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Conflict

, ,

1.需要的预警:咒灵玉play,触手play,电车,ABO

2.原作背景双教师线,夏在京都教学

3.一发完

12 Likes

迈过了重重台阶,东京校的学生终于顺利抵达交流会的地点。姐妹校交流会开始前,就发生了些小插曲,倒是给这场活动提前预热了。

其中一个算是惊喜。当本应“死去”的虎杖悠仁从五条悟推的箱子里钻出时,东京校的学生们着实被吓了一跳。当其他人还没从这对师生互相配合的整蛊中缓过来时,一阵如玉石般有磁性却带点低沉的声音又将众人的注意吸引走。

“呀,东京校的各位终于到了呢。”穿着制服的黑发男人上前一步,他的长发半散,没有束起的黑发像狼鬃一样散落下来,虽语调和善,却给人难以忽视的压迫感。

“路上辛苦……”

“哼……”

长发男人还没寒暄完,就被五条悟带有敌意的轻笑声打断。他便躲开执意来到面前挡住他的五条悟,再次面对东京校的学生:“我是京都校的老师夏油杰,将会和京都校的庵歌姬老师以及你们的五条老师一起负责这次的交流会……”

学生们的注意力此时又不在夏油杰身上了。刚刚还大笑着和虎杖悠仁一起戏弄他们的五条悟此时异常安静,嘴角下压着,带着敌意看了夏油杰几眼。随即转身挡在自己的学生面前,笑着说:“我先带你们去休息的地方给你们介绍一下规则吧?”

“悟……”

五条悟直接忽视了夏油杰,径直走了进去。虎杖悠仁瞟了眼面前眼带笑意的长发男人,被钉崎野蔷薇和伏黑惠拉着,跟着五条悟一起进到室内去。



一年级的三个人发现禅院真希在笑。这位严格又刻苦的前辈和同届的熊猫小声说着什么八卦,虽然不至于影响到其他人的休息,但钉崎野蔷薇却被勾起了兴趣。她和虎杖悠仁悄悄地到禅院真希旁边坐下。

“他们之间不是已经有了标记了吗?居然会闹到这个地步?”

“夫妻间都会因为一些小事吵架的吧…不过很少见到悟露出这个表情。”

“什么什么?五条老师怎么了?”

野蔷薇敏锐地捕捉到八卦的主角之一,又凑了上来:“是五条老师和那个夏油老师之间的事吗?他们两个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这倒是没有…但他们去年可没这样……”

“唉?去年我们不是没有参加交流会吗?”

禅院真希沉默了一会儿,望向熊猫:“去年确实没参加,但去年那个家伙有一段时间不是经常来东京校这边吗……”

禅院真希想她可能一辈子也难以忘记某次推开五条办公室的门后看到的画面。想到这里她嘴角抽动了一下,在脑海里寻找了些措辞:“那会儿他们不是还……挺相亲相爱的嘛,现在跟仇人一样…”

两人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其实也是昨天才结下梁子,而且就如熊猫说的,只是一点关于工作上的小事罢了。

近日一窝蜂的令人不快的事压到了五条的头上,手上的任务、高层对虎杖悠仁的持续施压还有即将举行的姐妹校交流会,六眼察觉到在虎杖出现的地方有其他陌生而强烈的咒力,说明还有其他势力暗中盯着他们。总之工作上的烦心事一直很多。

但仅仅这些他也尚能处理的过来。然而最近本家那里又在频频为难。当初还未成年就和自己同班的一位Alpha擅自有了标记关系,把家里的长辈气的要命。他们自以为是地威胁说着永远不会接受平民出身的家伙,五条却根本不把他们的话放心上,毕业后直接同居。后来又因为工作的缘故,又住回了高专的宿舍。

但是最近几年常年分居,老家伙们又看不下去了。其他家族诞生的年轻有为的子嗣也让他们有些着急了,所以每次五条回本家处理事务时又开始他们又开始含沙射影地说一些关于继承人的事,甚至忘了他们的家主现在甚至没有一段正式的婚姻关系。

但问题是两人也都忙的团团转。回家也只是为了度过彼此的汛期,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余的亲热的时间了。自从夏油杰去隔壁京都校任职,两人连一起去甜品店、一起出去玩的约会时间都少了许多。

而且最近他的发情期也快到了,他也感觉到最近自己的情绪起伏很大。

明明难得回家坐在一起吃早餐,五条随口抱怨了一句一会儿又要去外地祓除咒灵,坐在对面的夏油杰立马接了一句:“没咒力的猴子不值得悟这样紧张。”

憋了很长时间的五条立刻恼火了。十年前的事他还记忆犹新,现在夏油杰虽然也在教书育人但他显然有其他意图,高层也因为这个提防着他。平时他说说这五条还能装作没听见,可是最近他实在憋屈,又不好像以前一样随意找夏油杰撒娇抱怨。

昨晚还同床共枕,头互相抵在一起,商量着把两面宿傩的事处理的差不多后就准备入籍、备孕的两人,今天早上就闹得互相不愉快起来。

他站起身穿上制服外套,冷哼了一声,就“啪”地关上门离开,直接上了电车。车上还有很多人拥挤着,让他心绪更加烦乱。五条的头开始隐隐发疼,他摸了一把自己的后颈,发现那里已经冒出了一层汗。

Alpha和Omega信息素的混合在一起,飘在车厢内。做了一定的防护措施,这种浓度理应没什么问题。但直到五条感觉到后颈处的腺体发烫,伸手抚摸上去却只摸到被咬的结痂的痕迹,他才醒悟过来----自己只顾着和夏油杰闹脾气却遗忘了发情期的事,甚至忘了贴隔离贴。

先是大脑变得有些迟钝,然后热流如雪崩般向腹部、下身蔓延,呼吸不知不觉间加快,身下隐秘的部位不受控制地渗出润滑的体液,打湿他的裤子,瘙痒感从深处爬出来,他的裤子上已经被顶出一块凸起,五条红着脸拉了拉衣服下摆。临近发情期的Omega敏锐地察觉到身旁几个人暗自向他投来的目光,注意到自己身边又多了几个Alpha,五条便小心移动到人少一点的地方去。

无下限可以减慢信息素的扩散,但车程漫长,还没到目的地可能自己就会被诱导彻底进入汛期。要不然只能等到中间几站,车上的人离开一些后再去人少的地方使用瞬移…

但无下限还没来得及打开,其他的生物先缠了上来。流体状的生物从他的裤腿处滑进他的身体里,在他的小腹处停了下来,开始变形,伸出几根柔软但凹凸不平的触手,顺着他的腰肢滑到雪白柔软的臀部,向下移动,滑入了已经一片湿滑的、正不断向外吐出淫水的穴口处。

只是个低级诅咒,只要他想,动动手指就能够祓除,但现在该死的咒灵已经探入他的身体,他得先想办法把这东西从他身上弄下来。

白发男人绷紧了身体,夹着腿艰难地向很少有人注意的角落位置移动了些,电车还在飞驰着,车厢的晃动、肉道内触手的侵犯和逐渐深入的热潮期激的白发男人在系统开始报站时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后穴流出了更多的液体,他的视线变得模糊,情热如同不断上涨的潮水,一波一波拍打的他双腿发软。他看见已经有一些男女朝他的方向投来意味不明的目光,又咬了咬嘴唇,努力平稳着自己的呼吸。

可是他感受到了熟悉的咒力向自己靠近。身后有人靠近了自己,于是他紧绷的身体终于松弛了下来,任由着对方从背后虚环着自己的腰,把自己带到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他听着包装袋撕开的声音,带着熟悉温度的手把隔离贴贴在了自己的腺体上。然后抚摸着他的下巴,从背后同他接吻。他的眼罩被摘下来了,澄澈的蓝眼睛周围的皮肤红红的。

“你怎么跟过来了?”五条悟皱着眉望向夏油杰,语气比起愠怒更像是嗔怪。

夏油杰靠在五条的肩膀上,用鼻尖蹭着隔离贴下的腺体,压着嗓音说道:“因为担心某个大忙人…”

“你就讨厌我到连隔离贴都不贴就出门吗?”

不知是否是错觉,五条竟从这其中听出几分委屈,但长发男人接下来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有相关意思。夏油杰把手放到五条的胸前,黏附在Omega臀部的咒灵立刻又生出两条触手来到五条的胸前,冰凉的吸盘扣在立起的乳首上,如针尖般细小却柔软的软毛在胸口前拨了几下就强硬地撬开乳孔,陷入肉中。乳腺被强行打开的难以忽视的刺痛、乳晕周围被绒毛摩擦的痒意以及无法控制的情欲逼得他双腿发抖,咬着唇抑制呻吟声。

可是在黏滑的触手覆上他流着前液翘起的前端和破开后穴的生殖腔口时他还是叫了出来。电车运行的杂音作了掩饰,但余光瞥见其他人的视线,白发教师羞赧地低下头,转过身主动挤进自己Alpha的怀里,把脸埋在对方的大衣里就不愿再抬起头。

罪魁祸首看着在自己怀里发抖的害羞的恋人,丝毫不体谅地操纵着插入后穴内的触手变得更粗些,进出更猛烈起来。

生气、害羞、渴望……大量复杂的情绪混合在一起,但这样的情况下或者说大部分情况下,他所能依赖的也只有面前的Alpha而已。

感受到Omega喷在自己脖子上湿热的吐息,夏油杰抬眼,轻蔑地望向那群朝这边看来却弱小无比的Alpha。他的指尖凝聚起咒力时,抓在自己衣服上的手突然一紧,湿润的蓝色眼睛带着威胁意味般看着他。长发男人用另一只手隔着薄薄的隔离贴轻轻按揉Omega肿起来的腺体,指尖飞跃出的咒灵吸取了刚才看过来的那几个Alpha的意识后便不再行动,悬浮在车厢内。

直到帐缓缓落下,五条才蹙着眉捧着夏油杰的脸忘情地吻了起来。长发男人一边迎接恋人热情的拥吻,一边曲起膝盖,顶着白发男人潮湿的裆下,在会阴处摩擦起来。白发男人泄出压抑的喘息声,裤子下的深色区域不断扩大。就算是“最强”的六眼也没办法挑战生理的本能----情欲快把他的脑子泡坏了。

“叫吧,我已经开‘帐’了。”听到呜咽声后,夏油杰单手解开了五条的皮带,隔着已经湿透的内裤对他的臀肉又揉又捏,手上的湿意更浓,他伸出手看着指尖黏连的淫液,有些愠怒:“如果我没有跟来,悟就要这样在电车上发情吗?”

五条没心情回复他,因为深处的触手正在撞击着他的生殖腔,并以折磨他的乳头的方式对待着他不停分泌前液的性器。已经进入发情期的Omega,而且是已经被标记的Omega,在彻底进入热潮期后只有Alpha的信息素、体液才能缓解情热,然而面前的所信赖的人却还在用不知道从哪里收集的咒灵折磨他。

“…杰!”生殖腔被打开了,进来的却不是自己恋人的,生理本能的驱使让他快要哭出声,然而兜不住的润滑向外流着,身体内的触手却还在向生殖腔内喷出不明液体。空虚的甬道出现烧灼的感觉,于是五条崩溃地哭了起来。

看见如此狼狈的恋人,作弄的心理消解了一些,Alpha这才慢悠悠地扶起Omega,主动抚慰他的情绪。长发男人把手里的袋子随意扔在地上,扶着五条使他靠在车厢壁上。

五条悟两腿一软跪坐在地上,呆呆看着长发男人在他面前解开腰带,便顺势扶住男人的髋骨,用嘴接住弹出的阴茎,含了进去。即便做了这么多年,也不能立刻适应勃起的长度,电车突然减慢的速度让长发男人身体猛地前倾,粗大的龟头直入脆弱的咽喉。

五条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逼出眼泪,口腔和喉咙被Alpha尺寸惊人的性器全部填满,他的嘴被当成飞机杯使用,身下的阴茎却因此抖了几下吐出精水。

而且发情期第一天本不会如此失控的,咒灵触手分泌的黏液可能也有问题……

女声播报着站台,电车门被打开,五条看见四处走动的一双双腿,和正对自己的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反射性地又朝角落移动了些。察觉到自己Omega的情绪,夏油杰挡在自己浑身赤裸的五条面前,安抚性地抚摸着他的额顶。然而在列车开始加速时,长发男人又突然用三根手指撬开两瓣肿起来的水润的嘴唇,强硬地又将自己的性器捅进去。借由惯性,五条只能仰着头接受Alpha的肏干。他上下两张嘴都被填满了,上面贪婪地吞吃着恋人的东西,下面被抽动的、凹凸不平的触手填满。他的嘴肿了、腿磨得又酸又疼,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他听到长发男人越发粗重的喘气声,直到男人将精液灌入自己的口中。夏油杰捞起站不稳的五条,把他按在墙上,一边用阴茎蹭着他的会阴,一边朝不停张合的穴口伸入两根手指。湿热的穴肉感受到熟悉的东西热情地围了上来。男人操纵着咒力,把还在生殖腔内依依不舍的触手强硬地拽了出来,搓成球状。然后他看见红肿的穴口收缩着,欲求不满地期望更粗的东西进入。

于是又粗又烫的肉棒抵了上去,缓慢但顺利地一点点填满五条的后穴。夏油杰感受着穴肉的蠕动、五条颤抖的身影,深吸了一口气,掐住他的腰狠狠地朝深处撞去。雪白紧致而弹性极佳的臀肉撞在他的胯上,被挤压的变形、摇晃起来,发出“啪啪”的色情声音。软烂的穴肉挤在龟头上,给予他很大的刺激。被肏干许多次的穴肉随着肉棒的深入放松,又在离开时缩紧,深处的生殖腔口紧紧箍住前端,渗出情液浇在龟头上。

五条把腰压得很低,刚刚跪坐在车厢内让他手脚发软,现在只能靠着墙壁,像交配的雌兽般高高翘起臀部,迎接迅猛的肏干。前列腺被狠狠碾压而过,直接破开生殖腔的入口。本来作为生育的温床的器官经过十几年的开发已经变成了获得快感的地方。

抵着深处的敏感点猛插了几十下,去了两次,白发男人的眼前变得迷蒙,酸软的腰部微微发抖。性爱的快感成为他下半身唯一能感受到的知觉,热流正不断向小腹汇聚,最后变成流不完的淫液从生殖腔流出。

肏到最后,五条悟的肉穴只会反射性的痉挛。看着眼前来来往往上下车的人,公开性爱的羞耻已消失殆尽,帐一直开着,他却已经把自己看作在电车上欲求不满的婊子。

被肏的松软的穴肉再也无力夹住任何东西了,淫水顺着大腿在车间内积了小一摊,射进去的精液也随着收缩的穴口流了出来。而这时夏油杰扶着五条,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开始把玩他刚被开发的乳孔。敏感的猫从嗓子里挤出尖叫,几个人朝他们的方向瞟了一眼,五条发出沙哑的呜咽声。

“这里以后会产乳吗?”

五条吸了几下鼻子----因为夏油杰又伸了几根手指进去堵住了合不拢的穴口。

“被肏松了呢,悟……不夹好该怎么备孕?”

被这一番话弄得面红耳赤的人缩了起来,穴口竟然真的在努力收缩着,试图反驳长发男人的话语。

然而长发男人把手抽了出来,抽了几张纸扔在地板上随意清理了一下,又起身环绕住男友的腰身,一边亲一边哄,又揭开了隔离贴咬了一口腺体。看着恋人撇着嘴的别扭样,夏油杰把身上的长风衣脱下披到Omega身上----恰好可以遮住他已经被体液弄得一塌糊涂的裤子,又在他被标记的后颈上贴了一层隔离贴,把放在地上的袋子塞到五条手上。

此时报站声应时响起----是五条要去的目的地。夏油杰拍了拍他的肩膀:“下次记得开无下限…”

五条悟一把拍掉长发男人的胳膊,冷哼一声便下车。等到了订的酒店,打开夏油递给他的袋子才发现是换洗的衣服。

两个人都已经当了很长时间老师了,怎么也和十年前处事不成熟、动不动吵架的学生不一样了。过去还会因为先道歉而觉得有损尊严了话,现在这点小矛盾不用道歉就很快自动忘记了。昨天早上五条上电车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儿任性了。但是被夏油尾随到电车上,看到那换洗的衣服后,他怀疑那只狡猾的狐狸可能在他生气出门时就开始计划电车上的那些荒唐的事了。

所以出完任务后,他故意在深夜返家,而且直接睡到了客房。

“五条老师,你怎么出这么多汗?”

虎杖悠仁看见五条悟神情不像平日那样放松,而且两颊泛红、额顶冒着虚汗,从他们面前走过。五条听了微笑着招了招手说道,没关系,只是最近没休息好。

然而五条悟离开后半个小时,京都校的夏油老师也来到这里询问五条悟是否待在这里。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人,但他依旧微笑着道谢,转身去了厕所。

他顺着熟悉的味道,一把拉开了厕所隔间的门,门栓甚至也被他暴力弄坏了。此时隔间内的白发教师正趴在马桶上,翘着屁股,湿滑的穴口处卡着一个比拳头稍小一点的咒灵玉,一半已经出了穴口。

五条听到动静转身惊恐地看着长发男人,夏油杰不顾五条悟的叫声,又一把将咒灵玉推到生殖腔口处。

64 Likes

好香好涩喔喔喔!喜欢这种play​:sob:

老师你真的每篇黄文都好香。。

我去!我去!完全符合xp!还有乳孔开发……太喜欢了……期待后续 :star_struck:

好香

下游节坏男人!

我去…电车上发情也太刺激了…夏杰你虽然使坏玩弄老婆,但其实还是担心老婆的吧:relieved::relie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