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化】小说 tiktok情侣挑战 / like couples on tiktok do

原文地址:53076478
原作者:pequinessa

预警:双向占有欲/沙雕笨蛋情侣/五在感情方面很迟钝让夏又爱又恨/全文1w/没有beta如果哪里翻译错了可以指出来我改

summary:两人对对方被搭讪的不同反应

注释:tiktok算国外版抖///音

//

五条悟在去超市的路上一直坐立不安,至少比平时不安分的多。夏油杰知道他最终会想出个结果,然后用他大脑中酝酿的任何想法来缠绕自己,就像一种特殊的慢炖汤。他们已经在一起好几年了,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答应悟的怪想法。

他们在超市只呆了10分钟,五条悟终于决定开口说话。

“杰,”五条悟开口说道,以他特有的方式发出“gu”的声音,这种声音总是以最令人愉快的方式挠着夏油杰的大脑。夏油杰看着他的男朋友,目光短暂离开购物清单,点点头,表示他在听,然后又回到清单上。他们才抢了一盒麦片和面包。

“杰,别看那个了,看着我,”五条悟抱怨道。他伸手从夏油杰手里抢过清单。“我们玩点别的吧。”当然了。

夏油杰对他男朋友的滑稽行为听之任之;他非常了解悟,知道如果他还想买完东西的话,纵容悟总是最快、最安全的选择。他看了看他放进手推车的几样东西,决定可以等会儿再去购物,即使他们还没买完一半。

“什么事?”

“我想让你假装你在买东西……”

“悟,我现在就在购物,我不需要假装。”

“然——后,”五条悟继续说下去,没搭理夏油杰。“我会走到你面前和你调情,但你必须表现得好像我是个陌生人。”

“什么意思?”高情商的说法,夏油杰的男朋友比较……特别。

“我的意思是,我想看看如果有人试图搭讪你时你会怎么做。你不许因为你的好心而无意识地鼓励人们继续和你调情。”

五条悟期待地看着他。夏油杰看不到墨镜后面男朋友的蓝眼睛,但他清楚地知道悟在做什么表情。眼睛热切地睁得大大的,显得无辜又可爱。这就是他的特点:悟可以说世界上最自以为是的话,但仍然表现得好像他说的任何废话都是世界真理。事实上,从来都不是。

证据一就是现在五条悟想在杂货店购物时玩角色扮演。

夏油杰花了一分钟研究他的男朋友,试图理解他从他妈的哪里想出这么笨蛋的主意。虽然这看起来绝对像是悟式脱线,但夏油杰知道得更清楚,有条细微的界线区分开了二创和原创。他好像在网上看见过,但这种东西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悟的首页里。

除非——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当然是她。

“和硝子发给你的那些TikTok短剧无关吧?”

悟脸颊上迅速蔓延的红晕足以说明问题。夏油杰打算杀了硝子,他们共同的朋友把一个非常奇怪的想法和悟的脑海牵线搭桥。她充分利用了一件事——悟过于信任她,很容易被她影响;这么做全都是为了对付夏油杰。他喝醉的时候无意中告诉歌姬硝子暗恋她,硝子从没原谅他。

她干嘛不原谅他呢,她和歌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但是硝子小气到根本没放过他,这似乎是他们三的共同特点。他们在尽力改了。

“你对人太好了,杰。我要确保你没有鼓励陌生人和你调情。除了我,你不应该对任何人好。”

“悟,你的性格很糟糕并不意味着我也需要这样的性格。”

“不要表现得像你天生就对别人好一样,你只是喜欢表面彬彬有礼,因为你觉得所有人都很蠢。”

两个人都默默地研究了对方几秒钟,几乎像在衡量对方一样。当五条悟看到夏油杰叹气时,他得意地笑了,而夏油杰只想从五条悟的脸上抹去那愚蠢的傻笑。他知道他总会对悟妥协。夏油杰在身体上和情感上都无法拒绝五条悟,这当然是他自作自受,宠坏悟对他来说就像呼吸一样容易,但他一点也不想承认。

“悟,人们不会和我调情。你几乎一周7天24小时都和我在一起,你担心这个干嘛?你知道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调情。”他试图反击。

“首先,扯淡。杰,你是地球上最帅气的人,人们当然会想和你调情。我只想确认一下没有什么让我担心的东西。”

夏油杰能感觉到他的脸颊发热,他试图平静下来。他不会被他男朋友的话左右,尤其是当悟不讲道理的时候。然而,他能感觉到他的决心在动摇。他妈的。

“你没什么好担心的,我现在就在和你约会。我也不打算改变这一点。”

“我又不担心你,杰。我知道对你来说我是最重要最好的那个。我只是不想让别人看上你。”

硝子肯定给悟发送了至少20个关于抖音愚蠢趋势的视频,悟平时很固执,但他比平时更荒谬。当悟下定决心做什么时,和他争论就像是对着砖墙说话:绝不屈服、无法穿透、特别累人。

好吧,随便吧。第一百次纵容笨蛋男友有什么坏处?当夏油杰遇到他一生中最愚蠢的爱人时,他并没有多少尊严可言。

“行吧。先听你的,然后我们去购物,没问题吧?别在糖果区或者其他地方磨蹭。”这是一个空洞的威胁,五条悟知道这一点,夏油杰也知道这一点,但夏油杰需要感觉到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控制了局面。至少对他的精神健康有好处。

“没问题,”五条悟回答道,他微笑着露出了牙齿。夏油杰不得不承认悟兴奋起来的时候非常可爱、特别可爱、最可爱——“我知道你会屈服的。”

收回前言,五条悟就是个白痴。

“好,我要试着和你调情。记住,你必须假装不认识我。虽然挺难但你要努努力?”

游戏至少会很有趣。悟不擅长调情,因为他不擅长发现他人的情绪。在他们在一起之前,夏油杰不得不更主动一些,所以他的一部分渴望看到另一个人如何试图勾引他。

所以他翻了个白眼,但最终还是照做了,转身去拿写在购物清单上的卫生纸。

“嘿,能给我那个吗?”五条悟站在他身后,指着夏油杰手里的那包卫生纸说道。夏油杰马上给了他。

“不,错了!你在做什么?你得假装不是我。”

“我已经假装不是你了。如果有人问‘能给我那个吗’,”夏油杰晃晃纸巾包。“可能是因为他们够不到架子。这都不算调情。”

“这就是在引起你的注意,不要纵容他们。”夏油杰有点吃惊。悟是认真的吗?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告诉他们‘不,自己拿’,然后把东西放进手推车里就走。”

“悟,太没礼貌了,我不会这样做。”

“呜呃,杰,再试一次。”

“但是——”

“再试一次嘛。”

“你真让人受不了,”夏油杰说,但他还是转过身假装在购物。天啊,他为什么要纵容悟?他应该直接走开,结束这场没意义的表演。

“我也在用这个牌子,”身后传来五条悟的声音。夏油杰转过身,朝他点点头。

“确实挺好用的。”

“错了!错了错了错了。杰,搞什么鬼?”

“你说‘搞什么鬼’是什么意思?我做错了什么?”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搭理那些想和你调情的人,”五条悟说道,显然很生气。

“我只是在礼貌地调情,不对这还不算调情!”

“哈?你觉得陌生人只是随便走到某人面前,告诉对方自己使用同一品牌的卫生纸,因为想随便聊聊?”

五条悟说得有道理,但如果就有人喜欢闲聊呢?

“还有什么?我要告诉他们‘别和我说话,我有一个疯狂的男朋友’还是什么?”

“是的!完全正确。”

“如果他们本来就没试图调情呢?真他妈的尴尬。”

五条悟沮丧地呻吟着。去他的吧,因为夏油杰也开始感到沮丧了。他知道他不应该同意这样一个愚蠢的想法。

“你不明白!杰,你特别辣,人们不会不带目的和这种人闲聊的。”

五条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些事情如此了解了呢?夏油杰真的打算开始插足五条悟和家入硝子的每月约会,因为他绝对相信硝子正在缓慢但肯定地用所有这些蹩脚、无聊的想法腐蚀五条悟的思想。

另外,由于悟觉得他很辣,夏油杰试图忽略他耳朵上的温度。即使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之后,五条悟并不是每天都在夸他,但他总是会打直球,就好像他在陈述他认定的事实,而不是试图示好或调情。

“不是真的。”

“就是真的。再试一次嘛。”

“悟——”

“我不想听。再试一次嘛!”

“我为什么要忍受你。”夏油杰咕哝着,又一次转过身去。从整场闹剧开始,他甚至都没买完卫生纸包。他只是不停地伸出手臂,假装抓住它,因为他现在显然和他的男朋友一样疯狂。

“需要帮忙吗?”

这一次,夏油杰皱着眉头面对五条悟。“如果我需要帮忙,我会叫我的男朋友,所以滚开。”

夏油杰永远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但他真的想尽快结束,回去购物。当五条悟对他微笑时,他知道自己说对了,他的男朋友显然很满意。他太容易猜透了。

“这才像话嘛!”五条悟惊呼道,他的语气中带着满足。他快速从夏油杰那儿偷了个吻。“我觉得你已经学会了,你可以一个人待着啦。”

“是吗?”夏油杰问道,没有被逗乐。

“本来还能再加点别的,但现在这样也行吧。”

“现在这样,”夏油杰重复道,眼睛睁得大大的。

“现在这样,”五条悟确认道,完全没有听出夏油杰声音中的嘲讽。“你比我想象中要慢点,但反正也算成功了吧。“

天啊,夏油杰想揍他的笨蛋男友一顿。“也行吧。”

“我得承认我一开始还认为tiktok是浪费时间,但现在我知道它有多有意思了!准确来说,硝子只给我发了一个视频。然后又出现了很多类似的。我觉得tiktok想告诉我什么。要不是我试了试,我都不知道你需要训练呢。”

更像是算法想破坏夏油杰的每周购物。此外,五条悟的供词有太多错误之处,他都不知道从哪儿反驳。但如果说夏油杰从和可爱男友的日常相处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他学会了什么时候选择打一架什么时候选择顺着他。这个知识点特别的没意义。

“当然。”

五条悟点点头,对自己很满意。他提了提滑落的墨镜,用他那双不可思议的、闪闪发光的蓝眼睛暂时照亮了这个世界,然后又把它们藏在了他的黑色镜片后面。一周前,他不小心坐在了墨镜上,现在右边的眼镜腿有点坏了,导致他的墨镜比平时更频繁地从鼻子上滑落。夏油杰当然逼过他修眼镜,但显而易见,五条悟还没过去修。

“我们现在可以继续购物了吗?既然现在很明显,我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免受调情?”

“没问题,”五条悟轻松地表示同意。他匆匆看了一眼手表。“看看表?已经有点晚了,我们分头行动怎么样?”

夏油杰本应该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真的,但他仍然对五条悟有时的无耻感到惊讶。但分开买确实更快。他知道悟不会帮忙买清单上的杂货,他只会直接去糖果区,花20分钟决定买什么甜的。悟还会质疑放进手推车的每一件东西“买这个干嘛?”,然后开始抱怨为什么不回家。总的来说,他的男朋友可能很难搞,但他不开心时就显得特别糟糕。夏油杰很喜欢照顾他那非常难伺候的男朋友,但他真的不想再搞没意义的角色扮演。

他可以适应五条悟几分钟没有挂在他的肩膀上,也可以适应没有悟在耳边絮絮叨叨地抱怨无聊。

“好主意。你先去买奶,买完了糖果区见,怎么样?”

“嗯嗯。给你清单,我已经记住了。”五条悟递回清单,然后又偷了一个吻,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夏油杰无奈地摇摇头,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丝深情的微笑。五条悟是个被宠坏的小孩,没错,但夏油杰就是没办法拒绝他。悟让这一切变得更充满乐趣、更生气勃勃、更美好。

他很快穿过超市,手里挑选单子上写的所有东西,头脑几乎处于自动驾驶状态。夏油杰对超市了如指掌,他每个周末都会和悟一起过来,他知道糖果区离奶制品区很近,所以他可以最后再买奶,因为另一个人绝不会买其他东西。

单子上的最后一项是洗衣粉。他站在展示着各种品牌的、令人望而生畏的货架前。五条悟非常喜欢他上次买的“纯棉”香味的那款,所以他迅速扫了遍货架,很容易就找到了他需要的牌子,抓起一袋放在手推车里。全部购买任务完成了,他从清单上划掉了最后一项,甚至还刷新了最短时间记录,他隐隐有种成就感。

速度更快可能是因为没有一个粘人精在他身边吧。

“打扰了?”一个声音突然喊道。

夏油杰转过头,发现一个矮个子女人正看着他。

“不好意思,我想要最后一个架子上的洗衣液,但我够不着。嗯,请问你介意帮我吗?”

“没问题,”他轻松地回答。他走近女人指着的地方,拿起一个紫色的瓶子,把它递给了那个女人,笑了笑。“给你。”

“谢谢你。”她回答道,把瓶子放进自己的手推车。

“不客气。”他最后笑了笑,转身去推他的手推车。

“其实!这种洗衣液闻起来真香。我真的很推荐它。”他听到那个女人又在跟他说话,于是转过身来。女人推着手推车走近他,双颊通红,眼里闪着害羞而坚定的光芒。“你想闻闻吗?”她主动提议,再次抓起瓶子,拧开瓶盖,递给他。

夏油杰抑制住了想笑的冲动。绝对不可能。五条悟的声音在他脑海中清晰地响起:“你不明白!杰,你特别辣,人们不会不带目的和这种人闲聊的。”

天啊,幸好悟不在。他绝对不愿意告诉悟他是对的。虽然公平来说,如果悟此刻还趴在他的肩膀上的话,看见近两米的男人和他肩膀上趴着的臭脸男人,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过来搭讪。

“啊,不用了,谢谢你。我男朋友更喜欢我选的这款。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推荐。”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夏油杰就推着手推车离开过道去找五条悟了。

他暗自发笑。夏油杰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五条悟讲述这个小插曲,哪怕只是为了向他展示他绝对知道如何守男德。

夏油杰走向糖果通道,一切都结束了,他稍微松了一口气,他可以和悟汇合,支付完账单。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家,他们可以依偎在沙发上看他男朋友最近超喜欢的《数码宝贝》最后一集。五条悟一直在重刷所有的数码宝贝系列,还把夏油杰也拖了进来。数码宝贝对夏油杰来说算一种怀旧,所以他没介意那么多,而且他也最喜欢第三季。

五条悟坚信数码宝贝冒险会永远继续下去。但夏油杰喜欢和他唱反调,他喜欢激怒他,因为悟这时候的反应总是很有趣。

夏油杰向右转走向糖果区,他看到他的男朋友站在软糖区前,一手拿着一袋软糖,他笑了。五条悟看起来像是在纠结买哪一种,但夏油杰知道,他只是想让夏油杰批准他全都买了。

他通常会纵容他,但夏油杰对之前的小玩笑仍然记忆犹新,所以这次他肯定不会那么快答应。

当他走近时,他的笑容迅速消失了,他意识到五条悟不是一个人。

有一个人——一个他妈的陌生人——站在五条悟旁边和他说话。陌生人靠着五条悟靠得太近了,目光盯在他男朋友的脸上,让夏油杰有点不舒服。夏油杰惊恐地意识到五条悟的墨镜从他的鼻子上滑了下来,让这个陌生人看到了他漂亮的眼睛。

五条悟看起来无忧无虑,显然还在思考。他似乎没有听另一个人在说什么,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他手中讨厌的彩色软糖。

夏油杰的胃里像吞下去一团滚烫的咒灵球。那个该死的陌生人不可能想搭讪他的男朋友。天啊,悟可能根本没意识到那个混蛋在调情,甚至可能根本没注意到有人想引起他的注意。

夏油杰把手推车放在过道中间,迅速向他们走去。

“如果你不知道要买哪个的话,我可以都买下来,我们可以一起尝尝。实际上,我们不如——”

“嘿,宝贝,”当夏油杰站在对面能听得见的距离内时,他说道,打断了另一个人的话。五条悟和夏油杰不喜欢用爱称称呼对方,他们更喜欢“杰”和“悟”。但如果他今天不让那个丑陋的混蛋知道悟绝对是禁区的话,他会自己诅咒自己。

五条悟,完全状况外,看起来都没发现旁边有个人。夏油杰从未如此喜欢过悟的绝对糟糕的个性:他倾向于忽略一切他不感兴趣的事情,人类也包括在其中。夏油杰总是试图教他至少假装一下旁边还有别人在。还好五条悟有选择性听力。

夏油杰伸出手臂揽住男朋友的腰,手指充满占有欲地缠绕着五条悟的衬衫,他贴紧他的后背。

“我买完东西了,你这儿也买完了吗,宝贝?”他问五条悟。他的男朋友只是哼着歌,根本没在意夏油杰的行为。他甚至没有退缩,甚至没有问这个黑发怪刘海男人到底在做什么,虽然他们都知道夏油杰平时不会在公共场合这么做。

“我们能都买了吗?”他转过头看着夏油杰,举起拿着软糖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好像这样做能诱使夏油杰答应下来似的。

“你喜欢就行。”夏油杰很快回答道。他刺了眼自从他出现起就后退了一步的那个人。他还呆在这干什么?“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谁?”五条悟困惑地皱着眉头问道。夏油杰用下巴指着还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家伙。另一个人尴尬得脸都红了。五条悟只是瞥了他一眼,耸耸肩,连一秒钟也没多给他。“不认识。我们可以在离开前去饮料区吗?我忘拿甜瓜汽水了。”

夏油杰笑了笑,显然对男朋友的反应感到满意。而陌生男人的脸因为他试图调情的人公然无视自己变得更红了。他似乎还要说些什么,但他看了一眼夏油杰冰冷的眼神,嘴巴合上,迅速离开了现场。

“当然可以,悟。”夏油杰帮五条悟戴上墨镜,吻了吻他的鼻子,拉着他的手走向身后几步远的、被遗忘的手推车。

在回家的路上,夏油杰考虑是否要提起这个小插曲。五条悟显然没注意到有人试图和他搭讪,甚至没注意到有人在和他说话,所以他不确定要不要这么做。

他不情愿地承认,他现在理解了一点儿悟对试图搭讪夏油杰的人的厌恶。亲眼目睹这一切绝对糟糕,经历这一切更糟糕。夏油杰真的不知道他竟然会这么嫉妒。众所周知,五条悟才是他们中嫉妒心更强的一个,或者说他曾经是这样认为的。如果夏油杰发现有人试图搭讪他的男朋友,他会表现得很小气,虽然他知道悟绝不会搭理别人,甚至可能根本没意识到别人在搭讪。就像刚才一样。

夏油杰在以前并不是没有感到过嫉妒;和五条悟在一起之前,每当有人当着他的面要这个白发男人的电话号码时,他都近乎神经质地隐藏自己,试图不表现得像个疯男人。但也不会持续很久,因为五条悟总是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夏油杰身上,而不是去与某个陌生人互动。

他原本以为和悟在一起后情况会变好。他的男朋友毫不遮掩地让每个人包括他们的家长都知道他们在约会。他经常把自己挂在夏油杰身上,抓住他的手,偷偷吻他,打断他和任何人的谈话,像一个被迫违背自己意愿分享他最喜欢的玩具并希望它立即回到自己手中的、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样争夺他的注意力。

简而言之,他腻歪的让每个人都无法忍受,除了每次都很吃这一套的夏油杰。家入硝子总是说他们是为彼此而生的人渣。

也许夏油杰可以不太具体地提出来。目睹男朋友被搭讪后,夏油杰不想再谈论自己刚才被女人搭讪的经历,他只想和悟一起坐下来,教悟如何逼走任何试图和他搭话的人,即使对方只想询问个时间。

天啊,当五条悟让夏油杰练习如何拒绝别人时,他表现得就像五条悟不讲道理一样。而他现在也是如此。令人作呕。

五条悟在他旁边喋喋不休地谈论数码宝贝的不同进化,完全没有意识到夏油杰的内心斗争。

夏油杰还讨厌的一件事是告诉五条悟他是对的:他的男朋友自负得像土星一样大,不需要更多夸夸。夏油杰总是尽可能地教他的男朋友谦逊一点;这是一项有点挑战性的任务,因为除了人际交往之外,这位男朋友在各个方面都很完美。

尽管如此,他也需要被给予应有的肯定:五条悟正在缓慢但坚定地学习如何表现不那么混蛋。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其实是只好猫,他只需要一点点正确的推动。

但是回到问题上。要告诉五条悟需要接受如何阻止人们进一步交流的培训的也是他,这无异于承认五条悟从一开始就是对的。绝对不在夏油杰的选择里。

在看着悟时,他的大脑不断闪回那个混蛋当时的表情肯定动摇了他的决心。陌生男人盯着悟,像是看着悟的眼睛感到眩晕——悟的眼睛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一双苍蓝色眼睛。夏油杰不应该在意这么多,他不介意人们发现五条悟非常有魅力,他非常乐意谈论也为此感到骄傲。他猜他已经变得特别有独占欲,五条悟的眼睛通常被一副黑色墨镜隐藏起来,是一种只为夏油杰保留的特征。

去他妈的。

“悟,”他打断了他的话,语气并不刻薄。“你在糖果区有没有注意到有人试图和你搭讪?”

“嗯?什么意思?”

“我发现你的时候,有个人在和你说话。我相信他是想邀请你出去玩什么的。”

“什么?我知道每个人都喜欢我,杰,但如果有人和我说话,我会注意到的。”

大胆的假设,夏油杰想。

他在期望什么?夏油杰想起了他刚才为他所做的所有无用的思虑。五条悟的性格一直让人捉摸不透,而夏油杰震惊地发现他觉得五条悟的性格和他的其他部分一样有吸引力。当初他一直尝试和悟调情,最后他几乎放弃了,因为五条悟看起来要么故意不理他,要么真的一无所知。无论如何,他没有任何进展。有那么一瞬间,夏油杰真的相信他永远不会吸引到他迫切想要得到的那个人。

这就是为什么当五条悟在一个夏日中突然吻了他时,他出乎意料地惊喜。他们蹲在河边点燃烟花。他刚开始觉得有点傻,他不再是个孩子了,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无法对五条悟说不,所以当白发男人手里拿着闪闪发光的烟花出现时,他很快就屈服了。

五颜六色的火花映照在黑漆漆的水面上,夏油杰正沉浸在这种感觉中,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眼睛离开他面前的烟火,转向他身边的那个人。他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五条悟就吻了他。一个笨拙的吻压在了他的嘴唇上,稍纵即逝,非常甜蜜。

夏油杰大吃一惊,有点退缩。虽然这个吻有点短暂,但足以撼动夏油杰的整个世界。他以前从未见过五条悟这么脸红和害羞,他的耳尖是鲜红色的。

“我喜欢你,笨蛋。”

“悟——”

“所以你也要喜欢我。”

五条悟尽可能让自己显得很轻松,但夏油杰看着他的样子只能竭尽全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关于五条悟的一切总是既复杂又轻松。

他发现五条悟的调情方式包括和夏油杰分享他的零食,或者把他拖到世界上所有的抓娃娃机前。五条悟叫他白痴,因为五条悟是如此明显地喜欢着夏油杰,而夏油杰并没有很快意识到这一点。

呵呵。很明显。

“我接下来说的可能有点失礼,悟,但是即使有人握着你的手试图亲吻你,你也不会认出他是在调情。”

“嗯?你他妈的是什么意思?再说一遍,刚才不可能有人和我调情,我又不是个骗子。”

“什么?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吗?被人调情又不意味着你是个骗子,悟。”

“杰,你知道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和我调情,不像某些人。我名花有主我很骄傲。”

“我真的希望你不是在说我,你这个白痴。”

“好吧换种说法,你的拒绝技巧需要一些打磨。”

天啊,为什么夏油杰还要继续下去。

他不应该高兴吗?五条悟就像当年一样迟钝,所以调情根本不可能对他起作用?他什么都不会意识到。

“你什么都不用担心,笨蛋。你知道我眼里只有你。你是我的唯一,悟。”

“哼。”

夏油杰偷偷看了一眼,看到五条悟双臂交叉在身前,身体和头部朝向窗户。这是他通常生闷气的姿势,当他注意到熟悉的红色亲吻上五条悟的耳尖时,夏油杰笑了。他的男朋友很容易被激怒,但也很容易被安抚。太可爱了。

回到家收拾好所有的杂货后,五条悟把夏油杰拖到沙发上。在看了几集《数码宝贝》后,五条悟觉得自己已经太久没有和夏油杰交流感情了(尽管夏油杰的胳膊搂着他,五条悟的头靠在黑发男人的胸前),于是爬到夏油杰的腿上。

“你已经40分钟没吻过我了,怎么,你不再喜欢我了?”五条悟哀嚎着,长长的四肢像树袋熊一样缠绕着他的男朋友。

夏油杰又笑了。五条悟就像只特大号狗狗,不再是幼犬,也不再适合某些空间。但他很喜欢。对他来说特别有趣的是,五条悟比他高,但他仍然表现得像是他俩之间更小的那个。

“是你想看数码宝贝。如果是我的话……”夏油杰把手伸进五条悟的衬衫下面,手指接触到柔软的皮肤。“我们会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他感觉到五条悟在他身上颤抖,每当夏油杰的手指抚摸他的脊椎时,他的背都会微微拱起。

“是吗?想给我看看吗?”

“乐意至极。”

他没有浪费一秒钟,把他们的嘴唇撞到一起,把五条悟拉到自己身上,直到他们胸贴着胸。他们急切地亲吻着,舌头不停地摩擦着对方,试图偷走对方的呼吸。

很快,夏油杰让五条悟背靠在沙发上,五条悟的衬衫领子歪斜着,他把它拉到一边,咬在他垂涎的锁骨和脖子上。他没办法停下来。他不是露出来的这些诱人皮肤的对手,没有瑕疵,几乎是在恳求夏油杰在上面做点什么。

“杰,杰——”五条悟喘着气,双手紧紧地抓着夏油杰的头发,夏油杰的手指压在他的后颈上,控制着他要让他保持不动。即使五条悟完全不打算离开。

他亲吻、舔舐、瘀伤了牙齿下的皮肤,着迷地看着五条悟那不可思议的乳白色皮肤是如何绽放出红紫色的色彩。他突然想起了今天的事,他的牙齿深深地咬在五条悟的脖子上,决心标记他的男朋友,让全世界都看到他是他的。

五条悟偏爱宽领t恤简直再好不过了。如果夏油杰可以把他的所有权纹在五条悟的皮肤上,他就不必担心一些讨厌家伙会认为他们可以去调戏本该属于他的东西。一个警告标志:禁止靠近。

“哎哟,杰,你是什么,狗吗?不要咬得那么重。”五条悟拉了拉他的头发以示警告。他很快就用舌头安抚了伤口,亲吻悟被蹂躏的皮肤表示歉意。他不是真心道歉的。

夏油杰永远不会厌倦他的男朋友是多么敏感,整个身体都在他的亲吻下颤抖。令人上瘾。五条悟可以一直表现得是个趾高气扬的最强,但在夏油杰的抚摸下他崩溃得又是如此迅速,这让夏油杰感到头晕目眩,像五条悟这样天赋极高、才华横溢、永远完美的人完全受他的摆布满足他的控制欲。操,他太喜欢了。

“来吧,宝贝,我们去卧室。”

“抱我去?”

夏油杰笑道。

“你想要什么都行,公主。”

“你给我等着。”

//

#庸医

你他妈对五条做了什么?他看上去像被疯狗咬伤了

#人渣2号

别再给我男朋友灌输愚蠢想法了??

我看透了你

#庸医

我还以为五条是占有欲更强的那个

你脑子有病吧,夏油

#人渣2号

你的品味跟你找男朋友的眼光一样差

#庸医

草拟吗,我的品位完美无缺

我女朋友完美得不得了

我只是挑男的眼光差

#人渣2号

啊对对对

#庸医

你会喜欢tiktok上新的情侣挑战的:)五条看起来非常感兴趣

#人渣2号

你敢

#庸医

:))))

end

38 Likes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感谢汉化

喜欢小情侣互相吃醋!!特别是杰看到悟被搭讪!!然后杰疯狂吃醋这种!!感谢汉化:heart::heart:!!tiktok确实算是外国的抖音

特别特别喜欢这篇两个人都超绝可爱aaa————
感谢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