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后指导(GB/R)by 我马上数到五

是gb,夏油杰性转

女高中生夏×教师五

我微博大号炸残废了,以后发文都在小号@我马上数到五

发文/出本通知群:830524170

 

 

 

“杰,你买了新包吗?”

“是啊,网购的,还不错吧?”

“嗯,是还不错啦!”

……

听到女生们的聊天,课前正在写板书的五条悟偏头向话题的中心望去。

那是他们班总能考年级第一名的漂亮女生,夏油杰。

与她偏男生气的名字不同,她的长相与打扮非常柔美。一头乌黑的长发有时披散着,有时扎成利落的高马尾,姣好的面容总是带笑,对周围人礼貌又体贴。胸前的尺寸非常傲人,起码有D,整个人看上去柔软又温柔,经常穿着优等生气的及膝百褶裙。不管在男生中还是女生中,她的人气都非常高。而对于教师们来说,她就是最听话最合心意的好学生。

长时间的注视引起了夏油杰的注意,她向讲台前望去,发现目光的主人果然是她的班主任五条老师,于是冲他露出一个微笑。

五条悟一惊,心虚地立刻扭过头去假装忙碌,想到夏油杰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心里总有种不妙的预感。

“五条老师,我有个问题想问,请问您有时间吗?”

放学的铃声响起,学生们立刻收拾书包,忙不迭地涌出学校。而夏油杰却逆流而上,走到不紧不慢收拾东西的班主任身边。

五条悟下意识扣紧了捏着教案的手,有种莫名的紧张。

“杰,你也太好学了,我们今天去卡拉OK你去吗?”

“抱歉,我还有问题要请教五条老师,下次吧。”夏油杰笑着与女生们摆手,“祝你们玩得开心。”

“学霸也太难约了,那拜拜~”

“五条老师?”夏油杰微微歪头,夹在耳后的发丝落下来蹭到脸侧,眼神温润又专注地投向五条悟。五条悟却在这无害的眼神里偷偷深吸了口气,磕磕巴巴地问了句“是、是什么问题?”。

少女展开自己买的课外题集,找出了一道未曾解出的难题,但这难不倒五条悟,他看了一遍题干,便开始为夏油杰讲解。

待五条悟把数道包含好几问并充满陷阱的大题讲透,将几种解法都教给夏油杰,教室里的人已经走了个干净。

“五条老师讲得很好,给个奖励吧。”

夏油杰将身体贴近,掰过五条悟的脸,五条悟为了和她讲题本就弯着腰,此刻倒方便她将自己的唇印上去。

夕阳的色泽柔和又浓烈,好像这个来自拥有柔软身躯少女的吻,嘴唇柔软却态度强硬。

“杰……”

“悟,我这个包好看吗?”

五条悟愣了愣,他紧张地等待着夏油杰进一步动作,结果对方却问他包好不好看。五条悟被问得莫名其妙,但还是老实回答。

“挺好看的。”

“嗯,你喜欢就好。”

五条悟一头雾水,望着夏油杰的眼睛表达自己的疑惑,却发现手腕被什么东西扣上了,他循着触感望下去,发现夏油杰把包带拆卸下来将他的两个手腕分别扣上,然后将他的双手背到身后,扣在了一起。

这居然是一个隐含着调教用具的可拆卸制服包。五条悟睁大了眼睛,一向性格跳脱的他都被这“惊喜”结结实实地惊了一下。他双手被缚,只好眼睁睁地任由夏油杰将制服包的手提带拆下来做他的项圈,又将长背带扣上来,作为能够拉扯他脖颈的牵引绳。

就好像是即将出门散步被主人牵住的狗一样。

五条悟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眼神紧紧盯着夏油杰的动作,一边心惊一边期待自己接下来会被如何对待。岂料夏油杰又将话题转到了习题上,将习题集又翻过几页,找出其中一题,用手指引着五条悟的目光落在上面。

“悟,这道题我也不懂呢。”

五条悟好像反复被主人用食物引诱又训练拒食的宠物,忍着心中百爪挠心的冲动耐着性子去看题,这道题的题干很长,而在他眼神触及题干的时候,夏油杰的手已经同时解开他的皮带握住了他半勃的性器。

“唔!”五条悟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他被自己的学生玩弄过几次,次次都被这个比他矮上十几公分、大众眼里的娇柔女子弄得体面全无。因此如今刚被触碰,脑海里已经不禁浮现出那些记忆,令五条悟更加无法抑制地兴奋起来。夏油杰柔软的手指把握着他的弱点,漫不经心地撸动,动作轻柔,随着性器硬起的趋势将包皮撸下去,使得粉红的头部完全暴露出来。手指在敏感的冠状沟上调戏般地摩搓,温柔的动作宛若隔靴搔痒,弄得敏感的五条悟弓起腰,似乎受不了,又似乎在索要更多。

“老师,这题很难吗?你也不会吗?”在五条悟身后的夏油杰用嘴唇蹭过他的耳朵,说话轻声细语,“那可是要被惩罚的哦?”

五条悟闻言,身体立刻一僵,上一次被夏油杰撩拨得性致勃勃时夏油杰也说要惩罚,他还以为会是什么激烈的手段,他倒是想尝试尝试,便直接毫无挣扎地选择了惩罚,没想到惩罚竟是硬得流水时被夏油杰丢在一旁放置,可把他委屈得够呛。这次再也不敢选择惩罚了,开始忍耐性欲阅读那一长串的题干,可是夏油杰坏心眼地频繁改变手上的速度和力道,让他没有习惯的机会,使得那题目挨个读过去每个字他都懂,意思却完全进不了脑子。但他生怕在欲火中烧的时候被夏油杰放置,咬咬牙让自己清醒一些去看题目,总算磕磕绊绊地读懂了。

“杰,这道题……”五条悟嗓子微哑,开口想给夏油杰讲解解题思路,刚开口却被夏油杰用手指抵住嘴唇止住了话语。

“老师,这道题我自己做过,但是不确定做得对不对,想和老师对对答案呢。”

“好啊,你算出来是多少?”

五条悟等着对方报答案,视野却突然被遮盖,夏油杰用自己的领巾蒙住了他的眼睛,并在他脑后打了个死结。他在黑暗中被夏油杰牵扯着手上手环转了个身,屁股坐在讲台上,被限制的双手不安地用手指撑台面。

“杰……?”

“别急,五条老师,我写给你。”

五条悟被剥夺了视力,只好如同惊弓之鸟般凭借触觉来感受对方要对他做什么,他先是感觉到胸口被小小的硬物挤压一瞬,然后衬衫地衣料便离开他的胸口一些,随着一次次接触面微小的动作,衬衫在胸腹上的束缚感彻底消失了。五条悟明白,夏油杰将他的衬衫完全解开了,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随着空气中传来轻微的“啵”一声,某样物什带着点油滑的质地便贴上他的腰腹,凉凉地在他怕痒的腹肌上划过,五条悟克制地收腹,似乎想减少与此物的贴合度,并试图判断出那是什么东西。接触面似乎是个小小的圆形,而且带着一点点微弱的香味,五条悟脑中隐约浮现出他的猜测——这是一支口红。五条悟的身体很敏感,口红的路径导致他的腹肌反复绷紧,连胸口也因为紊乱的呼吸而显眼地起伏。这道题是物理题,答案不是两笔就能结束的,好一会慢条斯理用口红书写的夏油杰才停笔。

“老师,我的答案对吗?”

“啊?”

五条悟听她的提问,才发现自己刚刚一直屏着呼吸,他光顾着忍耐,完全没注意夏油杰写了什么。

夏油杰当然知道他呆愣的原因,心情颇好地轻笑一声,语气几乎有点促狭。

“真是的,老师一点也没注意,那我就再写一次吧。”

下一次落笔之处让五条悟直接嘶了一声,夏油杰开始在他胸口写画,从胸口划过的膏体会让他想起夏油杰玩弄他胸肌的样子,这让他心痒难耐。夏油杰看起来是个乖乖女,但对他总是非常坏心眼,笔画贴着他的乳头旁边蹭过去,在五条悟怅然若失又松了口气时,下一笔又狠狠在他乳头正中压过去。乳头是他身体表面最敏感的地方,他呼吸一窒,紧绷着身体往后倒,似乎要逃避,却又将自己更好地摊开在夏油杰面前。

“悟,你可别挣扎太过,弄断了我的新口红是会有惩罚的。”

五条悟委屈地用鼻子哼哼了一声,脚下仓皇地向后蹬,勉力维持住身体的稳定性。口红的质地很柔润,即使用力也不会疼,但勾得五条悟欲火焚身的作用倒是足够。等口红压过他另一边乳首,五条悟过分白皙的身体已经透出动情的粉红,胸口的乳首完全挺立着,像在索求疼爱。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身体后仰,几乎被夏油杰欺负得发起抖来。

等夏油杰慢悠悠地总算写完,还要凑过来问五条悟她写的答案是否正确。夏油杰柔软的胸乳压到五条悟的胸口,少女的腰肢早已挤进他的两腿之间,五条悟好不容易才从发烧的脑子里回忆起刚刚夏油杰的笔画,告诉他答案是正确的。

“悟真乖,应该得到奖励。”

五条悟还没来得及问奖励是什么,走廊上突然响起了脚步声。五条悟被扯着颈部的牵引绳拉起,然后被夏油杰塞进了讲台下面。脚步声径直往他们这间教室走来,甚至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

“啊,夏油你还在啊?”

夏油杰礼貌微笑。

“嗯,问了五条老师很多问题耽搁晚了,打算把这道题解出来再走。高树同学你怎么回来了?”

“我东西忘记拿了,你……”对方深吸了口气,“你等会有没有空?我找到了一家不错的餐厅……”

这便是在追她了。

五条悟缩在讲台下面,长手长脚藏得很是辛苦,不可一世的他听了他人对夏油杰的邀请,居然有点心口发闷。夏油杰还那么年轻,却和他这种将近三十的变态教师搅合在一起,相比五条悟在女性中的受欢迎程度,明显是夏油杰在男性中的受欢迎程度更胜一筹。她往后定然会遇到更多优秀的人,想必也会很快将他丢下吧。

五条悟正罕见地心情低落,一只柔软的脚突然踩在他裆部,惊得五条悟差点跳起来,他险之又险地忍住叫声,发觉夏油杰脱了鞋,用穿着丝袜的脚踩踏他的性器。五条悟呼吸急促,克制地挺动胯部,想夏油杰再对他热情一些,好短暂地安抚他的不安。也许夏油杰总有一天会离开,此刻就让他在欲望中享受这一切吧。

夏油杰一边戏弄不敢出声的五条悟,一边抬眼冷淡地吐出拒绝之语。

“抱歉,我没时间,我还有很多题目要做。”

“夏油同学也太热爱学习了……”

“不是,”夏油杰飞快打断了对方的话,“因为我的梦想是做五条老师的新娘,但是五条老师不会接受未成年的追求,所以和我约定如果我高考成绩考过他,他就在我大学时和我交往。”

这下别说高树听愣了,讲台下面的五条悟都听愣了。夏油杰好像知道他的不安似的,编造这段与他的约定回绝追求者,脚下对他性器的践踏毫不留情。好在她的脚很软,在难耐的快感里只夹杂了轻微的疼痛,若不是还有第三者在场,他肯定不知廉耻地求着自己的学生操自己。

“可是五条老师已经……快三十了。”高树不敢置信,还想发表些反对意见。

“这和年龄没有关系,我喜欢就行了。”夏油杰冷冰冰地回答,“如果没什么事,请不要打扰我做题了,刚刚才有一些思路。”

非常直白的逐客令。高树没想到一向温和的夏油杰居然有那么态度冷硬的时候,一时间几乎怀疑这才是她真实的模样。但很快又觉得只是女孩被质疑恋爱对象时再正常不过的怒气。他叹了口气,不再自讨没趣,收拾东西离开了。

待高树的脚步声逐渐远去直至消失,五条悟又被牵引绳扯到台面上,他面红耳赤一身薄汗,衣衫凌乱的样子好像烧滚后闷了许久的粥,富有更加可口粘稠的质感。

夏油杰没有说话,让五条悟背对自己,推搡着将他的上半身压到台面上,然后略带粗暴地一把扯下他的西裤。内裤被连带着一起下滑,显然已经被五条悟动情的前液染湿。为他扩张的事情夏油杰不是第一次做,动作显然利落了很多,伪装成化妆品的小瓶里装着足够一次润滑分量的润滑液,被夏油杰用手指送进五条悟的身体里。这下没了外人,五条悟被夏油杰指奸得又喘又哼,后穴的软肉一张一合,大腿内侧兴奋地直抖。

夏油杰撩起长裙盖到五条悟后腰上,带起一阵凉风,然后她温热柔软的身体就贴上他的后背,嘴唇在他耳边轻蹭,与他温柔耳语。

“五条老师,高树是个大嘴巴,明天想必全班、甚至全年级都知道我是五条老师的追求者并且在为此努力学习了。老师可要好好辅导我,让我得到配得上老师的好成绩啊。”

五条悟心里发热,知道夏油杰一向体贴,这是特意为他做的。刚想开口说些调笑的话,后穴却突然被一个硬物顶了进去。

“啊——杰……?”

“这是悟的奖励。”夏油杰看他并不像痛苦的样子,便挺腰让穿戴式假阳具进得更深。

“因为之前悟很苦恼我不能爽到,所以我买了这个,既可以在尺寸上远超手指让悟满意,另一边也会刺激到我的阴蒂。”

“而且,还可以模拟射精哦。”

饶是五条悟再没脸没皮,也被夏油杰这样的大胆操作搞得心口狂跳,他是很少了解这些玩具的,所以从来没设想过自己还能这样被一个柔软的女孩欺负。

夏油杰看他紧张地整个后背都绷紧了,两只被缚在背后的手紧紧将手指交缠在一起,忍不住笑了一声,一手伸过去将五条悟过分紧张的手指分开,转为和她十指交缠,一手摸上了前面被口红标记过的乳首。嘴唇落到他脖颈上,沿着脊柱一路舔舐向下,仿佛在品尝他的味道。多处敏感点同时被刺激,又有十指相扣带来的安心感,五条悟不知不觉就放松了下来,在他降低警觉之际,夏油杰开始狠狠地顶撞起来。

“嗯!杰!哈……”五条悟又惊了一跳,肠肉的褶皱几乎要被这大家伙撑平,确实如夏油杰所说般满足了他想被侵犯的欲望。夏油杰在学习之余也经常运动,腰肢纤细却有力,一次次顶撞都毫不留情,势必要将班主任在这张讲台上彻底操开。五条悟的腰腹时不时压上冰凉的讲台,早就泛着水泽的性器随着顶撞而甩动。快感攀着脊柱往上,却总感觉还差点什么。夏油杰在动作间变换着角度,似乎在试探。

“悟,有不舒服吗?”

“你不觉得,嗯——你的问题很多余吗?我的优等生。”

夏油杰一把扯住五条悟脖子上的牵引带,将他的脖子拉得后仰,让他转过来和自己接吻。五条悟虽然被蒙了眼睛看不见,但他足够聪明,从善如流地与夏油杰唇齿相接,破碎的呻吟含在嘴里,被在彼此交缠的呼吸中被吞吃殆尽。

“早知道不直接裸穿了,对我的刺激有点大。”

夏油杰带着鼻音,鬓发带点撒娇意味蹭着五条悟的侧脸。少女语调柔软动作却凶狠,在某次顶弄中终于听到五条悟呻吟克制不住地变调了。她勾了勾唇,知道这边是她要找的地方。穿戴式的阳具对女性的那一边太过刺激了,夏油杰心知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于是毫不停歇地直往五条悟的前列腺上撞,直把人撞得声音都支离破碎,显然爽得快要理智全无。五条悟不停地夹紧后穴,红肉外翻汁水淋漓,双腿软得快要站不住,他可从来没被这种东西侵犯过,夏油杰的手指刺激他前列腺的时候,比这温柔了太多。他几乎被强行堆叠起欲望,毫无喘息的机会,然后一口气攀上了顶峰。

夏油杰也被刺激得达到了阴蒂高潮,身体紧绷着抽搐,几乎类似男性射精时的动作幅度。而假阳具也尽职尽责地射出浊液,击打在五条悟的前列腺上,五条悟被扯着牵引绳,脖子后仰,在一种夏油杰要将他扼死的错觉中,硬生生被插射了,一边想着夏油杰公开了对他的爱慕,又想着自己竟然被这样柔软的女孩侵犯,精液一股股地往外射出,简直爽得要流下眼泪来。

夏油杰喘了口气,抽出埋在五条悟身体里的假阳具,看白浊顺着那个充血的穴口往外流。然后将充作眼罩的领巾拿下来,对上了一双湿漉漉的蓝眼睛。

“悟,也没必要哭吧。”

五条悟被这么一说,本来尚能克制的泪意一下决堤,竟然真的滚下了一行眼泪。

夏油杰一惊,手忙脚乱地拆开五条悟身上的各种束缚,一边笨拙地安慰。

“对不起悟,欺负你太过头了,你实在太可爱了。”

五条悟吸了吸鼻子,没流下更多的眼泪,这辈子从没软弱过的他瓮声瓮气地开口。

“这可是你说的,到大学也要和我在一起。”

“嗯,我保证。”

夏油杰笑了,吻了吻那双令人着迷的眼睛。

 

 

 

45 Likes

好喜欢哦这种优等生jk“玩弄”老师:heart_eyes:

1 Like

好喜欢:sob::sparkling_heart::sparkling_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