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乐园

01

夏油杰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住处时已是深夜,钥匙转动的声音和屋内女孩的脚步声重叠在一起。

“夏油大人!欢迎回来!”菜菜子扑进他怀里,夏油杰露出一个清浅的笑,“怎么没睡觉?美美子今天怎么样,有好一点吗?”

提及妹妹,让少女的神情笼罩上一层失落,“我让她先睡下啦,还是老样子,一直在咳嗽。”夏油杰摸了摸她的头,劝她快去休息。她们姐妹俩今年刚满12岁,名字将第一次出现在明天的抽签箱里。

尽管夏油杰并不认为她们会背运到在仅有一张姓名条的情况下被抽中,毕竟连他都侥幸的存活到了17岁,但是防患于未然,收割日的选拔会全国直播,在这个关头出了岔子相当麻烦。

说起来,他确实是足够幸运,抽签箱里的姓名条会根据年龄逐年增加,夏油杰又为了换取粮食自愿往里多扔了五六张,还是没轮到他。

夏油杰忽略心里那点微不足道的异样感,他现在已经困得不行,放弃与疲劳作斗争,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几百年前,由■■发起了■■与全人类的同化,但在■■■■一众人的阻拦之下,同化并未完全成功。全人类在一夜之间拥有了看见诅咒的能力,引发恐慌。

直到由■■■■出面解释,人们对于咒力和诅咒的恐惧才稍有平息。科研院的人才们在未来十几年里致力于研发抑制咒力的装置,并取得极大进展。

与此同时,生态环境恶化,海平面急剧上升,使得陆地面积锐减至四分之一,在天灾中逃生的人们组建了联合国家,并选出代表组成国会。一切平安无事,咒术师却发起叛乱意图控制奴役普通人,最终被普通人平息。

由此,犯下重罪的咒术师被分别押往十二个特辖区,承担着整个国家最为艰辛的工作。

而收割日,则是那些国会成员大发慈悲赐予咒术师唯一的,摆脱这种生活的机会。

夏油杰当下正站在双胞胎姐妹一旁,并时刻分神留意着美美子的状况——相比较姐姐,她身体要更差些。

中央城区派来的选拔官员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场所中央的大屏幕,出于实时转播的需要,十二个特辖区会轮流进行抽签,在本区12~18岁的少年中挑选两名参与收割日。

夏油杰所在的特辖区是十二区,意味着他们将在这里看完前十一的人选再进行抽签,他伸出一只手,不着痕迹地扶住美美子。

“第一位……”

“我志愿代替他参加。”名字还未公布,一道懒懒的声音响起,夏油杰抬头去看,只见屏幕中银发少年走到场中央,任由周围人露出好奇的目光。

“五条悟,18岁,满足要求的吧?”见选拔官员点点头,他便晃到台上,兴致缺缺的站着。
夏油杰在看见他的脸时感到心跳漏了一拍,仿佛他曾对这张脸,这个名字相当稔熟,但他仔细想过一遍,确信自己没见过这个人,只当是错觉。

接下来的选拔一晃而过,每个被选上的人脸上都带着极度的恐惧,更有甚者连双腿都在打颤,夏油杰感觉到女孩已经有些脱力,扶住她的手往上提了提,让美美子的重量基本全压在了他手臂上。

“第二十三名,克劳林。”

夏油杰背上出了一层汗,还差最后一个,选拔就将结束。他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果不其然。

“第二十四名,枷场美美子。”

几乎是下意识的,夏油杰高举起手,“我志愿代替她参加。”选拔官员的神情闪过一丝古怪,不过并未出声阻拦,只朝他点点头。

两姐妹回到家的时候声音里还带着些哭腔,衬得夏油杰仿佛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他只能一手抱一个,轻声安慰着。

“总之,夏油大人为什么要替美美子啊!”菜菜子显得格外沮丧,“怎么说也该是我来代替美美子才对…”

美美子附和了两句,“这次,有五条悟。夏油大人很危险,还是应该我去。”眼看这俩又有要吵起来的架势,夏油杰没办法地叹了口气。

“那不行啊,你们妈妈临走前我可是信誓旦旦答应要顾好你们的。现在名字都已经写上去了,别纠结了吧?”夏油杰更在意她们话语中对于一区的五条悟的了解,“五条悟参赛怎么了吗?你们认识?”

双胞胎面面相觑,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不认识,只是上一次的收割日他就是冠军,所以应该…很厉害。”最后三个字如同是从牙缝里蹦出来,听起来相当不情愿。

冠军二次参赛吗…事实上,很少有人会选择这么做,不,应该是根本没有。

收割日虽然名义上仅仅只是一天,但整个活动流程甚至可能会持续一年有余。被选中的二十四名咒术师会先被统一送往专门场地,进行三个月的咒力训练,然后被投到最后场地,场地中具有数量相当可怖的怪物,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以及其来源没人知道,他们的任务只是杀死全部怪物然后相互杀戮,最终决出一位获胜者。

毕竟有怪物这个不定因素,一连几届都出现了根本没有获胜者的情况,因为全都死光了。

更加体现出五条悟这个举动的耐人寻味,冠军的名字是不会再出现在抽签箱里的,但并没有不允许其再次参加的规定,应该没人想过会有这种傻子吧。

获胜者可以自由出入中央城区和十二个特辖区并获得一笔足够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的钱,这钱并不是一笔足够庞大的资金,后半辈子的衣食无忧是因为咒术师的死亡年龄不会超过三十岁,一旦迈入二十岁的门槛,身体各项指标会飞速下降,避无可避的走向死亡。

而所谓的自由出入,即便是冠军,进入中央城区也会受到监视,一般人都会选择条件相对较好的一区定居。五条悟确实选了一区住下,却反骨地志愿参赛了。

哦,这么看来,后面参赛者的恐惧就显得理所应当起来。

比起思考五条悟为什么会报名,夏油杰更好奇自己为什么对他一无所知,他不是那种自命清高,不在意世俗之人,收割日出现获胜者这种大事无论如何也该有所耳闻才对。

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种事也没法向旁人询问,还有一个个小时,参赛者就要前往专门场地,夏油杰索性也不再去想,蹲下身和两个女孩告别。

“放心,我肯定会好好地回来的。”女孩脸上仍然挂着泪痕,听到这话却毫不意外。

“我们,当然是非常非常相信夏油大人会回来的!重要的是,请尽量不要受伤…”

夏油杰和另一名参赛者艰难地挤上去往场地的车,该说不说,中央城区那伙人为了省经费无所不用其极啊。夏油杰想。

他很快在拥挤的车内找到一抹银白,这或许是一个只有他知道的秘密,他选择志愿参赛,除去保护美美子,还有自己的小小私心。

TBC

18 Likes

哇好厉害的世界观,妈咪太会写了,蹲蹲!

好有意思的设定!蹲蹲!

这不是饥饿游戏的设定吗 :pleading_face:

哇塞!蹲蹲!妈咪加油!

有意思的au蹲 :face_holding_back_t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