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落玉盘(R)by过期茶

,

某种又封建又雷的东西,生存if
:warning::underage::夏 :tongue: 穴 ,五“排 卵”(不是真的 卵 是夏放进去的珍珠)

五条把夏油带回大宅子里囚禁,看着少了一条手臂虚弱的夏油,他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快感,现在的杰哪还有当时来宣战时的嚣张模样,低着头连呼吸都很虚弱,不是任由自己欺负吗。五条换上松松垮垮的和服,其实里面什么都没穿,光腿裸身,每天就这样在夏油面前晃来晃去,帮他梳理头发帮他擦身体还喂他吃饭喝水,但始终没给夏油穿过衣服,只用一张被子遮盖着,方便自己时不时钻进去蹭蹭或者摸摸,仗着人精力没恢复,长长的腿卡在夏油两腿之间滑来滑去,故意去碰那里,不开无下限压在夏身上,夏不仅要负担五条的重量还要承受每天胸膛上的红印。夏油尝试过制止五条,他不会再走了,悟没必要这样对待他,可当他说完后,五条反而变本加厉给他脖子系上了项圈,喉结卡在交合处,吞咽口水都费劲。五条拍拍他的脸说,不是害怕杰跑掉哦,只是我喜欢这样对杰,看杰狼狈的样子我会硬。

夏油没辙,就这么由着五条坐在自己小腹上自渎,用那根东西摩擦他的腹肌,精液常常射到他的下巴和嘴唇。夏油每天不再死气沉沉,给他饭好好吃给他水好好喝,就这样身体渐渐被养回来了,曾经脸上刀削般的棱角也圆润起来,和高中时候没差多少,养精蓄锐了这么一大段时间,夏油觉得该往回收些东西了。

五条一进门就觉察到不对劲了,哼笑一声问道,杰竟然还有咒灵,夏一弹响指,脖上的项圈自动松开,反倒是五条不知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身体,夏油叹气:“毕竟猴子们的杂念是无穷无尽的。”他抬手,五条瞬间感知到一股力量,自己直接被拉了过去跌坐在夏油怀里,五条不悦:“你是想报复我吗。”夏油轻轻褪去他的衣服,答非所问:“悟家里的确十分富有,有很多珠宝。”

五条最初没懂夏油的意思,后来明白时却早已被揉捏得混沌无力。五条家依旧保持着数百年来遗留下的封建礼教,家中的结构摆设同样复古。作为少爷且家主的房间自然少不了稀奇的东西,夏油从刚睁眼的时候便注意到桌上细纹瓷盘中大大小小的黑白珍珠,透亮晶莹,十分美观。

夏油用手指帮五条开拓,回想这段时间被撩拨起火又不能解决,他手上的动作更重了。五条反手抓他想让夏油慢一点,夏油没听,他啃咬五条的耳朵,低声细语询问建议:“悟喜欢什么颜色的珍珠?”五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夏油又自言自语:“我自己决定好了……”下面的水越来越多,咕叽咕叽的,五条提臀缓解酸痒,蓦地,他睁大眼睛,五条伸腿踢夏油,然而却被摁着腰拉回,夏油继续将一颗颗小珍珠推入五条的身体,凉凉的。五条恼羞成怒:“你是不是有病!”夏油温和地笑笑,往嘴里放了两颗,咕哝着回答:“很舒服的悟。”接着便低下头去,柔软湿滑的舌尖灵活钻入,水声滋滋作响,五条忍不住呻吟出声,珍珠被口舌含过早已不再冰凉,它们顺着夏油的舔弄进入五条的甬道,五条双腿抖得像筛子,挣扎着要夹紧双腿,却被夏油撑着推开,白嫩的大腿捏出粉红的手指印。夏油舌头戳进疯狂流水的穴洞里大口吮吸,五条爽得浑身发软,缩臀又翘起配合伸收的频率在对方脸上磨,彼此柔软的器官挤在一起交缠,他的耳朵里只剩下夏油吞咽的声音。

夏油将五条翻面,虽然一条胳膊没了,但另一只仍然有力,他把五的腿全部搭在一侧肩膀,沿着腿向上亲吻,直到进入五条。因为已经被放了十几颗小珍珠,在夏油进来后,后穴格外撑,光是夏油的东西就够受了,现在又有那些珠子,五条觉得连胸口都被堵上了,他的小腹发酸,紧绷的身体勾出微薄的肌肉线条,很轻很漂亮,阴茎吐出的黏液滴在肚子上,凹进一个小窝里。夏油将五条肚子上的液体涂抹在柱身,穴里的水够作润滑了,他重新深入,挺动腰身抽插起来,五条紧扣身下的榻榻米,珠子被杰顶到最里面了,圆润的臀部被耻骨撞至粉红,如同蒸腾过的熟烂水蜜桃。夏油想到曾经,他的手劲大,因此情浓时也不愿为了一时爽意去拍打蹂躏五条的屁股,而现在他才发现,原来仅仅这样悟的肉皮都会泛起一片红。

五条的洞被一根根盘绕的青筋贴着湿软的嫩肉挤压,他双眼迷蒙又泛红,嘴唇克制不住微微开着,莹亮的涎水不受控制的溢出来,淫荡地挂在嘴角,夏油被吸得舒爽无比,双目怒红,扯开臀缝疯狂往里面挤:“真紧啊悟……”五条的穴口被撑得平滑猩红,褶皱都被扯开,水亮的汁液被推进推出,糊满交合的粗壮。此刻五条已经感觉不到体内的珍珠,滚烫的炙热将其围困,他完完全全把自己交给夏油,从而只能感受到巨物的猛烈进出。夏油打桩似的捅,啪啪声响混杂着他们的重喘,生理性地泪水自五条眼眶流出,嗯嗯啊啊叫不停,他仿佛回到高专时期,有夏油在就能够放飞自己能够在他面前表现真实,最强的他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可他却需要夏油的陪伴,哪怕只是在自己身上驰骋鞭挞,痛了都不会出声的五条,在夏油的飞速抽插中浪叫不止,被填满了,全部被填满了。

“杰,要射了,杰杰,好舒服,杰……”五条声音被顶弄得断断续续,一句话七零八碎,他腹部痉挛脚趾紧蜷,腿夹着夏油的腰全身都在颤抖,下一秒,浓稠的液体便喷射出来。夏油分开五条的长腿,俯身撑在他脸侧注视着他,五条揽住夏油,眼神有种爽后的放空和迷茫,他将吻轻飘飘落在夏油受伤的臂膀,亲吻破损不堪的断肢伤口。夏油捏着他的下巴深吻,下身仍在大开大合地操弄,舌头紧紧纠缠不休,口水都变得清甜起来。夏油厚劲的背肌鼓起,动作也更快了,五条无意识地张口,前面射过以后半软挺立,后面却迎来新的高潮,他被无数次顶到敏感的点,嫩穴紧紧裹着夏油,等待洞里面的阴茎终于胀大,在摇晃的屁股里尽数接纳一股又一股精液。夏油的闷哼声吞于和五条的吻中,他喘息着在光滑白嫩的身体留下痕迹,把可怜的乳头含得通红。撩开汗津津的头发,夏油在五条脸上吻了吻,缓慢将肉刃拔出,圆润的小口呼呼地吐气,乳白色的液体在翕动中缓缓流出,五条咳嗽几声,小洞也跟着一开一缩,白色黑色的珍珠随着穴里的精液排出,五条反射性地抽搐,抽一次就掉落一颗珍珠,如同排卵般,叮叮当当流到夏油特意放过去的瓷盘中,包着一层黏滑的水光,淫靡无比。

“物归原位了,悟。”夏油将盘子放到一边,把早已没力气的人拥进怀里,他牵着五条的手放到自己颈处,皮制的项圈不知什么时候又套了回去。五条扯住拉了拉:“你不是不喜欢吗?”“没有,落在悟手里我很开心。”“你不会再走了。”“嗯,不会了。”五条怎么可能挣不开小小的咒灵,只是他甘愿被夏油束缚罢了,夏油深知这一点,五条也清楚但凡夏油想离开,也就不会和自己周旋这么些时日了,既然分不开,那为什么还要走,夏油如今没有大义,只要留在五条身边就好。

34 Likes