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煮和做爱间是否有必然联系

他们刚热腾腾地吃完一顿关东煮,吃的有些撑了。这会儿两个人都不太想说话,肩靠肩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打休闲养生小游戏——五条悟给定的义,虽然夏油杰并不觉得口袋妖怪所谓的养生究竟养到哪儿去了。

天知道关东煮是怎么能吃出撑到不想动的效果的。一开始究竟是五条悟先得意忘形拿太多、还是他自己没忍住手,事到如今也无从追究,估计他俩的锅得各背一半。

宿舍里空调温度调的正好,吃饱喝足难免有些犯懒。夏油杰不受控地打了个哈欠,低头看了眼时间:才八点多,现在就睡也太早了。他又偏头去看五条悟,发现此人半点倦意都未显,手上的PSP画面已经从养生游戏换成了横屏格斗,这会儿正打的热火朝天好不精神。

他这一看就看了许久,五条悟直到全须全尾打完整把游戏都没瞧他一眼,大约只是懒。夏油杰也懒,见人和游戏打成一片也懒得喊他,拾起游戏机,打算给练了要有两个月、还差一点满级的小火龙再加把劲,五条悟却忽然乐意搭理他了。

“杰,你刚看我干嘛?”夏油杰闻声瞅他一眼,多少有点“看就看了还能收费不成”的有恃无恐在里面,手上边回着话边打经验果,在心里盘算离升满级还差多少。

“没看你啊。你的错觉吧?”
“……”

五条悟也有点无语了,他想我堂堂六眼,还有感觉错的时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人必定是在随口敷衍他。

“哦。”他干巴巴地应了一句,有两三分钟都没见动静,盘腿坐在那边,表情凝重得很——说实话,五条悟沉下脸来确实挺吓人的,形容起来就是在碰到一级甚至特级咒灵的时候,夏油杰都没看到他脸上出现这种神情。

……不会吧,这点程度就生气了?悟难道还在上小学吗。他没忍住吐槽了两句,正打算去安抚幼稚的挚友,抬头就撞上五条悟那张无限放大的帅脸。

“悟,别闹。”夏油杰叹了口气,可算是看出来他压根没在认真生气了,于是伸手把他故意鼓得老高的脸颊揉圆搓扁,当面饼一样拉长拉长长。五条悟气呼呼地拍掉他作乱的手,这回凑的更近了,一双六眼毫无掩蔽地、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夏油杰有些吃不消了,就算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已经被迫对男同学的一副好相貌产生了抗性,在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下依旧难以保持镇定自若,于是下意识移开了眼神,喊他坐远点。说完又后知后觉自己有些刻意,赶忙往回找补,说离得太近了,悟。

你要如何让一个偷偷暗恋男同学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平常心?完全不可能,这比让五条悟忽然领悟社交距离的重要性还要困难。

五条悟明显不太满意,但没发挥出来。他的目的不是这个,虽然他感觉自己被嫌弃了。

“杰,我们来做爱吧!”他组织了半天语言,最后说出一句牛头不对马嘴、完全没有前情概要的惊人语句。

夏油杰:……?

夏油杰……夏油杰没什么感想,此刻心情简述一下大约是四个字:阿弥陀佛。非要说的话,他只觉得五条悟能不加思考地脱口而出这种话,该是脑子被超剂量的关东煮撑坏了。

“怎么忽然提这个,我们压根不是这种关系吧?”
“哦啊嗯嗯,哪种关系?”

五条悟先是敷衍四连,而后非常单纯非常无辜地吐出了后面四个字,把夏油杰听的一噎,想他不是吧,不谙世事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未免也装过头了!

“就是……那种,嗯,互相喜欢的情……”
“我当然很喜欢杰,这不废话吗。”

“情侣”两个字都没说完,就被猴急的五条悟打断了。夏油杰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噎在那儿,别提多难受。他想,五条悟口中的喜欢,估计跟他想表达的和持有的那种“喜欢”偏离了至少十万八千米。

还没等他组织好剩余的长篇大论,五条悟就又蹭了过来。因为在冬至的日子里里打的过足的暖气,五条悟一张脸蒸的通红,在极近的距离冲他眨眼,和毛茸茸的短发同色的睫毛晃悠悠的,一双漂亮的蓝眸忽闪着,除了期待还是期待。夏油杰怀疑他下一句话就得是“来做吧!”这种坏气氛的话,解释的话一个字也蹦不出来,被迫成了个锯嘴葫芦。

他恨恨地伸手捂住同窗欠揍的嘴,又在下一秒用唇舌代替右手,用行动代替语言,实现以吻封缄。

夏油杰想这么做很久了。他跳脱又口无遮拦惯了的男同学可不知道什么叫注意言辞,总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惹人爱又惹人恨,薄又色泽浅淡的唇启合着,肆意地笑时还能看见一点藏在里面的、一点尖尖的虎牙。

他想,悟的这对唇应当很适合接吻。亲上去碾磨,撬开牙关,再舔弄那只嚣张的小虎牙,松开时应该就能看见唇瓣染上比他本人鲜艳的多的色彩——不过也只是想想。

夏油杰平日里总是控制着视线,生怕这位看上去性取向十分正常的挚友发觉自己跑偏了的心思,从而心生罅隙。

这回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去亲,他自然不再犹豫,多少抱着点让这小子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的心思,狠狠亲了上去。

五条悟眼睛都瞪大了,一声呼唤只来及发出“su”这个音,就被悉数吞没于唇舌之间。不如说,他这一举动恰好省了夏油杰撬开齿关的步骤,入侵者直接顺当地登堂入室,连装模作样的蹭磨都欠奉。

他用灵活的舌头追着五条悟无处可躲的软舌纠缠,在吮吸舔弄的间隙偶尔会碰到些尖尖硬硬的东西,下意识便去舔舐盛着尖牙的牙床,而后顺利尝到一点关东煮里淋上的、番茄酱的甜味。

真要说起来,夏油杰也是头一回接吻,更何况对象还是暗恋许久的男同学,这会儿也迷迷瞪瞪的,满脑子都是他之前幻想过的,“吃掉”五条悟那颗嚣张的虎牙的场景,于是下嘴也就没个轻重,想到哪做到哪,空气里都被他过分又过界的亲吻弄得湿漉漉,一时间屋内只能听见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

等到他们终于分开的时候,之前叫嚷的厉害的五条悟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唇瓣被吸吮的通红,只顾着喘气了。夏油杰回味了一下刚才的吻,稍微回笼了一点理智。他抬头偷偷观察男同学面上的表情,片刻后得出一个结论:没看懂。感觉他上辈子家里开染坊的。

他们互相沉默了一阵,夏油杰舔了舔齿关,在五条悟一瞬不瞬的注视下,这才后知后觉有点害羞起来,眼神飘忽着准备找个理由开溜,不然他的低裆阔腿裤就要藏不住在刚才一吻里不可避免地升起的反应了。

但是五条悟偏不让他如愿。他突兀伸手把方才卸下的眼镜架到夏油杰脸上,特制的全黑不透光镜片成功拦住了夏油杰起身的动作。下一秒,他费神费力想要掩饰的部位就被对面不怀好意的男同学给隔着裤子捏住了。

“嘶……悟,松手!”

夏油杰没忍住漏出一声气音,伸手就想把这只作乱的手给搬走。五条悟弓着身,以一种微妙的低视角瞥了他一眼,而后干脆利落地解开了他绷着的校裤纽扣,再放出那根天资傲人的玩意,全过程不超过三秒钟。

“哇哦,尺寸不错嘛。”

五条悟发出了非常夸张的惊叹声,开始用他那双被无下限保护的很好、但骨节明显,手指修长的手圈住夏油杰已经不受控地挺立翘起的性器,像他上课无聊时摆弄按压式水笔一样,到处蹭蹭摸摸,还在最敏感的龟头处用双手大拇指一同摁压碾磨,看他动手的姿势怕真是把他的性器当水笔玩了。

那根东西很快被他不知轻重的玩弄整得开始冒出前液。五条悟也没开无下限,手指在磨蹭间带出黏腻的水声,被他强行摁着手淫的夏油杰按捺不住的喘声和那点细微的水声,搅和在一起,一齐往五条悟耳畔钻。

“……悟……别弄了。”

夏油杰实在忍不住了。他用比往日沙哑了多的嗓音喊这三个音节,五条悟顿了一下,但没去看他,只一个劲地玩弄这根越涨越惊人的凶器,嗓子里莫名干的说不出话。他低头瞧着夏油杰涨的青筋暴起的阴茎,不知怎么想的,在这个极近也极其暧昧的距离,伸舌舔了一下顶部,还有心情对其味道评价一二:又咸又涩,呸,难吃死了。

刚评价完,这根东西就颤抖着射了五条悟一脸。这个姿势使得他根本避无可避,不过他也懒得去躲。如果真要躲,无下限还来的更简单快捷一些——不如说,他的目的正是这个。

对着挚友刚射完精还未缓过神来的脸,五条悟刻意地舔掉了被射在唇边的浓精,又吐出舌头,给因为猛烈的高潮而陷入贤者时间的夏油杰看,表情得意的不行。

“不行嘛,杰。早泄可是会被我嘲笑致死的哦~”

夏油杰简直被他气笑了,恶狠狠地想这家伙之前怕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亏他搞地道战似的偷摸暗恋了这么久,还天天想这想那,生怕和他连朋友都做不成。

“行啊,那你先笑着。”

他无可无不可地应了声,摘掉碍事的墨镜随手搁在床头柜上,手上使力,瞬间调换了两人的位置。不知是报复还是记仇,夏油杰完美复刻了之前五条悟上手的过程,只是进度条拉了至少二倍速。

这会儿已经破罐子破摔的夏油杰可顾不上要照顾处男,他上手敷衍地摸了两三个来回,便直接将五条悟比起常人要粉嫩浅淡的多的性器含入嘴里。夏油杰先是浅浅地吞了个前端,眉头不自觉地一皱,在满嘴前液的腥膻味中忍着不适又吃进了一截——这回直接顶到了喉咙深处。五条悟个儿高、体格又好,自然也发育的极好,第一次给人做口活的夏油杰很是噎了一下,忍住呛咳的冲动,收着牙齿,用几乎无处安放的舌头帮他费劲地抚慰。

“!”

五条悟一脸故意为之的、久经沙场般轻松愉快的表情当即崩塌了。他被踩了尾巴似的惊叫出声,整个人止不住地抖,湛蓝的苍天之瞳瞪得溜圆。作为一个日常有贼心没贼胆、唯一的性知识来源是偷买的色情杂志的男子高中生,他连自己手冲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提初体验就是被迫口交了。

男同学一惯善于吞咽咒玉的喉咙称得上是天赋异禀,柔软温热的口腔深处紧紧包裹着五条悟敏感的性器,间或还伴随着舌头的舔弄——五条悟简直难以想象,在唇舌都被霸占的全无空隙的当下,他究竟是如何做到还能顺畅地移动舌头的。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快感让五条悟控制不住声音,乱七八糟的呻吟和喘息自唇齿间溢出。他在一片混乱的思绪中低头看向夏油杰,在接触到他紧皱的眉头和微微凸起的颈部时,大脑霎时一片混乱。他遵从本能地挺胯用力操了夏油杰的喉咙几下,再也忍耐不住地射了出来。

“……呃呜!”

他又一次丢人地出了声,黏腻柔软的声音让五条悟几乎不敢相信是他自己发出的。在挨过一阵漫长又空白的高潮后,他终于缓过神来,下意识低头看了眼吐出性器、开始拧着眉头咳嗽的夏油杰,可算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不安。爽是很爽,但射在杰嘴里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很少有“不好意思”这种想法的五条悟很是欲言又止了片刻,伸手捏着夏油杰的下巴,想多少帮他把射进去的东西清理出来些许,没想到夏油杰只是缓了几秒,便咕咚一声将内容物完完整整的、一滴不剩地咽了下去。

“……怎么了,悟?不舒服吗?”

对上五条悟难以置信的眼神时,夏油杰也稍微有点难以启齿的心虚,感觉自己这样做好像是挺变态的。

“你不要什么都吃啊啊啊啊!?真的不觉得这玩意很难吃吗!”

五条悟有点崩溃:这家伙难道有隐藏的异食癖不成!他倒也不是觉得变态什么,只是纯粹觉得精液实在没什么好味道可言。夏油杰凝神思考了片刻,满脸无辜地冲他摇了摇头。事实上,他确实不觉得五条悟的阴茎乃至精液有多难吃,非要类比起来,滋味可比他日日吞食的咒灵球要好上了何止数倍。

“还好吧,”他学着五条悟之前伸舌舔掉浓精的动作,也张开嘴向其示意自己空无一物的口腔,而后若无其事地冲涨得满脸通红的挚友笑:“要不悟也来尝尝,不就知道了?”

“我才不……呜呜!”五条悟刚想拒绝,就被凑上来急吼吼地接吻的夏油杰堵住了口舌。残留着精液腥味的吻和美味完全不搭边,他们互相交换着唾液和呼吸,这会儿也没人在乎难不难吃了,只是相互追逐着对方的舌,在亲吻里进行激烈的攻防交替战。夏油杰亲的很急很凶,才是第二次接吻的五条悟也不甘落后,两人吻着吻着便乱糟糟滚成一团,方才还算平整的衣物也遭了殃,在暖融的空调房里被汗打湿了个彻底。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脸红的不行。在漫长的接吻与厮磨中,夏油杰早就过了不应期,这会儿性器挺立着梆硬。五条悟也同样,他下意识贴着夏油杰的身体磨蹭着,虽然嘴上无知者无畏地喊着“我们来做吧”,实际半点经验也没,临门一脚了都还只会一味安抚自己的性器官,蹭过去还想讨一个亲亲,被轻喘着气的夏油杰拒绝了。

“悟……你稍微把腿抬起来一点。”

夏油杰哑声同他说着要求,五条悟也没多此一举地询问缘由,只是扯掉欲掉不掉地挂在腿上的黑色校裤,听话地自己抱住双腿,门户大开的正对着夏油杰。事发突然,完全没有提前准备润滑,他安抚性地抚弄了几下五条悟硬到滴水的性器,借着那点前液,将食指送入五条悟尚还紧闭干涩的后穴。夏油杰手上微微使力,在那从未被造访的甬道深入,旋转着抠挖的同时用另一只闲置的手给五条悟手淫,并趁机加入第二根手指。

后穴被撑的满涨的感觉并不太美好。五条悟皱着眉直喘气,本想再过几分钟要是还不舒服就直接开口喊停,下一秒,那两根略显粗糙的手指便触到了某处隐秘的点,瞬间上涌的奇妙快感像阵酥麻的电流,沿着脊骨一路上涌,让他险些没持稳抱着双腿的姿势。

“啊呃、杰,别摸了……!这边感觉怪怪的……”

五条悟整个人不自知的细微抖动着,制止的话语都被情欲泡的软绵绵,显得半点威胁力也没有。夏油杰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他已经快到极限,唧唧硬的快要爆炸了,这会儿还得忍着欲望给处男同学细致地扩张。他于是坏心眼地专挑这一点发起攻势,五条悟霎时煽情地惊喘出声,小穴竟食髓知味的自发渗出肠液来,随着手指过火的搅弄发出阵阵黏腻的水声。等到三根手指能顺利进出后,夏油杰再也难以忍受,将手指从中尽数抽出,换上灼热挺立的硕大凶器。

五条悟低头看着那尺寸惊人的东西,被情欲浸泡的混乱不堪的大脑总算清醒了刹那。“杰,这个……进不去的吧……”他咕嘟地咽了口口水,实在没忍住和他小声嘟囔了一句。夏油杰并未对他有点临阵脱逃意思的语句予以答复,只是一味沉默着。绑的平整的丸子头早在此前激烈的接吻中变得凌乱不堪,于是他干脆单手撸掉起不了应有作用的发绳,表情显得前所未有的晦暗。丛生的危机感在五条悟心头猛的开始打鼓,还没等他遵从第六感拉开距离,后穴便迎来了不怀好意的入侵者。

胀。胀的不行。五条悟感觉他好像要被这根庞然大物填满了,他完全不敢置信这么个玩意居然真的能全数进去,张嘴就想骂夏油杰这个逼不听人话,结果只能随着他使了狠劲的操弄,发出阵阵破碎高昂的呻吟。

“哈啊……夏油杰你他妈的,给我慢、慢点!呜……别……!”

之前需要摸索片刻才能触碰到的敏感点完全失去了隐蔽性,在高中生不讲理的超模性器下成了只能被不断操弄的瓮中之鳖。夏油杰顶的又急又深,完全随着性子动作,不需要其余花里胡哨的技巧,光是深顶浅出就让五条悟几乎要被太超过的快感折磨到崩溃,连夏油杰操时被紧攥着腰际的疼痛也一时被他忽略,混乱的思维此时只剩下飘飘忽忽的快意、和唇边不受控吐露出的暧昧吟喘。

夏油杰此时也不太存有理智了。五条悟的后穴实在过于紧致又过于熨烫,他在刚插进去的那一刻就禁不住低喘出声——阴茎被完全包裹的快感让他迅速抛弃了引以为豪的隐忍和理性,望着五条悟被灼热的情欲染遍的面容,内心的满足与快意一同上涌。他情不自禁地又加了点气力进去,顶的五条悟身体几乎要抓不住,在床上随着力道耸动,直到顶上床的靠背才勉强善罢甘休。

他知道自己过大的手劲可能会给五条悟腰间留下难消的淤青,但这会儿实在没有余力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了。他此刻整颗心脏都被眼前人填了个满满当当,拆开来仔细观摩,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无不写着五条悟的大名。夏油杰边操边在他耳边煽情地喘,潮湿灼热的气息喷在五条悟通红敏感的耳畔,又引起一阵颤栗。

“悟……里面好舒服,好喜欢……好会吸……”

夏油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些什么了,太舒服了,他感觉整个人都要融化在穴里了。五条悟也无暇去顾及他的胡言乱语,张嘴就是潮湿的呻吟和喘息,瞳孔里泛起薄薄一层水雾,衬得那双本就动人的蓝眸更加漂亮了。夏油杰看得心生欢喜,从耳畔挪至他不住溢出生理性泪水的眼睛,轻轻地啄吻,好像对待此生唯一的至宝一般轻柔。身下的动作却与之截然相反,称得上是毫不怜惜地操弄。五条悟嗓间呜咽了声,恍然间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某种特制飞机杯,此刻正被夏油杰无情地使用着。

“杰!杰……杰,我要……呜、我要……!”

他无意识地叠着呼唤了三声挚友的名字,殊不知惯来作为他最信赖的后盾的亲友,在此时却变成了极端的痛苦与极乐的来源。五条悟肆意地尖叫着,性器淅淅沥沥地射了好些在夏油杰和自己身上,后穴也在高潮里持续收缩,吸的夏油杰爽到头皮发麻。他快速在穴里又操了几个来回,在登顶之际克制地抽了出来,爽快地射了五条悟一肚子。

一轮结束后,两人躺在床上很是喘了一会儿气。夏油杰假想过很多种五条悟可能会有的反应,没想到他刚反应过来的第一句话不是兴师问罪,而是质问他为什么不射进来。

“………”夏油杰今夜又一次的没作回答。他和五条悟面面相觑半晌,在对方不满的眼神注视下,自顾自地笑了出来。

“……好嘛!别不高兴了。这不是怕你事后找我麻烦吗,射进去清理起来未免也太费劲。”

夏油杰边笑边同他解释,又凑上去亲他,在他耳边说悄悄话,小小声地问他:我喜欢你,悟。悟呢,悟也喜欢我吗?五条悟故作恼怒的瞪视没能持续到两分钟,也在夏油杰犯规的啄吻中丢盔卸甲,和他一同笑作一团。他心想,废话,不喜欢还能和你做爱?嘴上却偏要逗他,回答说你猜。

“嗯……好吧。那我猜答案是喜欢。”
“Bingo!很聪明嘛,杰。不过很可惜,答对没有奖励~”

89 Likes

好喜欢:pleading_face:

1 Like

太太太会写了!

1 Like

好可爱啊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