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礼物使用指南 by 草鹤子

Merry Christmas Mr.Geto

圣诞贺文

没有逻辑 想写pwp没写出来

 

“这是寄给夏油先生的圣诞礼物,附赠一份使用指南,如果不想看冗杂的说明,我的建议是翻至末尾页的总结,请尽情享受与使用。

 

 

夏油杰下班回家时发现家门口有一个巨大包裹。

 

包裹整体墨绿色,印有几只怪异的灰色的硕大眼睛,系着鲜红与金色的礼品带,指节轻敲外包装是沉重的钝响。他翻出手机,屏幕上的时间12月24日,平安夜。很显然这是一个巨大的圣诞礼物。

 

但他并没有收到快递员的信息。

 

夏油杰住在公寓,这么大的快递放在他家门口极其引人注目。楼道里没有监控,查看是谁送来的有些难度,他给七海建人灰原雄发了消息,希望从好友身上入手知晓这份礼物的来源。

 

灰原的消息回的快,没过几分钟就告诉夏油杰不是他送的,七海的消息内容也同样是否定。

 

他收起手机,决定先把快递搬回家里。包裹几乎把他家门全部堵死,他用了点力气挪开它,推动时掌心传来沉甸甸的重量,夏油杰眼皮一跳,心下怀疑这份礼物的安全性。他打开家门,用力将包裹推进家里。

 

在门口观察粗略,到家后他才发现这份圣诞礼物顶部浮夸的蝴蝶结里放了一张贺卡,夏油杰取下贺卡展开,上面只有一句话:

 

Merry Christmas Mr.Geto

 

文字是印刷体,没有署名,他翻到背面,撕下一张纸,同样是印刷体:

 

圣诞礼物使用指南

“请尽情使用”

 

这简直像个整蛊。夏油杰眉心紧皱,拆开这份来路不明疑似整蛊的圣诞礼物。这份礼物的包装水平简直令人不敢恭维,除了顶部的蝴蝶结打得勉强中规中矩,其他地方的绑带能称得上乱打一气,甚至有五六个死结。他一边盘算自己简单的人际关系,思考是哪个人匿名送来的礼物,一边拿剪刀剪开该死的死结。

 

包装全部拆完客厅里也是一地狼藉,夏油杰打开盒盖,看见盒子里的“礼物”时当场就要报警。

 

某个身份不明的人送给他的圣诞礼物是一个被束缚捆绑的白发男人。

 

盒子里的男人全身赤裸被红绳束缚,眼睛上蒙了一层黑布,口中塞着一枚玫瑰样式的口球,腰部至臀部雪白的皮肉上被人用黑色油性笔写了许多“Geto Suguru”,大腿上是一小行大红色的“Merry Christmas”。盒子里还丢了众多情趣玩具,甚至贴心地放了几十个最大号的避孕套。

 

夏油杰见到这副充满冲击力的场景瞳孔地震,他敢肯定他的小眼睛二十八年来第一次睁那么大。一向冷静理智的他,在此刻也少见的大脑空白。

 

这哪里是圣诞礼物,这就是一个烫手山芋,谁要陷害他?这是要把他送进局子里吗?!

 

遵纪守法,过马路必等红绿灯,路遇蹒跚老人会出手相扶,常常见义勇为,在校期间是老师同学认证的好学生夏油杰,面对困难的工作都能顺利解决,在面对当下如此棘手的问题时却失去了解决方法。

 

一双手无处安放,屡屡搭在礼物盒边沿又滑落在腿边。夏油杰踟躇难安,最后还是决定把人从盒子里抱出来。

 

将人抱在怀里时夏油杰才发现他是醒着的,触碰到他肌肤时他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并不是全昏迷无意识状态。夏油杰颠了颠男人,好在多年健身练习散打的成果让他没在此等关键时刻失误,他稳稳当当抱着男人直起身,起身时男人身上散落的几个跳蛋落到盒子底部发出闷响,夏油杰仔细一看,那个混蛋还在底下铺了一堆情趣内衣。

 

夏油杰:“……”

 

掌心的触感温热柔软有弹性,他将男人小心翼翼放在床上,轻声在他耳边问:“你醒着吗?听得到吗?”

 

白发男人给他回应是沙哑的呻吟。夏油杰看着他身上的绑缚,试探性地说:“我可以帮你把绳子解开吗?”意料之中没有回应,他也就当对方同意,开始沉心静气解开男人身上的红色绳结,又遭遇了和拆盒子同样的困难。这绑得和礼品盒没区别,夏油杰暗骂给他送麻烦的混账玩意儿,又跑去客厅拿了剪刀剪掉红绳。

 

拆除过程中夏油杰尽可能不碰到男人的身体,但总有误触,指尖和剪刀尖端扫过时那处皮肤不可避免起了细密颤栗,跟着就是喘息这样的联动反应,吓得夏油杰停下动作一直问对方“有没有事”。

 

绳子拆完夏油杰出了一身汗,浊气从胸腔内顺喉管吐出,他松了一口气,将剪刀丢在旁边。

 

白皙的肌肤,暗色的绳痕,肿胀的乳肉,写着自己名字的腰与臀,漂亮的容颜,玫瑰样式的艳红口球,不会反抗乖顺听话。夏油杰面对如此色情淫靡的景象,毫无世俗的欲望。他摘下男人眼上蒙住的黑布,却撞进一双水光淋漓的透蓝眼眸中。

 

男人顶着潮红的脸,用迷离的眼神看他。玻璃似的眼珠转了一圈,他缓缓抬手掐住夏油杰的手腕,哑着嗓道:“杰……?”

 

夏油杰的视线以比0.5倍速还要慢的速度缓慢下移,慢慢移动到自己被抓住的手腕上,又慢慢移动回男人脸上:“你……认识我?”

 

手腕上的力度大到不可思议,白发男人像是意识回笼,又叫了一声,这次语调平稳尾音没有上扬,是笃定的陈述:“杰。”他松开掐着夏油杰的手,手臂环上对方脖颈,如同倦鸟归巢般缩进夏油杰的怀里。他的动作突如其来,夏油杰的双臂尴尬停留在空中,像是长久海面飞行却找不到落脚点休憩的鸟类,只好徒劳扇动翅膀徘徊。

 

“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比如你的名字?”夏油杰偏过头,尽可能忽略颈侧温热的呼吸,用四平八稳的口吻说。白发男人没有回答,他用亲吻替代言语,舌尖拨开夏油杰的唇瓣,闯入口腔舔舐牙床。

 

夏油杰的双臂终于找到落脚点,他不自觉抚上白发男人的后颈,在接吻的缝隙间无意识道:“悟,别闹。”

 

这句话中的亲昵和熟稔程度远超过两人目前关系所适用的,夏油杰也因此恍惚片刻。“悟”这个名字莫名其妙进入大脑,他就顺势喊出,自然地仿佛喊过上万遍。

 

Sa—to—ru,每个音节在唇齿间游走,缱绻暧昧,仿佛一辈子的柔情都给了这短短三个音节。 夏油杰和悟接吻,想起那份圣诞礼物使用指南,手指落在悟的脊背上下摩挲,温度与肌理成为某种隐秘讯号,暗示他享用这份礼物。

 

他决定背叛原则与规矩,放任自己沉溺爱欲。

 

 

五条悟意识昏沉,依旧认出面前的人是夏油杰,他不去想本被夺取夏油杰身体的脑花咒灵封印在狱门疆里的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死而复生丧失记忆的夏油杰身旁,又为何是现在这种迷离状态,他只想拥抱夏油杰,重新体会肌肤相贴的温暖。

 

他想念夏油杰的怀抱。

 

盒子里的避孕套和情趣玩具瞬间就派上用场,送礼物的人的确十分贴心。夏油杰不再用贬义的态度批判匿名送礼的人,他决定短暂的在心里感谢对方。

 

五条悟四肢舒展塌腰趴在床上,清晰鲜明露出写着“Geto Suguru”的腰背与臀,强烈的色彩对比轻易抓住人的眼球,夏油杰看着撒落满床的情趣用品,在里面发现一支黑色的人体记号笔。某种阴暗嫉妒的情绪自心底而生,悟身上的痕迹,是谁写下的?

 

他拿起笔,怀着莫名的占有欲,在五条悟的大腿上亲自写下自己的名字。笔尖在敏感点腿根游走,五条悟不自觉轻颤,攥住床单的手指也开始收紧,他集中所有的精力到大腿,根据笔画猜测夏油杰写了什么。

 

“是我的名字。”夏油杰说。他丢开笔,看见五条悟的性器挺立,前端渗出几滴清液来。他握住那根尺寸不俗颜色却浅淡的性器上下套弄,指甲扣弄龟头和铃口,听见白发男人软下腰后难以自持发出的呻吟喘息。

 

五条悟现在的状态有些敏感过头,下腹火燎似的痒,他扭过身,眼里蒙了层雾,看夏油杰的脸也看得不真切,手臂在床上摸索,“杰,手。”他说。夏油杰于是把空出的手交付与他,十指拨开缝隙粘腻扣在一起,带有浓烈的情色意味。

 

臀瓣间的紧窄穴口被倒上润滑液,夏油杰的食指顶开一圈褶皱往中心嫩肉走,在甬道内打转,或是屈指勾弄。五条悟被他的动作一激,卡顿道:“你可以……直接进来。”

 

夏油杰在他臀尖落下一掌:“你会受伤。”食指进入稍显顺畅,他又加了根手指,这次扩张的方式也就多了些,手指张开成v字,撑开穴口露出水红内里,指尖四处探寻,触碰到某处软肉时重重一按,开关被打开的声响清楚落入两个人耳中,肠道涌出一小股水液,五条悟小声尖叫,腰部也跟着无力塌下,腿根不住打颤,上面写着的Geto Suguru也跟着颤抖。私人拥有的符号让夏油杰感到满意,他慢条斯理地往五条悟后穴加入第三根手指,次次都往前列腺按,直到五条悟承受不住射出精液后才抽出自己的手指,舔掉淋漓的水液。

 

五条悟握着夏油杰的手倒在床上,喘息呻吟不停,夏油杰翻过他的臀肉,龟头顶在穴口研磨,而后缓缓坚定顶入。他没带套,那几十个避孕套零零星星散落在地上,足可见今晚并无用武之地。五条悟在性器刚进入时猛地扬起颈。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受过这样的痛楚,乍一承欢并不好受,甚至要挣扎着离开,被夏油杰制住了身体。

 

“疼。”他的声音沙哑,夏油杰也不好受,只好俯下身耐心哄他:“等会儿,等会儿就不痛了。”肠道内水液众多,艰难抽插几个来回两个人也都得了趣,夏油杰操人大开大合,又猛又狠,次次往最深处肏,五条悟的叫床声就没停过,指甲扣进夏油杰的掌心留下浅白月牙痕。

 

“杰,轻点……啊……”

 

夏油杰掐着他的腰,毫不留情顶进最深处,以最恶劣的行径回复他的请求。五条悟的性器一抖,淅淅沥沥流出些水来,黑发男人弹弹他的性器,冷不丁道:“悟是潮吹了吧?”

 

穴肉痉挛收缩,夏油杰被夹的低喘一声,扬手重重拍上雪白臀肉。这一掌用了力,鲜红掌印几秒内浮现在一排黑色笔迹上,黑与红相照应极其淫靡,五条悟不可自抑流出泣音,夏油杰粗大的性器顶到了他的结肠口,他的小腹紧绷,收紧的弦卡进他的腰和臀腿,让他的身体绷直到极致。

 

夏油杰在他的最深处射精,抽出性器时乳白精液混合水液一同从艳红的穴口流出,五条悟本来就神志不清,被肏弄一回后更是迷迷糊糊瘫软在床上。

 

圣诞礼物使用指南夏油杰牢记在心,几乎是将“尽情使用”这条建议履行地一丝不苟,分毫不少。姿势换了一个又一个,玩具也不落下,直到凌晨时分才结束一切。五条悟环抱夏油杰的腰低声喃喃:“我爱你。”

 

“我也爱你。”夏油杰不假思索说出口,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惊于自己竟然也是个能将爱这样如此郑重的字眼随意说出口的人,但他心里又肯定自己对“悟”是不一样的,身体的契合,不自觉的顺从,熟稔的态度,全都不一样。

 

明天醒来要好好谈谈。他想。

 

早上醒来时身侧空无一人,床单冰凉,夏油杰坐起身,房间内窗明几净,清晨的日光映亮四方天地,只有他一人。

 

客厅没有什么礼物盒,他张开手掌,肌肤的温热触感依旧停留在掌心,白发男人消失得无影无踪,昨夜经历的一切恍若大梦一场,醒来后空空如也。

 

心间酸涩难抑,夏油杰换上西装,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换上假模假式的温和笑容,拉开家门去上班,重新回归两点一线的生活。

 

那些靡丽的梦境则被他留在了身后。

 

Fin

16 Likes

突然意识到夏油杰没有二十八岁啊啊啊啊暴哭

3 Likes

怅然若失(⍥(⍥(⍥(⍥(⍥;:wink: :face_with_head_bandage::face_with_head_bandage:一切是梦还是真的呢?悟又在哪里?之后就是偶遇新来的五条悟教师,两人于是闪婚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