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哨】夏油同学的精神体到底是什么

,

*私设只有咒术师会出现哨向分化

*在本文普世价值观下正常情况是哨向,但请记住本文是向哨。

*真·我心中的猛兽向导夏杰x自1为是雪豹哨兵五悟

*他们属于对方,OOC属于我

六眼是天生的黑暗哨兵。

是恩赐,也是诅咒。

从五条悟有记忆开始,他就生活在安静的白噪音室内,软弹的地面与墙壁,说到底,他踩的是地面吗?室内灯光昏暗,因六眼而变得更加敏感的视力根本无法适应普通哨兵可以接受的亮度,耳边的流水声被调到最小,缓慢的冲刷着他时刻紧绷的精神。

唯一的玩伴是他的雪豹精神体。

在夜蛾正道逐渐不妙的眼神里,春日的光柔柔的撒在靠窗的黑发向导的脸上,模糊了他凌厉的脸部线条。

五条悟的嘴上架着圆珠笔,正大光明的开始走神。

夏油杰的精神体,到底是什么呢。

五条家一开始,不,从头到尾都不想让五条悟去东京咒术高专上学,毕竟御三家有的是实力,完全可以请老师让他们的六眼神子好好的呆在家里,呆在白噪音室,一天24小时都有A级向导守着帮他疏导精神力,以免走上五百年前上一代六眼的老路——陷入狂躁症后和禅院家的首席哨兵同归于尽。

但五条悟从来不在乎这些。

他不在乎什么统帅所有哨兵让五条家站上巅峰,也不在乎什么六眼陷入狂躁症后会多大的伤害,他只知道自己的灵魂在躁动,精神体在躁动,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开始了,有什么重要的人要和他相遇了,不是和六眼相遇,也不是和五条相遇,而是单纯的和“悟”——相遇了。

十五岁的五条悟已经可以一周脱离白噪音室三天了,只要六眼神子想,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拦住他。

于是五条悟跑路了,他跑出白噪音室,跑出围墙,他背着包,戴着被施加过咒术的墨镜,忍着突如其来的嘈杂跑到了东京咒术高专。

等他跑到高专的山下,已经头痛欲裂,精神几乎无法集中,五条悟知道,自己多半是陷入了游神症,而游神症的下一步,就是陷入狂躁。

失策了。五条悟垂眸靠在高专的大门,雪白的发丝无力的垂拉着,精神体也回到了图景。

所谓的三天,不过是在五条家所有人都极近安静的三天,而跑到外面来连一天都坚持不住。

这个世界太乱了。五条悟想。他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游走在云端,风声,鸟鸣,列车经过的声音,都如同尖锐的哨音让他皱眉,五条悟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躲起来,哪怕片刻。

云端的吵闹世界出现了断崖,五条悟觉得就是那里了,只要跳下去就再也不会被吵到灵魂都在疼痛,那里是漆黑寂静之地,是永乐安宁之所。

于是他向着悬崖走去。

一只手拉住了他。

夜蛾正道头疼的看着面前两个身上挂彩的少年,觉得这都是什么事。

一个是五条家的六眼,一个是S级向导咒灵操使。

据说事情发展是这样的,六眼刚到学校就陷入了游神症,正好被咒灵操使看见,但是因为咒灵操使是个野生向导,并不会所谓的精神梳理,但又不能放着陷入游神症的哨兵不管,于是强行的挤进了哨兵的精神图景想要把人带回来,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激起了哨兵的本能反击,换做普通的向导估计连六眼一击都抗不下,但很显然咒灵操使并不是普通的向导,他一边打架一边把六眼从逐渐崩溃的精神图景里拽了出来,还非常暴力的把哨兵精神图景拼了回去。

而夜蛾在听见打架动静的一瞬间就冲了出去,最后看见的只有锁着六眼的咒灵操使和被咒灵操使用身体锁在地上的六眼。

“喂,怪刘海,老子现在浑身上下脑袋疼,哪有你这样粗暴的向导啊!”五条悟用拇指摁着太阳穴,一张好看的脸皱成一团,雪豹精神体也累的在精神图景呼呼大睡,因为无意识打了一架,现在被向导锁过的腰发酸,脖颈都有一点青紫,在他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异常刺眼。

来自哨兵敏感的触觉让这些地方都传来了针扎般的痛楚,连带着被粗暴恢复精神图景的头痛,几乎让五条悟站不稳。

“哨兵,腰部脖颈触觉屏蔽。”

低沉的声音传来的瞬间伴着柔和的精神力包裹住了五条悟的精神图景,他下意识听从了命令,无论是脖子还是腰上的痛觉都消失无踪,只留下了来自于精神图景被粗暴修复的酸胀。

这是什么?五条悟瞪大眼睛,他扭头看向与他同样挂彩的黑发怪刘海向导。他知道这是来自向导的精神协调,是哨兵向导共同作战的最基础要求,但是,为什么会对他起作用?

五条家为了让六眼哨兵老老实实的被他们操控,从他出生那一刻,就试图让五条家的向导对他进行精神协调,五条家从来没有小看过六眼,哪怕是婴儿也一样,派出了最优秀的S级向导。

结果是S级向导被六眼哨兵的精神力攻击到精神图景崩溃,变成了一个傻子。

从此五条家再也不敢让向导对他进行精神协调,只能老老实实的进行精神梳理。

但是,为什么他可以。

“别这么看着我。”黑发向导被五条悟盯的有点发毛,那种被猫科猎手盯上的感觉让他后背发凉,哪怕这人有一张好看的脸也不行,他轻咳一声,不小心牵动了嘴角的伤口,倒抽一口气:“抱歉,我下手是有点重了,但这是为了让你脱离游神症,我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该如何进行精神疏导,所以只能用暴力点的方法把你从精神图景里拉出来。”

回答他的不是五条悟本人,一只健壮的雪豹突然出现在了黑发向导身后,一双猫科竖瞳兴致盎然的盯着他,粗壮的尾巴一下一下的甩打着,绕着向导转圈。

“喂,你的精神体…”

“老子是五条悟。”白发哨兵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以后就是你的同期了。”

正在给五条家打电话焦头烂额的夜蛾愣住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来自五条家的六眼神子,手指啪的按下了挂断键。

黑发向导被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说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开口:“我是夏油杰,以后请多指教。”

夏油杰和普通呆在后方指挥哨兵的向导不同,在和五条悟完成精神协调后,他会跟着冲上前方一起战斗。

“悟,视觉七级,味觉屏蔽,触觉五级,听觉五级,嗅觉五级。”黑发向导熟练的用精神力包裹住哨兵的精神图景,对他下达命令。

五条悟眨眨眼,平时被限制在三级的五感随着向导的命令升高或降低,视觉变得更加清晰,耳边传来咒灵移动的微弱风声,躲在墙体后的诅咒刚露出一个尾巴,五条悟抬手,咒力运转,苍蓝色在他指尖凝聚。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这是两只一级诅咒,有了神智的一级诅咒已经学会了前后包抄。

但五条悟没有回头。

“苍”发出去的瞬间,他的背后传来了诅咒被击打的闷响和哀嚎,虹龙从他面前的黑腔中冲出,擦肩而过,咬碎了想要偷袭他的咒灵。

“悟,五感恢复三级,任务结束。”

五条悟转过身看着黑发向导,他的刘海随着风微微飘动,一双狭长的眸子弯起,被苍打穿的大楼飘散着灰尘,阳光照射进来,让夏油杰的面庞打上一层柔和的光,意外的,五条悟觉得自己有点脸热。

“现在我们去吃、等,你这家伙,别舔!”

夏油杰的话被突然扑上来的雪豹打断了,站起来将近一米五高的雪豹把毫无防备的夏油杰扑了个仰倒,黑色的校服被弄了一身土,雪豹粗糙的舌头把夏油杰舔的脸颊通红,但他又不好直接把雪豹推开,只能求助于正在发呆的精神体主人。

这时,五条悟才注意到一件事。

他蹲下身,看着被雪豹舔的头发乱七八糟的夏油杰,一脸严肃。

“杰,你是不是还没给老子看过你的精神体?”

“悟!悟!等、你、别舔!”

怎么感觉这段话似曾相识呢。五条悟嘴嘟了两下,上面的圆珠笔跟着晃了晃。

“嗷呜!”额头突然一痛,紧接着是桌椅翻倒在地的咣当声,五条悟终于从回忆中回神,他下意识的捂住额头怒视夏油杰,圆珠笔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然后他看见了自己的黑发同期被他的雪豹精神体扑倒在地上舔了一脸不存在的口水,引以为傲的怪刘海也变得乱糟糟的,刚刚弹额头的那一下,估计是夏油杰最后的挣扎。

家入硝子已经搬着小板凳坐到了墙角远离两个笨蛋,抱着和她一起面露嫌弃的小浣熊精神体,以免被马上爆发的夜蛾殃及池鱼。而被打断了上课的夜蛾正道额头上的青筋都快爆了,但他的黑熊精神体早就摆烂的趴在一边开始打盹。

“悟,你要是回神了就快把他叫回去,我快、喘不过气了…”夏油杰艰难的用手掌推着雪豹巨大的脑袋,虽然他很开心五条悟这么喜欢他,他也同样喜欢五条悟,但这也太汹涌了。

被夏油杰提醒后五条悟连忙站起来抱住自家雪豹的精神体往后拉,一张漂亮的小猫脸涨得通红,经过半年的学习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精神体反应着主人最真实的情绪,这不就代表他哪怕潜意识里对夏油杰的喜欢都藏不住了吗?

他恨铁不成钢的在雪豹结实的后腿上拍了一巴掌,抿着嘴使劲的把雪豹往后拽,被自家主人背叛的雪豹委屈的嗷呜一声,两个前爪扒着地被拖走了,不开心也不甘心的坐在五条悟身边,一条又粗又长的毛尾巴烦躁的拍打着五条悟的小腿。

无论被雪豹扑了多少次,都没有见到夏油杰放出精神体来反抗,从额头传来的微弱疼痛和热度让五条悟整个人更加不爽。

同样不爽的雪豹瞥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主人,明明他也想贴的很,却还要把它拖回来,不开心。

黑发向导把雪豹包括雪豹主人的情绪感知的一清二楚,嘴角抽动一下闷笑出声,被自家哨兵试图掩饰有掩饰不住的喜爱染的心尖泛甜,抬眸看着哨兵额头上自己留下的红印子,起身拍拍屁股,精神力熟练的包裹住面前的哨兵柔声开口:“悟,痛觉屏蔽两分钟。”

他走到五条悟面前,手掌撩开他雪白的碎发,轻轻的帮五条悟吹了吹:“抱歉,悟,我刚刚下手有点重了。”

太近了。五条悟看着凑过来的向导,嘴角微抿。

夏油杰身上有一股很淡的皂角味,和他们曾经在普通高中救下的一身臭汗的男高中生不同,向导身上总是干干净净的,衣服也带着点高专配备的洗衣液的清香。

三级的嗅觉有些太低了。白发哨兵想。他还想再…

“悟!等等!你的精神体!”

“啊啊啊你这家伙!杰我拽着它你快把它推开!!”

教室一瞬间又陷入了猫飞狐跳的混乱中,直到再次把雪豹从夏油杰身上扒下来,两人才刚松口气,夜蛾正道阴恻恻的声音从他们旁边响起:“闹完了?”

“闹完了就给我滚出去罚站!一人再写五千字检讨!”

五条悟百无聊赖的趴在被炉上,手柄被扔在一边,游戏机屏幕上是通关的新发售的宝可梦游戏,雪豹精神体挤在正在写检讨的夏油杰的脚边,尾巴一下一下拍着地面。

高专小小的单人学生宿舍挤了两只大猫,显得窝在一旁的夏油杰有些可怜。

但夏油杰本人没什么意见,准确来说有意见也没用。

“杰——”五条悟拖着长音,手臂往后一撑仰头看向背后的夏油杰。

夏油杰笔下动作不停,熟练的回了一声嗯,他做梦也没想到,从前在老师眼里的好学生,一次检讨书都没写过的优等生,现在已经可以熟练的瞎编乱造两篇五千字的检讨书了。

“它好寂寞啊——”五条悟翻个身,压在雪豹精神体的背上,双手捧着雪豹的脑袋下巴垫在上面,一双闪亮亮的苍天之瞳眨呀眨的,看起来可爱又无辜。

夏油杰低下头,喉结滚动忍住被可爱的捂鼻子的冲动开口:“所以?”

“所以你放出你的精神体陪陪它呗?”

又失败了。五条悟趴回被炉,雪豹一副“我很失望”的表情把大脑袋同样垫在被炉上,与他面对面干瞪眼。

扭过头准备给无聊的五条悟投喂零食的夏油杰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两颗毛茸茸的猫猫头瞪着一双蓝眼睛发呆,莫名的,夏油杰觉得自己的良心在不安,那种沉迷于工作而忽视了猫咪的坏主人。

于是他从脚边的橱子里多拿了一包薯片,抬手揉了揉五条悟卷翘的头发,换来一个哀怨的眼神,轻咳一声,把零食堆到五条悟面前,开口:“犬科,我的精神体是犬科。”

犬科,这个范围可大的很,但总比一点进度都没有要强。

五条悟支棱起来了,连着雪豹一起也支棱起来,他扭身从夏油杰写检讨的纸里抽了一张拿过夏油杰的笔,把所有的犬科动物都列了一遍,雪豹挤挤挨挨的靠着自己的主人,也不知道它能不能看懂字。

看着终于打起精神的五条悟,夏油杰这才松了口气,从笔袋里拿出一只新圆珠笔继续写检讨。

普通的狗肯定是不可能的,五条悟在纸上写写画画的用排除法,他想到夏油杰笑眯眯弯眸的模样,又回想和他一起捉弄歌姬时憋坏的样子,圆珠笔点点纸张,福至心灵,把狐狸圈了起来。

毕竟大部分向导的精神体都是无害的草食动物或者攻击力不高的肉食动物,很显然狐狸是最适合夏油杰的。

五条悟觉得自己的逻辑形成了严谨的闭环,如果是狐狸的话,是担心被自己的雪豹欺负吗?他瞥了一眼蹲坐在旁边的雪豹,雪豹飞快的摇头摇成一个拨浪鼓一副无语的表情。

它才不会欺负夏油杰的精神体!

也对。五条悟咬着圆珠笔的尾巴,看着死鱼眼的雪豹,总觉得这个表情好像在什么动物身上看见过……

方脸的,土色的,还带着死鱼眼的…狐狸。

马上就要写完检讨的夏油杰突然被拍了肩膀,他疑惑抬头,看见自家哨兵一副泫然欲泣目光坚定的模样,嘴角一抽,直觉告诉他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去安慰五条悟,而是去捂住他那张吐不出象牙的嘴。

五条悟开口了:“杰,放心吧,就算你的精神体是藏狐,老子也唔唔唔!”

夏油杰额头青筋暴起,抓起给五条悟买的奶油大福给他塞个结实,咬牙切齿笑的狰狞:“我的、精神体、不是、藏狐!”

换来的是五条悟更加怜悯的眼神。

夏油杰:管他暗不暗恋我今天就要手刃挚友!

天好像要塌下来了。

白发哨兵坐在高专树下的石凳,长腿前伸着,胳膊撑着凳子抬头看着风雨欲来的天,莫名的有些不安。

雪豹在他周围一圈圈的绕着,喉咙里发出不安的咕哝。

夏油杰和家入硝子早早的被叫走,五条悟本来想跟着去,但被夜蛾正道制止了。

“这是一只专门针对哨兵的咒灵,悟。”夜蛾正道的表情十分严肃,身边的黑熊精神体堵住的办公室的门,不让五条悟出去。“已经有一位一级哨兵术师,三位二级哨兵术师陷入狂躁,跟着他们的向导因为精神力等级不够根本无法安抚。”

夜蛾正道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五条悟已经懂了。

白发哨兵不甘的切了一声,他没说话,只是转身离开了夜蛾的办公室。

被向导一声不吭丢下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他和夏油杰还没有进行结合,但他俩除了正式确定关系已经和普通的哨向伴侣没什么区别了,自己的向导要去给别的哨兵进行精神疏导,来自哨兵的本能占有欲让五条悟有些焦躁。

这种焦躁在五条悟发现回来的只有家入硝子狼狈的一个人回来时喷薄而出。

“硝子,杰呢?”S级的白发哨兵冷着脸,身边的雪豹精神体肌肉紧绷,他努力抑制着自己的精神力不会给面前反转术式向导带来伤害。

家入硝子嘴里咬着一根没点燃的烟,没有说话,她的小浣熊精神体已经因为疲惫进入精神图景休息了。

两个人陷入了一种窒息的沉默。

风把树叶吹的沙沙响,雨点终于砸了下来。

粽发向导叹气,她的烟被雨水打湿,彻底抽不了了,比起自己被雨水淋感冒,还是让这两个人渣自己去解决吧。

“夏油因为咒灵陷入了结合热,先回宿舍了,他不让我告诉你。”

夏油杰的宿舍被他自己几乎凝如实质的精神力牢牢包裹,仅仅只是靠近就感觉到来自S级向导的恐怖压迫。

雪豹在外面焦急的打着圈,抬头看着莫名其妙陷入沉默的主人,明明紧张的要死,为什么还不冲进去。

说到底,杰真的喜欢他吗?

五条悟抿着嘴角,站在门口踌躇不前。

不放出精神体,他根本没有办法看见杰真正的情绪,正常人会一直压抑着精神体不放出来吗?虽然杰对别人也没有放出来过,那是不是证明他其实和别人没什么区别?

如果就这么进去把杰标记,那和强奸有什么区别?

就在五条悟胡思乱想的时候,夏油杰的宿舍门轻飘飘的打开了。

“悟,不要胡乱想,进来吧。”

本来属于少年人清亮的嗓音变得沙哑,带着粗重的喘息,好像在经历什么难以忍受的痛苦。

五条悟深呼吸一次,踏进了向导的精神领域。

他被捕获了。

这是五条悟的第一个想法。

汗毛一根根炸起,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呼吸都变得困难。雪豹弓起后背,浑身的毛爆开,露出尖齿低声哈气。

他逃不掉了。

这是五条悟的第二个想法。

白发哨兵喉结滚动艰难的吞咽一下,抬眸看向精神力最为浓重的中心——夏油杰的房间。

黑发向导只是坐在床上,他低着头,如瀑的黑发散在脸颊旁边,看不清神色。

向导对着哨兵缓缓抬起手。

“过来,悟。”

早就已经习惯向导精神协调的五条悟身体一颤,他嘴角抽了一下,身体下意识的走向风暴的中心,僵硬的将手掌放进了向导的掌心。

“乖孩子。”

紫色眼眸的巨大猛兽缓缓从夏油杰身后显现,尖利的犬牙一秒就能咬断敌人的咽喉,炙热的气息从猛兽的口中呵出,它的目标很明显。

雪豹圆圆的耳朵紧贴在脑袋上,尾巴卷到了肚子,身体趴伏着准备随时逃跑。

“这就是我的精神体,悟。”夏油杰缓缓抬眸,与精神体同样的紫色眼瞳盯着错愕的五条悟,像一匹捕获了猎物的狼。

“悟,痛觉屏蔽24小时。”黑发向导开口,他反手将五条悟白皙的手腕钳制在手中。

砰的一声,夏油杰的寝室关上了。

家入硝子把手里提着的海鲜粥递给面前的精神体,有些惊叹的用手指捏了捏精神体的耳朵尖:“真是够令人惊讶的…记得让夏油给我带一条七星。”

精神体甩甩下垂的尾巴,叼着海鲜粥跑了。

粽发向导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等着夏油杰的精神体跑远了,低头和她才敢出来的小浣熊对视一眼:“没想到夏油的精神体居然是北美灰狼。”

“作为侵入型向导的伴侣,不管是五条还是他的精神体,都挺辛苦的。”

*北美灰狼,是目前为止地球上最大的犬科动物,成年的雄性北美灰狼体长可达两米。

88 Likes

都挺辛苦的(复唱)

7 Likes

关上门之后呢!!!( •́ .̫ •̀ )

3 Likes

超喜欢的题材:yum::palms_up_together:

1 Like

老师写的好好!特别有氛围感和画面感,超喜欢这个世界观和设定,大口吃吃!!!

1 Like

想看門關上之後的事情wwww

2 Likes

没成想,在论坛也会拉灯,虽然但是,好好看,如果有门后的剧情那可真就是太兴奋了: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5 Likes

好香!吃了:rose:

诶嘿嘿“最大的”嘿嘿嘿 这次够猫猫吃的了嘿嘿嘿

1 Like

嘿嘿嘿,关上门然后呢,嘿咻嘿咻吗:face_with_hand_over_mouth:

: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买了海鲜粥喔o(`ω´ )o干了什么不言而喻呢hhh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