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美学 by 111111

地下拳手击手杰x纨绔少爷悟 预警:有强制爱,有互殴 。

[雇主]

男人的颧骨已经破了,汗珠从男人的额头上滚落,又从那极具爆发力的肌肉抚过,台下的声音似浪潮,在男人又一次把对手撂倒时,到达了顶峰。 性感的女子,普通的看客,衣冠楚楚的富人,所有人都在为之尖叫,不知道是为了男人利落的身手,还是因为那张相当优越的面容。疯狂如毒般从中心向四周蔓延,以极快的速度感染了所有人唯独疯狂的源头却还依旧狠戾、冷静。似对外面人们的疯狂浑然不觉,依然干净利落按着对手挥拳一下下砸在肉上,灯光下男人赤裸上身的汗都凝着性感的荷尔蒙,那束好的发在剧烈运动下散落在了宽肩上。直到对手不动了才起身,弯腰去拾地上的黑色发圈,那腰劲瘦有力实在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面红耳赤的画面, 男人接过递来的毛巾擦了汗便下了台。 五条悟的眼神变了,他朝后一靠玩味的问:“他是谁?”边上的拳场负责人一愣,脸上立马堆出了谄媚的笑,点头哈腰道:“五条少爷,这是我们拳场新来的人疯的狠,叫夏油杰。”五条悟把玩了一会手中的筹码问道:“他有合同吗?”负责人愣了会陪着笑“没呢只签了生死状,他是按场次结钱的。” “意思是只打赌赛吗?”五条悟看了看中心那个身影低头笑的起来,红色的筹码从他指缝中掉下。负责人站在一旁胆战心惊,这位阎王很久没关顾了,今天破天荒的来了筹码还是老样子押在原来那些眼熟的身上,因为个夏油杰,筹码输了一堆。钱财这位爷倒不在乎,就他怕觉的被拂了面子发疯起来。。。想到这负责人打了个哆嗦。却见五条悟只是从保镖拖着的盘内随意捞了一袋扔在负责人身上“这些,全压在那人身上。”负责人手忙脚乱的接着了:“哪,哪人?”五条悟的视线落在场中心的长发男人身上:“夏油杰。” “然后,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办。”

“保镖?” 夏油杰看了眼正襟危坐的负责人,“不...”拒绝的话的还来不及说。就被负责人急匆匆的打断了“夏油先生,您仔细看看时薪在拒绝也不迟。”夏油杰扫了眼桌上的那份合同,他又看着正襟危坐的负责人,挑了挑眉:“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幸运的人除外不是吗,而且是当天来结算的,这样的报酬聪明人都不会拒绝吧?或者还有什么条件您可以明天面试的时候提,这次的雇主很好说话。” 夏油杰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半响他微笑道:“那就先试试吧。”

看着男人的背影,负责人松了口气,天知道他在夏油杰的微笑下有多惶恐。他颤颤巍巍的打开了抽屉,里面的亮着的手机上显示正在通话中,他陪着笑问道“五条少爷您看如何?”那边的人却答非所问道:“他的声音也很棒,不是吗?”

夏油杰披上大衣从后门走了,手机上有负责人发来的地址。高额的时薪、诱人的条件、心虚的介绍人,夏油杰弯了弯眼,这哪里像是免费的午餐,这是分明像买命的陷阱。不过还是去看看啦,最近的确有点缺钱,这位神秘的雇主别的不知道,但大方确实值得肯定的,夏油杰愉悦的踏着黑进了小巷。

“离约定时间还有多久?”五条悟愉悦的将最后一块蛋糕吃掉后问道。一旁的保镖恭敬道:“还有十五分钟。”就见他们的少爷起了身,站定在落地窗前。 忽的,五条悟好像发现了什么,志得意满的露出了一个势在必得的微笑,那双海蓝的眼睛深情的注视着他的猎物。

“少爷,那位到了。”五条悟哼着歌,笑着从抽屉拿出一副手铐“这个给他戴上,然后所有人出去。”他坐在椅子上正理了一下领带,看着门口被打开,那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 “请坐,夏油先生。”夏油杰微笑着坐下了,说实话,可能是这位的样貌实在太惊才绝艳,柔软的白色发丝、完美的五官尤其那一双浩瀚的湛蓝色的眼。是璀璨里混杂着无情和戏谑的纯情。很有趣,夏油杰想。以至于感受到雇主那侵占的视线时,他没有觉得被冒犯到。相反的他还起了点逗弄的心思,因为眼前这只小兽太不懂收敛眼中的情绪了。 他抬起被束缚的手明知故问道: “雇主?这个可以解开吗?” 这一幕实在有点刺激,五条悟想。一个充满荷尔蒙的性感男人,那双用骨节分明布着青筋用来战斗的手被束缚着。像野兽被套上了止咬器。他目光落在了男人狭长的眼、高挺的鼻梁和那双薄唇上。非常美,五条悟愉悦极了:“不可以。”他回答。 他看见男人挑了挑眉有发丝因为动作掉下来了一点 。这张桌子上,已经分不清谁是猎人谁是兽,他们都在狩猎却又都是呲牙的野兽。五条悟很兴奋,他察觉到自己脉搏跳动的很快他甚至都有些颤抖,他喜欢失控,由他掌控的失控,看见这个人男人的第一眼,五条悟觉得他可以从这个男人身上掠夺而来。夏油杰,他在心里咀嚼着这个名字,然后起身走了过去:“夏油先生今天只是面试,很高兴你通过了或者说....我太满意你了。”他站定在夏油杰身前礼貌的微微欠身。夏油杰察觉到温热的气息拂在自己的面上,那人说“那么,你愿意留下来吗?” 这算勾引吗?夏油杰漫不经心的想。他偏了偏头,两人的呼吸几乎缠绵在一起他假装困扰的问道:“我可以考虑一下吗?”他饶有兴趣的看着五条悟的眼神变了,他们两人对视将彼此眼中情绪看的分明“不可以。”五条悟一字一顿道。夏油杰笑的很坏:“那就只能从命了。”

五条悟满意的起身,他转身伸手去拿桌上是的合同,手抵在纸张上的瞬间,背后有温热传来,夏油杰站在他身后,一手扶住五条悟的腰,一手从五条悟的小臂流连到他的手心,按下了合同。 五条悟脸色变了:“多久解开的?”夏油杰同他咬耳朵“刚刚。”他注视着五条悟的露出的后颈慢条斯理道:“不过雇主,我不签合同。”五条悟觉得背后那视线过分灼热了些,他没有对夏油杰擅自行动和无理条件没有一点生气,反而很愉快。他原本就不喜欢太过听话的人。他对这个人的包容度出其的高。他在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他可以笃定夏油杰远不如表面那般斯文。同类吗?五条悟笑开了。这场游戏很有挑战性很有趣。他转身,这下两人的姿势着实有些暧昧了。夏油杰的手搭在五条悟的腰上,五条悟背后抵着桌子,手却从夏油杰腰一路向上,胸膛,最后搭在了这人的肩膀上。他几乎是笑得深情的。 落在夏油杰眼里不像上司对下属,倒像对爱人的邀请或者说赤裸裸的勾引。他看见五条悟五意识的舔了舔唇用哄情人的语调说:“好啊,都答应你。”

夏油杰走出了别墅,他知道他的雇主仍然在看着他所以他没有回头。只垂着眼摩挲了一下指尖,好像还残留着那人的温度。他庆幸自己今天穿的是大衣,一路没有人发现他的失态,事实上他在五条悟趴在他耳畔说完那句话后他就硬了,他这位雇主,性感的有些过分了啊。是欲望是深渊是也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怎么办呢?开始有点期待明天的会面了。

[混账]

夏油杰站在全身镜前把领带系好。 “您今日有些不同”他闻声看去就见蔡蔡子和美美子站在门口瞧着他。 他笑:“很奇怪吗?” “不!不非常帅气!”两个孩子匆忙道。他走出了卧室“多谢夸奖。”话落顺手按了按两人的头发:“那晚上见,在家记得好好吃饭。” “好,好的!”夏油杰从电梯走了出来,在办公室外却没有看见其他的接待的人。 他敲了敲门口埋头工作的助理的桌子,助理疑惑的抬眼待看清眼前的人后脸涨的通红。女士在夏油杰的微笑里支支吾吾的交代:“是夏油先生吗?少爷特意交代过您,说您直接去他办公室等就好了。” “少爷他人呢?” “总公司今天有加急会议,少爷刚走。” “那其他保镖没有跟着吗。” “少爷哪儿需要保镖,他一个人。。。”说到这经理惊觉透露了什么,急忙捂住了嘴,夏油杰没有错过经理眼中的惊惶和那一丝暧昧。他礼貌笑笑就进了办公室随意的从书架上抽了本书。

电梯开了,五条悟大步走了出来,秘书抱着文件小跑着跟上,耳边老板正笑眯眯的讲着电话,她不敢出声,自己老板这会儿虽然是调笑的但眼睛里丁点笑意都没有。果然,耳边响起五条悟戏谑的声音:“我当然知道你苦衷,我最近找到一个有趣的东西,不知道知道老家伙们和谁更警察感兴趣呢?”那边人说了什么秘书听不清了,只听见五条悟笑嘻嘻的说:“什么?不清楚啊,应该是账本——吧,那看你表现咯。”见五条悟挂了电话,秘书哀叹今天估计又要加班了,每次少爷从总部回来心情都会很差。她看见老板拉开了办公室的门,老板动作好像愣了一下:“少爷,怎么了?”她出声。他看见少爷又笑开了,不同与平常的笑,带着点兴奋又有一些温和?秘书打了个颤。然后她就听见五条悟摆了摆手语气轻快道:“没什么今天你们先下班吧。”说完就大步走进了办公室。

五条悟一边慢慢走近沙发一边仔细打量着正小憩的男人。夏油杰今天很不同,西服将男人的完美的身材比例很好的勾勒了出来。宽肩窄腰,充满了力量和性感,长腿包裹在西裤下。身材比例完美的性感和禁欲的西服相撞形成了更具视觉冲击的诱惑。难以言说的欲望燃起了大火,他站在沙发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夏油杰。心中的火势蔓延的越来越快,他不愿忍耐,也没有想过忍耐。这距离太远了,五条悟想要更近一点的,拆吞入腹才好。于是他弯腰去咬那微凉的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在咫尺之间时候,他察觉肩膀被抵住了他哼笑:“不装睡了?”夏油杰弯了弯唇:“刚醒。” 五条悟实在受不了这人笑,这人笑起来很坏像狐狸,勾人的很。他把领带扯开便欺身上去,这虽然和原来计划的有所不同但是结果一样也没差。他扯着夏油杰的领带把人拉了过来。然后恶狠狠的咬上了那双他觊觎已久的唇,这个吻带着不讲理的粗暴,五条悟撬开了这人的牙关,一时呼吸交缠水声渍渍。夏油杰看着眼前带着狠劲的人,眸色越来越暗,他抬手扣住了五条悟的下巴,俯身加深了这个吻,这个色情又充满着挑逗的吻。分开时二人都有些喘,夏油杰看见五条悟的唇角还带着津液,这人那的眼,仿佛碧海上起了雾,勾引着人去探索。夏油杰忽然有些食髓知味,他的欲望仅仅因着这人的一眼就被勾起了,想操他。让他哭,将这人游刃有余的戏谑踩碎,将这人纯粹双眼画上情潮。而五条悟仍不知危险,他轻喘了几声,唇舌又不老实的,吻上了夏油杰的耳垂舔弄着那人的耳蜗,他察觉到男人呼吸的粗重,两具炙热的肉体互相爱抚着,欲火不光燃了夏油杰,也烧的五条悟神志不清。五条悟只想变本加厉。他正打算动作,整个人却被按在了沙发上。夏油杰俯身吮吸着五条悟的锁骨,隔着衬衫细细舔咬着胸腔的软肉,这刺激太汹涌,五条悟被舔弄的有些失神,夏油杰听见这人不自知的轻喘声。他发现五条悟浑身都很敏感只这么逗一下,下面就不容忽视的昂扬起。他勾唇继续虐待着那人胸前的两点直到充血的殷红才放开了。五条悟知道自己硬了,他想撑着身体想起来好好“回报”一下夏油杰,却察觉夏油杰一只手滑进他的裤子探向他身后。五条悟浑身一抖,惊诧的按住了男人的肩呵斥:“你干什么?”夏油杰抬眼,这人的头发已经散了,那双眼里是让人心惊的欲望他声音哑声道:“操你。” 从五条悟僵住的神情和不可置信中察觉到了什么,夏油杰挑了挑眉:“不是吧?”“操。”五条悟彻底醒了他烦躁的揉了揉发“不玩了。”说着就想推开身上的人起身。却不想被狠狠按了下去,男人强势的摁住了他的手“晚了。”然后用力吻了下去。五条悟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用力挣扎了起来,男人的吻技术可圈可点,在意识快沉沦之际,五条悟狠狠咬了夏油杰一口,血腥味在两人的唇舌尖散开,夏油杰吃痛,却没有起身,没管五条悟又惊又怒,只是卡着五条悟的下巴继续加深着这个血腥的吻,五条悟少有的感到了慌张,他察觉到事情正往不可控的方向而去,这不是由他把控的节奏和失控让他心慌。 在夏油杰终于结束这个吻,他狠狠一抹唇边的血,抬手便用力砸了夏油杰一拳。接下来的场面是暴力的,夏油杰看到五条悟利落的踢腿和出拳方向时,就意识到了这位少爷不是什么绣花拳头,他知道人的致命处在哪里。他没有轻敌,侧身躲开了拳风,后退了一步,攥紧了侧踢而来的腿,两人都翻滚在地上。接下来的场面是暴力的,是两个野兽终于都撕开了斯文的假面,争夺着主导的权利。最后两人都喘着气时,办公室已经满目狼藉了。而此时五条悟的情况可以说是糟糕,他托大了,他被摁在办公桌旁,双手被第一次拷夏油杰的那把手铐锁住了。五条悟的衬衫上的扣子崩掉了,衣服敞开着露出来身上那零星的青青紫紫和温存时欢爱的痕迹,裤子也松松垮垮的堆在了膝盖。夏油杰只看了一眼就彻底受不住了,一这么一遭下来,欲望反而更炙热了。夏油杰一搂着五条悟的腰,一手将发夹在了耳后,然后摸过抽屉里的润滑淋在了手上,从内裤探了进去,不轻不重的揉弄着后穴,这人极其敏感至极,只按揉了几下腿就已经软了但嘴上却仍然犟着“混账,你敢!”夏油杰的手顿了顿,五条悟刚要松口气,就听见耳畔那人轻声说“为什么不敢?”同时手指用力的挤进了后穴。五条悟被刺激的浑身一抖,“嗯呃!滚开!”,那不想手指却继而抽插了起来,怒骂也都变成了沉重的喘息“混账,你别....啊!”夏油杰察觉怀里的人一声惊喘。五条悟头皮都麻了,他不知道夏油杰碰到了他体内哪处,他只觉得那快感几乎可怖在脑中炸开。他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只能狠狠攥紧了夏油杰的衣,才没让自己滑落,这一切都反应都落入了夏油杰眼里。他笑了一笑,恶劣的用手指更用力的操着五条悟体内的敏感点,一边同五条悟咬耳朵:“少爷你下面好紧。”“你他妈的....啊!别碰!啊....不行...呃!你混...账”夏油杰听着耳边这一声比一声浪荡的喘息,比起呵斥更像欲拒还迎的勾引,夏油杰眸色越来越暗,下面那处硬的发疼。也差不多了....夏油杰将手指抽出从体内。当男人的拿出滚烫昂扬抵上穴口时,五条悟脑内的弦彻底断了,他惊惶的推着那人:“滚开....别,我不要。”夏油杰看着怀里的人,手腕处银色的手铐和泛红的手腕有着凌虐的美感,白色的润滑从这人大腿根流下,没了风流镇定的样。耳根和眼角通着红晕,是气恼是委屈也是陷入情潮的浪荡,这人动了情,只是不甘自己被快感吞没,咬着唇不肯出声,夏油杰心底像被什么轻挠了一下。他侧脸和五条悟咬耳朵“少爷,让我进来好不好。”“不行...不...操!”语气是温柔的询问,动作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男人的滚烫的性器挤进来的那一刻,疼痛,羞耻,愤怒让五条悟红了眼,他报复似的狠狠咬上了夏油杰的肩膀。夏油杰没有管传来的痛楚,他低声诱哄“少爷,放松一点,马上就会舒服的。” 那人白色的眼睫颤了颤,终于松了口,夏油杰的肩膀流着血,罪魁祸首冲地上吐了血沫哑声推着夏油杰:“闭嘴!你滚开...嗯啊!”他又察觉到夏油杰的滚烫又往里挺近了一点,羞耻的疼让五条悟瑟缩了一下,却不想看见了夏油杰的性器,待看清那处后后五条是真的慌了他挣扎着推着这人肩:“不行!..太大了...进不去!”“不会的,你会舒服的,我保证。” “谁要..啊!....出去,太大了。”五条悟恼怒道,恨不得掐死眼前的人。夏油杰按住了身下挣扎的人,五条悟的那处太紧了,他额头也有了细密的汗,可才刚刚进去一半,夏油杰想了想,俯身用手细细搓揉着身下人的唇然后插了进去把玩着湿润的舌,又用牙齿细细挑逗着五条悟胸前的两点“嗯....不要 ....嗯!”五条悟只觉得自己熟透了,他受不了这种前后夹击的刺激。夏油杰察觉到五条悟后面更湿了,他更用力的吮吸这人的乳头,感觉到五条悟因着这刺激开始细细颤抖时,用力一挺身,“呃啊!” 疼痛和愉悦刺激一瞬间从脊背蔓延上大脑。五条悟终于忍不住呻吟了。夏油杰操进来了,他被一个男人操开了?这一切的认知都在折磨着五条悟。夏油杰看见五条悟眼睛失神了一瞬,然后生理的泪水从那双湛蓝的眼落下。五条悟似乎也没有想到,他急忙伸手盖住了:“我要...杀了你”夏油杰喉结、嘴唇,肩膀都血淋淋的。他看注视着身下那凌乱的色情的流着泪的人却只觉得身下胀的发痛,“好的。”夏油杰慢条斯理的回答,但腰摆动撞击的频率又是另一回事五条悟揪着他的外套,在快感中丢盔弃甲“啊...慢点,不要....不要了.....疯子 ...杀了..嗯!”五条悟的呻吟像催情剂一声又一声,夏油杰只觉兴奋极了,更加用力一下下撞击那人体内的敏感,让五条悟颤抖,他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红着眼,流着泪,被他操的意乱情迷,那是独属于他的春色。想到这里,身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快感让夏油杰忍不住喘息了一声。五条悟觉得自己要疯了,从这混蛋把他拷紧时,他就开始有点惊惶了,然后这疯子把那冰凉黏腻抹在他身后把手指挤进后面搅动时,那羞耻的愤怒的隐秘的快感,他用力挣扎无果,只能清醒的感觉那人一点点进入他的身体,一点点的将他操开,本能的灭顶快感让他不耻,让他崩溃,折磨着他,他感觉到这人咬着他的胸,玩弄他的舌,他恼怒,可他身体又叫嚣着想要...想要更多,更粗暴的对待。这个男人快速摆动着的有力的腰,他脸红的听见结合处那有力的撞击声和黏腻的水声,他感觉到男的发丝拂在他的面上,听见男人性感沙哑的喘息,真的...要疯了。想喘息,想呻吟,太舒服了。五条悟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他懵懵懂懂的被这个男人强行的攥进了欲海,被他舔咬的满身红痕,被他操的失神,一切都遵循了本能他可能主动搂了男人脖子,抬腿勾了男人的腰。他沉沉浮浮,什么都不知道了。

1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