了十几个汉堡最后近一半都浪费掉了。倒不是钱的问题,问题是浪费是可耻的!

五条悟撇撇嘴,也没反驳,默默地晒着太阳促进消化。冬日的阳光温暖又耀眼,他合上眼不到五分钟就昏昏欲睡起来,夏油杰察觉到爱人的疲倦,伸手捂住五条悟的眼睛,温声道:

“睡吧,悟。”

乍然的黑暗没有激起警惕性很强的大猫的反抗,他顺从地拱了拱夏油杰的手,嘟嘟囔囔地说醒来要吃寿喜烧,然后就沉入了梦乡。

夏油杰看身边人睡熟了,悄悄起身在五条悟额头上轻轻一吻,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给人准备晚饭的食材。菜刀和案板相接哒哒作响,水龙头刚被打开过,没排干净的水还在滴答下坠,在极为安静的厨房里这些声音显得格外明显。被炉里安然入睡的五条悟不知梦见了什么,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想来也是个好梦吧。

阳光明媚的屋子里,有另一种东西正在充盈,沁满人的四肢百骸,带来名为“幸福”的太阳,带走名为“寂寞”的影子。

——“悟,吃饭了——”

——“唔…杰来抱我~”

冬天暖烘烘的甜食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不是吗?

END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