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夏(一)(个人搬运)

“杰,我可以捏捏你的包子头吗?”五条悟坐在自行车后座,盯着杰的丸子头看了好久后问到。

没等夏油杰同意,五条悟就十分自然地伸手捏了上去。他下手没个轻重,拽地正在骑车的夏油杰重心不稳。

自行车头因为主人的失控而胡乱偏向侧方,后座的五条悟脑袋随之摇摆,夏油杰慌慌张张地重新掌控好方向,无奈道:“悟!你倒是提前给我说一声啊。”

“我明明早就说过了,是你自己反应太慢了啦。”

哪怕戴着墨镜,骄阳也刺地五条悟敏感的眼睛难受,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恶趣味地一笑,迅速掀起夏油杰的衬衫外套,盖在自己头上。

鼻尖萦绕着属于杰的气息,像夏天一样清新又滚烫。五条悟将脸贴在夏油杰的后背上,顺便环住他的腰。

这样确实凉快不少。

夏油杰一边响着车铃警示着交叉路口随时会出现的行人,一边感受着腰背突然加上的力,“悟,这次你可别突然乱动……”

话还没说完,五条悟就在夏油杰腰间挠起痒痒,薄薄的T恤包裹的腰际本就敏感,被悟这么一闹,自行车彻底失控,二人双双栽倒在草坪上。

栽倒的自行车车轮还在转动,五条悟摔在夏油杰身上,嘴里夸张地乱叫,“杰,你怎么骑车的!能不能小心一点。”

夏油杰忍无可忍,一个翻身,二人瞬间颠倒了位置。投下的阴影落在五条悟脸上,将烦人的阳光遮了大半。

夏油杰低头对五条悟怒道:“什么啊,你要是不闹我,我们早就回去了!要不后半段换你来骑?”

“我才不要呢,骑车这么累的事,当然是四肢发达的杰来做最合适啦。”五条悟狡黠地眨了眨眼,随后吹了吹夏油杰垂下的刘海,“哈哈哈哈哈你的刘海真的好怪!真的不考虑把这一撮也扎上去吗?”

夏油杰起身,顺便拉了五条悟一把,边清理身上的杂草边回道:“少废话了,还有,我刘海哪里怪了?都说过一万次了这一撮扎不上去。”

夏油杰扶起车,盯了五条悟两秒,然后迅速上车骑走,一手控着把手,一手朝身后的悟挥道,“既然悟这么有精力,那就自己跑回高专吧!”

劲风带起他的刘海,衬衫外套里兜满了风,朝着五条悟张扬地飞舞。

“好啊杰,你怎么能这么坏!”

五条悟气地跳脚,奈何夏油杰早就滑出去超长一截。

夏油杰正开心地哼着从悟那里学来的小调,前方十字路口的草丛微动,一个不明物体大笑着跳出,白色的发上跳跃着阳光,吓了夏油杰一大跳。

五条悟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精准地落在了自行车的前筐里,里面还有二人不久前一起去买的漫画。

少年修长的双腿委屈地垂在筐外,五条悟对面如菜色的夏油杰做了个鬼脸,“又吓到了吧杰!你是甩不掉我的!”

自行车平稳地向前,夏油杰认输般叹了口气,空出一只手弹了悟一个脑瓜崩,“这么危险的事下次别再干了!”他在前方停车,对悟道:“给我乖乖坐回后座去!”

身下的筐脆弱地仿佛下一秒就会裂开,五条悟依言坐到后座,余程他都乖乖地在后面翻看着漫画。

终于回了宿舍,还未等夏油杰开口,五条悟自顾自下了车,跟中二的普通高中生一样单手插兜走在前面,语气欠地不行,“累死了,杰,记得把漫画拎下来啊,我先进去洗个澡,记得在我关水时拿几罐冰可乐出来。”

“知道了知道了,五条少爷。”

前面的人背影有一瞬间凝固,夏油杰默数着,果然两秒后五条悟炸了毛,猛地回头,“烦死了杰!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啊!”

面前的人拎着袋子,正得逞地笑着,狭长的眼睛勾出迷人弧度。

五条悟被晃地脸微微发热,他不自在地转身,匆匆上了楼。

神清气爽地从浴室出来时,夏油杰已经调好了空调,桌上摆着自己要求的冰可乐。

滋啦一声脆响,气泡迫不及待地从开口涌出,被五条悟一一舔干净。

夏油杰拿着衣服走进浴室,关门前下意识叮嘱道:“喝一罐就行了,当心闹肚子。”

五条悟换了个姿势,趴在沙发上一边用沾着可乐外壁水珠的手翻书,一边不耐烦地回应:“知道了知道了,夏油大人。”

夏油杰无声笑笑,看来悟还在闹脾气。他关门开水,没过多久便边擦头边走出来。

湿润的长发随意地垂在肩头,他在悟脚边坐下,同样开了罐冰可乐。

五条悟已经坐了起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夏油杰聊着天,没注意到放在两人中间的书快要掉了下去。

余光中注意到岌岌可危的书,夏油杰刚伸出手,五条悟更迅速地接住,他的手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抓在了悟的手上。

温热,修长,骨节分明。

夏油杰没有立刻放开,反而偏头对上了悟的眼睛。

五条悟脑子跟卡机了一样,瞬间忘记做出反应,就这么盯着夏油杰脸和湿润的长发,任由对方攥着自己的手。

不知过了多久,杰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笑着放开悟的手,“悟,你脸好红。”

五条悟本来不觉得脸热,被杰这么一说,热意反而嚣张地冲上面颊,他十分粗暴地把书扔在桌子上,“哪有!老子怎么可能脸红,这种时候就不要乱说好不好?”

杰捋了把头发,水珠浸润了后背上一小片衣服,他并不打算放过五条悟,故作疑惑道:“这种时候?这种时候是什么时候?”

五条悟的脸上的红意不减反增,正思索着显得酷一点的反击时,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夏油杰走过去拉开了门。

硝子叼着烟走了进来含糊不清道:“我的漫画呢?”

五条悟找到了攻击对象,对着硝子喊道:“硝子,不准在空调房里抽烟!”

硝子翻了个白眼,“吵死了。”她走到窗边,拉开了一条缝。

“开窗抽也不行!冷气会跑出去的!都怪你,我好不容易凉快起来的!现在热死了热死了!快关上!”五条悟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硝子灭了烟,忍着怒火关了窗,“吵死了!你在发什么疯!”

悟装作若无其事地看了杰一眼,对方笑眯眯地在一旁看戏。他理直气壮地把书扔给硝子,“好啦,拿了书就快走,不要再蹭冷气了。”

气急的硝子上前一步,又开始和五条悟拌起嘴来。

夏油杰默默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发上的水珠开始往下滴,他拿起毛巾,慢慢地擦着头。

屋外传来模糊的的吵架声,伴随着窗外清晰的蝉鸣,一起传进了夏油杰的耳朵。

7 Likes

这是夏油杰数的第五个汉堡,外加一份炸鸡,一份薯条和一杯可乐。

   当然都是五条悟吃的。

   看着对面悟张地巨大的嘴和两排整齐的白牙,夏油杰无奈道:“悟,还是要为你的胃考虑一下吧。”

   五条悟几口解决一个汉堡,边拆着另一个口味边说:“啰嗦死了,老子既然是最强,那老子的胃也一定是最强,况且——”

   他顿了顿,眼神落在杰身上,不怀好意地笑道:“老子还在长高,杰还是担心下自己已经快定格了的身高吧。”

   夏油杰翻了个白眼,他懒得和五条悟争论,即便五条悟确实要比他高一点点。

  “你嘴还是张小点吧,对着冷气,我都替你的嗓子眼和两排牙感到冷。”

  五条悟一身反骨,抬头对杰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微笑,锃亮地差点闪瞎夏油杰的眼。

  二人于夏油杰的沉默中结束这场幼稚的争斗。

  直到夏油杰吸完可乐,五条悟才擦了擦手结束战斗,二人离开标志为金色字母的某快餐店。

  路过服装店,五条悟下意识地止住脚步。夏油杰瞥了眼店里的衣服,顺口问道:“要进去看看吗?”

  岂料五条悟对着门店硕大的玻璃摆了个夸张的pose,“老子还真是——英俊非凡,果然是天生的帅哥。”

  甚至十分鬼畜地扭了扭。

  二人都穿着高专的制服,五条悟嫌热,早就把外套脱了,十分中二地单手拎在肩后,内搭的白T随着幅度过大的动作而上掀,露出一截腰,隐约能看见腹肌线条。

  店里的销售小妹红着脸正欲上前招呼,悟还没来得及对人家展示自己的招牌wink,就被夏油杰勾着住脖子匆匆拉走。

  “悟,在外面还是不要这样的好……”夏油杰嘴角和刘海一起抽搐了一下,语重心长道。

  17岁的少年抽条的速度宛如拔节而生的青竹,在寂静的夜晚甚至都能听见骨头生长的声音。五条悟巨大的胃虚虚支撑着疯狂成长的身体,哪怕吃再多,也只呈现出一派劲瘦的模样,衣服尺寸却早就陷入只能堪堪供身体日常活动的窘境。

  此时被夏油杰勾了脖子往前走,五条悟不得不弯腰。

  夏油杰把人拐进小巷子,使劲把五条悟微微褪上去的T恤往下拉,“悟,衣服该换码了,照镜子时腰都露出来了,你自己看不见吗?”

  五条悟眨了眨眼,随即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杰,老子知道,像老子这种美男子,觊觎的人数不胜数,但老子又不是小姑娘,不怕被看,况且难道不是对方赚大了吗?”

  “你不嫌丢人我嫌。”夏油杰已经数不清这是自己第多少次暗自在心中叹气了。

  五条悟露出一个颇为不屑的表情,随意往墙上一靠,“杰这是在嫉妒,老子都知道。”话语间五条悟歪着头四处打量,哪怕在这条街逛过很多次,但这是第一次进这条巷子。

  夏油杰盯着面前好奇的人,对方显然没认真听自己说话。可能悟整天念叨着自己是帅哥,现在距离这么近,杰忍不住仔细打量起悟的脸来。

  高挺的鼻梁,罕见的发色,优美又水润唇此刻正泛着淡淡的粉,尤其是那一双动人心魄的天空般的蓝色眸子……眸子的主人突然回过头,二人的目光猝不及防地撞在一起。

  打量的时候杰不自觉地靠地更近,此刻能明显感受到悟的呼吸,二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注视着对方。

  杰在悟苍蓝的眸子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他的心跳突然快起来,蔓延出一片未知的喜悦,气氛微妙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面前的悟现在满眼都是自己,他可以趁机说出藏在心底很久很久的话……

  脑中回忆着自己看过的爱情电影,鼓起勇气后伸出一只手臂,撑在墙上,将悟划进了自己的领域。

  “悟,我……”话音未落,五条悟极其迅速地挠了一下夏油杰的咯吱窝,杰防不胜防,在五条悟阴险的攻击下下意识地收回手臂。

  悟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杰,‘比比谁先忍不住’是我赢了,耶!”

  夏油杰在五条悟的笑声中凌乱,一种莫名的茫然油然而生。随即他无可奈何地扯了下嘴角,早知道悟是这种性格,自己还在期待什么。

  看着活泼开朗的悟兴奋地手舞足蹈,夏油杰的郁闷一扫而空,“就是个小游戏,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五条悟一脸高深,“杰你根本不懂这个游戏,它看似简单,实际上考验的是耐心,定力……”

  夏油杰懒得听他扯,边往前走边掏了掏耳朵,“吵死了。”

  “什么啊,怎么不听老子讲完。啊!杰,你看那边,是七海的车欸!”五条悟指了指靠墙停放的一辆摩托。

  黑色炫酷的车身,流畅的车型,以及把手上系着的印有“七海建人”字样的铭牌——那是为能自由出入高专而专门申领的标志。

  尽管高专建在山上,但七海处于中二的年纪,即便用咒力驱动也要在崎岖的山路上驾驶。

  二人相视一眼,有心灵感应般笑起来。

  正因要顶着烈日值班而心情烦躁的交警阴沉着脸骑着警车巡逻,身旁突然掠过一阵强烈的风,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和夸张的呼喊,吵地他头嗡嗡作响。

  他循着声源一看,两个高中生模样的人一阵烟似的蹿到前方,两人不仅违规驾驶车辆,还不戴头盔!更过分的是那个白发少年甚至毫无安全意识,正胡乱挥舞着手臂,差点打到一位车窗全开的小轿车驾驶员的头!

  还明目张胆地从自己身边路过,这分明就是在挑衅自己!是可忍熟不可忍!

  他怒气冲天地拉起警灯驱车追上去,打开喇叭喊道:“前面两个高中生注意,请立刻停车接受检查!重复一遍……”

  五条悟回头望了一眼,问道:“杰,后面那个交警是在说我们吗?”

  夏油杰透过侧视镜望了一眼,“应该是吧,悟,坐稳,我要加速了。”

  交警看着前面的车不仅无视自己,还加速离开,胜负欲被瞬间激起,同样加速追了上去。

  但怎么加速也肯定追不上特地加了一层咒力的特殊摩托。

  甩掉穷追不舍的交警后,二人在地铁口停下,悟率先跳下车,胡乱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就放这儿吧,七海发现车不见了只能乘地铁回去,放在这里他一眼就能看见。”

  夏油杰赞同地点了点头,二人进入站口。

  悟单肩搭着外套活蹦乱跳地下了台阶,夏油杰不禁止步望着他充满朝气的身影。悟回头一看,十分鬼畜地歪了歪头,把墨镜推上头顶,对着他挥手,“快跟上啊,杰!”

  顺着入口洒进的阳光为悟度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苍蓝晶莹的眼里落入一抹光,随着悟的动作荡出了流光溢彩的效果,恍地杰心底的珍藏的情绪越升越烈。

  “来了。”他快步来到悟的身旁,双手插进裤兜,二人并肩走了进去。

尾声:七海拎着购物袋从超市出来,发现自己车被偷了,他颤抖着手拿出手机,准备报警,界面上方突然弹出一条消息:车牌号为xxxx的七海建人先生,您的车由于多次违反交通规则,现已移交到交通管制组,请到x地接受处理。

   他将手机装进口袋,额角青筋暴跳——真是让人火大。
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