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初体验

,

27没谈过恋爱但性服务者夏和27逃避继承家产体验生活所以在上班谈过恋爱但没上过床五

大概是2个海王(?),一些没什么道德底线的男人恋爱故事(确信),各种意义上的“爱”之初体验
会有和路人相关提及,包括接吻等,夏甚至之前是和别人上过床的
标注r18是因为会有一些片段描写或提及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请!

1.来,试试看!

五条悟有个烦恼。是一个从十六七岁的高中到二十几岁的大学都一直伴随他的烦恼。家入硝子不理解,并且表示不想听。

自然,大多数人其实也和硝子一样不理解。五条悟,一个冠以五条大家族之姓的很有钱的身材高挑一米九健康男性并还受上天眷顾兼任了人间百年难遇的极品白发蓝瞳高学历大帅哥之职——这简直就是人生顶配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啦,要被拖出去遭受红眼病人群的谩骂的啦。

但五条悟表示你们不懂并且不管硝子想不想听,张嘴就是一句十年如一日的大胆直白之言——“硝子,我硬不起来,对女孩子!”

硝子翻了个白眼,在担心了自己的眼睛由于十年间不间断白眼运动再也翻不下来十秒钟之后,妥协了,摆烂了。准确来说是屈服了。因为五条大少爷往她桌上放了个当季某奢侈品大牌限量款包包。家入医生叹了口气:“那你换个对象。”

“硝子,没什么用!已经是第三个了!”硝子果不其然条件反射又翻了个白眼:什么三个,说的跟什么标准答案似的,你大学四年每学期就不只谈三个。

“所以硝子你快想想究竟怎么回事!”五条悟直接一屁股坐上了硝子的办公桌,指了指某个不可描述之部位并试图用捕获无数少女之芳心的大眼卖萌之术向硝子发起攻击:“救救可怜的小悟吧,医生……”

硝子扶额,硝子无奈,硝子简直想把这个污染无辜少女耳朵和眼睛的大号阳痿男扔出去。此等疯狂想法在她看了眼桌上的包包后勉强忍了下来,半晌牙缝里挤出来里一句:“要想出来早想出来了,这个问题你他妈从高中问到我现在了,五条。还有,别用你那恶心的表情看着我。”

“啊啊啊真无情啊硝子,明明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嘛,看到老同学得不到和女孩子的幸福生活和快乐性体验难道不会心痛吗?”五条悟撇嘴,五条悟不开心,五条悟烦恼超级加倍了。

“那你去找男孩子吧。”电光火石之间,家入硝子脑中闪过一些奇思妙想,家入硝子顿悟,家入硝子得到答案,“女孩子不行你找男孩子试试,没准你是个同呢。”家入硝子郑重的看了看毛绒脑袋上方仿佛出现了加载符号的五条悟,觉得自己没准真能获得清静了。

家入硝子预感正确,家入硝子神机妙算。

下一秒五条直接从桌上跳起并飞向门外,犹如一个白色猫猫炸弹,只丢下了一句话。

“我去试试!”

硝子心中欢呼雀跃。

——————————————

夏油杰,一名身高超过一米八五的,常年坚持自律健身,业余爱好是体术的健康男性,拥有着一份在私密按摩所的工作。至于为什么在这里工作,和什么卖身养家没关系,纯粹是夏油杰自身实力优秀,工资不菲。

谁会和钱过不去啊。

深夜,夏油杰从一家小酒馆走出来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夏油杰拿起手机一看,来工作了。他所在的私密按摩所配有一款专用APP,可供客人选择心仪的按摩师,也可以和其聊天。在此刻这个繁星密布的夜晚,刚结束自身消遣的夏油杰打开聊天框,看到一个戴了小圆黑墨镜的白色猫猫头像的人发来信息:你好正!要不要和我试试?

夏油杰愣了一秒,夏油杰笑了,夏油杰笑出声了。

这人怪可爱的。以往的客人只会指明要去什么地点,什么时间,而这人的话仿佛夏油杰才是客人,还是那种被热情发了传单广告的客人。

熄灭了手上的烟,夏油杰单手回复到:谢谢夸奖,您想要什么时候享受按摩服务呢?方便的话,也可以定下地点后告诉我,我们的服务会坚持全程保密原则。

笑归笑,但到底还是个服务业,夏油杰有着自己的一套美学原则,并一直坚持至今。

不到一分钟,对面又回复了:太困了,明天再说

标点符号都没打,夏油杰又笑了笑,也回道:晚安。

——————

另一边,五条已经紧张得手心全是汗了,手机都握不住,但他不想承认。怎么着呢?你慌什么呢?但是这是第一次约啊!第一次啊!不能让对方看出来,不然怪羞耻的,怎么说也是27岁的成熟男人了,说出去还是处男多少有点……五条脑子里混乱一团,五条脑子里一团浆糊。

遇到困难睡大觉,今天把明天的事干完了明天做什么呢?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先睡觉!五条一把把被子盖住脑袋,闭上了眼睛,心中其实又有点期待起来了——也许真的对着男的就硬了呢!试试看!

37 Likes

小五和小杰见面会大立特立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期待后续

1 Like

必须的!最近现生忙完就写!

硝子,一语道破梦中人,深藏功与名

1 Like

被男同迫害(狗头

老师 o(╥﹏╥)o 还记得这篇文吗?

我蹲

老师——妈咪———饿饿——

在写了在写了٩̋(๑˃́ꇴ˂̀๑)

小五好可愛啊

2.我去,输了?!

第二天一早,五条悟神清气爽,昨晚的慌张完全消失不见。

五条悟觉得这非常正常,毕竟以前谈过的对象在见到自己后都会表现得有些紧张,毕竟自己超——有魅力的啦。昨天他在APP上看到心仪的按摩师主页上放了张自己微微侧身的照片。照片是从腰后开始,自下而上仰拍的,露出了胯骨到下半张脸。人鱼线向下延伸,堪堪被手机下边缘挡住——那一刻五条悟真的很讨厌镜头过分懂事了。那是一张黑白色调的照片,男人的手臂由于微微用劲而更凸显了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而由于他的微侧,腰更细了些,衬得他肩宽厚而坚实,这让同样也健身的五条悟不禁心里默默说了句练得真好。更特别的是这人留了一头长发。虽说是长发,但他的发尾却并不柔顺,肆意张扬地向上微翘,整体透着像是狼王一般的气息。而最吸引五条悟的是那露出的下半张脸。薄唇带着若有似无的弧度,冷冽而充满侵略性,与长发无比相衬。

这简直是太超过了,简直是……要把他看硬了。或许有点一见钟情呢,五条悟轻轻笑了一下。所以紧张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啦,五条悟自我宽慰道,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坦然接受会对男性心动的事实。

伸了个懒腰,五条悟伸手从床头柜拿过手机,点开聊天框后发现对方昨天还回了句晚安。

五条悟小猫似地撇嘴,觉得这人真有礼貌,言辞之间尽显温和,与照片简直是判若两人。

盯着屏幕看了一会,五条小猫皱了皱眉努了努嘴,觉得单独一个晚安实在是过于孤独了,于是编辑了一句“早上好![猫猫探头表情]”发了过去。又思考了几分钟,五条悟又哒哒哒打了几个字过去:今晚有空吗,有空的话就八点半GS酒店见咯~

这句话刚发完,对面就回了:好的,我会提前过去订好房间等您。

对话又停止了,五条揉了揉头发,正准备再睡个回笼觉为今晚的活动做能量准备,手机又响了一下。五条悟点开一看,对面回了句“早安。”

“这也太有礼貌了吧……”五条悟不禁脱口而出,甚至觉得还有点过于严谨,“而且标点符号都没少过一个!”

聊天框在接下来的整天里都没什么动静,于是五条悟就一觉睡到下午才爬起床。醒来第一件事肯定是看手机了,但是扫过所有红点都没看到想要的人发来信息,不禁觉得好无聊,兴致缺缺地爬下床洗漱完从冰箱里掏出了三明治边看手机边吃。三明治啃完才发现自己点着手机屏幕又回到了夏油杰主页。“你不懂事”,五条悟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手指指着手机就开始讨伐:“谁让你自己打开这个界面的…!”

要是硝子在这儿,一定会问一句:“所以您觉得您自己完全是不小心的是吗,是手机的问题是吗?是手机趁您不注意自己打开了APP点开了对方的主页是吗?”

但是硝子不在,无人唾弃五条悟这幅样子——活像猫在对猫草骂骂咧咧并质问猫草怎么不懂事把味儿送进自己鼻子里却不管自己明明离猫草很近就是了。

和手机闹了一会,五条悟又跑去冰箱觅食了。倒不是饿,只是他刚才完全没心思吃东西,嘴里嚼了什么咽了什么他也没个数,只觉得要吃点甜的找找味儿,遂奔向心仪产品草莓牛乳冰淇淋。把装着冰淇淋的小纸盒拿出来,抽了张纸擦了擦盒壁上氤氲渗出的水汽,五条悟打开盒子,用勺子恶狠狠地插了进去,又恶狠狠地往嘴里塞了进去。他现在有那么一丝丝恼火——不是这时间过好慢啊!!!

五条悟就这么撑着脑袋,手拿着勺子搅动着往日很喜欢的草莓牛乳冰淇淋,放空的双眼像两颗蓝宝石。纸盒里的冰淇淋已经变成了粉白色粘稠液体,但是五条悟却没吃几口。

要不再睡一觉吧……某白发男子把冰淇淋纸杯往旁边一推,转而又趴在了桌上。五秒过后,某白发男子又坐起身,决定去洗个澡打理一下消磨时间——毕竟要去见帅哥嘛…!

窗外的天空终于完全黑下来,街道灯火开始亮起,指针乌龟一样爬到了出发时间,打扮好的五条悟终于像被放出了笼的贪玩猫。他迅速站起了身,向车库大步走去。

——————————

夏油杰白天和五条悟把时间定下来后,就联系酒店留了房间。一个人吃过晚饭就先到了酒店。夏油杰是个有自己美学守则的人——他他要先去洗澡。正准备去淋浴间时,夏油杰低头想了会,还是走出来打电话叫酒店八点半的时候送两盘冰镇糖渍水果来房间。

他觉得对方喜欢吃甜的——因为头像很甜。根据对方提供或展示的信息推测对方的喜好也是他的美学守则之一。

洗过澡,把头发吹到半干,夏油杰换上了干净衣服,准备下楼接对方。

初春的傍晚还带着凉意,光秃树枝也才将将有冒出绿色的意思。晚风吹过,撩起夏油杰的外套衣摆,纷飞发丝被他用手安抚好,放下手之际,他看到了一抹白色。

其实离得很远,他并未看清很多,只觉得是和今晚月色一样温柔的白色。距离柔和了来者的耀眼,等对方走近,夏油杰才看清是个个子很高,似乎高过自己些许的白发青年。他有着一双亚洲人少见的蓝色瞳孔,即便处在夜晚也依然纯澈,未曾因沾染半分夜色而变得深沉。一头白发像蒲公英一般轻盈而柔软,氤氲在夜色之中,又随着距离的消失逐渐明朗起来。

月色并不过分明亮,因此夜晚很好地将初春枝头那抹极其细微的绿色藏匿了起来,几乎不可察觉。但是夏油杰察觉到了他的心跳。

他好像…看到了真正的月亮。

但是做他们这行的,和客人尽量避免产生情愫是要谨记的,毕竟本身就是肉体金钱关系,掺杂了情感对双方都不好,再说自己这属于…嗯…大概是见色起意?毕竟对方真的很好看,想必一会做的时候也是加分项,夏油杰这么想着,心跳又渐渐恢复,再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恢复了往日的神态。看着走近的男人,夏油杰微微一笑,礼貌又温和:“你好,是我,Geto。”几乎是同一时间,五条悟也在出声:“我是悟(Satoru)。”

双方都很默契地报上了APP上的昵称。

“悟先生和头像真的很像呢”,转身时夏油杰这么说了一句,尾音微微有点上扬,听的五条悟心里有点痒痒,正准备问一句像头像怎么了,夏油杰又开口道:“我带悟先生上楼,请跟着我。”

老实说,五条悟心跳有点点快。他把这归因于马上要做成年人做的事、从平缓行进到抬腿踩楼梯的上楼运动以及对方真的比照片还帅等种种原因导致的心率加速。走在自己前方的男人脚步不急不快,半扎批下的头发随着脚步也微微颤动着,看得五条悟觉得他操人的时候头发也应该是这么晃……等等!

??

???

五条悟瞳孔地震,不是,什么他操人,我怎么默认他操人了,应该是自己才对吧?怎么想自己都是上面那个吧,他还没自己高呢……

还没来得及把说服自己的种种理由全部在心里过一遍,边出神边上楼的报应就来了,高挑的五条悟被楼梯拌了个跟头,向前一扑,一下大脑门就撞上了什么东西。

是夏油杰的屁股。

好紧好弹,这是五条悟的第一反应。很好的屁股所以要被自己很好地操,这是五条悟的第二反应。十分舒坦地点了点头,决定不再追究刚才的思想走偏之上下位错误,这是五条悟的第三反应。他五条悟就是这样一个洒脱的人!片刻走偏又如何!这不是找回自我了嘛!

而夏油杰,因为被第一次见面的白发蓝眸的美丽男子偷袭了屁股,不免有些惊讶,但看对方和自己屁股亲密接触了一下后变得更加神态自若,不仅也放下心来——一会太紧张不好扩张,难操呢。这么想着,夏油杰微微侧身抬手,把刚和自己屁股进行了亲密接触的五条悟扶起来,笑着说道:“悟先生要认真看脚下,好好走路哦。”

上了二楼,夏油杰带着五条悟走到房间门口,刷了房卡开了门,转身示意五条悟先进去并说道:“叫酒店准备了些糖渍水果,悟先生喜欢的话可以先尝一点。”

“好诶!”坚信自己在上面的五条悟兴致勃勃地点点头,向放着水果的桌子走去,只觉得这个叫夏油的男人十分周到。冰镇过得糖渍水果像冰淇淋一样清爽又甜蜜,在初春微寒而开了一点点暖气的屋子里完全清凉得恰到好处,感觉比下午自己吃的草莓牛乳冰淇淋还好吃。五条悟心里不禁又默默给夏油杰加了一分:很温柔很周全,要被自己操。

“悟先生果然很喜欢吃甜的吗?”,夏油杰站在桌前看着五条悟吃了会果子,也把椅子拉出坐了下来。室内很暖和,夏油杰进门的时候把大衣外套脱下挂在了一旁,现在只穿着一件黑衬衫就坐在了五条悟的正对面。从五条悟的视角看过去,夏油杰撑着一只手扶着脑袋,微微歪着头正看向自己。刚才在楼下没来得及细看对方的脸,现下如此近距离的一张脸摆在自己面前,那双细长的眼眸甚至带着点居高临下的意味这么看着自己,在灯光并不明亮的房间里格外引人注目,看的五条悟咽了口口水。

太色了…像要把自己吃干抹净一样…五条悟脑子里又冒出了自己要被操的想法。这次还没来得及给自己找借口,夏油杰又凑近了自己,吐字间气息几乎喷在五条悟的鼻尖,像隔着几厘米接吻一般:“甜吗?”

五条悟心跳加速,五条悟支支吾吾。五条悟耳根瞬间红了,并且红晕延伸到了脸颊,像喝了什么甜酒一样,半天才吐出一句像样的话:“挺…挺甜的,你你你也吃!”

好丢脸啊啊啊!好歹自己也是谈过很多的…!五条悟受不了了,把两盘糖渍水果中的另一盘往夏油杰面前狠狠一推,仿佛推的是刚才凑近的夏油杰一样:“这有两盘呢,你也吃!还有还有,叫我悟就好了!”

夏油杰没出声,只是站起身,走到几乎从白色变成粉红色的猫面前,伸出骨节分明的手,覆在五条悟的下颌和耳后,并轻轻摩挲着向更后更里的位置探去,轻声说道:“悟吃就好,我不爱吃甜的。”

“而且,那一盘有别的用处。”

“悟需要按摩放松吗?”

——————————

五条悟简直是完全招架不过这种温柔又有侵略性的举动。以往交往过的女孩子们面对自己的主动大多是害羞,自己现在倒成了前女友们的样子了,实在是…实在是没眼看。五条悟闭目,只觉得脸上热热的快冒烟,就这么被夏油杰牵到床边坐下。

“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吗?”头顶传来一句带着调侃意味的话,本来闭着眼默默冒烟的五条悟一听这话眼睛就睁开了。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看不起谁呢!

“才不是!”像是要证明什么一样,五条悟伸手拉住夏油杰的衬衫领口,用力往下一拽,嘴唇几乎就快碰上,已经近的能闻到夏油杰身上的味道,干燥温暖又带着点厚重。

停在了差一点就会碰上的距离,还没等五条悟来得及更进一步时,夏油杰又微微退后了一下,带着点揶揄的声音道:“那这次让悟体验一下特殊的按摩哦。”

啊?

什么嘛说的真是按摩啊……五条悟撇嘴,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脸一边更红一边在心里骂骂咧咧,没注意就被夏油杰推倒在了床上,来不及反抗,干燥温暖甚至有些热的大手就从衣服下摆伸了进去,从小腹到肚脐,再到胸口,夏油杰只用指尖轻轻划过,最后停在了乳头,用修剪平整的指甲用力一剐蹭,五条悟就喘了一声“哈啊……你干嘛啊…!”大手又从乳尖滑向腰侧和肚腹,极富技巧地用力揉着,几乎一副要把白猫的体温揉上了几个度才罢休的程度。“好…好热嗯…别弄了…”五条悟没被揉几下就想把对方作乱的手捉住扔出去,夏油杰这次也确实立刻就拿出去了,五条悟刚喘完头顶就冒了个问号:?

疑惑间夏油杰已经又走回了床边,手上端着那盆冰镇糖渍水果,五条悟还没明白这是想做什么,夏油杰就将他的衣服向上一掀,修长的手指从玻璃果盘里拿出了一粒裹着碎冰的冰糖草莓,往五条悟的乳头上一靠,激得五条悟在床上扭了一下:“太…太冰了!”

“一会就好了,不是悟说太热了吗,嗯?”夏油杰笑眯眯地回应道,手上的力度却更重。草莓上的碎冰滚落在五条悟的胸口,被滚烫的体温又融化。糖水比清水粘稠一些,顺着白嫩饱满的乳肉流下带来黏腻的触感。草莓表面也并不平整,草莓籽使得果肉凹凸不平,完全是一个天然小巧的异形按摩球,被夏油杰捏着在五条悟身上滚来滚去,在白皙如同珍珠一样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粉红色的果汁痕迹,夏油杰俯下身,低头凑近五条悟的身体:“很香甜呢,悟。”

五条悟只觉得身上黏腻得让人心痒,冷热交替和草莓按摩激得他下身已经有了反应,半硬了起来。夏油杰偏又坏得很,专拿草莓尖尖抠挖他有些内陷的乳头,简直就像…像拿草莓尖操他的乳头……想到这儿五条悟只觉得头脑发晕,下身直接完全硬了起来,一整根沉甸甸的几把被困在裤子里,顶在夏油杰的小腹上,顶端溢出了一些液体,甚至透过裤子的布料洇湿了夏油杰衬衫的一小块。

夏油杰也没多惊讶,另一只手顺着腰侧往下解开褪去了身下人的裤子,伸手握住了硬挺的一根,上下撸动了几下,将顶端溢出的液体涂满茎身,拉扯出一丝丝晶莹透明的线。

“悟好会出水啊”,夏油杰像夸奖孩子一样对身下人说着。

五条悟试图从迷蒙中狠狠瞪夏油杰一眼,但是不上不下的快感搞的他眼神聚不起焦,他就烦得很,直接伸手揽住夏油杰的脖子往下一压,抹消了前两次无限靠近的距离,终于唇对唇贴在了一起。白猫想起下午啃三明治时的索然无味,泄愤似的啃了几下夏油杰的唇,这才心情好点。夏油杰只觉得他这样好笑,跟个闹脾气的小猫似的,就也不跟他生气,只耐心回应了几下对方乱咬的嘴,然后撬开对方唇瓣探进口腔,逮住了乱窜的舌头,扫过每一寸还带着糖渍水果甜味的地方,舔弄着要命的上颚。五条悟眼尾都红了,湿润一片,被深吻吻得几乎喘不过气,原本用力勾着夏油杰脖颈的手软了下去,整个人都被渐渐前倾身体的夏油杰完全压在了床上。夏油杰托着他的腰,向上压向自己,把五条悟那根和自己那根贴在一起,一边向前操着五条悟的几把,一边揉弄着五条悟的后腰。

五条悟感觉自己快去了。

这还没到最后一步呢……好没出息啊……五条悟昏昏沉沉地想着。

“…嗯啊啊!你把什么东西放进来了嗯…”身前被夏油杰伺候得正舒服的五条悟突然感觉后穴一凉,仓惶低头间发现长发男人又从盘里挑起了一颗冰镇葡萄往自己那儿塞。那葡萄浑圆一颗,饱满得发紫,颜色简直和身上男人经脉偾张的阴茎一样让人光是看了就要腿软受不了。葡萄被男人缓慢地塞了进去,未被开发过的紧致穴口一下就变成了葡萄的形状,小小一个却圆圆张着嘴,努力吞吃着果实,收缩吞吐间流出了些清液,像发馋一样。五条悟扭动着身子想要挣扎,想收缩穴口把外来物挤出去,却被男人直接一下打在了臀尖上,力度直接传到了翕张着刚含进半颗葡萄的蜜穴口,打得五条悟不受控制地一夹,竟是把整颗葡萄都吞吃了进去。夏油杰满意地笑了笑,手擒着葡萄继续向深处送去,专门用葡萄连着根茎部那较为粗糙的部分剐蹭着内壁,刮过凸起时就有意停留许久,按压旋转,被榨出汁的葡萄软烂在穴里,几乎和滚烫柔软的穴肉化成一团。五条悟猝然被揉压到前列腺,挺着腰直往夏油杰身上窜,同样粗长的一根顶在夏油杰小腹上,竟是射了,飞溅到自己和夏油杰胸口的精液白白一片。“后面按摩得舒服吗”,夏油杰蹭了蹭刚射出来的白猫的脸,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我们继续吧,嗯?”

后穴还含着葡萄,五条悟被夏油杰捞在怀里,这太超过了……五条悟晕晕乎乎的想着。和男人做好像也很舒服啊……虽然是下面那个……虽然…虽然是下面那个…

“悟还热吗,要不要再吃几颗冰葡萄呢?”

不等五条悟拒绝,夏油杰又拿出三颗葡萄抵上了五条悟的穴,带着碎冰的葡萄在穴口出打着转,流出点汁水,又被夏油杰一使劲全部塞了进去。五条悟喘的厉害,只觉得后面好满,夏油杰还在继续往里面推,“别…别再啊…再进去了,太满了要被塞到肚子里了!好凉嗯…嗯哼”,五条悟眼尾流出了泪,嫣红的舌尖挂在唇上,被葡萄操着操着,他又在一片冰凉与酥麻交织中生出了一点空虚。

葡萄…慢慢就软了,他想要硬挺粗壮的东西进来,最好滚烫,能把他被葡萄操凉的穴肉温暖起来,最好能狠狠捅进来,狠狠操前列腺和每一寸内壁。

五条悟眼睛湿润得像下了场大雨,身前全是混着自己精液的粉色草莓汁水,身后是被夏油杰打红发颤的屁股,身体里是软烂的葡萄,屁股里是葡萄汁和肠液,仿佛白色纸张上被皴擦点染了粉红浅紫一般,被草莓操得硬挺的乳头像两粒红果儿颤颤巍巍,浑身上下都湿湿嗒嗒,衣服也早就被不知不觉剥去,可是夏油杰还一副游刃有余地样子,只用硬挺的柱身在股缝间来回摩擦,阴茎顶端分泌的前列腺液把五条悟臀缝弄得黏黏糊糊,鸡蛋大小的龟头偶尔几次插进去了一点,又很快撤出来。五条悟喘的快没声儿了,只被龟头插了一点点就受不了,那一点点的进入根本已经满足不了他了,失去汁水的葡萄肉已经不再饱满,刚被开发撑开的穴口没了吃的东西,需要其他东西喂进去。他只觉得肚子里空的要命,“嗯…插进来…快点…直接进来!”从未和男性做过爱的五条悟无师自通地向下伸手,试图握住在操他屁股缝的几把,往自己穴里塞。夏油杰吻了吻他草莓味的乳尖,如他所愿操进去了一点头,浅浅抽插了几下,五条悟就爽的受不了,直接用屁眼吹了一次,高潮的时候绞紧了屁股里那根只进了一点头的东西。

夏油杰从业这么久,第一次遇到如此紧致的穴,没忍住被夹得喘了一声,低声笑了笑问他“悟是不是没被男人操过,后面很紧呢”之类的话,随后继续用龟头操他的屁眼,红艳的穴肉被带出了点,又被操进去的龟头塞回去,黏糊柔软的像几把套子,狠狠包裹住了夏油杰的阴茎头部,恨不得吸出精液。“你,嗯你进来…嗯…嗯哈啊!操进来,用你那根几把操我,射给我射我里面……嗯啊!!”夏油杰看着身下双眸氤氲着水汽,扭动身子渴望着自己几把的男人,挺身操了进去。粗长的一根进入,填满了空虚的后穴,只有满足感和重重擦过前列腺的快感,五条悟一下子被撞得吐出小半截红艳艳的舌,眼泪直往下滚,脑子里都是夏油杰几把的样子,每根凸起的青筋都抚慰上了肠壁的敏感点,没被操几下就又感觉后穴流出一股水。

“舒服吗,悟。”夏油杰抽送间问道。

“嗯…嗯哈…嗯你的鸡鸡好大好粗…操得我好舒服啊,好喜欢…太大了好热好硬操的我好舒服……要…要去了,继续用力操我…”,五条悟被操迷了,什么话都往外蹦,就这么直白地夸赞夏油杰的几把,恨不得被操得以后只能用后面高潮才好。面对面操了一会,夏油杰就着几把插在里面的姿势直接把五条悟翻了个身,滚烫的阴茎360度旋转过内壁的每一点,五条悟受不了直接射了出来。“你嗯!你别这样你拔出去再……啊啊那里好舒服!再那里…再顶一次…”夏油杰的阴茎深深插在五条悟的屁股里,捣得深陷里头的葡萄更出了汁,与肠液一起被捣出白沫,在艳红的穴肉中若隐若现,最后终于溢了出来。夏油杰伸手摸向五条悟的小腹,果然摸到一处凸起,那是自己几把插到的位置。夏油杰用力一摁,五条悟瞬间塌下了腰,上半身软在了床上,只高高翘起屁股,打着颤儿射出一股股精液,屁眼里也流出一股温热的液体,浇在夏油杰的龟头上,但夏油杰没有拔出来,那些蜜液也就被堵在里面,充盈着整个穴道,撑得五条悟感觉脑子都要射出来了。

“悟,舒服得吹了吗?”夏油杰俯下身,前胸紧紧贴上了五条悟的后背,手却没停下来,依旧随着操弄的频率按压着小腹,五条悟呻吟出声,断断续续哭喊着叫他别操了不可以操了,已经射了,去了就不可以再操了会坏掉的之类的话。

“悟,再努力一下好吗?”夏油杰还没射,所以他还在用力操着那口流着甜腻汁水的穴,空出来的那只手往五条悟口中探去,两指夹着柔软的舌肉,奸着五条悟的舌头。五条悟浑身上下的洞都被操弄过了,现在刚喷过又被身上的男人打桩机一样的操着,混沌的脑子里一边直冒着“他要是女孩子绝对怀孕了一百遍”的想法一边喉咙里直哼哼着别操了真的要坏了射不出来了一边在夏油杰最后射在里面的时候尿了出来。

射出来以后,夏油杰把自己从五条悟的屁股里拔出来,各种透明液体混着葡萄果肉和粘稠精液,涌了出来,湿透了一大片床单,五条悟几乎被操晕了过去,前面在尿后面在流水。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心里迷迷糊糊想着:

“真做了下面那个…输了…”

27 Likes

来吃~

太香了,(´︶`)斯哈斯哈

eat :heart_eyes:

香喷喷…

哇…
输了……

五这不支棱起来
盘算着下一回合要怎么找回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